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女友鬼故事6篇

2022-09-21
本文内容女友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刺激,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女友鬼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女友鬼故事第一篇:是旅...

本文内容女友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刺激,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女友鬼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女友鬼故事第一篇:是旅馆还是鬼屋?

王明特殊喜欢探险,再加上他是个富二代,也有钱去玩,世界上的一些闻名地区他都去过,这次他预备去一个山村探险,还是那几个从小玩到大的人,但是好多都不去,觉得那里生活水平太低了,不能适应,只有两个好哥们儿和他一起去了。

他们都是富二代,所以每个人都开的一辆名车,都是专门走山路的,他们走到了非常偏远的一个地区,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而且手机也没型号,卫星地图都失灵了,就连指南针也一直打转,天已经暗了下来,他们都走了一天了,决定现在车里睡一夜,明天就在这个地方探险。

第二每天还才刚刚亮,王明就起来了,他下车一看,前面是一个很大的旅馆矗立在车的前面,然后他把其余的两个人叫醒了,“咦,你们看前面这么大的一个旅馆,昨天居然没看见,可想而知,我们昨天累成什么样了!”

其中的一个人说道,“呵呵,那我们今天就不走了,就在这里玩,你们看这里,貌似只有这一座建筑物

,别说人了,我连鸟叫声都还没闻声呢!”王明建议说。“呵呵,真TM像个鬼屋,就这么定了!”王明的哥们儿叫到。

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吃完了早餐,虽然只是普通的面包,但是也是从国外进口的。“我去!这么大的一个门啊,我门怎么打开呀?”王明在旅馆的门前感叹道。“打不开就不从正门走咯”小李说到。“那我们去后面看看,看还有没有门?”王明接着说到。“擦,你们是不是一顿早饭涨傻了呀,你没看见有窗户么?”萧何说到。(睡前故事女朋友浪漫甜蜜)

他们从窗户一进去就掉进了尽五米的一个地下室,说地下室还不如说是正厅,旅馆里空旷旷的,还很阴森,不时吹来一阵冷风,不知道从哪里泛出了一丝丝暗黄的灯光。

忽然,房间出现了明亮的灯光,地上有一层比较厚的尘埃,“啊!地上有脚印,还在动,正向这边走过来呢!快看快看!”王明惊讶的叫到。(讲给女朋友的睡前故事甜甜的)“快看,那边有个门,我们快走!”萧何叫到。

他们从门里出去后发现和刚才的大厅一模一样,忽然,他们从进了的那个门那里看见了一个穿着小孩穿的红绣鞋的女孩,她大约17岁,但是身上非常狼狈,就像是被别人强迫的**过。

“你是?”王明问道,“呵呵,我是这个山村里最后的一个人!”那个女孩回答道,王明接着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这里本来是一个美好和谐的山村,这个旅馆也是山村里最豪华的旅馆,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开的,但是有一天他的妻子出轨了,正好被那个男人看到,他的妻子预备杀人灭口,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搞得,村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死了。

然后一场大火,全村就只剩下这个旅馆了。”“那你是?”还没等那个女孩说完,萧何就打断说到。“我就是那个男人的妻子和别人**生下来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人是鬼”女孩回答道,“啊!那你是怎么生活的呢?你吃的什么啊?”

王明他们感到了有点害怕,但还是在问那个女孩的一些事情,在哪灰暗的灯光下,折射出三个人很长很长的影子。

一会儿后,一丝太阳光照了进来,天亮了,啊~那个女孩被太阳光照到了,他的脸融化了,慢慢的,那个女孩尽然化成了另外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走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们应该就是女孩虽说的那两个人吧,但是王明他们就像出了幻觉似的,模模糊糊的。

一会儿后,那个女孩所说的山村出现了在王明他们的眼前,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是多么的漂亮啊,但是始终却没看见一个人,除了那个中年男人,那个男人这走向太阳的地方。

王明他们看着看着,忽然,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他们快要窒息了!就在他们窒息的前一秒,他们看见那个中年男子被阳光融化了,他们随着那个中年男子一起走上了黄泉之路,那三个爱探险的富二代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女友鬼故事第二篇:情到深处

自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出生于普通的家庭,凭着一番努力,上了不错的大学...

人缘也还好,形象也不错...

小翼却是学校里好多男生想要追求的女生,而且从各个角度来说,她都是很优秀的...无论是个人,还是家庭。

或许,自己和她应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女朋友讲的睡前故事短篇)

然而,自己却和她很有缘分,在大一的时候,就结下了情愫。

大二之前,已经确定了情侣关系,随着越来越深入的了解,却是越来越喜欢上这个恬淡的女孩...

她的漂亮与优秀就在那里,不会因为被喜欢而增多几分,也不会因为被嫉妒而有丝毫损伤。

自己不知道被多长知情人羡慕过,心理也有些小自得,当然,也不是没有过想要竞争的人,但女孩儿和自己的感情却很深。

她对其他追求者虽然不会拒人千里,可也总会温婉,智慧的回绝。

或许,都是很专一的人吧。

可是,大三那年,那个人出现了,那个和自己长的有几分相像的人。

是那种很让人讨厌,反感的人。

他应该是个富二代吧,年纪轻轻,比自己大不了多长的他,开着很豪华配置的车,一身行头看起来也是价值不菲。虽然有点小羡慕,但自己并不仇富,真正会让人讨厌和反感的,是因为。

他第一次看到小翼,便一副痴痴的表情。

小翼很美丽,这个还能够理解,

更过分的是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的名字,居然很亲切的喊她小翼,那种亲密的叫法,就像自己一样。

而且,当着自己的面,居然,就那么紧紧地将小翼拥抱在怀里。

自己上前想要阻止却被跟在他身边的一个美丽女人给阻拦了,明明身边已经有一个很有气质的美女了,居然还对小翼...

这样轻浮又好色的人,真是很让人讨厌。

感觉不一样了,自从那次以后,自己好像被什么人盯上了,好多莫名其妙的威胁和警告,让自己离开小翼,可那是不可能的。

自己是真心爱着小翼的,而且她也一定是如此的...

终于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那天,出去兼职,回宿舍有点晚了,自己被六七个人堵住,虽然奋力反抗却还是被打翻在地,而那个人最后也出现了,他那凶狠的样子,自己忘不了,虽然没有动手,却是一脸不屑的像自己吐了口水。

呵,这种人,仰仗自己的财势,品德却如此败坏,小翼说什么也不能交到这种人手里。

那之后,自己大概请了足足一个星期的假来修养,可自己一点要离开小翼的想法都没有,小翼真的对自己很好,甚至提出要不要只是偷偷交往。

自己只是笑着安慰,才不会那么委屈她呢,那么好的女孩,绝不,这可不仅是男人脸面的问题。因为自己,深深爱着她。

自己究竟还是学生,对人性还是太不了解了,居然真的有人...

那天,和小翼一起去逛街,路过一个冰淇淋店,小翼正在那买东西,而自己就在一边等着他。

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对着自己,忽然加速,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无边的疼痛与麻木了。

大概是变成了鬼魂,居然能看到一片狼藉,血污满身的自己,还有,在那旁边哭泣伤心的小翼。

就这么死了吗?自己不甘心,那辆车一定是故意的,那太明显了,至于为什么,那一瞬间,自己已经完全理解了。

真的太不甘心了,自己的努力与坚持,毕竟算什么,那个人就那么轻轻便巧的毁了自己的一切,最终连自己的性命都拿走了吗?

女友鬼故事第三篇:口述恐怖亲历

不要看路上的灵车

在我小时候,有一次爸爸开车带我们全家出去玩儿,在路上遇到有人在办丧事,装饰着白花黄花的灵车就开在我们前面。爸妈立刻告诉我和妹妹别看前面的灵车,但爸爸因为要开车不得不看。开了一段时间,我们的车才跟前面的灵车分开,驶上不同的道路。

郊游之后,我们家就开始发生奇怪的事。之前爸爸的脾气一直很好,寻常很少气愤而且是个很有幽默感的人,家里每天都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但那天回家以后,爸爸变得很安静。妈妈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以为爸爸是因为太累不想说话。但是第二天晚上,爸爸忽然拿起放在鞋柜上的花盆就要往地上摔,把我和妈妈吓了一跳!妈妈马上阻止了爸爸,把花盆抢过来之后递给我,让我藏起来。

从此之后,爸爸就一直处于发疯的状态,一直在狂吼,我们也听不出来他在吼什么。我和妹妹吓得缩在自己的房间不敢动,奶奶跟妈妈则一直看着爸爸,怕他再拿东西往地上摔或是伤到自己。后来爸爸冷静一点儿之后,妈妈立刻打电话给外婆,因为外婆常常与寺庙里的人打交道。

大约一两个小时过后,一群人便聚集到我家,当时大概是凌晨一两点。那些和尚说爸爸是被不好的东西跟上了,之后又在我们家念了好一阵子的佛经。那阵子,亲戚几乎天天都在我家陪爸爸,我们也跟着背了一些经文。

后来听妈妈说,爸爸是一个非常怕痒的人,但是在爸爸中邪的那段时间,妈妈搔爸爸的脚心,爸爸竟然完全没有知觉。(女朋友睡前超甜小故事)妈妈很害怕也很担心,幸好后来没事了。爸爸后来也跟我们提过,他说那阵子他觉得有人在他的身体里面,感觉很不惬意。

这是我小时候的经历,但是到现在依旧印象深刻。(讲述人:小咪的马麻)

高中的亲身经历

高三时,快要高考了,学校在下午又给我们加了两节课,因此放学时间就顺延到7点多。我天天骑着自行车回家,回家的路有两条,第一条是大马路,到家大概要45分钟;另一条要经过一个水沟,沿着水沟走,中问经过一个上坡,到家大约要15分钟。可是这条路很少有人经过,所以让人感觉很恐怖。

一天晚上,因为老师下课晚了,走出校门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着急回家,就决定沿着水沟那条路骑。我骑着骑着就感觉风变得非常大,很难向前走。要上坡了,我干脆推着自行车上坡。当时坡的两旁各停着一辆汽车,不知为什么,我当时莫名奇妙地就感觉特殊紧张不安。

月亮升起,树影在地上形成一道道的,风一吹,仿佛鬼影摇曳,我更加害怕了。突然,我看到地上影子里的车子后座上好像坐了一个女人,我回头一看,她也看着我。下一秒我看到了更惊人的景象——她全身正在蠕动着,像是做瑜珈一样。不,比做瑜珈还要更难的动作,像是一个没有骨头的人,而且不管怎么扭动,她的头一直没动,一直盯着我看。我想拔腿就跑,却发现脚根本不能动。(哄女朋友的甜蜜睡前故事)当时我心里一直念:“外公,快来救我!”因为我的外公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我相信外公会保佑我,而且念了几次我就真的可以动了。能动之后,我立刻推着车往上冲。路上我一直左看右看,希望能看到一个人,让我安心一点儿,可是一路上连半个人都没看到。

回到家时我全身已经瘫软了。爸爸看到我,便开口问我怎么了,我就把刚刚的经过告诉爸爸。他跟我说,我不该走那里,因为那里经常会发生一些怪事,最后叫我不要再想了。

有一次我向朋友提起这件事,他看了看我,跟我说,那个女人可能是想找我帮忙,可是我没有理她,她也没有找上我,所以没什么事,但是我到现在还是觉得好险。(讲述人:第13朵玫瑰)

女友鬼故事第四篇:樱桃

那晚张医生从城里学习回到村口,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了。也不知走了多久,不过看样子离家也快了,但是和黑夜在一起久了,他心里难免也有些发毛,他现在只想有个人陪着。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前面似乎有个人,他高兴地加快脚步往那人走去,原来是同村的小王。小王这时也正好看到了张医生,立刻就露出了惊喜的笑脸,说:“哎呀,张医生,你可回来了!”还没等张医生开口,他又说:“你前脚刚走,我妈就病了,都快不行了!我都等了你好几天了。”张医生一听,心想:我不是才走一天吗,怎么就等了我几天了呀。但他还是急忙说:“救人要紧,我先去看看吧。”

于是,他俩一前一后,直奔小王家。这时,张医生才发现,一向爱干净的小王衣服上满是泥土,有的地方都已经干了,有的地方都破了。他想大概是母亲病重,自己当然也没有心思在意这些了,不过这也邋遢的太厉害了点。

当走进小王家里,天啦,屋内一股腐败的臭味扑鼻而来,还没等张医生回过神来,他却看到小王的母亲好端端的坐在床边吃着什么,昏黄的烛光下,把小屋和他母亲显得格外的诡异,他忙问:“你不是说你母亲病的厉害吗?怎么……”还没等张医生说完,她母亲就说:“我哪有生病呀。这不,我还在吃樱桃呢,张医生你也来吃点吧。”张医生看她也没什么大问题了,而且天色太晚,就对她说:“王大妈,既然您没事,那我就回去了。”他正预备起身回家时,王大妈端起碗,走到他面前,对他说:“你还是吃点吧,这樱桃可甜了。”说着王大妈就把一颗红的像血,还带着腥臭的圆东西,往自己嘴里塞,顿时,血一样的汁液从她干扁的嘴角流出,那样子怕得让人窒息。张医生心一紧,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吃了一颗,只是觉的味道怪怪的,腥腥的,不像是樱桃的味道。

当他急匆匆地回到家,妻子见到他,忙问:“怎么现在才回来?”他忙把刚才去小王家里的事情向她妻子说了,还没说完,就听到妻子发疯似地叫了起来,你说的是真是假呀?小王他和他母亲就在你走的当天都死了。”张医生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的天悬地转,这时她妻子才把事情的原委向他说明。原来张医生刚走没多久,小王的母亲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忽然全身长红包,不停地向身体各部位扩散,疼痛难忍。小王一急,就跑到张医生家里去找他,谁知一到他家才听说张医生已经走了,这时他连忙往村口追赶,由于这几天镇上每天下大雨,路太滑,小王一不小心掉下山坡当场就给摔死了。他母亲一听到这个消息,急火攻心,一口气没上来,也随他儿子去了。

听到这儿,张医生已经不知所措,回想起刚才的一切,仿佛还在做梦,这时他忽然想起自己还在小王家吃了一颗樱桃,当他把那碗里的那些樱桃和他母亲的病联想到一块时,他心里一阵作呕,昏了过去。随后的几天晚上,他几乎都能梦到小王穿着破烂不堪、满身是泥的衣服,扶着他的母亲,而他母亲手里端着一碗红的像血的樱桃,散发着阵阵恶臭,缓缓地走到他身边,用苍老而嘶哑的声音问他:“吃不吃樱桃,吃不吃樱桃……”

女友鬼故事第五篇:不要穿反鞋

喂,喂,快点陪我去厕所啦,快点。

哎呀,别吵我真是的。

睡得这么死,不行了,我得去厕所了,围着床帘就出去了,出门习惯性扫了一眼,那是什么东西?白色的衣服,头发披散着,谁知道在干嘛,可能是刚洗过衣服吧。

去过厕所回来了,人已经没有了,咦,我竟然把鞋穿反了。真是慌乱中出错,算了睡觉,看了一眼手机凌晨一点,睡觉。

第二天闹铃声传来,哎呀我又迟到了,快穿衣服,洗脸、刷牙,我说小玉你怎么不叫我呢?

我也才醒呢,小玉揉着眼睛迷糊的说道。

好吧,快点收拾,好去上学。

你又迟到了,还有你小玉今天你怎么也迟到了呢?哎,真是的,没办法快去座位上预备上课。

是,老师,我笑着摸摸头。我叫李玲,是一名高中生,平时爱看鬼故事,可是我没想到这些事情真实存在。

第二天晚上我躺下后,晚上又想上厕所,于是起身去叫小玉。

小玉啊,小玉,你快醒醒,我要去厕所,你陪我。

结果又是一样的,别吵我,我要睡觉呢。

我又自己去,想着昨天的经历,我想我这次得把鞋好好穿,别碰到谁,看见我穿反鞋笑话我。

出门的时候,还是习惯性向右边看,又是那个人,哎,没时间管,于是说了句,时间不早了,快回去睡觉吧。

闻声一声空灵的声音,哦。

那声音不禁让我打了一个冷战,去厕所,去厕所。

回来那个人又没了,我冷不丁瞟了一眼我的鞋,当时睡意全无,因为我的鞋,我的鞋是反的,我记得出来时明明穿好的,可能是我太困忘记了。

回去睡下后一直感觉身旁有个人,可是我动不了,好难受。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睡梦里,一个女鬼披头散发,拿着一个大锤子,在敲打一个血淋淋的大心脏,一锤下去,我的心就猛地颤动一下,明明没打到我的身上,可是却跟打在我身上一样,一锤接着一锤子下去,打掉了一块,令人作呕的事情出现,她竟然拿起来吃掉了。

我发现他的鞋也是反穿着的,我害怕了,我想跑,却发现我在一个笼子里,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啊,救命,我沉下去。

医院中的我一下起来,喘着粗气,看着身边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在,焦虑的眼神。

我告诉妈妈我发生的事情,妈妈说我被鬼缠身了,说要去找个大师帮帮我,请了三天假去了佛山一个寺院,看见一座石碑上站着一位老者,对我们说,我知道今天有人来找我,就是你们吧?

敢问老者是?我问。

他说我是这寺院方丈,可助你捉住你身上缠你的那只鬼。

寺院留下一夜,我告诉方丈我所发生的事情,方丈说三年了,终于来了,便不说话,走了。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方丈给了我一道符,告诉我晚上十点以后有人叫我不可以允许,有人敲门不可以开门,我记下了,便走了。

回去的这个晚上我忐忑不安,生怕有什么事,不过有方丈给我的符也就安心许多了。

立刻到十点了,我的手心渗出汗来,别来,别来……

十点到了,我们寝室的所有人聚到一起来,灯突然灭了,啊……寝室的人叫起来,啊,有鬼啊,鬼来了,小玉特殊镇静的说只是熄灯了。(女朋友睡前故事甜甜的长篇)

这时候门敲响了,寝室有胆大的人,忐忑的问,谁啊。

又是那个空灵的声音,玲啊,玲啊,开门啊(睡前小故事男朋友短篇),门外好冷。

我知道谁来了,是那个鬼,我不能说话,我不能说话,可是身体不受控制了,啊啊?

女友鬼故事第六篇:那双惹事的鬼眼

夜间八点多,末班车缓缓驶来,车上除却司机外再无他人,之前的末班车…不是很挤么?

上车后,投进两枚硬币,硬币与铁桶产生的摩擦声使人一阵哆嗦。

司机师傅奇怪地望了我一眼,阴寒的目光令人头皮发麻。

挨着靠窗的位子坐下,惨白的灯光映照着,窗户反射出自己的影子,车流很少,不知为什么,总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这车,是不是不该上?

忽然,一个小男孩不知从何处跑来,抱着我的手晃啊晃,还嗲嗲地叫着:“姐姐~”

我被他结坚固实地吓了一大跳,难道又见到那些东西了?

稳稳有点混乱的思绪,定定神,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你从哪出来的?”

“座位底下!”他笑嘻嘻地回答。这熊孩子...还好不是从车底下来的...

不过这娃天生长得讨喜,粉嫩的双颊,一双清纯无邪的大眼,只不过那眼睛略有些奇怪,似乎有点泛着红光,或许又是光芒的缘故,总之有些奇怪。

我尽量和善地问他:“怎么了?”

他仰起圆圆的脑袋:“姐姐帮帮我好不好?”

“帮你什么呢?”我看看外面昏黄的路灯,快到了。

“替我下地狱啊!”那粉嫩的小男孩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具童尸,挂着腥臭刺鼻的腐肉,向我扑来...

惊坐而起,犹如诈尸。床边正趴着那个圆嘟嘟的小男孩,一脸天真,在我看来却一脸冷笑。

“你是鬼?”我努力平定心绪,据说看见鬼的时候要是表现得很怕很怕,会被鬼容易得逞,而显得气定神闲,鬼就会被你的气魄镇住,因为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嘛。这是奶奶告诉我的。

那个小男孩一幅高深莫测样,背过头去,负手在卧室里左右踱两步,微微点点头,“我还知道你从小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你父母因此丧命,之后一直是你那个会点道术的奶奶带着你,她设法封住了你的鬼眼,但是上一年她去世了,对吗?”

“你...”

“因为我是鬼啊...姐姐智商不高...”

“你!给我出去!”这小鬼竟然敢在我面前猖狂!

“好了好了,姐姐别气愤,我真的是要你帮忙嘛。”那小男孩竟然开始撒娇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娃确实挺有撒娇天分的,只要小嘴一撅,瞬间萌化亿万人啊。

但是,想起车上那一幕,瞬间觉得这娃肯定没安什么好心,要是真是让我帮忙,干嘛好死不死要来吓我,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他呢,一切了然,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我:“哎呀,姐姐这么小心眼儿,开个玩笑都不行。”他有些委屈一般嘟起嘴,扭过头去。

我到觉得这反应正合我意,干脆一把盖上被子继承睡觉。

这回那孩子不情愿了,直接改成在床边大哭大叫:“哇,姐姐不帮我!姐姐是坏人!”那声音...九幽地府都能给他弄得颤三颤,凄厉而尖锐,似乎有人欠他几百万一样,哦不,简直比死了亲爹哭得还惨!

我终于忍不住了,“算你狠!要我帮什么!”

“姐姐,帮我忙的话我会有回报的啦,我是好鬼!”他乐呵呵地应着,显然开心极了。(v我50肯德基文案)

我心理暗暗嘀咕:不见得...

他那挂着泪水的大眼有忽闪几下,还好没有继承哭出来...

“其实,就是让你到城郊那座废弃的钟楼里把顶层最里面的齿轮上的符咒剥下来而已,很简朴的!”

“剥下来?那是不是你的封印!剥下来你就祸害人间?还有,之前传闻中的钟楼闹鬼是不是你弄的?”我以正义的名义质问。

“我就是想让他们陪我玩玩嘛,谁知道他这么弱...”他又要哭起来的样子,又猛然抬头:“那个不是我的封印啦,那个是...那个是...那个是什么来着?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