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睡前鬼故事小故事6篇

2022-09-20
导读:睡前鬼故事小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惊悚,然而却阻止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睡前鬼故事小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睡前鬼故事小故...

导读:睡前鬼故事小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惊悚,然而却阻止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睡前鬼故事小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睡前鬼故事小故事第一篇:怪诞老师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教学楼上的喇叭响了起来,学生一溜烟的跑进了教室里!

“老师,张瑞文不见了!”买梦迪对刚进来的老师说道。

“张瑞文,他被开除了!”老师语气平淡地说道。

“为什么啊!”买梦迪听到自己最好的朋友被开除了忍不住问道。

“因为他在校园内吸烟,严峻违背了中学生守则,好了,开始上课!”李梦蝶李老师简朴的说明了原因便拿起课桌上的书本讲起课。

下课买梦迪也没有回过神来,直到一个同学走到自己的身边喊自己去厕所才反应了过来,说了声不去了便想起了之前和张瑞文的聊天。

张瑞文曾经告诉过买梦迪,他们的李老师非常的奇怪!因为那一次李老师把他带了回去,帮他补习了一晚上的功课。

原本这没有什么的,可是奇怪的是在晚上的时候张瑞文起床去上厕所,走到客厅看到老师的卧室亮着灯也没当一回事,上完厕所经过老师的房间,听到里面有滋滋滋的声音,更有血腥冲天的气味从屋子里传来。

张瑞文静静的趴在门口想要听一下老师在里面干什么,可是门竟然没有锁,张瑞文刚趴在上面房门便开了,他也摔在了地上。

抬起头尴尬的看着老师,却发现老师根本没有回头,而是抱着手中的一件东西吃着,老师的身边更是流淌着大片的血液。

“老师,你在干嘛!”张瑞文颤动的问道。

“啊,瑞文啊,老师在吃东西呢,怎么呢!”老师不当一回事地说道。

“可是这,怎么这么像是人的胳膊啊,地上还淌着血?”这时的张瑞文已经害怕了,用胆怯的声音问道。

“这个啊,这是老师在国外代购的美容品啊,听说吃了后皮肤会非常的细腻!”老师说着就拿那满是鲜血的手抚摩着自己的脸庞!

张瑞文不敢多呆,回到卧室里把门给反锁上就睡觉了,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老师的家里,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去过老师的家里。

很快到了放学的事件,我来到了张瑞文的家里问着他怎么不上学了。张瑞文的母亲却诧异的说上啊,一直住在老师的家里没有回来啊!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便回家去了。刚到家母亲就告诉我李老师让我明天去她家里补习,由于听过张瑞文讲过的事情,我摇了摇头,一副打死我也不去的样子。

可是我就是拗不过母亲,没办法只能在晚上坐车到了李老师的家里。李老师正在吃饭,我坐在旁边等着她,等到李老师吃完饭便帮我温习着课题,很快到了晚上,我回到了卧室里锁上了门。

半夜的时候呜呜呜的声音传来,我走出去听到声音是从李老师的卧室里传来的,我敲了敲门,问着李老师怎么了。

门打开了,李老师站在门口对我说道:“我的美容食没了,没了!”紧接着她就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胳膊,下一刻便伸手拽着我的胳膊。

剧痛,只觉得一阵血渍喷在了墙上,我便摔倒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我看到李老师的床下有一颗人头,那不就是张瑞文么,此时的他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睡前鬼故事小故事第二篇:嘘,你听!

本文内容人名地名纯属虚构,如与现实重合,敬请谅解。(哄女朋友的爱情故事长篇)

“美美,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家了!”刚搬到这间新居的这对夫妻 ,含辛茹苦的打拼了十几年,终于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

“是啊,小齐,咱们辛劳打拼了这么多年,老天眷顾咱啊!快,把东西收拾一下,我去做饭!”说完,许漂亮便进了厨房忙活起来。“嗯?今天做啥菜好呢,有了,就做醋溜土豆丝好了!”决定好要做什么菜的许漂亮便马上动起手来

“嗯?

接下来要放醋了。”许漂亮的手往橱柜上一摸随即尖叫了起来“啊!!!老公”听见赶来的小齐安抚着自己的老婆边问怎么回事。许漂亮说“我正预备拿醋,但是,但是我摸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似乎,是个人头,而且似乎还有头发。吓死我了,老公!”听许漂亮说完以后,小齐打开了橱柜仔细看看,什么都没有。

“美美,你看,什么都没有啊,别恐吓自己了,啊!今天我来做饭,你去好好休息!”许漂亮还是不信“可是,刚刚明明我....”“好了,老婆,你去休息,我来做饭,啊,乖乖的,mua。”许漂亮见小齐执意这样只好离开了厨房“老公,那你小心点啊。”小齐把自己老婆送出厨房以后,自己就忙活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许漂亮是饿醒的。“老公,饭好了没有?”许久,无人回答,倒有一些非常小的声音,像是嚼东西的声音。这时,许漂亮耳边响起小齐的声音“嘘,你听!”“啊,老公,你吓我一跳

。(疯狂星期四高考文案素材)真是的,听?听什么啊!”

小齐不说话。许漂亮推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一推,他竟然死了。(给女友讲的甜文)倒在地上的小齐脸色发青。口吐白沫,似乎吃了什么药一样

。许漂亮想起小齐说的“嘘,你听”那声音分明是从厨房传来的。许漂亮鼓起勇气,进了厨房以后,许漂亮忍不住想要作呕。她看到了什么。

一群老鼠在啃咬着一具女尸。那女尸也有些时间了,肉都腐烂发臭了

。忽然,许漂亮感到背后一阵阴冷的风。(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爱情小故事)转过头一看,竟是一个女鬼。“你,你是谁,你想要干嘛!”女鬼伸出手指在嘴上比了个嘘的手势。“嘘,你听。”许漂亮只闻声了老鼠啃咬尸体的声音,亦或者还有磨刀的声音!许漂亮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女鬼“我们全家没有害你,你为什么杀了我老公。”女鬼咯咯咯笑了,随即脸又回复了恐怖的表情。

“你老公根本就是个负心汉!那天晚上,我和他加班以后一起回去,没想到他竟把我带回了家,也就是这里。他把我xx

以后,说会娶我,让我等他。可是,可是我等来的却是他要和你,许漂亮结婚。我哪一点比不上你,身份吗,呵呵

。后来我去找他,他说他很爱你,鬼都不信他说的话!!他害怕你看到我会气愤,于是就把我杀了,尸体就放在了这间房子的橱柜里。可他没想到,你们竟然会住进来。哈哈哈哈,老天开眼呐。给了我报复你们的机会。都是因为你,不然他怎么会不要我。你们都有错!”女鬼的脸变得狰狞。(给男朋友晚上讲的甜甜故事)

“不管我的事,我俩是真心相爱的,不,你不能这样。救.....”在许漂亮刚要喊出来救命的时候,女鬼开口“嘘,你听....”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抹上了许漂亮的脖子。

那晚,月色红的如玫瑰一般 ....声音还在回荡着“嘘,你听。(给女友讲的长篇甜故事)”

睡前鬼故事小故事第三篇:校园魅影之鬼黏土

“咯吱……咯吱……” 厚厚的积雪在脚下发出无力的呻吟,一个黑色的身影在月光下慢慢地移动着。要问有多长人会喜欢冬天,答案可能会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对于蔡新阶来说,答案只有一个:“不喜欢。”

一身黑色防寒服的蔡新阶迈着艰难的脚步在雪地里挪动着,他的目标是眼前那座老旧的四层楼房,一座解放前便落成的楼房。由于年代久远,已经没有什么人知道它的来历和用途了,只知道现在的用途是美院的雕塑教室兼工作间。

拍拍身上的雪花,蔡新阶大步走进楼房,打了几个拐弯,忽然停在了一个门的前面。那是一个包着铁皮的门,刷着暗红色的油漆,空气的氧化侵蚀令这些油漆变得黯淡而斑驳,门上挂着一块牌子“雕塑工作间A”。蔡新阶深吸一口气,悄无声息地推开了门,只见房间里堆满了各种怪异离奇的雕塑品,日光灯洒下冷冷的荧光,在这些扭曲的雕塑品上留下一种诡异的光晕。房间的中间摆放着一个雕塑台,一个佝偻的身形正在缓缓地摆弄着一个半成品的泥塑,安静的房间中只听到一种黏稠物的拽离声和挤压声。

蔡新阶蹑手蹑脚地绕过那些诡异的雕塑品,接近雕塑台,“啪”地拍了一下台边那人。那人并没有如蔡新阶预期的那样跃起惊叫,而是缓缓地转过身抬头望了望他,一脸的死灰。

“你来啦。”生硬的声音中丝毫没有一点气愤,平直的音调不辨喜怒。

“韩策,这样吓你都没反应。”蔡新阶显然很担心这个名叫韩策的人,“没事吧?你的状态看上去很差啊。”

“三宿没怎么睡了~”韩策打个哈欠,用袖口擦了擦脸上的灰浆,慢声说道,“也就是我了,换作你小子的话肯定早变干尸了。”

“行,还有力气开玩笑。你小子还没背过气儿去。”蔡新阶笑了笑。

“不过,也快了,这最后一个作品做了三天都做不出感觉。”韩策郁闷地说道,“再这么下去,不用背气儿了,应该直接断气儿了。”

“你不是吧?”蔡新阶一脸诧异地望着韩策,“我的韩大高材生,你可是咱们系里首屈一指的鬼斧神工,这次的个人作品展可是全民期待,连媒体都惊动了。你最后那个什么作品要这么费神啊?你可别因小失大。”

“你有没有听说过**的‘两面鬼’?”韩策略带神秘地说道,原本疲惫疲倦的双眼此时炯炯发亮。

“你是说那个正面凶神恶煞,侧面慈眉善目的江户时期木雕鬼神像?在**可是国宝级的艺术品,你最后这个作品该不是想做成这样的类型吧?”蔡新阶着实吃了一惊。

睡前鬼故事小故事第四篇:那年夏天我落水了

那年夏天,天落暴雨,引发了山洪突发,灾祸也就不幸降临到阿措的身上。黎明时阿措住的房屋被洪水摧毁,老母也被砸死。这个噩耗在附近三村五寨传开,人人扼腕叹息。

学校里也开展了献爱心活动,老师带头捐款,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也纷纷捐出自己的零花钱,一上午时间,就凑了四十块钱。因为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平时表现积极,老校长就把四十块钱郑重交到我手上,要我代表学校到阿措家慰问。

我把钱装在一个皮夹里,紧紧地握在手里,就往阿措家奔去。一人有难大家帮助,想到老师同学们的一番心意全系在我的身上,心里不禁感觉责任重大。

到阿措家要经过一座石桥。由于暴雨冲刷,石桥已经摇摇欲坠。我急步走上石桥,却不料一个趔趄,恰巧一阵风来,竟然把我一下吹落桥下。桥下河水漫涨,河水很快就沉没了我的头顶。我挣扎了一会呛了几口水,感觉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胸腔不再憋闷双眼也能在水里睁开,能够清清晰楚地看见水里的东西。(睡前小故事给女友的浪漫小故事)

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黑色物件在随水漂流,那是我落桥时被甩出的钱包。那钱包里的钱是全校师生对阿措的一番心意,不能就这么白白流走了。我疾跑几步,只感身形飘忽,不禁一怔:我突然发现自己就像有了超能量,能够在水里行走自如。我紧走几步,正确地把钱包抓在手里。

身边河水哗哗地落下,我这才发现在往前几步远就是一个断崖,河水到了断崖就成了瀑布,我差一点跌入断崖,万劫不复!我浑身打着颤,用手一摸额头,竟然抹了一把汗。我这是在水里啊,这么会有汗?

我突然有点想不明白。

钱包没有丢失,那就得快点给阿措送去。就在这时,我闻声身后一阵轰隆隆响,是那座石桥塌了。石块被水冲着,在水里像一只只怪物,面目狰狞地朝我奔来。我一急之下,脚底使劲往上一窜,身子竟然轻飘飘地不受河水束缚,一下就跃出了水面。(疯狂星期四发疯文案图)再空中一拧身,就到了河边岸上。我什么时候练成的这等超人工夫?我不禁暗暗称异。

这会儿,我闻声岸边有很多人在喊在叫。我看见这些人当中有我的小伙伴有老校长,还有阿措和他老爹。他们有的朝河里喊,有的顺河水朝前跑。我清晰地听到他们在喊我的名字。我不禁感到好笑:我都从水里出来了,站在岸边了。我这么大个人,他们就没看见?还喊什么?

我过去拍了一下阿措的头,他好像傻了,只顾着哭,没有理我;我又到老校长面前,冲他笑了笑,老校长也没有理我,也只顾着默默喊着我的名字。老校长是在心里喊的,可是我却清清晰楚地听得见:能够深入别人内心倾听他们灵魂的声音,这种本事我以前可是从来没有。

看来好人有好报,是不是因为我平时积极学雷锋做好事,河神就突然开恩,赋予了我这以前从来想都不敢想的奇特本领?

我到了阿措的老爹面前,把还湿漉漉的的钱包放在他的手里,老人深陷的眼窝里流出了两行浑浊的泪水:我虽然看不见你,但我能感觉到你。大侄,是你吗?是你吗?老爹眼睛一向无疾,他却说看不见我,真是奇事:难道我已经隐形了?

很多年过去了,我还一直为做好人好事奔波。有时我感觉自己飘在天上,有时又感觉行走在地下;有时还躲在人间的孤独处写稿,并把稿子投给人间杂志。其实,我知道自己早已经死了,就在那年落水后我就死了。

在阿措住的山坡上,有我的一座坟。每逢春季到来草青花红的时候,阿措和同学们都到坟前来祭祀我,读一段我写的稿给我听。他们说我还活着,永远活在他们心中。

我就很感动,呜呜咽咽地哭。声音夹在他们的哭声里,有人听出来了,就四处张望。

睡前鬼故事小故事第五篇:恐怖高楼

刚刚搬进高楼,这栋高楼人甚少,只有几个人,其它栋倒是挤满了人,刚刚搬进,进了房间,先我看了看客厅的摆设,还挺简洁,有一台电视机,一张桌子,一张椅子,灯也好看。

我进厕所看了看还行,有五六个平方,我进厨房看了,也挺大的,没有装饰,我又进卧室看了看,有十个平方左右,看完后我回到了客厅,我总感觉这房子有些不对劲,可是一时又说不上有什么,我出了门,想看看其他房子,串串门,认识一下,我找遍了整层,居然只有我一个人住这层,怪骇人的,我叫了我朋友陪我买家具,我觉得现在房里的家具有些旧了。

我买了一个小沙发,一张精致的小床,一台彩色电视机,厨具和浴具,晚上我睡了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影影约约听到一个小女孩的抽泣声,这个声音离我很近,又似乎离我很远,不知过了多久,我背上遇到一个很冰凉的东西,我还时不时听到有人说妈妈,我在下面好冷,你来陪我好不好,妈妈,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淹死我。

我被这一出吓醒了,连忙往屋外跑,可是我一出门就看见有一个小女孩,没有脚,脸色发白,嘴里还咕噜咕噜的叫,手里抱着一个满脸是血的洋娃娃,那个娃娃在诡异的笑,女孩在说着妈妈,妈妈,我好冷,为什么你要把我淹死,你害死了我的孩子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重复,我吓的我连忙往外跑。

我跑出了这栋房,我一出去就看见一个人,我向他求救,然后我就晕过去了,第二天,我问那位救我的人那栋楼的事,并给他讲了我的遭遇,他意味声长的说,那孩子是个苦命人,她叫依依,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我们都喜欢她,可是,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她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了,有几个喝醉酒的混混,把她拉到后巷,撕了她的衣服,凌辱了她,她回到家什么也没说,可是谁想到她怀孕了,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最后她还是说了,他的妈妈觉得她不干净,再一次她洗澡时称她不注重把她头按到水里淹死了她,她妈妈把她的尸体放在墙中就搬走了。听完女孩的遭遇我也生感同情,后来我每天去祭拜那个女孩。

睡前鬼故事小故事第六篇:二零五画室

长发男生坐在小河边狠狠地吸烟,不时看看对面的教学楼。

十一点,十一点就会熄灯锁楼了,那个时候他会顺着排水管爬上去,拿了东西后立即离开。

现在教室还亮着灯,也许还有同学在教室里,而他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校西区非常偏僻,树木多而照明少,晚上一过八点就人迹罕至,那条贯穿整个西区的林荫道就显得格***森。

为此学校中还流传着一些可怕的故事,说晚上假如在林荫路上碰到有人问你路,无论他看起来长得像谁,你都千万不能回答,否则他就会永远跟在你身后,不停的问你:带我去吧!带我去吧!

直到,你和他一起消失!

想到这儿,长发男生不禁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地寻找油画系专用画室、二零五画室的窗户,一眼就看到一个人站在那儿。因为距离远,只大致分辨得出是个女孩,在他看到她的一瞬间,向他挥了挥手。

他吓了一跳,没想到会有人站在窗口,究竟快熄灯了,这会儿还在窗口转悠,熄灯后就得摸黑走。

她是谁?河边这么黑,她也看到他了吗?可他的行踪不能被任何人发觉!

他站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今晚的天气很好,白晃晃的月光洒了一地,可是河边和林荫道因为有高大的树木遮掩,还是阴影重重。

那么,她怎么会看到自己的,或者,她是对别人挥手?

他向树影中挪了挪,再抬头一看,那女生仍旧站在那儿,伸着两只纤白的手臂对他挥着,兴高采烈。

当-当-当!

主楼的电子钟不紧不慢的报时了,教学楼瞬间一片黑暗,似乎所有的光明都被一把无形的大剪子在半空中剪断了一样。

长发男生第二次被惊吓到,他很想立即逃走,但想到自己目前的情况,又不得不强逼自己踏上那条传说多多的林荫道。

那是唯一可以通向教学楼的路,两侧是树林和大片的花丛,下午才下过一场大雨,泥泞的很。

擦擦擦的声音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因为寂静,所以显得格外刺耳,前后左右全是一团团模糊的黑影,一时也分不清是树影、花影、人影还是有别的什么。

长发男生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四处观望,虽然没有碰到传说中的问路人,却感觉好像走不出去一样,又感觉周围有无数只眼睛盯着他。

蓦地,他愣住了脚步,发现前方大片的阴影中,有一个红点一闪一闪的亮着,似乎是一只充血发亮的独眼在眨。

他骇得差点叫了出来,就见那红点有节奏的明灭着,散发着极之不祥的气息,但随即发现那是一点烟火光,有一个女人坐在路边吸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