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暖心情侣鬼故事6篇

2022-09-20
导读:暖心情侣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很喜欢听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暖心情侣鬼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暖心情侣鬼故事第一篇:...

导读:暖心情侣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很喜欢听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暖心情侣鬼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暖心情侣鬼故事第一篇:潜意识里的鬼

我叫季乾,是一名心理医生,我们这个行业整天接触的人都不太正常,治疗也都是打持久战才能有成效。

送走了一位高压病人后,我摁了一下广播:“请152号患者到280室进行治疗。”

我坐在椅子上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抬头见一个消瘦的女孩站在门口,手里拿着诊断报告。

我赶快暖和的说道:“请进。”

女孩走了进来,很文静的坐在椅子上,有点慌。

“你不用紧张,这里是家,很恬静的家。”我本着心里医生的服务态度,赶快安抚道。见她放松了一些,我又问道:“可以把你的诊断报告给我看看吗?”

女孩连忙把手中的诊断报告递了过来,我清晰的看到她的纤细的双手皮包骨头,手背上一道道青筋很突起,我接过了报告,仔细的看了一下。

这个女孩叫做梁雪,十九岁,在一个月前被诊断出人格分裂,也就是双重人格,我很意外,这样一个瘦弱文静的女孩子怎么会患有双重人格。

我放下手中的报告,微笑着对女孩说道:“你好梁雪,我叫季乾,很兴奋熟悉你。”

女孩弱弱的回答道:“你好,季医生。”

我一直保持着随和的微笑,对着女孩说道:“现在我们可以来聊聊另一个你吗?”为了避免女孩紧张,我尽量将气氛控制的很轻松。

梁雪忽然紧紧的握着自己那皮包骨头的手,很激动的对我说道:“我不熟悉她,她是鬼,她会占据我的身体,求求你帮帮我。”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但还是保持着微笑:“梁雪,不要激动,我们聊点别的好吗?”

我把窗户打开了一道小缝,一阵微风慢慢吹了进来,让人恬静了很多。我起身倒了一杯凉白开,递给梁雪,见她慢慢稳定了下来,我温声的问道:“你是一个人来的医院吗?”

“嗯,是他们逼我来的。”梁雪答道。

我急忙追问:“谁逼你?他们为什么逼你?”

“我爸爸和爷爷奶奶都说我不干净,让我来医院治疗。”梁雪说完有些哽咽。

我心中有点愤怒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的家长。

我又试着问了梁雪几个问题,发现只要一涉及她的第二人格,她就会情绪激动,看着她那瘦弱的身体,我真怕他一激动就会散架。

最后我见没有办法再深入了解,便安排她明晚接受催眠治疗。

我下班后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在医院查了很多人格分裂的治疗方案和相关资料,发现曾经有一大半的患者都成功康复了,我心中不由得开始怜悯这个女孩了,年纪这么小,家人又不负责,还患有双重人格。

晚上躺在床上,我满脑子都是那个女孩的身影,后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六点,我又见到了那个女孩,我安排她在催眠室等我,我交接完任务后便赶到了催眠室,把门推开,里面昏暗一片,灯不知道被谁关了,女孩也不在,我摸黑把灯一下打开,只见女孩紧贴着墙,面色还是那么苍白,瘦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肉,双眼瞳孔大的出奇,犹如死人一般。

我头皮一阵发麻,强扯着笑脸和女孩打了个招呼:“你在干嘛?我还以为你走了。”

女孩没有理会我,便直接走过去坐到了沙发上。

难道这是她的第二人格?我心中暗叫不好,看来这个第二人格不太好相处。

“我们是先沟通一下还是……”我根本没有想到过,我这个心里医生竟然在病人面前显得有些紧张。

梁雪嘴角轻轻的勾了一下,对你冷冷的说道:“不需要了,直接催眠治疗吧,我讨厌这个懦弱的家伙。”

我能听得出,梁雪口中懦弱的家伙指的就是她的另一人格。

梁雪在床上躺好,我对她轻声的说道:“放空思想,保留潜意识,你在一片温暖中,你很恬静,这是家的感觉,能给你安全,放松自己……”

梁雪已经进入了催眠之中,我便柔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梁雪梦呓般的答道:“很好。”

“你要回答我的问题,不要试图抗拒。”

暖心情侣鬼故事第二篇:红虫

这故事,亦假亦真,全由你自己决定......

我是一家杂志社编辑,,每月领着还算丰厚的薪水,一周中一般没有事,日子过得倒也清闲。顺便提一下我们老板,也是一个温优美丽的女人,没有一点老板的架势,却有一种母亲的光坏。

这天,老板交给我一个文件,里面装着什么文件我还不清晰,就听老板对我说让我今夜最好赶出来,我笑了笑,着老板一向平易近人,哪有老板对自己员工说“最好”?应该是一定好吧!

“放心吧老板,今晚我一定做出来。”她笑了笑走了,那会我还觉得她的笑如阳光,可现在只觉得发呕。

“是什么呢”我打开一看,原来是网上最近流行的话题:诡异事件:加班青年被吓死疑似见女鬼。这种鬼神之论我是不信的,究竟我也没见过!不过要把这种东西搬到杂志上,我还是有点疑虑。

凌晨一点整,手表准时响起。我揉了揉因看电脑屏幕而发酸的双眼,起身舒展了一会儿,便决定回家。

起身走出办公室,锁上门,一回头便看见了于灵灵,她是我的同事。于灵灵天生肤色白暂,白得发青,偏偏朱唇异样红,不抹眼线眼圈都发黑。白天还好,晚上就有些骇人了。

“你要走了吗?”

“阿...恩...”我点了点头,不敢直视她。她的声音有些低,但异常好听,据说他的母亲曾经是知名歌手。

“一起走吧。”

“不..不了”一起走保准被她吓死!

她发乌的眼圈盯了我一会儿,便嘱咐我走出大楼之前别回头,声音有些落寞。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还是笑着接受了,对我又没有坏处!

“小王,还没走呢?”我刚和于灵灵分开没多久,便听到老板叫我。我点了点头,对着老板不回头总不好吧?但都允许人家了...我正纠结时,老板走到我前面了。

“小王,文件完成了?”“恩”我点了点头。老板笑起来,她笑是很寻常的,但她笑起来舌头是动着的,我也习以为常了。可是这一次,老板的嘴角越咧越大,越裂越大,对,就像是裂开的一样。借着微弱的走廊灯我发现了老板的异样。

“老..老板?你没事吧?”她没有说话,只是咧着嘴角,表情有些狰狞,似笑似哭,我惊呆了,忽然,从她嘴里缓缓蠕动着什么,接着越来越往外

“哗”几十只暗红的大虫钻出,像蛆,可比蛆大很多,那颜色,就像是血......

“啊!!!”

我失声叫了起来,后悔没有跟于灵灵一起走!快跑!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我撒腿就跑,后面老板依旧似笑非笑的追着,动作有些不协调,更像是飘!忽然,我的背后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隐约看到于灵灵隐进黑暗,被推一下后,距离明显拉大,跑到大楼门口,老板没有追下来,刚想喘口气,就见警卫打野笑眯眯的走来。

“怎么还没走?加班到这么晚啊?”

我来不及回应,只是大口喘着粗气。可是我明显看到,一条条红蛆从他的耳朵、鼻子、脑袋里接二连三的出来。

我已经崩溃了,再不想挣扎,由着那虫子缓缓爬进我的血液吸食.....

“啊啊啊啊啊!!!”我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在一个旅馆,于灵灵在旁边坐着。

“你醒了。”

“恩...我作了一个梦...”

“这不是梦....”

......

后来,我就和于灵灵结婚了,我才知道。那红色的虫子便是吸食人的血液长大,也是由人的血液产生......我也得知,不被这种这种虫子缠上的唯一办法,就是把这个消息扩散出去...让更多地人看到...自己便不会产生这种虫子...

在看这篇文章的人啊(甜甜的睡前小故事给女友的),故事信不信由你了。

人的心是自私的,谁不想多活啊。

看完文章后,不要回头...

唯一解决的办法,便是让别人知道,解脱自己......

暖心情侣鬼故事第三篇:索命厉鬼

学校最近死了很多人。

他们的后脑勺都被扒掉了一块皮。

他们都是从顶楼摔下去死掉的。

最先死的,死掉的样子还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一个叫朗盛的阳光男生。

他是校草,但是家景非常贫寒。(给女朋友睡前故事甜甜的)

家景贫寒的人,在贵族学校是很难继承呆下去的,所以即使在家里破产后,学校因为他家以前做过贡献没有立即让他退学,其他学生也都不愿意和一个穷鬼同寝同学。

原先他也没有特殊在意,但是随着他饭里出现的小强,上完厕所不是被水淋就是没纸用,晚上睡觉睡醒会发现床头有呕吐物。

徐徐地他就越来越孤僻,越来越少存在感。

因为家里的落败他再也没有每天穿新衣的资本,所以每当他穿以前穿过的衣服来得时候,就会换来一大堆的冷嘲热讽。(哄女朋友故事)

但是他没有办法,脸仍然是那张帅气迷人的脸,却少了校草光辉。

因为被人每天整,所以吃不饱睡不好的他,越来越丑。

就算人原有的骄傲可以没有,但是一个原先光辉笼罩的人是绝对不容许自己被尘埃给掩埋。

绝望的他终于在一次清晨爬上了房梁。

没有任何遗言,只有满腔的怒火。

在跳下教学楼最高层前,他仍然可以看到楼下那些嘲讽他的人。

他要毁了他们全部人,就算他还是人的时候什么都不可以做,那他也一定要化作厉鬼,让这些人不得好死!

他们既然毁了他的脸,那就从他们的身上取最嫩最细致的皮还回来!

带着这个想法的朗盛跳下了顶楼,头朝地,完全的毁掉了那张脸。

随后,那些幸灾乐祸的人都不受控制的从顶楼跳下。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学校是有够恐怖的,但是我只能在心中庆幸,我没有欺负过朗盛。

随着该死的人都死光,学校又恢复以往的宁静。

安静的似乎什么都不会发生,又似乎什么正在发生。

本以为就会这样一直宁静下去了,可是学校却越来越不太平了。

很多以前嘲讽过朗盛的女生,虽然都无一例外的没死,但是身体受到创伤的却很多。

不只是身体,就连午夜梦回她们都被朗盛的冤魂给弄醒。(女朋友睡前小故事搞笑短篇)

但是没有一个敢找老师们诉苦,因为她们害怕她们会像那些男生一样离奇死亡。

这样的情况维持的久了后,终于有一个女生受不了跑去和老师告状,老师虽然可怜朗盛的遭遇但是为这么多女生的受苦更加愤愤不平,但是因为朗盛不是人,所以老师也不能干嘛。

就在他们认真商量着对策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发现,窗外原本阳光灿烂的天气,变成了雷阵雨。

等到发现天黑沉的厉害的时候,他们才草草结束了预备离开。

女生摸摸自己的手臂,往挂着大风的教学楼外跑去。迷迷糊糊间,她在黑洞洞的走廊上看见一个人影走过来。

走进了却发现,穿着朗盛衣服,脸却血肉模糊的,不是朗盛还是谁。

女生惊恐地往后退,却撞入一个人的怀抱。(哄女朋友睡觉的暖心故事)她回头看见老师笑着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原本温润的老师笑的有点诡异,但是又说不出来为什么。

她仔细的寻找着老师的脸,想找出那种不安的情绪来自哪里,却忽然发现,老师的脸正在一点一点往下掉,掉着掉着就露出了一张咯咯笑着的血淋淋的脸。

“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嘿嘿,其实你刚过来的时候,就根本没有见到老师过,而是一直呆在我的幻境里。咯咯,你知道反抗我的人的下场吗?一定很好玩吧。你长得那么美丽,就让你尝尝和我一样被毁容的滋味吧。”

女孩一边哭喊着不要,一边惊恐地往后退。但是这究竟是在朗盛的幻境里,所以她不可能逃脱出去,她只能看着自己的脸被一片片削下,彻底毁容。

她没有立即死去,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肉掉在地上,慢慢的变成了和朗盛一样的人。

暖心情侣鬼故事第四篇:产科的哭声

已经凌晨两点半了!小钟望着挂在护士值班室的大鐘!小钟是一名刚刚参加工作护士!由于医院最近用人急缺!小钟也被迫直接上岗。

就在她盯着墙上的大鐘打着瞌睡的时候!突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不知从哪儿响起!小钟不急不忙的向着育儿室走去!她没发现就在她起身离开的瞬间地面上有两个影子!一个是她的!一个就不为人知了。

当她走到育儿室的时候她发现所有的婴儿都在哭闹,她很不惬意,大半夜的这些婴儿哭闹什么!她打开婴儿室的门走了进去!带着点奥恼的情绪!她抱起了一个婴儿!捏着他的小脸,气愤的说到!你们谁在闹我撕掉他的嘴!说来也怪!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婴儿都不在哭闹了!就这样安静下来,为今天晚上诡异的气氛埋下咯伏笔!

说着小钟就抱起这个哭闹的最厉害的小宝宝出去了!走进了洗澡间!就在那一瞬间她漏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狞笑!

洗澡间里传来了小钟的笑声,却丝毫没有闻声婴儿的哭闹!偶然还会传来一两声哒吧嗒吧的声响,以及冲水的声音!不一会儿小钟走了出来,抹了抹嘴,安静的走回了护士站!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

第二天小钟给小丽正常交班!在清点婴儿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于是护士长就把相关人等叫到了办公室询问!可没有一个人知道婴儿去了哪儿!这貌似又和上一次婴儿失踪一样!护士长板着脸却又无可奈何!

最后医院只得以婴感染疾病死亡反馈给了家长!给了她们一笔钱就草草了事!事情仿佛就这么过去了!

又是小钟值班的日子,凌晨两点的时候!一个影子从大鐘里飘进了小钟的身子!同时,婴儿们的哭声响起!小钟拖着疲劳的身子懊恼的向着育儿室走去。

暖心情侣鬼故事第五篇:午夜幽魂

阿月死了。

一大早同事都在说这件事。阿月今年二十六岁,离过婚,平日里同事之间也很和谐,说话也很好听,怎么就死了呢?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前几天阿月就跟我讲过她活的很压抑,也说过不想活了的话,那时我也没在意,女人都是喜欢抱怨,也没想到她真的死了。

“警察局来信了,是自杀,不是他杀”同事郭莲走到我身边细声道,说完后她又道:“当真是怪异得很,为什么死的时候全身赤裸?”。郭莲是她的闺蜜,对她的一些事还是比较了解的。

“那不好吗?你又少了个情敌”一个同事笑道。

“滚,谁给你开玩笑啦?你之前不是追人家的吗?怎么人家死了你还兴奋?”郭莲也不吃醋马上反驳道。

“你…”那同事见状气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气鼓鼓的走了

阿月是个美女,公司里好多男孩对她有好感,只是阿月到没有和他们接触,因此也时不时的会传出绯闻来。包括跟我也一样,我也知道这郭莲对我也有意思,但是我还在考虑中。

“呵呵,有空没?喝咖啡再聊?”我见状忙转变话题,因为阿月是公司不少男同事的心中偶像,我也不想在这节骨眼上多添事故。

“好啊,地下停车场见”郭莲闻言顿时双眼冒光,喜滋滋的跑开了。

我关上电脑,心里很不是滋味,阿月本来就是一副楚楚动人的样貌,又有一次失败的婚姻因此我也很关心她,只是她忽然死去了,多长还是难受些。

到了停车场,郭莲还没有来,我坐在车里点了一根烟,回忆着阿月生前的影像。阿月是个乐观主义,怎么会忽然间自杀呢?说起来确实让人难以置信,就算感情受挫也不至于自杀吧?

“让你久等了,嘿嘿”郭莲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跑了过来,顿时一股浓烈的香气迎面铺来,郭莲今晚妆扮的挺时尚的。我笑道:“其实你不妆扮也很美了”。

“那可不行,这次是你约我的,怎么能随便呢?走吧…啊?”本来在笑的郭莲突然长着嘴巴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我感觉奇怪问道。

“我我,我刚才看到阿月了,她她就那走过去了”郭莲脸色苍白的道。

“什么?哪里?”我听了心里也咯噔了一下,顺着郭莲的手望去,并没有看到阿月的身影便问道。

“没了?难道我眼花了?”郭莲自言道。

见没事了,我便驱动车子驶了出去,一见到外面的阳光心里顿时愉快了。我来到常常去的三味咖啡屋,在停车场竟然碰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阿亮。

“嘿,老朋友你好啊,这是…?”多年不见这家伙长得又高又大,想起分别是还是高中呢,那时候他也才一米六的样子。现在变化真是太大了。在他旁边竟然有个美丽的小姑娘,便问道。

“哦,这可是大师啊,很难请的,呵呵,给你介绍,洪家三代传人红叶师父”阿亮道。(小动物甜甜的的故事)

“你好你好”他的回答倒出乎我的意料,蛮以为是他新钓的马子,可没想到这个清秀的女子竟然是个法师。

“你好,叫我小红就行了”那女孩有些腼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是我同事郭莲”我知道阿亮这家伙肯定要问便先把郭莲介绍出来,免得这家伙满嘴放炮。

那小红看了看郭莲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种难辨的深色。倒是阿亮一点也没有改变,见了美女就往前挤,他笑呵呵的握着郭莲的手开始了挖墙脚。“哎呀美女你可真美丽,找男朋友一定要找我这样…”没等他说完我就给了他一脚。

进了咖啡屋坐了下来之后我才知道,阿亮这家伙竟然开了个小公司而且还赚了不少钱,这红叶师父是他请来看风水的。洪家看风水是很出名的,我也知道了一些。

“阿月死了”阿月是我们同学阿亮也知道,因此我把这个事告诉了阿亮。

“啊?什么时候?我还没追她呢怎么就死了?”阿亮很是吃惊。

“昨晚自杀的,可能抑郁症吧”我说。

暖心情侣鬼故事第六篇:鬼就在你身后

有一个人叫杨喜良,是农夫,为人极好,被乡亲们亲切称为阿良。他要是家中无事,就到外面打工,要是到农忙季节,就回家做农活,忙完农活再出去挣钱。

这做法十分辛劳,但他有三个孩子,女儿为大杨慧,有十六岁;儿子叫杨奇伟,有十二岁;小女儿叫花儿,今年七岁整。为了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就是再辛劳也得撑着。

这一年秋收农忙,那阿良又回来干活。由于他住在山区,山路坎坷,公共汽车无法通过,只好步行。走山路是十分辛劳,离家有十里地,下午三点钟下车,晚上七点钟,也没到家。

这天还下起小雨,山路泥泞。天色又黑下来,更不好走了。这里没有个避雨的所在,冒着小雨往前走。没走多远,衣服被淋湿透。只好打着手电筒往前走。

他因为每次回来都要走黑路,所以身上常带着电筒。故此派上今天的用场

他又往前走一段路程,就发现老远之处一团白雾不散。心中不免有些害怕:“这下小雨的怎会有雾,会不会闹鬼呀!”

阿良不管闹不闹鬼,那也得回家,再说还不知道是闹鬼不闹鬼。他只好壮着胆子往前走。那片白雾起了变化,在慢慢凝结,却是个白衣女子蹲在雨地里。

阿良战战兢兢,上前问:“你是哪家的姑娘,这下着小雨,你在这做什么?”

那女郎慢慢抬头。阿良借着电筒光。她的年纪不大,二十岁不出头的样子。她长得倒是十分漂亮,不过她的脸好惨白呀!白得几乎没有一点血色。(讲给女朋友的睡前长故事超级甜的)满脸都是雨水,黑黑秀发被雨水淋的贴在脸上。也是一副楚楚生怜的样子。

她畏畏缩缩地回答:“我是一个外地人,走的这里却不知道东西南北了。这天又下起了小雨。不知道如何是好。不想大哥哥来了,你能不能行行好,让我在你家中住上几日。可好。”

阿良乃是忠厚诚实的人,要是把那女子带回家,又怕老婆误会吃醋。又不带这个女子回去,一个大男人怎么忍心让一个姑娘家,留在雨地里不管。最后,出于善心,说:“好吧!我就把你带回家。”

那女郎忙站起身,一下子没有站稳,扑倒在阿良的怀中。阿良忙用手搀扶那女子,就觉得女子的手冰凉冰凉的。不过他当时没有多想,只以为那女子在雨地里,这才手脚冰凉。

阿良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回答道:“我叫陈鸢雪。”

阿良点头道:“好,走吧!”

陈鸢雪说:“大哥哥,你能不能扶我好吗?”

阿良为难的说:“你是一个大姑娘,我是一个中年男人,怎么能搀扶与你。又怕村里的人说闲话。”

陈鸢雪没有办法,只好无奈:“没有想到这个年头,还有你这般呆子。你不扶我,那我就慢慢走。”

阿良就带这个陈鸢雪回去,在回去的路上,这奇怪的事就发生了。

这才八点钟,那个集镇上做生意的还没关门。可是一见阿良二人,都是惊慌失措的手生意,关门。

那阿良还回头问那陈鸢雪:“奇怪,,那些做生意得人,看见我们就像看见鬼的一样。”

他们到了自己的村庄,迎面来远门的兄弟,不知道干什么。平日里,他们交情也不错。

今天,他见了阿良,却像见了鬼的一样,大叫道:“鬼,鬼,我的妈呀!有鬼呀!”随后,就连滚带爬地离去。

阿良也以为自己身后有鬼,身后只有陈鸢雪,并没有可怕的鬼。顺口问了一句:“你看见鬼了。”

陈鸢雪笑着摇摇头,没有讲什么。

阿良二人就回到得意自己家门前,敲门。(小熊的睡前故事短篇)

开门的就是阿良的小女儿花儿,她的年纪小眼净。她一看到在爸爸身后有不干净的东西,吓着哭着喊道:“爸爸,鬼就在你后!”

阿良心中怀疑了:“难道那陈鸢雪是鬼。”他想到此处,回过头看了看那陈鸢雪。那陈鸢雪是那漂亮,清纯。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活生生的站自己面前的陈鸢雪是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