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6篇

2022-09-20
导读: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大家能够喜欢! 长篇恐怖...

导读: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大家能够喜欢!

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第一篇:孤儿累

我不知道我是谁,更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在这个太平间里了。冰柜里,是我硬邦邦的尸体,天天都有新鬼来,旧鬼走。总有悲伤的人在这里泣不成声。可是,这里面好像没有熟悉我的人,因为自从来到这里以后,从来没人打开过我的那个冰柜,把我带走。

“新来的小孩儿,你这么不爱说话,是不是生前受什么刺激了?”一个已经在这里躺了一年多的老头问我。他是得癌症死的,儿女都在国外,尸体被寄存在这里。

我摇摇头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怕,等你家人来了,你就知道了。(3—6岁儿童睡前故事短篇)”

我苦笑:“大爷,您看我像有家的人吗?您好歹偶然还有人来看看,我都来了快三个月了,谁来过。”

“话说你是怎么死的?看你也就二十出头,真怪可惜的。”

“不知道。”

“那这事情可不好办了,也许你的家人还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呢!”

“无所谓啦,在这儿也不错。”

“小子。”老头凑近我说:“在这儿多没意思啊,想不想去外面看看?”

“咱们可以出去吗?”

“当然可以啦,咱们现在没有实体,飘到哪里都行,不过记得十二个小时之内一定要回来。不然离尸体太远,会魂飞魄散的!”

既然有这么好的事,那我还客气什么!于是我离开太平间,飘到了外面。

这就是我生活的城市吗?不错啊,很繁华。可是,哪里是我的家呢?我在脑子里拼命搜索关于生前的记忆。

突然,前面一条窄窄的小巷子吸引了我的注重。这地方好认识啊,我应该来过的。于是,我就飘进了那条巷子。

这条巷子很是脏乱,两边都是矮小简陋的平房,地上油腻腻的,看来是大排档聚集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几个恶心的垃圾桶旁边停了下来,一段记忆也就在这个时候,进入了我的脑海。

那时候,我大概八岁,穿着破布衣服,背着破麻袋,在这几个垃圾桶里翻捡东西。我很饿,也很冷,全身脏兮兮的。

正在翻捡着,忽然一个什么东西打在我的头上,我回头一看,是一块鸡骨头。对面小饭馆里坐着一个胖乎乎的家伙,满脸红光,嘴巴油腻腻的,看上去非常恶心。手里还拿着一只大鸡腿朝我喊道:“小要饭的,过来给爷擦皮鞋,爷给你鸡腿吃!”

那时候我还小,胖子手中的鸡腿无疑对我有巨大的吸引力,于是我跑过去预备用破麻袋给那胖子擦皮鞋。

谁知那胖子一脚揣在我肩膀上,抖着一块布说:“爷给你预备家伙了,你那破麻袋又脏又臭,擦坏了爷的鞋,你丫赔得起吗!”

我强忍着疼痛,坐在地上怨恨地看着他。

胖子说:“怎么,你还不服气。还想吃鸡腿吗?”说完,就把那鸡腿扔在地上。

我实在太饿了,于是爬过去想捡那鸡腿吃。谁知那胖子一脚踩住说:“叫爷爷,叫爷爷我就给你吃!”

我停了手,虽然不怎么懂事,但是我知道,这胖子在欺侮我。

那胖子见我不动,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提起来说:“小瘪三还挺有骨气,老子这是可怜你知不知道,真不识抬举!”说完扔下我,拍拍屁股走了!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但是我拼命忍住没有让它掉下来,虽然肚子在咕咕叫,但是我没有去捡那鸡腿,起身拎起我的破麻袋就跑了。

这小巷的一角,是我栖身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废旧的小窝棚,但是我已经很满意了。我是从哪里来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从小就在这里,到处捡人家扔下的东西吃,把别人不要的衣服拿回来穿。

我吃了一些在垃圾桶捡来的已经有些发霉的馒头,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第二篇:五角棺里的女尸

“有没有看见那个绿色的东西?”

“是那个长长的,还一闪一闪的吗?”

“就是那个,走过去看看,似乎很值钱的样子,我估计是翡翠呢?”

张新说着爬向那个绿色发光的东西,张吕跟在他的后面慢慢的向前蠕动着。

“那个不会是不干净的东西吧”张吕弱弱的问道。

“咱们这是在盗墓,你觉得墓地里的东西有干净的吗”张新不耐烦的回答道。

“这个墓地按常识来看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了,怎么还会有东西发光,莫非是有人已经先来了?”

“不可能,咱们在挖掘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痕迹,怎么会有人先进,那个发光的一定是不详之物。”

“那你还过去,我们还是回去吧”张吕拽了拽张新的衣角。

“就算是不祥之物也要探讨清晰,我们挖了这么深,还有工具,花了我们多长精力,你就这么甘心打道回府?”张新一边说着一边前进。

张新爬到那个绿色发光的东西前面拿起一看,是一个荧光棒。

“看来真的是有人在咱们之前就来了,不然一个荧光棒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亮着,明显那个人还在这个墓穴里面”

“哥,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张吕边说边往回退着。

咚,挖掘的入口坍塌了,把整个入口埋住了,张新回头看了看“天意给了我们这个荧光棒,也是天意封住了我们的退路,看来我们只能继承前进了,不管生死,是我们选择了这条路,我们就要坚持走下去”

“好吧,我们走”张新看着张吕颤动的肩膀他知道,自己的弟弟一向很胆小,这次之所以带他来盗墓,也是因为张吕告诉张新他发现了一个墓穴而且里面有很多值钱的东西。

张新问张吕是怎么知道了,他并没有多说,只是说别人告诉他的,然后带着哥哥来到了这个墓穴上方,经验丰富的张新探测了一下地形很快就确认这是一个很大的墓穴。

而且时间也蛮长了,很轻易判定这里面埋着数不清的宝藏,于是二人就决定预备好工具开始行动。

二人爬行了大约十分钟,发现前面的路徐徐的宽大起来,二人也站了起来徒步前行。

二人走在空旷的洞内,绿色的荧光棒,显得格外瘆人,又过十分钟后,二人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盒子,五角形,“这个难道是五角棺吗?”

张新看着这个特殊的盒子透漏出惊讶和恐惊的表情,看着哥哥复杂的表情,张吕问道“什么是五角棺?”

“五角棺也是装人的,但是装的方式和普通棺材明显不同”

“棺材也能不同?”

“普通棺材装的是全尸,五角棺装的是散尸,而且就算那种被五马分尸了的尸体,四肢身体还有头部全部断开的,就会用五角棺装,第一是为了压住死人怨气,第二也是为了给他一个安稳宽大的地方”

张新死死的盯着棺材“我想你所说的值钱的东西应该就装在这里面了吧”

二人走过去用手顶住棺材盖的下方,一用力嘭的一声,棺材盖被掀掉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震惊,二人平静了心理后,探头看向里面,里面是一个散开的尸体。

头在五角的上方,胳膊在五角的左右,腿在五角的左右下方,摆成一个大字形,但是四肢和头部都没有和身体衔接,身体则是放在了棺材的最中心。

“居然是个女人”张吕叫道。(给女朋友讲甜甜的短故事)

“女人怎么了,人都会死掉,不管男女,人妖也一样,还有,这里面除了尸体什么都没有,而且尸体这么久了还没有腐烂。现在我们也走到了墓穴的尽头,还有比我们先进来的那个人唯一的解释就是从其他地方出去了。”

“那我们被耍了吗,花了这么大精力就看见一副破棺材还有个女人躺在里面?而且还是“碎”的”张吕气急败坏的说着。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们现在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里某处有机关,这么精致的墓穴再加上这个五角棺不朽女尸,这里一定不简朴。”

张新冒险爬进棺材里,四处看着,忽然,棺材急速下坠,咚的一声停下了,张吕看到棺材已经不见了。

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第三篇:闺蜜与挚爱

她们曾经是要好的闺蜜,而他曾经是她的挚爱。她常常把心事说给自己的闺蜜并常常约着她的闺蜜和他的挚爱出去。

午夜的狂欢总是让人冲昏了大脑,喝醉的闺蜜开始吐出来最内心的秘密。闺蜜醉醺醺的说:“你知道么。。我发现我徐徐的爱上你的挚爱。(女朋友睡前故事甜甜的长篇)。嗝。。觉得很不可思议是吗。。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的。。”

此时的她也是醉醺醺的,“呵呵。是吗。喜欢吗,他是我挑了好久的男人。。但是你不准喜欢他。。”说完便倒地。忽略了亲在一起的是自己的闺蜜和挚爱。

昨天的狂欢,她忘了自己所在地,摇摇摆晃的站起来寻找洗手间。推开一扇扇门,某扇门的背后让她惊呆了,这次她看到了,看到了,凌乱的被子上面躺着两个赤裸的男女。

轻轻掩上门,不断地安慰自己,那是酒后。

这之后,她的挚爱和闺蜜都没有提起那件事,她的挚爱还是对她这么的好,但她的闺蜜越发粘着她了,应该是因为挚爱在的原因,她是这么想的。

下班的她起身去停车场,这次她想她没有什么理由去安慰自己了,两个热吻的男女不是他们是谁呢!

她发誓她要报复,因为她容不下别人的背叛。

她的挚爱和闺蜜不知道她知道了他们之间的暧昧。

某天的,闺蜜叫上她和挚爱。(女朋友睡前小故事搞笑)在自己家开party,那天的她精心预备了一番,惨白的灯光照着她的红唇,格外妖艳。因为今天是她的报复之夜。

敲开了闺蜜家的门,闺蜜跑过来欢迎她,那个背叛自己男人早已在那等着,她勾起了一丝笑。

那个男人借口去了厕所,她支开了闺蜜,分别在他们的饮料中放了安眠药和砒霜。或许会觉得老土,不过这样挺简便的。

不一会,一个人死了,一个人昏了。她笑了,笑的很灿烂,面目表情很狰狞。

“你在干吗!”闺蜜醒来的第一句话。

“你说呢。没看到吗,你看看这身躯,哦不,你应该早就看过了,不过还没看过他的心脏吗。来来来让我来一刀。”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雪白的地面到处是血。闻着让人胃口大开。

“看到了吗。他的心脏不知道有没有我的位置呢,让我再一刀刀的割开。哈哈哈。”

“求求你不要杀我好不好啊。”闺蜜很是害怕的请求道。

她正用心致志的切割着挚爱的心脏,对突如其来的声音很不满。

“贱女人,给我闭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她很气愤气愤的后果很严峻。“那么我觉得我在你身上开刀好不好呢~”

起身,死开闺蜜的衣服。“不错嘛。他在你身上真够享受的吧!”说完便狠狠的割下她的乳房,血喷了出来真当是好看,染红了她的衣服,乳房的脂肪翻出来了。。金黄色。

闺蜜晕了过去。她去厨房接了水倒在她的身上。“啊……”惨叫声回荡在屋子里.

“贱人,你要继承看着我如何切割你也爱的人~”

拿起那把锋利的剪刀,接着刚才心脏的那个位置开始剪,器官是赤裸裸的暴露在她们的眼前,那些肠弯曲着卧在肚子里面,还在那边蠕动。

闺蜜看完便吐得一塌糊涂。空气中弥漫的不止血腥味还有呕吐物的酸味。

“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心爱的人的身体,哈哈要继承吗”

说完便一点点的拉着肠拿出身体,滑滑的大肠,她徒手拿不起来,她又气愤了,狰狞的面目占着血迹在灯光下,有种别样的美、

拿起剪刀戳进去长长的拖出来地面上有跟长长的大肠,黏糊糊的在灯光下泛着白光。

接下来得举动让闺蜜无比的恶心又羞涩。

她褪去了挚爱的裤子,她嫌弃的对闺蜜说“这就是让你们享受的东西,哈哈,看我……”说完不眨眼睛的就剪了挚爱的那个东西,踉跄的站起来塞到了闺蜜的嘴巴。“好吃吗。”但闺蜜却不能反抗。

玩完了挚爱的身体,便要折磨闺蜜

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第四篇:鬼枕头

少华和邻居胡奶奶家自少华记事起就是邻居,不过在少华看来胡奶奶远算不上个好邻居,他也记不清俩家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闹过多长次的不舒畅了。

每次争吵过后总是过不了几天胡奶奶就会主动登门和解,这样的次数多了,少华也就对她敬而远之了。

最近一次暴发的冲突是因为胡奶奶家的鸡丢失了,她风风火火的到处找,最后在少华家找到了鸡的残骸,原本是野狗把鸡给叼到少华家的院子里给吃了。

这下胡奶奶可挑着理了,非说是少华家从她家偷了鸡。少华的母亲和胡奶奶又狠狠的吵了一架。

一段时间没有往来,俩家的大人见了也不再打招呼,少华妈以为就和往常一样老太太崩不住了就来说软话了。

可是这次不同,胡奶奶居然死了,她的儿子上门来闹说是自从丢了鸡那件事以自己母亲就一病不起这就归西了。

少华妈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峻。

既然人死不能复生那也就能在葬礼上多给些钱表示下心意了。

少华的妈妈不好出面就由奶奶代劳了。

胡家在村里算是大家族所以出殡的那天来的人亲戚朋友的很多,白事办的很热闹。

胡奶奶被埋在了村里的乱坟岗上。(哄女朋友用的超甜的晚安故事)

农村的小孩们总是玩的很野,乱坟岗对他们来说你也是个玩耍的所在,少华本来就个淘气的孩子,结果谁也没想到他的淘气惹出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少华和伙伴们到乱坟岗玩的时候在墓碑前发现了一个枕头,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枕头的主人就是刚刚死去的胡奶奶,胡奶奶的儿子在她死后按照农村的风俗烧了她生前的一些铺盖。也不知是忘了还是什么原因那个枕头居然完好的留在她的墓碑前。

少华不懂事就把枕头给拿了回来。母亲虽然发现了这个以前没见过的枕头也没当回事。

少华索性天天睡觉就枕着它,没几天事情就不对劲了。

那天是妈妈的生日,爸爸特意买了只鸡,等到鸡上桌的时候还没来的及吃,少华竟然愤怒的指责自己的妈妈说她偷了自己的鸡。妈妈不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儿子却是越说越来劲儿。

爸爸气不过给了少华一耳刮子。

少华的哭喊声惊动了隔壁的奶奶,奶奶一进门少华竟然称呼她是大妹子要她评理,是不是少华妈偷了自己的鸡。

奶奶见孙子不平常,问了一些和胡奶奶之间的旧事,果然少华什么都知道,要知道那些事发生的时候少华的爸爸也还在上中学。

“老姐姐过去的事都是我们不对,你就别在记着了。回头给你多烧点纸钱。。。。。。”见奶奶说这样的话全家都吓坏了,少华的母亲甚至跪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苦苦请求胡奶奶离开少华的身体,假如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以惩罚自己不要殃及无辜的儿子。

可是无论说什么胡奶奶就是不肯走,说自己是被这家人气死的要拿他们的儿子偿命。

万般无奈之下少华爸爸只好去找胡奶奶的儿子请他哀求自己的母亲离开儿子的身体。

可是胡奶奶的儿子怎么都不肯,说那是咎由自取,是报应谁叫他们气死自己的母亲。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还是奶奶切中了问题的关键她料定了胡奶奶的儿子和她母亲一样是个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的主,当即让少华爸拿了五千块钱给胡奶奶的儿子。

果然奏效。

胡奶奶的儿子劝母亲赶快离开孩子,去她该去的地方没想到胡奶奶却骂他多管闲事,胳膊肘往外拐。

就在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胡奶奶的儿子发现了那个枕头,他大叫是谁把枕头从坟地里拿回家的。

奶奶一听赶忙叫儿子把枕头拿到胡奶奶的坟头给烧了。

枕头烧了之后少华立即苏醒过来,他结坚固实的挨了一顿打。(甜到炸的暖心故事)

这件事过去之后少华再也不敢到那个乱坟岗玩了。

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第五篇:你睡了我的床

作者:绿茶 你睡了我的床

我们这一届的学生(有一些是黑导、一些就象是我这些刚毕业没有工作想考导游证的无业游民),都比较年轻,连带科的老师都很年轻。教我们的老师是一个30左右的,刚结婚没多久的一级日语导游,听别的老师说他的妻子是苗族人,很美丽。

就是关于他的。

他有一次带团,是港澳团,在三亚下榻的酒店是南中国大酒店。按照惯例,司陪(司机和导游)是不和游客一起吃饭的,而且住的房间也是司陪房,就是比游客的级别还要低的。

但那天,司陪房间已经满了,酒店就安排了一间靠近里面的房间给他们。

司机是三亚人,晚上就没有在酒店里休息,在陪游客逛了夜市以后,就回家陪老婆小孩了。

老师进去房间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房间很干净,比其它的房间都干净,好象从来都没有人住似的,老师很开心。

半夜,老师被冷气冻醒了以后,发现他是睡在地毯上的。他觉得很好笑,摇摇头又回到床上继承睡觉,但是,模模糊糊中,他觉得有人将他从床上推了下来,他睁开了眼睛,果然,他又躺在地毯上了。老师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了,骂了一句:“搞什么,名堂?我要睡觉,别搞了!!”于是再次回到床上睡觉。刚一闭上眼睛,就感觉有人摇他的肩膀,说:你睡了我的床,我睡在哪里?老师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说:你的床?还给你!

老师到另外一张床去睡觉(真奇怪,怎么老师当时并不害怕?),但是,那个也没有让他好好睡觉,继承和老师说话:“你送我回家吧?”

老师于是真的起床在黑暗里和那个对话,那个说他是从香港来旅游的,晚上去游泳溺水死的,由于是香港人,当时酒店和旅行社并没有立即处理他的肉身,就停在了老师所睡的房间里,等他的家人从香港来接他回去的。但是,他上不了飞机,没有办法一起回到香港,所以就留在了三亚。

老师说,我要怎么帮你?我又不懂得这些事情的。

那个一直在嘤嘤的哭,说只有老师才能帮他回家的。

老师说,好吧,好吧,我帮你,你总要让我睡觉吧?

老师回到海口以后,由于团队多,就将这件事情忘记了。

长篇恐怖鬼故事大全第六篇:一个怨鬼

等我醒来的时候,好一会我才适应了眼前的黑暗。眼前飘飘悠悠的一些白色的影子。

我这是在哪啊?我努力去搜索记忆,我是一个大学生。叫云儿,今年22岁,我有爱我的爸妈,和一个爱我的男人。想起他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男人叫周坤,为了要放弃10年家庭的人,都说男人不可靠,但是他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答案。

身上有了点力气,我摇摇摆晃的站起来,旁边有人和我说话:“醒了。”声音冰冷,是一女声。我寻声望去,但是却只见到一个白色影子。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个东西和我说话,我壮起胆子问:“你是谁?是人是鬼?”我感觉那个东西笑了一下:“我是鬼,也许你不知道,你也是鬼。”我哈哈大笑:“开什么玩笑,我是人。”我想走近她,看清晰。却发现自己是飘着,我低头看不到自己的脚,是太黑的缘故吧,我俯下身子,还是没有,她冷笑道:“别费力气了,鬼是没有脚的。”

我没有理她,我不信,怎么会这样?我用手去摸索,空空如也,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明明是和周坤约好去看婚纱的,但是他有事,他说:“宝贝,你自己去看吧,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他把车钥匙递给我,还对我温柔的一吻。然后我就什么也记不清了。

旁边的她又说:“其实你的阳寿还没有道,但是你爱的那个男人给你把车子做了手脚,因为你是非正常死亡,所以阎王爷现在不收你,你只能做孤魂野鬼,等你的阳寿尽了,你才能进入轮回。”

“什么?你说周坤关键死我?不可能,他那么爱我。”

“不是要,他现在已经害死了你。看清男人那张嘴脸吧,我也是一个女人,我也是因爱而死,我以为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我们选择了殉情,没有想到,他临阵脱逃,所以从悬崖上跳下来只有我自己。”她见我还是不信,眼前一点,我看到了我爱的男人,但是我却碰不到他,他在打电话,是给我吧,一定是给我,他找不到我了,多着急啊。旁边的东西又是一点,我闻声了认识的声音:“老婆,今天不忙,我回家吃饭。”是他吗?他不是说他们关系不好吗?接着他又打了个电话说:“怎么样了?死了?死了也好,这个女人怀孕了,我本来只想给她把孩子打掉,车子呢?报废了?不要紧,车是全保,你现在找找警察,让他们弄成自然死亡......”镜头再转,警察从河里拖出,车上的安全带绑着一个女人,全身水肿,从衣服上看是我,因为喜庆我特地穿了一身红衣服。

“我不信,我不信。”我大喊,我的头发竟然急速长长,飞舞起来,我的指甲也瞬间变长,我体内有无穷的力量。身边的她后退两步,惊恐的说:“你穿红衣而死,又是被人所害,体内还有孩子,怨气太重,你已经是怨灵。你已经拥有法力,可以随意变化,但是你必须饮人血,否则,你将魂飞魄散。”我摇头:“我不,我不。”“你好自为之吧,你十天必须饮人血。”说完,她飘然而去。

我不相信我是鬼,绝对不是,但是我见到人的确有一种饥渴的感觉,我告诫自己,我不能,我不是鬼,时间已经过去了九天,我已经没有了气力,也许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只想见见我爱的那个男人。

这个黄昏,我来到他的办公室,我的身份是应聘的女孩,年轻美丽,长发飘飘。(给女朋友讲的睡前爱情故事长篇甜甜的)

我见了他,依然的暖和,依然的稳重,这个男人还是让我那样的痴迷。我克制不住的激动。而他眼中也有同样的欣喜,可是我知道,他的欣喜不是因为云儿,而我的痴迷还是因为周坤。

他说要和我谈工作,所以我坐上了他的车,车上放着认识的老歌,那是我们共同的兴趣,我快离开你了,我的男人,我越发的忧郁,他说:“你身上有种忧郁的气质,让我好想保护你。”我战栗,好挖苦的话语,和当时对云儿说的一样,接下来的话更是丝毫不差。接着,他摸上我的手说:“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让我给你暖暖吧。(肯德基疯狂星期四小说文案)”

我的手这么能够不凉?我已经是鬼了,我已经没有温度了。周坤,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