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6篇

2022-09-20
本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惊悚,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大家能够喜欢...

本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惊悚,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大家能够喜欢!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第一篇:千万别上它的当

诈骗父母

上午下课后,田吉、孙海润和万三个人连午饭都没有吃,就开始谋划怎么欺骗田吉的父母。张力提着饭盒回到寝室的时候,三个人正击掌庆贺。三人经过反复讨论,最终决定由孙海润给田吉的父母打电话,就说田吉被他绑架了,只要他们拿出一万元钱便会放人。万负责在孙海润打电话时吓唬田吉以及收钱的工作。

一切安排妥当后,三人决定出去吃一顿大餐。(讲给女朋友的睡前甜甜短故事)三人之所以要骗田吉的父母一万元钱,是因为田吉打算花大约八千元买iphone5,剩下的钱用来吃喝玩乐。

孙海润想到下午就可以当一次诈骗团伙的老大,兴奋地搂着田吉的肩膀说:“走,咱们去吃一顿好的,饭钱由我来出,不从那两千元里面扣除。”

田吉扭头看看坐在床上的张力,希望张力一起去。张力直接把头转向一边,不予理睬。

“走,别理他。”万伸手拉起田吉往外走。(甜甜的小短文)

三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张力喊住田吉:“你觉得这么做合适吗?”

“反正他们只在乎我的生命安全,根本不会在意钱的。”田吉说完就走了。

这件事还得从iphone5说起,寝室里的四个人除了田吉以外,其他三人都买了iphone5。孙海润问田吉到底有没有钱买,田吉最后说出这个诈骗的计划。当时万还开玩笑地说:“听说过为了买手机卖肾卖血的,还是第一次听说诈骗自己父母的。(kfc疯狂星期四在哪里看)”

只是张力选择了退出这个计划,他始终觉得不能欺骗父母。

下午打电话的时候,张力已经去上课了,田吉三人翘课呆在了寝室里。

孙海润把刚从外面用假身份证买来的手机卡插进手机里,然后拨通了田吉父母的电话号码。孙海润握着手机,紧张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田吉和万。万伸手在胸前缓缓地放下,示意孙海润放松。

电话很快就通了,不等对方说话,孙海润就压着嗓子声音深沉地说道:“现在田吉在我们手里,只要你预备一万元钱,我们就放了他,不然就等着收尸吧。”

对方听到田吉的名字,立即慌张地说:“求求你,千万别伤害我的儿子。”

孙海润听出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应该是田吉的妈妈。不过这声音听着感觉怪怪的,似乎从深井里传来的回音。

“想要儿子,就快点儿预备钱,别哭哭啼啼的。”孙海润凶狠地说道。

“好,我同意交钱,你千万不要伤害我儿子,但是我怎么把钱给你呢?”

孙海润没想到田吉的妈妈这么快就允许给钱了,这下他也不紧张了,又故意压着嗓子说:“你把钱放到学校对面邮局旁边的死胡同里,我会打电话通知你详细时间的。”

说完孙海润就挂了电话,恰好看到对面盯着他的田吉和万。他开心地笑着说:“田吉,我没想到你妈妈这么好说话,对不起啊万,没让你出场就结束了。”

田吉耸耸肩:“我就知道,他们不会问我处境好不好,只要知道我还活着就行。”

万见田吉心情不好便说:“田吉你别这么说,你妈妈既然允许给钱,那就说明她是关心你的,不然怎么会这么紧张呢?”

田吉站起来说:“你不懂。”

孙海润又问他:“你妈妈长什么样?”

田吉不假思考地说:“鬼样!”然后就出去了。

孙海润看着田吉的背影对万说:“他妈要是鬼,那我就是阎王爷了。没想到田吉的妈妈这么好骗,不然我们……”孙海润一边对万说,一边眨着眼睛。

“你是说再打一次电话?”

孙海润点点头,万立即反对道:“不能这样,假如被田吉知道了,我们就真的属于犯法了。”

孙海润这才不甘心地说:“好吧,等下我发短信给田吉的妈妈,让她把钱送过来。你去找个地方藏好,千万不要被人发现。”

“嗯,你别忘了告诉他妈,千万别让她报警,不然到时候我们都完蛋了。”万说完就往外走去,留下孙海润一人在屋里发短信。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第二篇:幽灵日记

“姐,你应该来看看这个……”

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一片枯黄的树叶被吹落在小巷深处的一具尸体上。尸体旁身穿着制服的女警察小心翼翼的从上拿掉了它。她挎着相机,正在给尸体拍照取证。

这是一具三十多岁的男性尸体,初步认为是自杀,他割断了自己的颈动脉,自杀的刀就仍在墙角。他用自己的血在小巷墙壁上涂满了奇怪的花形。尸体躺在墙边的地面,眼睛盯着那些怪异的图形,像是在期盼着什么。

她对准尸体脖子上血肉外翻的刀口,拍了一张特写,闪光灯闪烁的同时,身后一个中年女人钻过警戒线进入了现场,她胸前挂着警员证件,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双眼灰蒙蒙的如涂了一层漆。

进来后,她就一直吃惊地盯着墙上死者涂的花纹。

周围办案人员的目光都被她吸引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鸦雀无声地看着她。为尸体拍照的女警察觉到了周围人的异样,她转过身,见了女人后她稍稍吃了一惊,接着,她连忙把她拉到一边静静地说:“古姐,你怎么进来了。”女人跟本没有在听,灵魂出窍般盯着那些花纹。女警皱起眉,又把她拽到了更远的地方。

“我的大姐,你这不是给我惹麻烦吗。你现在被停职不能参与调查的,我叫你来是想让你偷偷看一眼,你怎么就进来了。”

“对不起小李。我……我无法控制,你也看见了,那些花纹和小雨出事时的一样。”说着,她的眼睛涌出泪水,脸上却没有任何情绪像是一个脸颊沾满泪水的雕像。

小李见了心中一酸,她说:“古姐,小雨的事大家也都放在心上,我会帮你的,你放心。”

“我就知道,小雨不会自杀……”女人凄凉地望向尸体的方向。

“古姐,尸体的住处我们查到了,我想你和他们去看看。但是,一定要冷静,不要再失控了。——还有,不要动任何东西,需要什么线索我会尽量提供应你。”

“知道了……谢谢你小李。”

五年前,古清的丈夫因为车祸意外身亡,接着,她们十五岁的女儿也惨死在自己房间。经过调查定性为自杀。死亡方式和小巷里的尸体如出一辙,而且,墙上也涂满了那种花纹。五年来她接近疯狂的调查,始终一无所获,这次,这个一模一样的死者,也许可以解除缠绕她多年的梦魇。

她远远的把刑警队员甩在后面,自己一个人先来到了死者在市郊的房子。门上了锁,她按了按门铃没人开,也许死者是独自居住。钥匙在队员手里,她不会等他们来,那样调查时会有诸多麻烦,她也等不了。(情侣之间甜甜的睡前故事100字)她后退两步一冲撞开了门,缓缓走了进去。

房子内部装修简朴,但整齐干净,地面铺着老式的方格地板,踩上去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房子的陈设没有什么特殊,只是都用了黑色,会让人觉得有一种压抑感。他的书房引起了古清的注重,里面凌乱不堪与外面形成鲜明的对比,好像是他死前匆匆离开,没有整理。

古清踏入这个房间,流泪就马上无声无息地流出,脸也因极度痛苦而抽搐起来。这个房间几乎和当年自己女儿的情况一模一样,地上摆着一个黄铜雕成的杯子,杯底还存着已经发黑的血,一面长方形的大铜镜立在墙边,上面正映着自己扭曲的影子。

这是某种仪式。多年来,她一直藏着女儿死时留下的这两样东西,她在报警前把它们搬离了房间,她怕别人认为女儿是个精神病或是个神棍,她不信女儿有病,也没发现过她在研究什么巫术,一切肯定另有原因。

现在,终于有机会接近真相了。

这房间里还有很多书和奇怪的金属器皿,书柜上放着整整洁齐的一摞笔记,上面都写着——“驱魔日记”。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第三篇: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最近几天工作都分外忙碌,天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才能回家。

今晚又是夜深人静时回来,小区里人迹寥寥,路灯稀少,老小区内大多住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老人大都早睡,这会儿亮灯的也没几家了,昏昏然一路驰行,转眼就到了楼下的公共车库。

车库里面是没有灯的,全靠车库外正对的那个路灯照亮一小片地方,我正要把车推进车库,无意间瞥见车库外右侧墙边站着一个女子。

她个子不高,扎一马尾,只看见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真切,她身穿灰白色的外套,双手搭着墙,踮着脚,面对车库向里张望,不及细想她在看什么。楼上母亲看准时间知道是我回家,就打开窗户叫了我一声,我抬头微笑,佯装气愤的说:“妈,让你不用等我的,你又等!”

母亲没说什么就离开了,大概是给我开门去了,我推车进车库,车库一面是两扇铁门,常年不关,正对内侧墙壁是和隔壁栋的车库隔开的一面墙,旁边两面墙壁上面都有三排镂空的菱形通风口,方才那女子就是手搭在一个通风口处往里面看,我锁好车看了一眼。并没有人。难道她看的是隔壁的车库吗?迷惑着走出车库,墙边的女人竟悄然无踪。

这车库后是拦死的胡同,要离开必定先要绕出来,四处寻望未见半个人影。难道是偷车贼?这个老小区的公共车库门都没有锁,逢年过节总有小偷盗取电瓶,我之前那辆山地车装两把锁都被连车端走了,确实太猖獗。假如那个女的是想偷车,估计是被我妈那声喊给吓跑了,这速度也真快啊!

匆匆上楼,我妈果然又在门口等我。还怕我饿给我预备了夜宵。

我叹了口气:“妈,楼下公共车库不安全,刚才那个女人可能是个贼。”

“女人?什么女人?”母亲迷惑的问。

“你没看见吗?刚才我在停车的时候,墙边站着一个女人啊。”我来到母亲刚才喊我的窗户边指给她看。

母亲摇摇头:“瞎说,哪有人,刚才我在你没到时候就已经在窗口等你了。没见那有人。”

母亲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你呀,又想恐吓我?去把汤圆吃了,早点睡吧!”说完就回房间去睡了。

天地良心啊,我真的没眼花!我在窗口看着下面那女人站过的地方,路灯映着惨白的墙面。

我站在窗口久久难以平静,那个灰白色的身影,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么闷热的夏季,即便晚上也没那么冷,她穿着的是长袖外套。

当我车骑过发出动静一般人都会惯性的看一眼的,可她却动都没动,依然面对墙壁,她毕竟在看什么呢……

她当时是真的踮着脚的吗?还是脚根本没落地?好奇害死猫啊,我后悔啊,莫名其妙四处乱看什么……

若不是自己无聊的一瞥,现在也不会后怕了……

到底是谁啊,装神弄鬼,半夜吓人,太缺心眼了……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第四篇:恐怖黑玫瑰

玲玲是一个单身女,独自住在一间公寓里,也没有父母陪在身边。平时除了上班,也没别的事了。

这天,玲玲和往常一样去上班。路过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位老太太端着一盆玫瑰花。由于玲玲走的太匆忙,来不及躲闪,一下子撞到老太太身上。老太太也一个踉跄,手中的花也掉到了地上。玲玲赶忙跑过去扶住老太太,问候道:“老奶奶,您没事吧。”老太太面带微笑,对玲玲说:“没事。”玲玲这才放心。玲玲的目光又转向地上的花,这是一盆黑玫瑰,那黑色不是红黑,而是深黑。玲玲不由发出惊叹:“好奇异的花啊,老奶奶您这花哪里买的?”老太太微笑着说:“姑娘你喜欢啊(儿童睡前故事短篇文字),那这花就送给你回去养吧。”玲玲一听,兴奋的不得了,拉着老太太的手赶过了忙说谢谢,便拿着花离开了。殊不知,在玲玲转身离去的时候,老太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不易察觉的笑。

过了好几天,那黑玫瑰在玲玲的细心照顾下越长越好。玲玲看着黑玫瑰的成长,心中说不出的兴奋。她心想一定要当面谢谢老太太送给她这么美丽的一盆花。可是当她走到楼下的时候,却发现老太太住的地方没有一个人。她找遍了整栋楼,都没发现老太太的身影。(适合讲给女朋友的睡前故事)玲玲心中很是不解,她问了住在老太太楼下的邻居,楼上可曾有人住?邻居回答说以前有一个老太太住在那。玲玲又问那老太太去哪了?邻居的回答让玲玲吓出一身汗,那老太太两年前出车祸死了。玲玲这时才明白,原来那老太太是个鬼魂!那老太太会不会再来找自己啊?!玲玲已不敢往下想。

当天

晚上,玲玲见到了她见到的最恐怖的一幕。那老太太浑身是血,眼珠子被人挖去了,只剩两个黑洞洞的眼眶。她来到玲玲的房门前,伸出充满血的双手抓向玲玲。玲玲想跑,可她的身体像被绑住了,怎么也动不了。眼看着老太太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玲玲陷入绝望。她回过头去无意中看到了黑玫瑰。那玫瑰是那么地黑,黑的仿佛要吞噬一切!

第二天,人们发现玲玲死在自己家中,死因是惊吓过度。而那黑玫瑰,依然在窗口摇曳着它那黑色的鬼魅的身姿。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第五篇:阴谋

于景祥终于下定了决心,杀妻。

按理说于景祥挺幸福的,妻子苗莉非常贤惠,和他一起白手起家,现在他已经有了上百万的资产,6岁的儿子于海飞更是智慧可爱,谁见了都说他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可自打熟悉了崔奇丽,他便像陷入了泥潭一样不能自拔。在崔奇丽的一再催促甚至以死相逼下,他只好和苗莉摊牌,提出离婚,可苗莉竟然死活都不同意,被逼无奈的他只好做出这个最后的决定:静静除掉这个黄脸婆。

老天也真创造机会,儿子忽然提出要到乡下奶奶家玩儿,苗莉把儿子送过去之后,一个人回到家。于景祥看了看苗莉:“正好孩子不在家,谈谈咱们的事儿吧。”

苗莉瞟了于景祥一眼:“有什么好谈的,你不就是想和把那个狐狸精扶正吗,告诉你,我就是死也不离!”说着,打开了电脑。

“既然你自己想死,就别怪我心狠了!”于景祥暗暗咬着牙,拎出事先预备好的锤子,一步步摸进卧室,朝着正在低头玩游戏的苗莉的后脑海,猛地抡起了铁锤。

“你……”苗莉一句话没说出来,便泥一样瘫在了地上。于景祥发疯一样抡着铁锤,一下接一下地向着妻子砸去,直到精疲力竭,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这才爬起来,收拾干净房间里的血迹,把妻子的尸体装好,静静下楼,开车拉到荒郊野外,深深地埋了起来。然后像一具躯壳一样返回家,操起了电话:“奇丽吗?告诉你,事情我全处理明白了,她再也阻止不了咱们的爱情了。”

崔奇丽惊喜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老公,你真好,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向你表示感谢。”

“怎么,你怀孕了?”于景祥一愣。

“要不是怀了孕,我能非要和你结婚吗。(儿童睡前故事大全)我知道你不想和那个黄脸婆离婚,可我也不希望咱们的孩子出生就不敢说父亲是谁,为了孩子我才不顾坏了淑女形象,我也才明白为了孩子,一个母亲是什么事儿都能做出来的。其实假如没有这孩子,我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让你难做。”崔奇丽的声音已经有些呜咽。

“好了,不要哭了,我以后会像心肝一样对待你们母子的。”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于景祥只好放下电话,定了定神,拉开了防盗门,门外站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他不由一愣:“你怎么回来了?”

“奶奶的家里啥玩儿的也没有,我想家了,就回来了。”于海飞说着进了屋。

“这么晚了,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二叔家的春旺哥正好回大学,他把我送到楼下,同学给他打电话,他就走了,我一个人上来的。”于海飞说着打开电脑,玩儿起了游戏。

于景祥见儿子没什么反应,便拖着沉重的身躯走进卧室,泥一样瘫在了床上。

接连三天,于景祥没有上班也没下楼,就呆呆地坐在楼里,心里空空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期间崔奇丽来了几趟,陪着他和孩子玩儿,可他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在崔奇丽的生拉硬拽下,好不轻易下楼吃了几回饭,也依然是无精打采,浑身酸痛,仿佛背负了千斤巨石。而于海飞也同样没有什么精神,除了吃饭,他就是没白带黑的玩儿游戏,仿佛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转眼到了第四天,于景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拉过了于海飞:“儿子,你怎么不问问你妈去了哪儿呀?”

于海飞扫了他一眼:“妈没去哪儿呀,她一直在家,你不一直背着她吗!”

于景祥浑身毛发“刷”地竖了起来:“你说什么?你妈……在哪儿?”

“她就在你后背上呀,你看她现在还朝我笑呢!”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学校宿舍第六篇:也许是真的

我高中学校所在的地方,是在我们县的西郊。

相传,那里曾经是有名的无人区。而学校大门口所在的街道,则被称为无人街。

其实,无人街在很久以前也是有人的,虽然很少,也很久了。

那时候,那里是教区,天主教的教堂是那里权威的存在。(情侣很甜很甜的睡前故事)一直到抗日战役时期,日军扫荡过教堂,当时的教士逃的逃死的死,无人街便是无人街了。

日军投降之后,当地政府将那一片地归还给教堂。而我们的学校则是占用的教堂的地方。而故事的发生地—男寝,占用的则是日军撤走后留下的乱坟岗。

那是一个春末夏初的夜晚,气温并不算低,也没有刮风,可总是觉得耳朵旁边有“呜呜——”的声音。

半夜两点,大多数人都在熟睡。忽然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很多人都醒了,披上衣服顺着声音找了过去。发现在厕所前边,一个学校里很有名的混混(应该每所学校都有这种货色)在那傻站着。脸色煞白,而裤子—已然湿了。当时,所有人都呆了,那人是有名的傻大胆,甚至往自己衣服里藏过蛇,是什么能把他吓成那样?

第二天,学校派人过去询问。从那人吭吭巴巴的回答中才知道:那晚,大概两点左右的时候,他突感内急,便起床去上厕所。就在他经过走道的时候,忽然看到一道白影闪过,他当时也许是害怕吧,使劲揉了揉眼睛,边念叨“眼花了”边往厕所走去,而就快走到厕所的时候,觉得后颈一凉,猛一转身,就看到一道白影像是放慢镜头一样从他眼前飘过,直到墙根,消失不见。这个时候他才敢叫出来。

学校领导走后,他的一哥们——体育班的副班长——一个一米八三的壮汉笑他说:你也太逊了,鬼也能把你吓得尿裤子,哈哈哈哈

谁知,当天晚上,壮汉偷跑出去上网,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才回学校。从寝室拿出洗脸盆去水池洗漱的时候,发现旁边有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在那洗着什么,有很多又黑又长的毛,像是头发。仔细一看,只见一张青白色的脸正在那“人”的手里,上面两个血红色的弧度像是在对壮汉露出怪异的微笑。于是,又是一声惨……听见而来的老师只看到瘫坐在地的壮汉

第二天,体育班的班主任把被卷搬到了壮汉的床上,跟他的学生睡在了一起,这个老师护犊子的行为并没引起任何反感。

三天转眼而逝,学校也没任何事情发生。正巧体育班主任家里也有事就回家了。

当晚,一个起夜体育生看到一道白影躺在壮汉的床上,无声无息……

又是一声惨叫……

这世界上很多你不信的事,也许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