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6篇

2022-09-19
本文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能够帮助到大家! 鬼故事大...

本文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能够帮助到大家!

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第一篇:牛奶促销妹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晨,为了甩掉身上的赘肉,小小起了个大早,去晨跑了。

跑了两圈后,口渴难耐,于是小小就开始搜寻小卖部。(此时的她正处在小巷子中,别看这里偏僻但很清静,只是卖东西的地方很少)忽然小小的眼前一亮,发现在不远处正有一家,她诧异那里什么时候开了一家店,由于太渴了,也没有太在意。

走近细看,哇!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也搞牛奶促销活动!促销桌旁站着一个全身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孩,小小心想:我是喜欢红色,可是这红…怎么那么像鲜血般的红!

那个女孩没有抬头,可是她却知道小小来了,她的头一直低着,她向小小介绍这款牛奶,她的声音比小小想象的要低沉得多。(甜甜的短篇小文章)爱美经不住诱导的小小被她的说词打动了,所以小小买了一箱,也因为它的价格比市场便宜24元!等小小走的时候,小小从余光看到了她诡异的笑,不仅让小小浑身一颤…

回到家小小立刻就喝了一盒,按上面介绍的,真的有促进消化的作用吗?说时迟,那时快,肚子立刻就有了感觉。刚开始去了厕所两次,觉得效果不错,可后来再怎么也控制不住了,到了最后,排出的竟是鲜血!同那个红衣女孩的颜色一样红!血流个不止,由于失血过多,家里又没人,小小得到及时的救治,无效死亡了。而此时正好是24点!

又是一个星期六的早晨,一个女孩晨跑渴了,也看到了这个牛奶促销摊,只不过,这时又多了一位全身穿红衣的女孩…

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第二篇:全白了

开学第一天听学校上几届的已毕业的学长们说这个学校是个鬼窝,还都十分庆幸的说自己终于逃脱了。由于这样便惹的人心惶惶。刚刚到这个班里,想起要受三年的惊吓,心里有点难受。刚刚熟悉的同学娟子很不以为然,她常对我说:“你们这些迷信的人呀!”

开学第二天,学校要搞欢迎新生的典礼。高一每个班都要派两个同学到现场去看节目。本来是好事,可是听高三的几个学姐说:“谁也别去哦,因为呀,那个礼堂有点怪怪的。反正,看节目的时候只要灯一灭就会有奇怪的事发生。”同学们听了很害怕,没有一个人愿意去。老师很体谅我们,就对我们说:“那个……算了,既然没有人愿意去,我就跟学校申请一下吧,反正每年都是这样。”这时候娟子站起来说:“老师,我和阿珍想去。”老天!竟然把我也拉上了。老师愣了一下说:“那个有点危险的。”娟子笑着说:“老师,没事的。”我心里从那时起就有点不祥的预感了。

开学第三天,我和娟子便在同学们同情的目光下去现场看那个鬼节目去了。呵呵,我的腿一直在发抖呢。前两个节目是演讲。第三个节目是歌舞,要关上灯。我的手在这时紧紧握住了娟子的手,娟子则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手。灯“啪”的关上了。刚开始还可以,后来我觉得有人拍我的头,我回头看了看后排的同学,发现那同学也在回头看他后排的同学。霎时,我发现,除了娟子全场所有的人都在向后看。老天!我的心开始发抖了。幸好,第四个一直到倒数第二个节目都不必关灯。到了最后一个,唱歌的节目了,这个节目要关灯。这时现场的同学纷纷对现场的老师说什么肚子疼,不惬意,还有事,都逃走了。我本来也要走的,但是被娟子拦下了。最后一个节目倒是没有什么怪事,只是觉得有个声音一直在我身边说:“全白了~~~全白了~~~”娟子说她也闻声了,她固执的说那是幻觉。

我害怕极了,不想再听娟子的了。我义无反顾的不顾老师和家长的反对在开学第四天转到另一个中学去了。第五天,那个“鬼中学”的一个同学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娟子死了,让我去参加她的葬礼。

到了医院,只见娟子的爸爸妈妈哭着叫着:“娟子你别走。”同学们眼里也都噙着泪花。我看着被白布从头蒙到了脚的,像个白人是的娟子,似乎明白了那句全白了的意思了……!

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第三篇:新年Party

“哎哎哎,小张!今年老板可真大方啊!竟然把一个商业休闲会馆包下来专门为我们业务部办一个新年Party。”刘敏难以置信的说

刘敏这人最大的兴趣就是讲公司里的八卦新闻,剩下的就是负责整理报表给财务什么的主要还是讲八卦….

张林笑着说:“必须的!这得归功于崔哥,要不是崔哥给老板拉来一个三千万的大单子,老板哪能….”说到这里张林似乎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便没再继承说下去。

张林则是个神秘人物,业绩几乎没有,领导也不找他谈话,只是偶然“请他谈谈心”,相传是高层派下来的一双眼睛,至于谁传出来的嘛,八成是从刘敏那里出来的。

旁边的崔洋尴尬的笑了笑说:“话不能这么说啊,这一年又不是光靠我一个人努力,都是大家的功劳啊..”说完便看了看安晓波。

崔洋则是整个公司的都知道的一个人物,详细的后面讲,为人的特点就是唯利是图。

然后刘敏紧张的看着安晓波说道:“小安,你怎么不说话啊?忙啥呢?一起聊会儿啊”

安晓波没有回话,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依旧忙着手头上的事情。

张林打破僵局说:“晓波那边正忙我们就别打搅他了,咱聊咱的。(睡前故事长篇爱情故事5000字)”

刘敏小声的说:“我觉得他是不是把脑袋撞坏了?”

崔洋怕安晓波闻声便把食指放在嘴边小声说:“小点声,想死啊!。”

原来,安晓波曾经是一个涉世未深,非常阳光爱聊天的小伙子,他才来公司不到一年,直到上个月他去外地跑业务,经过一段山路,离奇的发生了一场车祸,搜救人员找到汽车残骸后但是并没有发现安晓波。

神奇的是就在三天后自己安然无恙的回到家并回公司继承上班,他的回来却引起大家的恐惊,回来后的安晓波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爱聊天、不爱笑就跟死人一样,起色苍白,身体冰凉,甚至走路都变得没有了声音…。

今天正好是他回来正常上班的第二天…..

这时部门经理出来了,是个四十岁的女人,她叫王兰,可是这个公司的焦点,因为天天都在传她和崔洋的“地下情”。

她看见刘敏正跟崔洋聊着什么便训斥道:“明天开Party今天就不用工作了吗?崔洋来我办公室一下!”说完便回办公室了。

崔洋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朝她办公室走去,崔洋刚一进去刘敏马上凑到张林旁说:“你看,又亲热去了,一天亲热八次都不腻啊..”边说边一脸坏笑。

张林不耐烦的看着她说:“每天就这点事,你管好你自己吧。”说完便继承忙着手头的工作。

刘敏切了一声说:“假正经!”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崔洋进到办公室后很纯熟的坐到了王兰的对面,然后笑嘻嘻的看着王兰说:“咋了?吃醋了?”

在这里不得不说王兰虽然已经四十岁但是因为长期常常美容保养,所以依旧风韵犹存,假如不说的话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

王兰站起来慢慢的走到崔洋身边,一把抓住崔洋的领带俯下身说:“以后少让我看见你跟她有说有笑的。”

看得出王兰的心里还是有崔洋的,可能是知道自己和他年龄的差距,担心崔洋让别的年前的女人勾搭走。

然后崔洋站起身一把抱住了王兰说:“好好好,你放心,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你吃醋了。”说着便把手举起来。

其实这样的誓言崔洋也已经没少发了,其实崔洋对她也就那么回事,他只是希望自己在公司比别人多挣点、待遇好点、就算请了假也按全勤算仅此而已。

然后王兰往座位上走不禁的叹了口气说:“唉!这次的聚会我可能不能陪你了,老板派我去香港有点事,这次我不在你管好你自己啊。”

其实崔洋等的就是这句话,因为她不去他就可以无拘无束的玩了。(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故事甜甜的爱情故事)

然后王兰低声说:“那小子没提那件事吧?假如提了想办法堵住他的嘴,要不然我跟你都得玩完,因为咱俩的事儿老板没少找我谈话。”

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第四篇:借纸的男人

我是住农村的,学校当然不能像大城市那样好,电闸突然跳了也是常有的事,有时候我们还要在下雨天抹黑上课。

我记得有一天,没有雨,也没有太阳,天空很阴沉,狂风吹走了不少人晾晒的衣服。我快步走到教室,把书往抽屉里一塞,拉着同桌去厕所(我和她是同一个性别)。

厕所很臭,但学校又只有一个厕所,同桌陪我到门口就说什么也不肯进去了,没办法,我只能自己去(顺便说一下,我们学校的厕所是没有隔间的,就是一块水泥板横在两个粪池之间)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却没有一个是干净的,实在忍不住了,选了最后一个。刚上完,隔壁的粪池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同学,借我点纸。(睡前甜甜故事给女友的)”

当时也没想女生厕所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就把只给他了,接过纸的那只手上有一个斑。

我出来时刚好同班的同学进去了。当我回到班级想起女生厕所怎么会有男人时,心里一阵纳闷,就拉住那个比我晚一点上厕所的同学问她,“你起先上厕所的时候有没有在厕所看到一个男人,就在倒数第二个隔间里?”

那女生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怀疑我脑子出问题了吧,女生厕所怎么会有男的。)

“没有啊,我起先就在倒数第二个上的。”我心里一阵发毛,“那你有没有看见有人走出来?”

“没有,你走出去后,我等了一会在上的,没有看见任何人走出去。”冷汗不停的冒,既然她没有看见有人,那找我借纸的是什么?那女生见我在流冷汗,问我怎么了,我把事情告诉她,她大喊,妈妈呀,遇鬼了,就拿上书包冲出教室,后来她大病一场,也没有看过她来学校,别人说她是听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走的。(哄睡爱情故事)

晚上的时候问妈妈知不知道学校厕所的事,妈妈听了,叫我不要去哪上厕所,说以前倒数第二个粪池里死过人(以前的厕所只有两个位,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两个小间。)说是他老婆给他戴绿帽子,怕被他发现,他老婆就在他饭里放了泻药,他老婆的情夫就在他上厕所的时候用水果刀捅了他几刀,那时候妈妈还去看了,血到处都是,怪渗人的。

我听的一阵发毛,在没去过那上厕所,学校天天还是有不少人转学。(睡前简短小故事给女友的超级甜)学校的电闸不好,有次我们上课,电灯全停了,外面又很黑,没办法,只能摸黑上课,晚上的话,我们学校是没有晚自习什么的,一到晚上,就会把电停了。

我们班几个淘气的男生半夜去玩,经过学校的时候,发现我们班电灯在闪,好奇的攀墙去了教室,教室里竟有一个老伯在按电灯开关,嘴里说:“这东西真稀罕,那时候哪有这个啊,就是火柴油灯。”

那些男生吓坏了,跑到电闸在的地方,打开电闸,想把全校的灯开起来,怕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哄媳妇睡觉的小故事甜)还是一片漆黑,没办法,那些男生只好攀墙回家,第二天和我们说的时候,怕我们不相信,特地去问校长,学校的电闸有没有问题,答案当然是没有了。当时全班同学在风中那叫一个凌乱。(对了,我们学校是由乱葬岗改造的)

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第五篇:水疱子

在我们的村子里,有一个小小的小河,我们常常在那里玩水。大人们怕我们淹着,还特意去试了试,那水不过一米多深,淹不死人,这才放心让我们玩。

六六是我们村里的一个孩子,水性很好,平时人也特殊诚实,成天粘着他娘。他家就两个孩子,都是男孩,还有一个是他的弟弟。

说来也怪,有一天六六像是着了魔是的。放学一回到家,就傻笑的笑呵呵个不停。他弟弟和他说话倒也不理,一直在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嘿嘿嘿,找到了...找到了...”他拿出了去年冬天过年穿的旧衣服,一直笑个不停。“哥,哥,你咋了?”弟弟很奇怪,对着六六喊道。六六还是在傻笑,没理他,弟弟很奇怪,看着窗外的大太阳,挠了挠头,现在可还是夏天啊。

傍晚,六六收拾好东西就跨出了家门,穿上去年过年的大棉袄,乐呵呵的对外面的母亲说到“娘,俺走了啊。”“哎呦,这么晚了你还去哪啊。记得早点回啊,你这死孩子。”她丝毫没有注重到六六的异常。

直到第二天,六六还没回家来。他娘急的发动了村里所有人去找他。他娘一边找一边喊六六的名字,一边急切的找。在村里的小河边发现了一只六六去年冬天穿的棉鞋,又联想到他昨天的异常。连忙叫人去河边打捞,过了一天一夜才把尸体捞了上来。尸体被河水浸泡的已经不成样子,一点也不像只被浸泡了一天的样子。同时被打捞上来的还有另一句尸体。看样子被浸泡了好几年的样子,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样子了,还有几块都可以见到骨头了,那白骨森森的惨样,不免让人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但他的嘴角去浮现出了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微笑。

事后,他母亲问他的弟弟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睡前小故事给女朋友的甜甜的长篇)他弟弟只是说回家的时候,因为天气热的缘故,他和哥哥一起去那河里游泳,上岸时哥哥好像被什么扯住了,曾经沉下去一段时间。但不一会儿就上来了,笑着说没事,刚刚是他开玩笑的。之后就......

村里的老人们都说,六六是被水鬼拉了做替身去了,可怜了六六这孩子啊。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去河边游泳了,即使是晚上经过那里是人们都会闻声有小孩的哀鸣声......

鬼故事大全恐怖鬼故事长篇第六篇:你的布娃娃掉了

你的布娃娃掉了

夏美是个公司职员,由于刚入公司所以总要加班到很晚。

这让她也很烦心,但却不能表现出来。

这天和寻常一样又是晚上十一点多回到公寓,和以往一样做电梯,门口却没有一个人。

给人一种压迫感,这让她忍不住乱想,摇摇头对自己说别再胡思乱想了,看了看手机,给自己的朋友发了条信息在看向电梯一直没上升,原来没按电梯,走过去按楼层,却看到电梯中间有一个小女孩,长的白白净净,穿着一身红色的短裙,红色娃娃鞋,手里拿着一个布娃娃,可布娃娃的样子却很诡异,是个小女孩一样的装扮,笑得很诡异。

夏美也还是友好的和小女孩打招呼:“小朋友,这么晚了是要坐电梯吗,坐到几层,我帮你按,小女孩不说话,眼神定定的看着夏美,这让夏美不寒而栗,由于小女孩一直站在中间,电梯一直关不了她也无法回家,小女孩看了下夏美的背后喊了一声妈妈,夏美以为自己是幻听,没放在心里,走过去对小女孩说:”小妹妹,你妈妈呢,是在家吗?小女孩却尖叫了一声,一直摇着头,尖叫,这时电梯里的灯却关了,电梯也故障了,夏美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这时电梯两边的门却忽然关上,小女孩就这样夹在中间却不躲,就站在那里,这时小女孩的身体已被夹爆,血肉模糊,血肉被溅的到处都是,已经辨别不出小女孩的模样了,这让夏美惊心胆颤,大口大口喘着气,害怕到呼吸困难,小女孩现在应该已经死了,没有了气息但却睁着眼睛,慢慢的血肉又拼在了一起,站了起来笑了一下,却慢慢的没有了眼睛,只有一个嘴巴,嘴巴里吐着血水,说了句:“姐姐,你的布娃娃掉了。”

这时夏美看怀里真的有一个布娃娃,布娃娃且随着小女孩的样子改变了模样,她再看了楼梯间认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因为此时电梯已经好了,而且地上没有血,怀里的布娃娃也不见了,认为自己肯定是做了一个梦。

可夏美却不知自己身后一直跟着一个娃娃大小的孩子,嘴里一点点的吐着血水。

夏美在第二天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