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恐怖晚安故事6篇

2022-09-19
文章导读:恐怖晚安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都很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恐怖晚安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恐怖晚安故事第一篇:力气...

文章导读:恐怖晚安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都很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恐怖晚安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恐怖晚安故事第一篇:力气大

学校里出现了一个“大力士”。其实这是同学们替小张取的外号,因为他的力气特殊大,每次和别人拔河或是扳手腕,他总是能够轻松获胜。时间一长,大家都叫他“大力士”。

但是同班小李却是不信,他认为小张只是块头大,没有实力,他的名号是别人吹出来的。所以,他决定挑战小张,让他在同学面前出丑,证实他是浪得虚名。

“我要和你比赛扳手腕!”小李生气地对小张说道。小张一脸不屑加鄙视地看了看眼前的小李,冷笑一声允许了。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小李的身板和力气,根本就不能和小张相比。在同学们的嘲笑下,小李尴尬地落荒而逃。

第二天,小李面无血色地来到小张的课桌前,不带一丝感情:“再比一次。”

小张讽刺说:“怎么?还没输够?”小李只是冷冷地盯着小张不说话,小张觉得没意思,便和小李再次比赛了。而这次的结果却出人意料,赢得居然是小李。

“你怎么做到的?!”小张不信只是一个晚上,小李的力气竟然变得这么大。“这么想知道就跟我来。”小李走出教室,小张默默跟在对方身后。

很快他们来到学校的人工湖,“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小张问。“昨天比赛输了,我来这里散步,一不小心掉进湖里,等我再次上来,力气就那么大了。”小李边说身上流下滴滴水珠,皮肤变得皱巴巴,两只眼睛像鼓得像青蛙一样。

恐怖晚安故事第二篇:错乱的红绳

月老管着所有的红绳,让有缘人终成眷属。本该一端红绳连到令一根红绳上,而有的却连到了两端......

小溪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生,她有一个既是青梅竹马,又是未婚夫的同学,井黎。两人在五岁时定下了娃娃亲,如今,两人正是结婚大好之年,风华正茂的年纪,27岁呢!

小溪小时候,村里一个算命的瞎子说她以后会有大患,必须要注重,小心为妙。但不信邪的小溪根本没有听进去,十几年间,像一个正常的小女孩长大了。

几天后,是小溪和井黎结婚的大喜之日,小溪上街购买婚礼要用的物品。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了小溪的肩上,让小溪一个哆嗦,连忙回头,用警惕的眼光看着对方。对方是一个男子,他说:“喂,你是......”小溪弹开他的手,“你是谁啊?我们熟悉吗?”男子一笑,说道:“呵,连我都不熟悉了,是我啊,齐!”

齐?是六岁时对她说要娶她的傻小子!他不是七岁去国外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小溪觉得不可思议。(哄女朋友的睡前甜甜故事)齐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笑道:“你别再诧异的盯着我看啦,我是回来娶你的!”什么?!小溪停住了,“但我7天后就和井黎结婚了,你怎么娶我?”

“没关系,到时候我来接你就对了!”齐笑道,笑的那么灿烂,让小溪无法拒绝。齐走了过去,消失在了人海中,只剩小溪在原地思考。小溪害怕了,7天后,将会发生什么事?

回到家,小溪洗碗不小心打破了一只碗,井黎就对着小溪说道:“连碗都会打破,你真没用!”小溪脸红了,说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但井黎还是对她破口大骂,两人的关系变得十分僵硬,都对对方不理不睬的。小溪以为这是井黎婚前的激动。

终于熬到了婚礼当天,小溪左顾右盼,迟迟不见齐的踪影。便问井黎:“老公,齐呢?齐怎么还没来?”井黎一愣:“齐?他不是七岁时被车给撞死了吗?哦,爸妈怕你伤心,所以没和你说,骗你说齐去国外了。”小溪怕了.

忽然,地震了,倒塌的房屋把所有在场的人们都压死了。(甜到炸短故事)小溪迷糊中,看见了齐。齐牵着她的手,上了“婚车”(也就是灵车)。“怎样,我来接你了!”齐对小溪笑道。七天,绝七。

有的红绳连到了两端,一端是人,一端是鬼,而你别无选择......

恐怖晚安故事第三篇:黑森林里的尸骨

王超是个重口味的男孩,也是个大胖子,才二十一岁就一百八十斤重,什么都吃,活的死的,香的臭的,通通吃,人称大肥猪,所以一直没有女孩看上他。

有一次,王超饿着肚子在大街上寻找猎物,忽然,王超看见猪圈里一群小猪,正围在一起吃猪食,王超东张西望了一下,看到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小孩,就将其中一只小猪抱走,抱到一片无人的黑森林下,然后用粗树枝将小猪打死,血溅到王超一脸,王超笑着说:“这味道不错,我最喜欢的口味!”

于是,王超搬来一些木头,用打火机生起了大火,利用树枝做了一个“烧烤架”,用一根细树枝将小猪穿起来,架在烧烤架上烧烤,烤好后吃了个精光。

王超将猪骨头丢在一旁,鼓着肚子预备回家。(疯狂星期四文案表白)

忽然,十多个人和一个农民向他走来,其中一个农民对一个人说:“老王(老王是这个农民的朋友),就是他,他偷走了我的猪,我孙子亲眼看见的,把他给我抓去警察局!”

王超见势不妙,想逃跑,可被老王和他的朋友拦住了,王超一害怕,就想与老王拼了,王超是个大胖子,力气大,手一推老王,老王就摔在地上,滚了起来,一头撞死在树上,农民吓得连滚带爬地回家,其余人也得被吓跑了,王超这下不知道怎么才好,怕农民们去告官,就将农民们拉回来,农民们吓得腿都软了,自然也跑不动了,王超想杀人灭口,于是将他们逐个推倒,结果与老王一样,滚着滚着一头撞死在树上。

王超觉得事情已经做成这样了,不能够有妇人之仁了,王超想毁尸灭迹。

王超将老王一干人等运回家,王超吃过许多肉,但还没吃过人肉呢,于是,王超将老王和农民们分了尸,一个炒着吃,一个煮着吃,一个闷着吃,一个炸着吃…十多个人就有十多种吃法,可美味了,王超这一个月都不用出门了,天天吃人肉,吃不完的都扔到那片黑森林,骨头也扔到那片黑森林去。

过了一个月后,十多个人彻底吃光了,家里没的吃了,王超又去大街上那个猪圈,王超看到上个月的小猪变得更大了,就想抓一只来烤着吃,王超将小猪抱到黑森林去,因为那里没有人,王超纯熟地将小猪打死,吃法与一次一样,吃着吃着,王超感觉后面有人,转身一看,是十多具骷髅,正看着王超,向他走来,王超知道那是老王他们,吓倒在地,其中一具骷髅将王超推滚,一头撞死。

半夜里,在王超家里,十多具骷髅正在吃着人肉全宴,用闷的,煮的,炸的,吃完并扔到黑森林里……

第二天,那片黑森林里又多了一具骷髅……

恐怖晚安故事第四篇:六指儿

夜里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钟了,刘玉芬下班后简朴了洗梳后,换下了工作服,取出了自行车便预备回家去,她与其他的工人有些不同的是,她家离工厂并不太远,其他的工人上夜班后一般都留在厂里的宿舍里过夜,而她每次都回家。

刘玉芬走到厂门口的时候,保卫老张叫住了她,她回头问道,“有什么事儿?张师傅。”

“今儿晚上没有月亮,太黑了,道儿有不好走,你不如给你爱人打个电话吧,让他来接你回去。”老张说道。

“不用了,这道儿我走了这么多年了,没事儿。”刘玉芬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听说……听说……”老张忽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你怎么了,有什么就说呗,一个大男人的怎么说话磨磨唧唧的。”刘玉芬说道。

“是这样的,我今儿个听说,前面的道儿上,最近有人劫道儿,我怕你不安全。”老张说道。(睡前童话故事大全长篇)

“没事儿,转弯就到家,哪能这么巧。”刘玉芬说道。

“要不……要不我送你回家吧?”老张说道。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了。”刘玉芬说着,跨上了自行车,便离开了厂门口。

在刘玉芬看来,今儿晚老张有点热情过度,甚至她觉得老张说要送她的时候还色迷迷的。刘玉芬心想,想送我回家?不送我,我倒觉得不害怕,真是让他送了,那才真应该感到害怕呢。(给女友道歉的暖心句子)她想到这里的时候,鼻子中不自觉的“哼”了一声。

可真正等刘玉芬走到前面小路上的时候,她真有点后悔了,这条路已经年久失修,变得坑坑洼洼,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的路灯也不亮了,又没有一丝的月色,骑着自行车真是不好走,只能慢慢的摸索着前行。特殊是刘玉芬在这时候回想起来老张所说的话,心中一股寒意直冲头顶,让她觉得头皮发紧,背后发凉。

再回到厂里好像是不太现实了,已经走出这么老远了,离家也已经很近了,刘玉芬只能是壮着胆子,继承前行。她一边蹬着自行车,一边唱着歌,给自己打着气,好像她觉得唱起歌来,自己就没有那么的害怕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玉芬忽然觉得前面不远处的路边有人影在晃动。她定睛一看,没有错,确实是一个人影,那人影不仅存在而且还好像正向自己走来。

刘玉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的脑子在不停的飞转,半夜时分,漆黑的小路,没有灯光,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是谁?他在这里干什么?难道真的让老张说中了吗?这会是劫匪吗?自己该怎么办?短短是时间中,刘玉芬问了自己很多的问题。

就在这段时间里,刘玉芬看到那黑影正在逐渐的靠近自己。

“你是谁?”刘玉芬壮着胆子,颤颤巍巍的问道。

“……”黑影没有说话,继承走着。

“你站住,你告诉我你是谁?”刘玉芬喊道。

“……”黑影依旧没有说话,继承走着。

“你别过来。”刘玉芬大叫了一声,带着要哭的样子。

“……”黑影还是没有说话,继承走着。

“我立刻就要到家了,我丈夫正在家等着我呢,他是体育老师,我身上只有三十多块钱,我都给你,请你……”刘玉芬已经几乎断定自己遇上了劫匪,已经打算放弃的时候,她终于看清晰黑影的轮廓,她懊恼的跺了跺脚,又骑上自行车开始赶路。原来刘玉芬虽然没有看清晰那人的脸,却可以感觉到对方是一个老人,并且身上的衣服破旧,手中还提着一个编织袋。一看就知道对方不是劫匪,而是一个拾荒的流浪汉。刚才完全是自己在恐吓自己。至于为什么对方不说话,刘玉芬心想对方或许是个聋子。

恐怖晚安故事第五篇:读者的故事

这是一篇读者的经历,就用读者一次来命题。其中有些比较夸张,因为剧情需要。

他的讲述由我写成故事。对于他的经历我不会否认,因为原本鬼神的事就是连科学也解释不了的,接下来,为大家讲述他所说的经历。

阴阳眼是大家都跟认识的了,不过真正拥有着阴阳眼的人生活就不是那么正常了。除去夜间能见到鬼魂的除外,白天看到鬼魂是常常的事了。

小溪刚出生的那刻忽然间的大雨倾盆,盖在井上的石块也让雷给劈暴了。

忙里忙外的奶奶一下子心急如焚,这一切的预兆都说明了小溪的命里终究要跟别人不同,吓得家人到处求神拜佛的。

问了好几家的算命先生都说这孩子命好的很,竟让算命先生都这么说了,不信也得信了。

小溪这孩子倒是也争气,平安无事的成长。

进入了上学的年纪,小溪被安排到了读书的环境。

可就是这么一次,她回家后,每天跟自己的母亲念叨着自己在学校看到有一些小孩子穿着蓝色的衣服趴在其他小朋友身上。

小溪的母亲没能去理会这么多,家里好多事情要她的,她哪里有时间听小溪讲些什么,只好敷衍了事。

得不到回复的小溪只好自讨没趣的走开了,她自己内心只是觉得奇怪,不过小孩子的她根本知道鬼魂的那种事。

就这么简朴,小溪也不管了。

后来上了小学,她慢慢的从一些同学口中,电视中了解到了鬼魂的事,还有阴阳眼。

阴阳眼的人晚上不可以出门,因为晚上很轻易遇见兄弟的。再一点就是看到兄弟时,只要不跟它对上眼就可以平安无事,假如对上了,那也只能自求多福了,没人会知道事情真的发生后,会是怎么的一个后果。

回过头想想,小溪自己的确是没有晚上出过门,有的时候就是在晚上,小溪能看到窗外有一个像鬼爪的影子买窗口边上轻移动着,还发出刺耳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她的家人是完全听不到的。

小溪的寻常生活跟正常人是一样的,对自己眼睛可以看到兄弟一事,除了没留意听她说话的家人外,她谁都没有说过。

从同学的语气里,她得知她们对有这种体质的人还是挺忌讳的,索性也不说了,反正是自己的事,到处说也没啥意思。

她上学放学跟其他同学一样,没有啥区别。

因为不擅长跟别人交流,芳芳是小溪的第一个朋友。(睡前故事长篇爱情故事)

芳芳性格特殊开朗,尽管小溪还是不太喜欢说话,但是两个人很快成为很好的朋友。

假如不是因为自己能看到兄弟的双眼,小溪想现在对芳芳的离世只能说是一次的偶尔,但是实情她是看到的,她整天饱受着自责,家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芳芳出事的当天,小溪一路哭回家。到家就把自己锁在房里,任凭家人怎么敲门她就是不开门,就在房间里一直哭个不停。

小溪记得那天早上,少见车辆经过的小道上的空气很好。小溪站在小道上等着芳芳,他们约好要去郊游,东西都预备妥当了。

绕过小道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等着红灯,因为是早晨,路上的人流很少。

小溪闲着无聊就低头玩起了手机,站在边上的不止一次往前倾倒。小溪的眼角瞄到她的动作。实际她还不清晰是怎么回事,以为芳芳跟自己一样闲着无聊,找点事情做。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小溪脑子一片空白,原来不是芳芳自己想往前倾的,而是他身后正站着一个大概十来岁的孩子,有意无意的推着芳芳,而芳芳似乎一点也没有注重到身后有人,按正常人来看的话,就是她自己在玩

。但实际上,却是有一个小孩站在芳芳的身后,做着别人所看不到的举动。

小溪知道自己又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远处的一辆泥土车慢慢的逼近。小溪明显的看到芳芳身后的小孩裂开嘴笑了笑,意识到了芳芳可能有什么不测的小溪,刚跨出步想把芳芳拉进来一点,想不到还是晚了一步。

瞬间呼啸而过的泥土车撞上了被小孩大力推出去的芳芳,空气中,存在更多的是恐慌。

恐怖晚安故事第六篇:看见死亡的双眼

今天的小丽和以往一样,循规蹈矩地赶着公车去上班。天天都是这样的生活,毫无趣味可言。

上了公交车,投好币,她赫然看见坐在前排的男人,头上骑了个小孩儿,那小孩儿看起来很小,甚至不能称之为为孩子。那个头儿实在是太小了,感觉像是个胎儿似得。

那孩子的身体也不怎么好看,身上破了好几个口子,在惨白皮肤的衬托下,里面的血肉显得格外地猩红。

在看那脖子,硬生生地咧到了一边儿,里面的血肉清楚可见。

这孩子。。。。。。

小丽是医学院毕业的,虽然后来没有从事医学,但是,这孩子这副模样,明显是被堕胎后留下的印记。

医学上堕胎一般是将母体子宫内的胎儿,用利器敲碎。可能是这个孩子太小了,所以没有绞多长下,便出来了。可是脖子还是被手术器械无情地绞断了一大半儿,导致整个脑袋都耷拉在脖子上,无法竖立起来。

这个男人可能是医生,也可能是孩子的父亲。总之,这孩子势必和着男人有某些关系。

小丽对于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也没什么好惊讶的。自己虽然有阴阳眼,但是,好像有似乎和没有一样。(为女朋友讲的睡前短故事)因为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鬼魂说过话,也没有任何一个鬼魂向她嘱托什么事。

不过这样更好,省了不少事儿,不然还不得常常忙活。

上了公交车后,她想找个位置坐下。可是却发现,公交车上都坐满了人,唯一一个位置就是刚才那个男人的座位旁边有个空位子,可是小丽不想去坐,于是便只好站在离司机较近的后方,扶着扶手。

她忽然发现,座位左边的人全都有声有色地聊着天儿,可是车子右边的乘客,却基本不怎么说话,异常沉闷。

这感觉,就似乎是把整个公交车分了楚河汉界似得,井水不犯河水。

忽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小丽一个趔趄往前一扑,竟然就那么五体投地地摔倒在了地上!

手上的包也被甩在了车厢的地上。

“哎我说你这姑娘怎么这么奇怪,好好的位置不坐,偏偏要站在这里,你看多危险,我一个刹车你就摔地上了。快些到右边找个位置坐下,别再站这里了。”司机回过头来,指着车厢右边的座位,让小丽赶快到那儿坐去。

听这话小丽就不乐意了。他开车技术这样不说,还让自己去那右边找位置坐,明明知道那里都坐满了,哪儿还有位置啊。

“大叔,你在耍我吗?这右边根本就没有位置。”小丽无奈地说道。

就在小丽说完之后,她明显看到了司机那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又小声地问道:“姑娘,你真的看见右边坐满了人吗?”

面对司机的问题,小丽无语了。“是坐满了人啊,不然我为什么有位置不坐呢?”

这不是白痴么:小丽心里想道。(高甜长篇小故事)

见司机的神情不对劲儿,小丽这才仔细打量右边的乘客。只见他们脸色确实有些惨白,每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的前方,没有一个到处看风景的人。

这时,车子到了站,刚好也到了公司的那个站台。小丽迫不及待地想要下车。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想快些离开。

来到了马路上,只要过了这个斑马线,对面就是自己的公司了。

刚踏上斑马线,前面是绿灯,预备过马路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不要过去!”

小丽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后面。只见后面远远的一个身穿红衣服的女鬼,冲着自己说完那句话,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那缥缈的身影,是鬼必然不错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满载混凝土的车辆忽然失控,冲向了斑马线。小丽吓出了一身冷汗。好险啊,刚才假如走上了斑马线,那么此刻,自己肯定是躺在了车底下啊!

小丽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这么地自豪自己有这双眼睛。

出生时,接生婆就告诉家里人,这孩子有用一双能看见死亡的眼睛,也就是能看见鬼魂,俗称阴阳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