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6篇

2022-09-19
本文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但是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能给网友带来...

本文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但是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第一篇:忘川煮茶,话经年

三生石,奈何桥。忘川边,彼岸花开艳。我看着周遭,一切略感生疏。

轻声踱步,迎面的是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风。

我有些胆怯,提着罗裙的手浸出汗渍,抬头一望,远处有座被彼岸花围绕的长亭,亭中袅袅饮烟夹杂着茶的清香。

“既然来了,怎么还迟疑,到我亭中做客何防?”

一个男子的声音萦绕于耳畔,我一惊,敛开花朝长亭走去。

他穿着一件素衣长袍,坐在石凳上,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浩然之气,高挺的鼻梁下的一张薄唇略显发紫,脸色苍白无力好似得了什么重病。

我轻声坐下,“公子为何一人在此?”

他右手拿着蒲扇,左手稳着红泥小炉上的茶壶,不紧不慢:“我在等一人。”

“哦,能否告诉我在等何人?”

他并不答我,长袍一挥,桌上便多了两个琉璃色的杯子,“茶水快开了,你先讲讲生前故事吧”

我错鄂,“生前?”忽然头痛无比,像要炸裂一样,一幅幅过往画面都印在脑海,没错我已经死了,为我心上之人而死。

锦城,盛产茶叶,城中富商大多都是靠种茶发家,我家也一样,本着诚信二字做事,在同行里算是相称的有名望,当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锦城的首富。有不少人觊觎我家的财产,纷纷上门提亲,爹娘都一口回绝。

与任书初见时,是在阳春三月里,那日表姐来我房中,硬是要让我陪她出去踏青,我无法了,不好推脱只好应了。

马啼声急促,我拉开帘子,窗外花红柳绿,在我眼眸之中一点点消逝,心情不免有些黯淡,外面谁都知道叶家有贤女芳龄未二八却不曾有一人知道我本是副病怏怏的身子,也许不久就会向窗外的风景一样永远消逝与外人眼底。

车停了,山水之间,一片青葱,表姐欢喜的很,跟着一只蝴蝶四处跑着。

我命随同的仆人将琴拿来。独自蹲坐在一快大石上抚琴奏雅。

一曲将终,忽闻远处有人大笑不止大赞琴音,“真是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我抬头,略带谦逊:“小女子只感游于山水之乐,乎起雅兴抚琴一曲,怎么能配得上公子这等雅赞。”

他刚要开口,表姐忽然回来了,一见,喜上眉梢:“哟!这是哪的公子哥儿,长的好生俊俏”

“在下任书,自京都而来”他也不拘束,自然的很。

我红了红脸,埋下头去扶弄琴弦。

表姐一向开朗,说话口无遮拦:“任公子!看我家妹妹,都脸红害羞了,要是你有情就带好聘礼来锦城叶府门上提亲吧。”

我又羞又气,“姐姐你可别想什么说什么!”

任书敛开笑脸,缓解了下气氛。(给女朋友暖心睡前故事):“这么久,还不知道姑娘的名字?”

“叶姝!”

说完我收拾了琴,拉着表姐上了车,不知道为什麽心跳得很快。

他煮好了茶,斟了杯于我,茶香缭绕,随着雾气慢慢溢出杯口,“后来呢,你与任书?”

其实当时我并没当真,回家依旧长待闺中,每日抚琴写诗。

有日早晨,天公不作美,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大雨如期而至。

我向来起得早,丫鬟小碧早早在门外候着,见我房中有动静,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拿着漱洗的器具来放在架台上,然后为我更衣:“小姐命真好,不仅长的一副好容貌,上门提亲的公子更是络驿不绝,就算大雨天也有位。”

“哦?有这事?”

“小姐你有所不知,昨日你里位公子上门提亲,被老爷夫人拒绝了,他就一直在门外跪着。”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第二篇:惊魂夜之孤楼房客

转眼九年过去了,我还是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这栋楼里,任凭时光流逝,任凭世间的一切变化,只是这栋楼里的房客早已各自分飞,再难聚到一起了,有时回想起来就像昨天一样,时间真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虽说我还是年轻的模样,还是当年的飒爽英姿,可是我多长能感觉到我的眼中多了一丝犹豫,和对人世的伤感,有时自己总在想假如九年前没有这场变故,自己和小梅一定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如今一切都成回忆了,“写尽红尘事事伤,繁华不过梦一场,何堪伤怀追往事,青光残月满地霜”也许这就是命吧,我注定是一个活在回忆里的人,我不会老去,永远不会。(给男朋友睡前故事暖心)

夜色徐徐降临,天空繁星点点,月光犹如温柔的双手抚摩着我冰冷的容颜,我喜欢如水的月色,喜欢一个人站在窗台悄悄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悄悄的回忆和小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原本我们约定一起走过此生,可是也许是天意弄人,我眼睁睁的看着小梅在我的怀里依依不舍的闭上了眼睛,一阵心痛的感觉,让我无力承担,一次次的回忆一次次的伤痛,徐徐的我不愿意和外人接触。

一个人呆在这里,守护着我和小梅曾经幸福的家,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时候,一股生疏人的气息徐徐的飘了过来,不用看我也能感觉到,一个鬼祟的盗贼,在纯熟的转动着防盗门,一付贪婪凶狠的样子,看来他早已注重这里很久了,看他专注的样子有种志在必得信心,不过我并不担心,因为屋里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我只希望他不要把我的房间弄乱就好,我也没有必要阻拦他,找不到东西他自然会离去。

不多一会儿,早已过时的防盗门被撬开了,他贼头贼脑的朝屋里看了看,蹑手蹑脚的溜了进来,每个房间都遭到了洗劫,可是我也知道他一分钱也没有找到,原本以为他会就此离开,可是人性是贪婪的,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溜进了客厅里,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我的背后,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把钱拿出来,否则的话让你见阎王”

我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平静的说道“我只是一上班族,哪来的钱呀”

“少废话,住这么豪华的房子还说没钱,赶快拿出来”我能感觉到冰冷的刀子又离我近了一些。

“那好吧,我左手边的抽屉里有些钱,你拿去好了,走的时候别忘了把门关上”我平静的语调在窃贼的心里徐徐的蒙上了一丝恐惊,我依然背对着他,因为我不想见到生疏的面孔。

“就这么点,你打发要饭的”窃贼有些愤怒。

“不少了,你自己看看上面的面值,真是贪心不知足呀”借着窗外的月光窃贼终于看清了手里的是,几张一千万的冥币。

“你敢耍我”暴跳如雷的窃贼将匕首毫不留情的同进的我的身体,不过瞬间他呆住了,手里的匕首没有一丝阻挡,似乎,“你……你……是鬼”

盗贼向后退了几步,惊恐的脸上五官极度的扭曲,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很可惜,我已经给过你两次机会了,假如你听过关于这栋楼的传说,我想你是不会闯进来的,不想看看鬼是什么样子的吗,”我慢慢的转过头,原本英俊的容颜转瞬间变成了一具骷髅,整齐的房屋顿时变得蛛网密布残破不堪。

一声凄惨的嚎叫响起,整个屋子瞬间变成了地狱,我看着早已吓晕过去的盗贼,无奈的笑了笑,我有这么可怕吗,我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呆在这里,你又何苦打扰我呢,我把他送到了楼下,顺便将几张冥币放到了他的口袋了,受了这莫大的刺激,总该给人家一点经济赔偿吧,

有一个幽灵告诉我,十年是一个轮回,在奈何桥上会看到自己最想见的人,我想这一天也快到了,我用十年等待这个轮回,用十年的等待只为在三生石上刻上我和小梅的名字。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第三篇:校园怪谈之乐园

岭南高中

岭南高中是差生聚集的地方。课上睡觉课间玩闹,聚众抽烟喝酒打牌,本该忙于升学考试的学生们吃喝玩乐,轻松度日,老师也不愿意费神教育这些所谓的坏孩子。

白天的岭南高中,是学生们的自由乐园,夜幕降临的岭南高中,却比任何地方都安静。负责守门的保安颤颤巍巍地抬高手中的电筒,迅速扫了一遍教学楼,象征性地喊一声:“没人了吧?”校长临走之前叮嘱他一定要确认校园里不留人,保安也只好照做。

只要是岭南高中的学生和教师,一到放学时间绝对立刻自觉离开学校,谁会不怕死地违反禁令留下来?果然回应他的只有阵阵森冷的夜风,保安手忙脚乱地锁好了学校大门,逃也似的跳上摩托车。

晚饭后带着小狗散步经过这里的大爷取笑神情慌张的保安:“你们学校放学真准时,这会几就鬼影也没一个了。”平时温驯的小狗忽然摆脱了大爷手中的绳子,仰头对着教学楼方向狂吠,直吠得两眼布满血丝。

保安脸色苍白,他意味深长地朝小狗吠叫的方向望了一眼,忙乱地摸索钥匙启动摩托车,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大爷,您晚上散步也绕道吧。放学后,学校有严格的禁足令,任何人不得入内。也别让小狗跑进去,出了事可不好办。”被及时拉住,没窜进学校大门的小狗狂躁不安地吠着。

摩托车已经发动,去路却被挡住了。保安烦躁地抬头,还没来得及张口骂,就看到穿着一身整洁校服的男学生在对他礼貌地微笑。他在岭南高中当保安好几年,还从未见过把校服穿得那么整洁的孩子,怎么看也是个优等生的模样,骂人的话语顿时咽了回去。

男学生礼貌地欠了欠身,指着已经锁好的大门皱着眉头说:“晚上要做的训练册落在教室了,能开门让我进去拿一下吗?”

保安惊恐地瞪大眼睛,坚定地摇摇头:“你不怕死啊!不知道学校有禁足令吗?”身为岭南高中一份子,不可能没听过禁足令背后可怕的故事,怎么还敢在日落后想违背禁令进入学校昵?

“我是前几天刚刚转学过来的,只听说岭南高中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校规,给予学生很大的自由发展空间。”男学生摇摇头,急切地向前迈进一步。

保安看到他胸前整洁佩戴的崭新姓名卡,犹豫了一下,还是劝说道:“张守迪同学是吧?你那么重视学习很好,不过还是要遵守校规,自从那件事以后,胆子再大的学生都不敢违背禁足令。”

张守迪听得愣愣的,无措地蹲下身,抚摩了一下还在狂吠的小狗。小狗猛一转头,对着他的手指咬上去。(肯德基疯狂星期四高考文案)守迪灵敏地躲开,一掌拍在小狗脑袋上,大爷紧张地拽走被打后瑟瑟发抖的小狗,嘴里絮絮叨叨着:“真见鬼了。这学校怪不吉利的,小旺,我们走。”

没有半点光亮的岭南高中,在夜幕下如幽灵般伫立着。

风呼呼穿行在空寂的走廊上,不断重复着像是在说“你违规了,你违规了”的可怕回响。(将给女友听的睡前故事)向天台而去的脚步变得更加匆匆,被什么东西绊倒的碰撞,姓名卡掉落的声音,手掌被刺破的疼痛,嘤嘤的哭泣……在漆黑一片中,有道影子挣扎着,摸索着,站立起来,继承向天台走去。

月光洒落在天台上,穿一身整洁的岭南高中校服的女生使劲抹去脸颊的泪珠,嘴角露出幸福的笑脸,向夜空伸出手:“很快就能抵达乐园了吧?”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第四篇:一个诡异小故事

吕双家有块萝卜地,萝卜个个儿长得又大又红。全靠吕双的爸妈勤快,侍弄得精心。眼瞅着到了收获的季节,却没人去收了,萝卜们寂寞地待在地里,顶着翠绿翠绿的缨子,过了一天又一天。

因为吕双的爸爸和妈妈要离婚了,确切地说,是吕双的爸爸有了外遇,那个女人比吕双的妈妈年轻美丽。吕双很难过,她想尽办法试图帮助妈妈挽回爸爸的心,可都无济于事。爸爸仿佛吃了秤砣的甲鱼,铁了心打算跟那个女人过一辈子。

吕双搞不清晰爸爸为什么变得如此冷漠,原来的爸爸非常疼爱自己的,可现在无论她如何哭求,爸爸都不理不睬,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流着泪收拾了东西离开这个家。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妈妈没有办法带她一起走,临走时娘俩儿哭得一塌糊涂,妈妈舍不得吕双,她更舍不得妈妈。

吕双的妈妈前脚离开家,那个女人后脚就搬了进来。她非常懒惰,天天除了描眉画眼什么也不干,做饭洗衣服等家务活儿全都指使吕双来做。吕双的爸爸好像有些畏惧她,也不敢说什么。(故事暖心)吕双越来越想念妈妈,有一天放学后,她没有回家。

“死丫头,不知跑去哪里玩儿了,连饭都不做!”那个女人恨恨地骂道。(睡前故事哄女朋友30字)天黑下来,吕双的爸爸有点担心,就出去寻找。听人说好象看到她朝着自家萝卜地的方向去了。

吕双的爸爸提着灯笼来萝卜地却不见吕双的踪影儿,萝卜地里绝大多数萝卜已经打蔫腐烂了,可是唯独还有一棵还精神抖擞地挺立在地中心,繁茂的叶子象迎风招展的绿色旗帜,微露地表的小半截红皮鲜艳欲滴,着实可爱。

他顺手将其拔了出来,打算回家熬汤喝,却闻声萝卜说话了:“爸爸,爸爸,好疼啊(哄男朋友睡觉的故事甜长篇),你不要扯着我的头发好吗?”低下头再看,萝卜变成了女儿的头,绿色的萝卜缨子变成了黑色的头发!

他鬼叫一声,扔了萝卜就跑,还听到女儿的声音在后面凄惨地叫着:“爸爸,你不要我了吗?带我一起回家呀,我还要给后妈做饭呢!”

魂不附体地跑回家,见女人两眼直勾勾地望着锅里,原来吕双的头正在锅里煮着,随着滚开的水花上下浮动。男人再也受不了刺激了,大吼一声:“你杀了我女儿!”操起菜刀疯了似的向女人砍去,女人不躲不闪,头被砍掉了,也落到了锅里。

吕双的爸爸最终被警察带走了,那块萝卜地再也没有人敢去播种。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第五篇:待我长发及腰时

待我长发及腰时,公子娶我可好?

“噼里啪啦”一阵阵的鞭炮声显示着某个地方正在办着喜事,原来今天是刘知府儿子娶亲的日子,只见新郎官穿着大红袍,一张英俊的脸乐呵呵的站在大门口一边接待来贺喜的客人一边等待花轿的到来。

不远处的桃树下一身新娘妆的女子微微的笑了笑,缓缓的向新郎官走去。

看着女子的走近新郎官不悦的皱了下眉,然后走到女子身边:“你来干嘛?你不知道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吗?赶紧回去。”说完不耐烦的转身就要走。

女子鲜红的嘴唇低声细语的说:“待我长发及腰时,公子娶我可好?公子可还记得曾经许诺过一个女子的誓言?”

“姑娘我何曾说过,烟花之地所说的话,出了那个门之后谁还会记得,更何况她只是个低贱的妓女,娶她这不是让街坊四零笑话我吗?”

“呵呵,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今天来不会给你闹事的,姐姐身子不惬意,我是来代替姐姐祝福你和新娘子的。”女子说完不在理会新郎官直接走进刘府的大门。

新郎官阴沉着脸看了一眼女子的背影,心里想着她若是敢在他的婚礼上闹事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这门亲事可是他期盼了很久的,娶了张府的大小姐了就相称于娶了张府的半个财产,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她闹事,否则张府一定会悔婚的。

从新娘子进门到拜堂女子什么事情也没做只是悄悄的坐在一边看着,这倒是让新郎官安心了不少,一天下来新郎官也喝了不少的酒,随从们搀扶着他将他送进洞房,然后就走了。

半夜新郎官忽然觉得口很渴,于是他爬起来想要倒杯水喝,可是不对,新娘哪去了?洞房花烛夜不在新居睡觉跑哪去了?

于是他走出房门寻找他的新婚妻子,在他还没有多久的一颗桃树下他看见自己的妻子背对着他看着月亮不知在想着什么?

他轻轻的走过去问:“娘子一个人在想什么,夜里风大娘子随我回屋歇着吧!”

“公子曾经说过待我长发及腰时,你便让人抬着花轿到丽春阁来迎娶我,可为何如今公子却娶了她人?”

“你是月容?”她什么进来?

“公子你觉得月容美吗?”月容转过身来面对着刘公子,只见一张惨白的脸,毫无血色,眼睛、鼻子、嘴都挂着血,刘公子“啊”的一声瘫坐在地上。

随着他的叫声家丁很快就赶来了,而月容一下子就不见了,家丁扶起惊魂未定的刘公子问:“少爷你怎么了?”

“有鬼,有鬼啊!”

“吵吵吵,吵什么吵,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从新居里走出一位气魄跋扈的女人来。

家丁们恭敬的叫了一声少奶奶,刘公子一脸惊慌的说:“你刚才不是不在房里吗?”

“你姑奶奶我在床上睡得好好的,假如不是你们在外面吵,这会我还在跟周老爷下棋呢!”

刘公子有些郁闷了,他明明记得床上没人的,所以他才出来找她的,然后就看见月容了,难道月容死了?

第二天刘公子带着新娘子给父母敬了茶之后就去“丽春阁”找月容去了。

老鸨一脸殷勤的拉扯着刘公子的衣服:“刘公子新婚燕尔不在府里陪着新娘子,到我这来干什么呀?”

“我是来找月容的,她在哪?”

老鸨一脸可惜的说: “她呀!前几日服毒死了,想想也真是晦气,你说说我养了她好几年了,她连报答都没有就给我死了,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老鸨后面说的话刘公子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他脑子里只记得老鸨说的前几日就死了,这么说昨晚上真的是月容的鬼魂?

她一定是回来找他来了,不不不他得去看下月容的坟墓才可以,于是刘公子向老鸨打听了月容安葬的地方后,他就在街上买了些冥币只身前往月容安葬的地方。

月容被安葬在一处山里刘公子走了许久才来到月容安葬的地方,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天空中又下起了蒙蒙的细雨,刘公子撑着雨伞打了很久的火石才将冥币烧起来,一边烧着冥币一边向月容求饶希望她晚上别来找自己。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恐怖故事第六篇:大战虎式坦克

卡洛斯:驾驶员,约克:炮手,安斯:车长,罗文:装弹手,阿萨:无线电员。

从来没有哪一件单兵器能够带来如此惊人的震撼,让盟军士兵感到心惊胆寒,无力回天。

它是能够给处于劣势的德国士兵以庞大精神的慰藉和激励,其巨大的威力和突出的攻击能力让前线战场变得焦灼不定,至今还给许多二战老兵以严峻的心理阴影,它就是大名鼎鼎的虎式坦克。

虎式坦克战斗全重五十六吨,乘员五人,全长八点四五米,高二点九三米,主要武器:一门八十八毫米火炮,辅助武器:三挺七点九二毫米机枪,弹药基数:炮弹一百零八发,机枪弹五千多发,最大速度三十七到四十五公里一小时,最大行程一百一十公里。

“约克,约克,预备好了没有?预备出发了。”坐在is-2重型坦克驾驶舱里的卡洛斯催促约克道。

“好了,立刻。”约克弯腰拉起整齐干净的裤脚后径直走到坦克驾驶舱旁边,对正在调试开关的卡洛斯开玩笑说道:“小子,怕吗?立刻就要和德国的王牌师交火了,是不是裤子里面已经有一泡尿了?”

卡洛斯歪歪嘴巴,不屑地回答道:“看我不把德国佬的坦克打得落花流水,不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嘿,好小子,好样的!”话音未落,约克已经轻快地跳上坦克履带,站着远望远处,远处油菜花开得正盛,黄油油的一大片,一望不见头。

“嘿,安斯车长,早上好,嘿,罗文早上好!嘿,阿萨早上好!”约克转身对着另外三个刚从帐篷里钻出来的兄弟问好。

安斯点点头,神色有些凝重,对于每一次重大的战争,他都是精心苛求每一步计划,力求做到完美。

罗文则嬉皮笑容,完全没有紧张的痕迹,他手中摆弄着一束红色的鲜花,像是将要赴约一场约会。

作为无线电员的阿萨则是和安斯一副表情,严厉认真。

五位坦克手已经全部就位。

五个人坐在坦克里面,空气轻微有点闷热,要不是车长安斯开着顶盖,也许能闷死人,然而气氛倒是轻松,几个人有说有笑。

“全体注重!启动坦克!跟上前面的坦克,别落下!”无线电台里传来命令。

卡洛斯扭动开关,坦克轰鸣一声,黑烟从烟管冒出,坦克启动。

由于是平原,按照原定计划,一百辆坦克按照一字外形前进,前往波克村——德国坦克师的驻地,进行偷袭。

“听说德国佬开的是虎式坦克呢!”作为装弹手的罗文抚摩着身边的炮弹,有些担忧的说道。(情侣睡前小故事小兔子)

“怕什么,我们开的是is-2坦克,是我们伟大的斯大林同志领导研发的最新型的重型坦克,一百二十二口径还怕那些纸老虎吗?”安斯总是在兄弟最迷茫的时候鼓励他们。

自从斯大林战争之后,五位兄弟就在一辆坦克中并肩作战,从开始的T-34坦克到现在的is-2坦克,没有一场战争不是死里逃生,安斯记得最清晰的是几个月前的一场战争,敌人的一颗反坦克炮弹将T-34的炮塔掀飞,好在安斯和其他几位战友都逃离到坦克底部的出口处,才没有被炸飞。

“哼!”坦克的发动机发出一声轰鸣,坦克倾斜地攀爬一道约莫有十五度的小山坡,越过小山坡就是波克村。

无线电台又播出一道命令:坦克群成U字外形散开。

一时间,中间的坦克减慢速度,两边的坦克保持原来的速度前进。

安斯车长驾驶的这辆坦克位于中间,可以说是最好的位置,因为两旁的坦克最先遭碰到敌人,首当其冲,必有所伤。

“砰!砰···”听声音可以判定,两边的坦克已经交上了火。

最先是隐藏在伪装网下的德国坦克发射了炮弹,命中几辆T-34,T-34坦克霎时间浓烟滚滚,坦克内部燃烧起来,身上着上火的乘员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忙从坦克内部爬出来,可是没等身上的火扑灭,他们就被德国的机枪手扫射而死。坦克上横七竖八躺着尸体,一直在燃烧,有的不出一分钟已经变成焦黑色了。

战役继承在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