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6篇

2022-09-19
文章导读: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能帮到大家!...

文章导读: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能帮到大家!

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第一篇:两个女儿

五年前,因为一场火灾夺去了阿雅的女儿,从此她开始精神失常,认为自己的女儿还活着,而女儿是被孩子的爷爷藏了起来。不甘失去女儿的她,很想找回自己的女儿,在爷爷面前以死相逼,迫于无奈,孩子的爷爷将女子送去了另一个城市的神经病院。

阿雅忘记了自己真实的名字阿雅,却记得孩子爷爷给自己取的名字,不记得孩子已到了另一个世界,却记得孩子已经长大。

多次的治疗记录,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孩子的爷爷为了阿雅早日康复,去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和阿雅女儿同龄的女孩冰冰,以孩子的名义乐乐带了回家,换上了孩子的名字,送她去了学校,照了一张近照寄到了阿雅那里。捧着孩子照片的阿雅仿佛在人生中又看见了希望。

趁着工作人员不备,她偷跑了回去。她想见孩子。而孩子的爷爷将这个领来的孩子开车带走了,阿雅又开始疯狂了起来。就在路上,孩子爷爷的车出了车祸。孩子受了伤,而孩子的爷爷抢救无效死亡。

阿雅找到了孩子,带了回去,通过律师,把孩子爷爷的房产证和钥匙,以及存折领了回来。第二天,阿雅带着这个孩子去乡下这个曾今住过的房子,把行李搬了进去,里面还是认识的摆设,认识的东西。摸着孩子的头,回忆了孩子小时候的样子。

而这个生疏的孩子早已把台词背的滚瓜烂熟,小心翼翼的扮演这这个女人的孩子,生怕把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一边附和着这个妈妈,一边张望着这生疏的地方,眼神在四面游荡徘徊。不知道这里要用怎么样的心态下去,但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孩子已经死了。

阿雅牵着女孩的手进了卧室,将孩子抱上了床。夜晚,房子里传出了一阵一阵的哭泣声,那声音哀怨婉转,萦绕在孩子的耳旁,吓得女孩瑟瑟发抖,不一会儿又传来一个小女孩的笑声,以及对阿雅的呼唤。阿雅从梦中惊醒很快冲进了女儿的房间,一下子恢复了平静。

第二天,阿雅在走廊上看见了一张丑陋的满脸是疤的画像,是一个带着红褐色发夹的女孩,她认为这张画太丑了,于是拿起了小刀在画上刻画,想把画毁灭。此时,孩子的尖叫声打断了她,于是她丢下刀朝着声音的地方奔去,她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抱着自己的孩子不断往上跑,跑到了那个烧死她亲生孩子的房间。孩子不见了。而在一个角落里她发现了一个小孩的背影,当阿雅呼唤孩子名字的时候转过身来的这个小女孩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个面目都是疤痕丑陋的小女孩正在一遍又一遍的叫自己妈妈。

“你终于找到了我了。”

阿雅放大了瞳孔,停止了呼吸,呆呆的望着这个女孩。小女孩满是斥责的眼神中带着埋怨,用双手掐着自己的母亲。

“你忘记我了吗?妈妈。”

阿雅的内心一阵巨痛,瞬间想起了过去,回忆起了从前。那个孩子自己十月怀她的孩子啊。也是她痛恨的想要打掉的孩子,在熊熊烈火中没有救的孩子。而画就是她自己亲手画的。她哀求孩子的原谅和宽恕。这时那个被认领的孩子走进来了。

阿雅此时十分苏醒的知道自己是谁,以及明白自己的孩子已经死了。而这时乐乐却离开了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向消失,阿雅叫着自己孩子的名字想要留住她,想告诉她自己真的很想她,而小女孩回头对着阿雅微笑一下,便消失了。

阿雅带着哭腔大声问:

“你是谁?”

小女孩告诉了阿雅事实的真相,这时的她捂着嘴失声痛哭了起来。

阿雅精神病好了,也正式认了小女孩为女儿,从此便和女孩相依为命。开始了新的生活。(讲给女友睡前故事)

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第二篇:最后一次接生

齐大奶奶是寡妇,也没有子女。接生了三十多年,据说,整个村子里有很多的新生儿都是她接生的。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齐大奶奶在当地也算是知名人物了。

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时候的医疗条件好了点,大部分的产妇基本上都到县城的医院引产,齐大奶奶也徐徐闲了很多。

由于最近一段时间一直下雨,这几天齐大奶奶就和几个相熟的老人一起打麻将,—直打了两天两夜。早上9点多才回到家里,吃了饭就睡了。

不一会儿,齐大奶奶就闻声外面一阵阵的敲门声,有人喊:“齐大奶奶,我老婆要生了,请您帮帮忙,给我老婆接生……”齐大奶奶醒了,心里奇怪:“这好长时间没有人让我接生了,不是都说到县里医院去接生吗,怎么……”于是问了问情况。敲门的回答:“时间没赶上,这不,羊水都破了。”

齐大奶奶马上起床,下地,开门,一看外面都已经黑了,还下着小雨,随口问:“几点了?”敲门人答道:“晚上九点多了。”齐大奶奶就想:怎么我感觉就才睡了—小会儿,这就天黑了?

齐大奶奶看着敲门人,感觉有些面生,于是问:“我怎么看你这么面生?你家在哪?”敲门人说:“我是14队的顾老二家的儿子小林。您赶快跟我去吧。”齐大奶奶拾掇了一下,撑了一把大黑伞,跟着顾老二家的儿子去了。

走了一会儿,前面一排房子的灯火星星点点,中间有户人家灯火通明。顾老二的儿子说,就灯火通明那家。

到了后,齐大奶奶把伞随手放在门边,让他们赶快烧水,她就去看看孕妇了。一看,小孩卡在里面,就一胳膊伸出了那么一点儿。(睡前小故事给女朋友的甜甜的短篇)赶快忙活开了,大概过了三个小时左右,母子平安,接生顺利。

孕妇的家人非常热情,忙着给齐大奶奶做夜宵去了。齐大奶奶吃着煮茶糁,感觉蛮好吃,究竟这一天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又累,就连吃两大碗。吃完了,人家又给她包了20块钱的红包。

出门时一看,外面星星月亮都出来了,齐大奶奶就赶快要往回走。人家也客气,骑着自行车把她送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齐大奶奶感觉很不惬意,肚子痛得厉害,又要呕吐。自己觉得年纪大了,大概受了风寒,就去村里的小诊所叫先生看看。(情侣小故事500字)

先生检查了一番,说要挂盐水。(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爱情故事短篇)(鬼大爷:转载请保留!)挂了大概不到半小时,齐大奶奶就脸色发青,呼吸不畅,神志也似乎不那么苏醒了。先生赶快地急救。齐大奶奶趴在床边大呕,一直吐到胆水也出来,才吐出一大摊的黑乎乎的东西。医生看了看,似乎是一段一段的蚯蚓,于是奇怪了,问:“你吃的是什么啊?怎么似乎是蚯蚓啊?”齐大奶奶睁开眼睛看了看,大骇,浑身发抖。

好在这个时候身体也没有那么不惬意了,就回去了。回到家,立即把昨晚穿的衣服拿出来,她记得里面有20块钱的红包呢。打开红包,是冥币。

齐大奶奶慌了,就赶快让人把她送到14队顾老二家里。顾老二刚起床,看见她,心想,她怎么来了?齐大奶奶问他:“你儿子昨晚让我接生……”话没说完,顾老二说:“什么接生啊,我儿子还没结婚呢。”齐大奶奶问:“你几个儿子?”顾老二说:“我就两个儿子,一个上初中,一个上高中。”齐大奶奶就问:“有个叫小林的吗?”顾老二慌了神,小林是他第一个儿子,可惜5岁那年就死了。齐大奶奶把昨晚的事情和今早的事情和顾老二一说,顾老二赶快带着齐大奶奶去小林的坟地。老远的,就看见小林的坟头上放着一根黑棍子,走近了才发现是把雨伞,齐大奶奶说,那雨伞是我的。说着就昏死过去了……

顾老二赶快把齐大奶奶送回了家。躺在床上的齐大奶奶哼哼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雨停,相熟的人来找齐大奶奶打麻将,发现她已经死了。

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第三篇:狗颜残喘

年至中年的万冠才说来可怜,去年死了老婆,今年死了儿子,本是好好一个三口之家转眼只剩下他一人。

万冠才每每想起这些尽是热泪盈眶,好在家里还有条白狗,那狗打小就陪着他,说来也怪,狗的最长寿命不过三十多年,这只白狗却活过了五十多年,都快要成精了。

万冠才记得去年老婆死前,白狗一直“汪汪”吠个不停,那声音悲泣,在黑夜里听起来犹如人在抽泣。

今年儿子死前,这白狗也是吠个不停。

万冠才两年失二亲,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办完儿子的丧事,他想大概下次就轮到自己了。

他干脆将棺材提前买了回来摆在自己家里,天天晚上就睡在棺材里,一副随时预备等死样。

偏偏他就是死不了。

这样又过了一年。

万冠才对这副棺材倒是情有独衷,一天不睡就觉不习惯。

这天恰逢万冠才生日,远方的外甥女买了大包小包的礼品前来看望他,不料一进家门就见大厅正中摆着一副棺材,吓得那外甥女当场手脚发软,东西散落了一地,惊魂不定中扑上棺材就哭。

“舅舅啊!我来晚了,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那外甥女哭得还真切,眼泪鼻涕一大坨。

就在这时,买完菜的万冠才回来了,见自己的外甥女扑着棺材哭得个呼天抢地,不觉两眼一黑没了知觉。

那外甥女吓了一跳,见万冠才晕倒在地,愣了愣,凑近棺材一看,一只白狗躺在棺材里的,这才松了口气,赶快将地上的万冠才扶起。

可是此时的万冠才气若游丝,三魂走了二魂,吓得外甥女手脚发软。

万冠才的身躯抽了抽忽然睁开眼,机械式地朝大厅里的那口棺材走去。

那模样呆滞,两眼无神,典型的行尸走肉。

外甥女想,自己的舅舅是不是早就想好了,瞧他一早就把棺材预备着,显然一直在等死啊!

万冠才爬进棺材,那只白狗跳了出来,围着棺材打转,嘴里不时发出“呜呜”声,声音不同平常的狗吠,倒像是一种祈求,接着两只狗腿一伸,拍打起棺材。

片刻后,万冠才咳了咳倒醒了来。

这位外甥女着实不敢相信,只在万冠才家呆了一天便赶快离开。(给女朋友的睡前故事甜甜的)

那外甥女想,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怎么都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此等怪事,看来舅舅家的风水不好,好好地摆什么棺材,差点把她吓死。

外甥女走后,万冠才将白狗抱了起来。

“好好地妮妮作啥哭呢,我又没死!”万冠才自言自语道。

白狗汪汪朝他叫了两声,好像在回答万冠才。

第二天,万冠才还在睡梦里,就闻声有人拍门说,他的外甥女死了。

万冠才着实不敢相信,带着白狗赶去异县参加外甥女的丧事。

家里的人一见万冠才便将他视作克星,个个避着他。(睡觉前哄女朋友的情话)

万冠才耐着性子跟家人解释,却没有一个人信他。

家人觉得妮妮死得蹊跷,这事八成跟万冠才脱不了干系。

又见万冠才怀里一直抱着只白狗,家人便将苗头指向白狗。

“这只狗都活了这么大岁数,早就成精了,说不定是它勾走了妮妮的魂魄!”

这一说,万冠才还真起了疑心,瞧瞧怀中的白狗,操起刀就要砍,那白狗见万冠才拿刀对着自己,凶光毕露。

狗嘴一吠,朝万冠才扑了来。

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第四篇:平安夜的小丑

又是它,又出现在家门口。

静轩卷缩在角落,脸上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她不停的发抖,脸上有汗也有泪。(搞笑故事长篇600字)

静轩有小丑恐惊症,何况外面也不是一般的小丑。他的嘴角笑到耳根,眼睛瞪的老大。夸张的假发和浓艳的妆容令他看起来更狰狞。

雪夜,闹市夜夜笙歌,曾经静轩也和酒吧里的男女一样,只不过,她的乐趣更广泛,还喜欢…欺负一个小丑。

她最喜欢用夹子夹着小丑的两边脸,一边夹一边说:“夹死你,夹死你……”那是她打心眼里对小丑这种取悦别人的人鄙视。

而今天,她体会到了什么叫痛苦。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静轩知道了家里小丑是进不来的,她全靠网购生活了。

快递员看不见一直守在门外的小丑似的,依然笑嘻嘻的和静轩打招呼让她签单。

平安夜到了,小丑不见了。静轩想,小丑一定是放弃了,呵呵。

静轩兴高采烈的网购了一颗圣诞树和装饰品还有红酒,打算在温暖的气氛里一醉方休。

咚咚咚,到货了,快递员却不见了,一如既往的从窗户里塞货品进来。静轩没想那么多,以为快递员有事先走了。

她开心的装饰圣诞树,从箱子里拿出毛绒绒的东西放在圣诞树顶。随即,和圣诞树拍了一张自拍,便发在了QQ空间。

立刻,挚友就给了回复:

“静轩啊,还是你洋气,竟然想到把小丑的头放在圣诞树上。不过,那小丑的眼睛怎么似乎在看你啊?”

静轩打了一个冷颤,她似乎看到手机屏幕的反光,好像照出了一张狰狞的脸,在她后面。

说:夹死你……

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第五篇:腐蚀记

早晨,田医生起床的时候外面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雨,毫无规则地飘落下来。

今天又要开始工作了。

1。一颗人头

学院的宿舍楼顶层的仓库棚顶漏雨,沉没了仓库的地面,好在里面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无非是坏掉的桌椅板凳之类,所以没有人去抢修。雨水流了满地,一条水流从门缝间流出,到了走廊上,缓缓地移动,像一条尖头尖脑的蛇。

清晨时候,一声尖叫惊醒了半层楼的人,一个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女生哭喊着跑回寝室,她说她碰到蛇了,就在仓库旁边,一条尖头尖脑的蛇,正在慢慢地爬。她一脚踩碎了蛇的脑袋,于是蛇的脑浆飞溅开来。她带着哭腔,不断地说,她吓死了、她吓死了……

和她同寝室的一个女生叫罗芸,她胆子不大,但怎么也不相信宿舍楼里会有蛇,于是按着那个女孩所说的方向走向仓库。出门前,那个哭着的女生又说了一句什么,她没听清,径自去了。

仓库的门口,不一般地暗,因为在走廊尽头,又是下雨的阴天,原本阴暗的角落更加阴暗。

仓库门外已满是积水,层层地荡漾着波纹,积水已经不再像什么了,若一定要说像什么,它应该更像一只没有瞳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棚,似乎上面有什么东西。

地上没有蛇,也没有蛇的尸体,除了积水再无其他,那条被踩碎脑袋的蛇无处可寻。

罗芸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往回走,忽然发现仓库的门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因为光芒很弱,门上的东西看起来黑乎乎的,像是圆形却又不是圆形,轮廓的上方看起来是细碎的,毛茸茸的。

罗芸看出了那是什么,她的心咯噔一声猛跳了一下,震得胸腔几乎爆裂开。

她想起出门前女孩哭着说的话:"门上有人头。"

她想撒腿逃跑,但腿却有点软,不自觉地打着哆嗦。

门上的那个东西忽然亮了起来,青色的。

的确,是一颗人头,没有脖子的头,头发湿漉漉的,紧紧贴在头皮上。昏暗的角落里,它亮着淡青色的光。忽然,那双死鱼眼般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下。

又一声尖叫,这一次惊醒了整个楼层的人。

超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第六篇:错缘(聊斋)

夜色迷离,丝丝如水凉风如松软的丝绦千回百转,刚喝过的红酒酒劲上涌,朱茜打了个寒战,环着手臂,仿佛刚才陈雷拥抱过自己的体温尚存。“朱茜,祝福你和唐域幸福快乐。我们还是好朋友。”朱茜松了口气,陈雷能心平气和是最好不过,究竟两人相恋了三年,现在能放她与新交男友唐域在一起,应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从大路转进小路,凉风打着旋儿扑了过来,还夹了一股焚纸的味道,和着好些丝丝缕缕的纸灰,披头盖脸罩了朱茜一身。

前面的小十字路口处,一个老人在烧纸,纸灰被风卷得四散,明明灭灭的暗红火光中,老人喃喃低语:“大小姐,三儿给您烧纸了。”听到朱茜格吱格吱的高跟鞋声,老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一脸的沧桑与皱褶中,右额太阳穴旁一个三角形的疤痕晃了一晃。

纸灰扑天盖地扬了过来,朱茜身子微晃,想躲开纸灰,却忽然间腹痛如绞,眼前阵阵眩晕,老人悲凄的脸庞走马灯似地转了起来……

肖兰茵正斜倚着包车假寐,却被一阵乱晃摇醒,睁开眼,车前一群人,吵吵嚷嚷,拦着前路,车已经停了下来。不待肖兰茵吩咐,车夫老王就挤进人群探个毕竟,然后又挤了出往返报:“肖老板,前面一个小孩子偷包子吃,让人家抓到,在打他,所以挡着路了,要不要绕开这里走?”

肖兰茵今儿心情好,也不以为忤,从包里掏了张纸钞递给老王:“给包子铺老板,放那小孩走吧。”

黄包车又跑了起来,遴遴的车轮转动声中,却夹杂着噼哩叭啦的声音。肖兰茵奇怪地回头一看,身后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子,蓬头垢面,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本来是干净的,却沾了些尘土,额头被打破了,还流着血,男孩一手捂着额头,一边跟在车后跑。鬼故事大全

肖兰茵踩了踩踏板,车停了下来,“你还跟着我干什么?”小男孩看到肖兰茵问话,急忙跪了下去:“大小姐好心肠,我小三儿愿意跟着大小姐,为奴为仆都心甘情愿,请您收留我吧。”

肖兰茵仔细打量了他几眼,然后说:“起来吧。”车前行了不远,停在一所小小的洋房前,不大的花园,却是掇拾得干干净净。肖兰茵下了车,对老王吩咐道:“带着这小孩去洗干净,跟钟先生的管家要套干净的衣服给他换上,在外面等着我吧。”

钟少谦的花园里停了一辆轿车,刘管家过来迎了肖兰茵,“先生在小偏厅,有位客人,不过先生说了,肖老板可以直接进去。”

一架古朴遒劲的老根香座上,焚着一炉清雅的龙根香,满室琳琅的书籍和古玩只是做了个配衬,小巧的紫檀木桌上黑白双子是无声地厮缠,杀气十足,桌前两个人却是文雅之极,不动声色,嘴里所含的雪茄烟灰积了寸许却是稳丝不动。

戴着金丝眼镜唇边一撮仁丹胡的西装男子嘴唇稍动了一下,烟灰簌簌掉落,他伸手推乱了棋局,大笑道:“钟校长棋艺了得,本人甘拜下风了。(甜日常小短文)”他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语中却总有些怪异的味道。对面斯文儒雅却显是有了些年岁的男子含笑道:“宫本先生过谦了,承让,承让。”他抬起头,见到悄悄站在一边的肖兰茵,喜形于色:“兰茵,你来了,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宫本一夫先生,中日文化交流友好团的团长。”

肖兰茵听说眼前的矮个子居然是日本人,脚步一错,不愧是见多了世面,脸色却是丝毫未变,对了宫本一夫行礼如仪。钟少谦又对宫本一夫介绍说:“肖兰茵肖老板,世纪大剧院的当红台柱。”

宫本一夫深深地鞠躬:“久仰肖老板大名,听说肖老板的《霸王别姬》堪称一绝,我刚到本埠不久,希望有机会能看到肖老板的出色表演了。”肖兰茵谦逊了几句,宫本一夫就告辞离开。

小偏厅里沉寂下来,只有淡淡的龙根香弥漫在四面。钟少谦环着肖兰茵的腰,两人悄悄享受着这静谧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