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甜鬼故事给女朋友6篇

2022-09-18
本文内容甜鬼故事给女朋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惊悚,然而却阻止不了我们这群“小怂货”的好奇心,又害怕又爱看,希望本文甜鬼故事给女朋友,大家能够喜欢! 甜鬼故事给...

本文内容甜鬼故事给女朋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惊悚,然而却阻止不了我们这群“小怂货”的好奇心,又害怕又爱看,希望本文甜鬼故事给女朋友,大家能够喜欢!

甜鬼故事给女朋友第一篇:我知道你看见了

在一所学校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学校有一幢女生宿舍楼很旧了,因为住的人不多,所以学校也没整修。这幢楼里有三分之一的房间都空关着。小$和小#是刚住进来的新生。第一天晚上深夜她们隐约听到有很凄惨的哭声从走廊传来,以后几天每晚都是这样,听得令人毛骨悚然无法入睡。于是她们就向学姐们说起这件事。(给对象超甜的一千字故事)开始同学们一口否认有这种事,但经不住小$和小#的追问,终于说出原来在这楼里某一间寝室曾有一个女生上吊自杀了。小$是一个无神论者,一听这话就不信了,她说:“晚上的哭声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今晚我就去拆穿她!”说着她就离开了。胆小的小#还没反应过来,但学姐们的话并没讲完,后来的话只有小#听到了。

这天晚上小$和小#都没睡着,半夜十二点刚过,隐约的哭声又飘来了,咿咿--呀呀--,令人寒毛倒竖。小$对小#说:“我们去找找吧。”便拉着小#寻声走去。小#早已面如纸色,木木的由小$牵着走。深夜的宿舍走廊弥漫着鬼魅的气息,几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照着,把她们的身影长长的拖在地上。她们巡着这哭声来到了四楼。这层楼面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着。在这里哭声听起来更凄惨,更恐怖。现在连小$也有点害怕了。她们来到一间寝室门前,这里就是传出哭声的地方。这间寝室显然已空关了很久,门上斑驳的旧漆和一些蜘蛛网表明这里好多年没人料理了。

这时恐怖的哭声忽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小$定了定神,看了一眼发抖的小#,然后用力推门,但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小#颤动的说:“我--我们回去吧,我好--好怕!” 小$根本不听,她发现这扇门的锁是老式的,有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她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她喃 喃的说:“怎么尽是一片红色呢?”

听到这话的小#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动的说:“学姐说,那女生吊 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小$,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甜鬼故事给女朋友第二篇:人皮湿巾

果儿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女孩子,因此他的房间里总是有很多湿巾,什么东西也有用完的时候,果儿的湿巾很快就用完了,她不得不去买一些湿巾回来。

这天果儿走在大街上看到了一个纸巾店,这个点散发着阴森森诡异的气息,果儿觉得这个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身上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也没怎么多想就走了进去。

跨进这个店,屋里有一种古老的味道,店主是一个老婆婆,果儿立刻就去挑选他喜欢湿巾了挑选了几款,她觉得还不错就买了下来,她用余光撇到一个盒子,也是一款湿巾,用檀木制成的盒子,果儿也就顺手把这个买了下来,跟老婆婆说了声谢谢就蹦哒蹦哒的走了,可是她没看到老婆婆嘴角那抹诡异的微笑……

回家后,果儿把这款用檀木盒子的湿巾放在自己的床头边,先用别款的湿巾,过了几天,湿巾就用完了,就剩这款檀木盒子的湿巾了,她舍不得用,想出去去买,可是身上的钱都花光了,只能用那款湿巾了,可是当果儿打开那款湿巾后,快速的闪过去了一道白光,果儿没有看到,果儿抽出一片纸巾,用手抚摩着,不由得感叹:

“哇,好滑好嫩哦,不像其他纸巾那样粗糙”于是果儿更喜欢这款湿巾了。

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背对着她哭,果儿上前问她:“你怎么了,怎么不开心呢?”那个女孩子机械似的慢慢转过头,果儿看到了她的模样,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那女孩子的脸上血肉模糊,一只眼睛掉在了地下,没有脚,眼睛空洞的留着血……果儿尖叫起来,突然他从梦中惊醒,看到床边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似乎没有皮肤,身体背着果儿,嘴里碎碎念的说着:“你拿了我的皮,我要将你的皮剥下来,呵呵呵呵呵……”突然女孩的脑袋360°旋转过来,头发飞炸了起来,双手掐住果儿的脖子,果儿挣扎着,喘不过气来,女孩一手掐着果儿的脖子,一手慢慢地剥果儿的皮,直到慢慢慢慢地把皮全部剥完了在把果儿的心掏了出来,果儿昏死了过去……女孩又飘到盒子里回到了那个纸巾店等待下一个买纸巾的人……

作者寄语:……( . )虽然不恐怖但是也不要喷我( . )谢谢( . )

甜鬼故事给女朋友第三篇:405宿舍有鬼

陌露是今天刚考上这个大学的小学妹。

陌露去报道那天,一个女孩走过来,热情的说“你好,我叫雪儿,也是这一届的小学妹哦!”

“你好我叫陌露,也是学妹。”陌露有些羞涩的说。

“那我们,选宿舍去吧。”雪儿也有点不好意思。

“嗯,好”

她们两走到宿舍楼,看了一间又一间的宿舍,都不满足。她们走到405宿舍的门口,看里面挺干净的,于是就住了进去。

到了中午,潦草的吃了点饭,两姑娘就午睡去了。

“咚咚咚”

陌露总感觉有个东西在敲击自己的后背。心想,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出现幻觉了。应该好好休息。

“咚咚咚”

那感觉又来了,陌露低下头一看,没什么啊!于是就睡着了。陌露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红衣女孩被一个极其瘦小的背影砍死了。被“埋”在了陌露的床底下。

“啊啊啊啊啊!”陌露惊叫到。

“怎么了?”小雪关心的问。

陌露什么也没说,找到了两把锄头对雪儿说“我做了个梦,这下面埋了一个红衣女孩!”

小雪和陌露赶快挖了起来,果不其然,里面埋着一个红衣女孩,她的死相极为奇怪,眼珠被人掏空了,嘴巴咧的很大,嘴巴里空荡荡的。双脚,也不在了!

两姑娘急忙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学校,校领导报了案,小雪陌露以为什么事都没了,就安心的睡去了,谁知两个人在梦里同时梦到了那个女孩,女孩对她们说“我给你们

5天时间,假如你们找到了杀害我的凶手,我就饶你们不死,若是找不到,哼哼。你们都来阴曹地府陪我吧。”小雪和陌露两人惊醒了。(睡前给女友讲的长故事)他们决定,第二天就帮女孩找出凶手。

小雪和陌露很迷茫,世界这么打,带哪里去找杀女孩的凶手呐。

“对了,那天我在梦里梦到了杀女孩的,是个瘦弱的背影,要不。我们从背影下手去查。”陌露高兴的说。

远处,传来一个瘦弱的背影,正是陌露梦里梦到的。小雪和陌露跑过去一看,那人不正是学姐徐松松吗?难道....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声音。

“没错,这个背影就是杀死我的那个人的背影,她的右手臂上,有个纹身。”

“松松学姐,您可以给我看看您的右手臂么。”陌露胆怯的问。

“为什么想看?”许松松警惕的说。

“因为听同学们说,有个美丽的纹身。”小雪机智的说。

“哦,是有一个。好看么。”许松松开心的说。

“当然。”小雪和陌露异口同声的边说边跑回宿舍。

回到宿舍,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很感谢你们,我不会在缠着你们了。”

小雪和陌露吸了一口气说“终于解决啦.”

第二天,学校除了大新闻,高二学姐许松松,过度高兴激发心梗塞去世。死相很恐怖,没了双腿。(睡前小故事给女朋友500字)

过了几个月之后,学校来了一个学妹。她,就是那个红衣女孩!!!

甜鬼故事给女朋友第四篇:湖中女尸

黑暗笼罩着的寝室,某种声音在耳边飘荡,伴着夜莺的啼哭,似乎再翻念着一串串神秘而古老的咒语。

涵琦艰难的爬起了身,伸展着腰际的酸痛,那声音却飘过了窗子,像一颗尖锐的钉子,刺入了耳膜,有了钻心的痛意。

一个月以来,她太过认识这样的声音,但却没有生出免疫的抗体,仍旧一次次地受着重创。

她,无计可施,只得忍受。

一声声哀婉的叹息,伴随着舒缓沉闷的节奏,她明白,宿命终究是逃不掉的,该来的总会来。

她爬下床铺,蹑手蹑脚,生怕一不小心惊醒了熟睡的室友。

走廊中死一般的宁静,空气像凝结了般,散发着彻骨的冰凉,世界都在安睡着,只有她像幽魂般游荡,披着半透明的纱衣沿着走廊,步伐踱开了。

嗒……嗒……嗒……

那个声音在远方呼唤着她,循着墙跟,走出了寝室楼,外面是一片朦胧的白雾,四面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那声音却愈发的近了,似在催促她加快脚步。

涵琦走快了,朦胧的烟雾中一个拱形的门洞若隐若现,这是地狱与天堂的窗口,穿过门洞,世界变得更加的混沌,涵琦惊异地发现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夹竹桃的岸,暗绿色的水,濡湿的泥土。

学校后面的小湖——中央湖,涵琦的大脑中清楚地闪现出这样一个地方。它让涵琦从心底里生成了一股冷意。这是一个月后,她再度造访这个死亡的圣地。

相传,中央湖有很多幽魂,文化大革命时期,有许多受迫害的老教授尊严受辱,一气之下,沉尸河底。化为厉鬼,在午夜的时候呜咽着.......

歌声还在晨曦中飘荡着,她闻声了,甚至每一个音符都跃入了耳膜,某个温柔磁性的女声在浅吟着,似乎是来自于另一个灵异的世界。

声音乍停,涵琦看到了眼前迷蒙的烟雾中徐徐显出一个人影来。惨白的皮肤,一袭洁白的着装,僵硬的身姿,涵琦一下子想起了一个影视剧中的人——聂小倩

白色的衣裙被白色的雾笼罩着,直到女子走近了一点,露出黑色的长发和幽怨的眼睛时,涵琦才明白这是摆脱不了的轮回。

她惊叫出声,女子是蒋梦涵,一个消失了一个月的人。正确地说,她已经去世一个月了。

白衣女子直勾勾地盯着涵琦的眼睛,在她水汪的杏仁眼中,黑色眼球逐渐的模糊,终于映出一个墓碑的样子。

晨曦的浓雾伴随着陈腐的气味笼罩着女孩,涵琦却逐渐的眩晕,顺着冰冷的河堤,光着脚,踩进了暗绿色的河水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鱼肚白的东方,光亮的一片。这个清晨,浓雾散尽,却飘起了冷雨,雨一滴一滴地下着,拍打在水面上,发出一片哗哗的声响。

F大的学生们都陆陆续续地来上课了,途径了学校的小湖,湖里看不清有什么东西,常年肆意蔓生的水生植物填满了整个河底,水面看上去像铺满了深绿色的燃料,一个聒噪的女生却似乎发现了什么,她指着深绿的湖面,大叫道,“咦,那是什么,像个黑色的皮球。”

女子正说着,黑色的皮球慢慢地露出了水面,湿漉漉地滴着水,紧接着是轻薄的白纱衣,女子终于发现了,大惊失色,声嘶力竭地怪叫起来“死尸”。

声音划破了清晨的寂静,刺入了来往的学生的耳膜中,人们都纷纷朝湖面看来,只见一个早已经发胀的尸体悄悄地躺在湖面上,尸体沾满了污泥,眼睛惊恐的张开着,充满了血丝。

一月前

涵琦和蒋梦函住在同一个寝室里,二人感情一直不和,矛盾不断,究其原因是十八岁的少女总会有一些嫉妒心。

蒋梦函长的玲珑饱满,诠释了这个年龄少女该有的性感。与她比起来,涵琦就像一个含苞欲放的花朵下,一株见不到阳光的小草。1.56的个头,臃肿的体态,尚未发育的身体裹在一件大红的外套中,名副其实的像一个村姑。

跟这样的女子成为室友,一直是蒋梦函心中的伤疤。美丽的女孩是爱美的,当然也苛求自己的视线之内都是美的事物。

甜鬼故事给女朋友第五篇:深夜女鬼复仇

靳凯源是个帅气十足的小伙子,不但人长得帅气,家里也十分的有钱,所以,他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可靳凯源这个人却并不是一个对爱情忠贞不渝的人,他总是喜欢用浪漫和金钱去追女孩子,把女孩子追到手之后,玩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抛弃。

他有这个资本,因为他家里有钱,人长的也帅气。

甚至有的女孩子为了能和他有一段甜美的回忆,甘愿被他玩弄。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

在靳凯源的身边还真就有一个不一样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就是徐诗懿,是农村来的,在靳凯源的家里做保姆,没有什么文化,却非常的朴实。

徐诗懿长得并不算太美丽,与靳凯源之前玩弄过的女孩子相比,还有这很大的差距。

可靳凯源偏偏还真就对徐诗懿动了歪心思。

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靳凯源自身产生的一种征服的欲望,他希望征服自己所有见到过的女人。

可徐诗懿却没有过多的在意,除了正常的交流而外,根本就不愿意多看他一眼,甚至眼神之中还有这那么一丝的憎恶。

靳凯源不知道徐诗懿对他的憎恶从何而来,他只是知道,这个女人是在他家里工作的,就是他的女人,他不允徐诗懿对他产生丝毫的反抗情绪,更别提憎恶了。

他们天都在想着如何将徐诗懿拿下,如何让徐诗懿臣服于自己,成为自己手中的玩物,任由自己摆弄。

可靳凯源的想法一直都没有实现过,无论他怎样暗示,徐诗懿就是不上套,始终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靳凯源非常的不甘心,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他靳凯源无法征服的女人。

于是乎,靳凯源决定使用特别的办发将徐诗懿拿下。

他所谓特别的办发,无非就是一些下三烂的手段。(简短的睡前故事超甜的)

这天,靳凯源趁着徐诗懿在吃饭的时候,喊徐诗懿出去给他取一份快件。

这本就是徐诗懿正常的工作,因此,徐诗懿没有丝毫的怀疑,放下碗筷就赶出去拿快件了。

靳凯源在这个时候,静静的将自己花高价买来的一包迷幻药撒在的徐诗懿的饭菜里,为了保险起见,他还在水杯里也撒了一些。

徐诗懿取完快件之后,丝毫没有意识到饭菜的异常,坐在餐桌前继承吃饭。

几分钟之后,徐诗懿所吃的迷幻药已经发挥了作用。

徐诗懿在靳凯源的凝视下不断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物,扭动着身姿,摆出了各种撩人的姿势。

靳凯源越看心理越是兴奋。

“哼,尼玛,还在老子的面前装纯洁,现在还不是向那些出来卖的女人一样,搔首弄姿的,我靳凯源想要玩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靳凯源冷哼了一声之后,将脱得赤条条的徐诗懿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两个小时之后,徐诗懿已经苏醒了,她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哭喊着跑出了房间,想要去派出所报案。

靳凯源一看到徐诗懿跑出房间之后,马上就追了出去,他这个大少爷已经习惯了玩弄完女人过后用金钱来摆平事情。(睡前小故事哄女朋友的爱情小故事)

完全没有想到徐诗懿会不吃这一套,会放弃金钱的补偿而去报案。

靳凯源害怕了,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不能让徐诗懿去报案,假如警察知道这件事情,他就会有大麻烦,就算是他父母动用了关系,也至少将他关上个一两年,这是他无法承受的惩罚。

大急之下的靳凯源恼羞成怒,开着车就对着徐诗懿奔跑的身体上撞了过去。(讲给对象的甜美故事)

徐诗懿的身体一下被靳凯源撞飞了,而靳凯源依旧没有罢休,对着满身是血的徐诗懿反复的碾压了几次,直至将徐诗懿的尸体碾压成肉饼,靳凯源心中的愤怒才发泄出来。(甜甜的王子和公主故事6个)

甜鬼故事给女朋友第六篇:连环劫

1

阿木被学校劝退了,原因是恶意殴打教导主任的儿子。

面对阿木父亲的一再恳求,校方始终无动于衷。

阿木的班主任说,假如是简朴的学生打斗尚有商量的余地,可阿木将教导主任的儿子从操场打到教室,又从教室追至池塘边,最后干脆一脚踹下了水塘,若不是校卫队的人及时赶到,估计他还要往水塘里砸几个石头。

班主任苦笑道:“事后他不但不认错,还喊着是替天行道,其实教导主任那儿子也没太招惹什么!再说假如看不惯就要开揍的话,那还不天下大乱?”班主任停顿一下,若有所思地接着说:“阿木平时表现都挺不错的,可最近却有点反常,似乎有暴力倾向,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面对着唠叨个不停的父亲,阿木半天不语。

父亲终于停下来之后阿木才开口说:“爸,让我去溪里院专读吧。”

父亲诧异地盯着阿木看了半天,最终无奈地低下了头。

溪里院专在遥远的郊区,专本连读,里面的学生类型包罗万象,就好似一个混乱的公共场所,来者不拒。阿木要继承读书修完学业的话,溪里院专是惟一的去处了。

阿木去学校的那天,父亲一遍遍地嘱咐他:“那学校太乱,你千万要当心,不要理会别人的长短,顾好自己就是了。(爱情小故事睡前故事女朋友)”阿木一直默默地点头。

上了通往溪里的车子,阿木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终于走出了计划的第一步!

车子进了郊区,车窗外是一片荒芜的墓地。阿木的冷笑开始变得悲凉。是的,生命的另一半已经永远消失,不论这个赌局结果如何,自己都不是赢者,但自己不会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