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鬼故事吓人的6篇

2022-09-18
本文内容鬼故事吓人的「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惊悚,不过却阻止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鬼故事吓人的,大家能够喜欢! 鬼故事吓人的第一篇:...

本文内容鬼故事吓人的「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惊悚,不过却阻止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鬼故事吓人的,大家能够喜欢!

鬼故事吓人的第一篇:二零五画室

长发男生坐在小河边狠狠地吸烟,不时看看对面的教学楼。

十一点,十一点就会熄灯锁楼了,那个时候他会顺着排水管爬上去,拿了东西后立即离开。

现在教室还亮着灯,也许还有同学在教室里,而他的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校西区非常偏僻,树木多而照明少,晚上一过八点就人迹罕至,那条贯穿整个西区的林荫道就显得格***森。

为此学校中还流传着一些可怕的故事,说晚上假如在林荫路上碰到有人问你路,无论他看起来长得像谁,你都千万不能回答,否则他就会永远跟在你身后,不停的问你:带我去吧!带我去吧!

直到,你和他一起消失!

想到这儿,长发男生不禁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地寻找油画系专用画室、二零五画室的窗户,一眼就看到一个人站在那儿。因为距离远,只大致分辨得出是个女孩,在他看到她的一瞬间,向他挥了挥手。

他吓了一跳,没想到会有人站在窗口,究竟快熄灯了,这会儿还在窗口转悠,熄灯后就得摸黑走。

她是谁?河边这么黑,她也看到他了吗?可他的行踪不能被任何人发觉!

他站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今晚的天气很好,白晃晃的月光洒了一地,可是河边和林荫道因为有高大的树木遮掩,还是阴影重重。

那么,她怎么会看到自己的,或者,她是对别人挥手?

他向树影中挪了挪,再抬头一看,那女生仍旧站在那儿,伸着两只纤白的手臂对他挥着,兴高采烈。

当-当-当!

主楼的电子钟不紧不慢的报时了,教学楼瞬间一片黑暗,似乎所有的光明都被一把无形的大剪子在半空中剪断了一样。

长发男生第二次被惊吓到,他很想立即逃走,但想到自己目前的情况,又不得不强逼自己踏上那条传说多多的林荫道。

那是唯一可以通向教学楼的路,两侧是树林和大片的花丛,下午才下过一场大雨,泥泞的很。

擦擦擦的声音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因为寂静,所以显得格外刺耳,前后左右全是一团团模糊的黑影,一时也分不清是树影、花影、人影还是有别的什么。

长发男生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四处观望,虽然没有碰到传说中的问路人,却感觉好像走不出去一样,又感觉周围有无数只眼睛盯着他。

蓦地,他愣住了脚步,发现前方大片的阴影中,有一个红点一闪一闪的亮着,似乎是一只充血发亮的独眼在眨。

他骇得差点叫了出来,就见那红点有节奏的明灭着,散发着极之不祥的气息,但随即发现那是一点烟火光,有一个女人坐在路边吸烟。

鬼故事吓人的第二篇:鬼交警

夜晚已静静的将近了,五颜六色的灯光点缀着这座繁华的城市,显得格外刺眼迷人。马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酒吧里的我望着窗外的景象脸上不禁露出了微笑。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也不例外,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就被一家公司录用了,而且工资也不低,这是多长青年求之不得的工作。我难以掩饰心中这份喜悦。端起啤酒,一饮而下,喝了一杯又一杯。酒精也使我变得更加的高兴了,最后还哼起了小曲。

当走出去酒吧时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马路上也变得冷清了许多,车辆行人也少了很多。我摇摇摆晃的打开了车门,坐在了驾驶室。什么喝车不开酒开酒不喝车。我早已忘记了,发动车辆驶向了前方。我的家在郊区,开车大约需要四十分钟的时间。徐徐的汽车走出去了市区。城外的夜晚显得阴森森的,但我也无奈,城里的房价太高了,房子是租不起的,不过这也给了我动力。(睡前故事大全女朋友)我在心理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努力工作,在市区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想着想着,忽然“咣当”一声,我的汽车貌似撞到了什么东西,我赶忙下车查看,我用手机照了照,地方什么都没有。顿时一阵恐惊感涌上了心头,难道我撞到鬼了?我在心里责怪自己不该这么晚才回家。我正预备驾车逃跑时,一个恐怖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你酒后驾车还想逃逸?” “谁,谁在说话?”我撞着胆子问了一句,但声音明显在颤动。

“是我”这时一个身穿交警制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被吓了一跳,不由的一声尖叫。(给女朋友讲的短篇睡前故事甜甜的)那那还是一个人呀!他的脸色苍白,身上还充满了血迹。

“你,你是人还是鬼?” 我颤动的问到。“我当然是鬼了,刚才我看到你把车开的晃来晃去的,就像你打手势示意你停车,没成想你静直想我撞开,把我撞出了好几米。”“我,我不是故,故意要撞你的,请你放过我吧!”

“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想帮你改正错误。我生前就是一名交通警察,我的工作就是要保证每一名司机安全驾驶,排除一切安全隐患,可就在三年前的今晚,就在这个路口,我被一辆忽然闯来的一辆面包车夺取了生命。死后,我仍旧不愿离去,白天我又不能现身,只要在夜里到这里指挥交通,这三年我也不知道我拦下了多长酒驾的司机。而你让把三年前的悲剧重新上演了。鬼的经历是有限的,我被你这一撞,用不了多久定会灰飞烟灭的。” “交警同志,我……”

“你要记住,酒后驾车是醉上加罪,请你一定要遵守交通法,当你失去了那仅有一次的生命就再也无法挽回了。想想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好了,不说了。再见……”说完,他消失在了夜色中。我已忘记了害怕,取代恐惊的是深深的自责,我已被这个爱岗敬业,认真负责的交警深深感动了,就算死后仍旧不愿离去,还要留在这里为做着贡献。这一课,是如此的深刻。比一摞的罚款单更有力,我站在那里,为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交警深深的鞠了一躬。我把车子挪到了路边,心想这一夜就在车里度过吧!

从那以后,每当我端起酒杯时,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那个交警,想起他对我说的话。而我的眼眶也会在这一刻湿润,这眼泪里夹杂了自责与心痛。

鬼故事吓人的第三篇:百鬼传之色鬼

百鬼传之色鬼

锦江近百烟水绿,新雨山头荔枝熟,万里桥边多酒家,游人爱向谁家宿?(啊!成都。括号以内是作者自己加的。)

成都,这个商业休闲繁华的大都市,承载了不少年轻人的梦想。

豪华的包房内,一群微友,欢乐的聚集在一起,发泄出心里的不痛快。

刘娇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同事海妹带她来的,自己穿着长裙,在这种场合显得有些保守。

而海妹穿着低胸T恤,露出“长城”这么长…的事业线,一条超短牛仔裙,展露出半个屁股在外面,海妹扭动火辣的身材,拿着话筒和微友唱着自己改版的歌曲。

男:“妹妹你坐床头哦!”

女:“哥哥你按住我的手……”

合唱:“……床上…你当我是牛……你…当我是牛……”

“以前没见过你。我们是第一次见吧?”一个帅气的小伙子,靠着刘娇坐了过来。(甜甜的故事兔子)

“恩!”刘娇没好意思看对方,羞涩的点了点头。

“我叫陈超,你呢?”男生举起酒杯碰了一下放在桌上,刘娇的杯子。

“我叫刘娇,我很少出来玩的。”刘娇拿起杯子,用舌尖舔了舔,放在桌上继承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怎么会喝酒。”

陈超听到这里,心想今晚自己赚了,碰到个纯情小美眉,不过这难度有点大,陈超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迷人的笑脸,说道:“没关系,要不我教你玩个游戏吧!”

“陈超,你的歌,你的歌。”海妹故意打断陈超,将话筒递给他,自己靠着刘娇坐了过来。

对着刘娇耳朵轻声细语的说道:“这家伙是个花花公子,玩玩可以,你可别动真感情。”

刘娇显得有些尴尬。

陈超一边唱着刘德华的缠绵,一边用深情的眼神盯着刘娇看。

刘娇深呼吸一下,缓和了一下情绪,站起身来说道:“我想去下洗手间。”

洗手间很宽敞,洗手台上一面两米宽的大镜子,刘娇看着镜中的自己,在反思自己该不该来这种地方,感觉好生疏, 可是不这样,有只有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

包房内,陈超的歌声再次响起:“不喜欢孤独,却又害怕两个人相处……”

刘娇打开水笼头,洗了把凉水脸,就在她眼睛睁开的这一瞬间……

镜子里,一个黑影,快速闪过。

“谁?”刘娇猛的回头一看。

什么都没,她拍了拍脑门,心想可能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可是她看不见,自己的背后,一个黑色的人影,看着像是贴在她背后,开始慢慢的融入她的身体里面。

“刘娇,刘娇,你没事吧?”海妹急促的推拉着厕所的门。

“没事,没事。”刘娇打开厕所门,走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

包房内,四五对情侣,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打起了kiss。

刘娇忽然感觉自己口渴难耐,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旁边陈超见此情形,心中暗自欢喜,心想,今晚有的搞头了,陈超色迷迷的看着刘娇,慢慢坐了过去。

看着陈超英俊的脸庞,刘娇忽然有一种想亲上去的冲动,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陈超端起酒杯,含情脉脉的看着刘娇说道:“今晚想不想……”

陈超的话还没说完,刘娇猛的亲了上去,嘴对着嘴,用力将陈超按在了沙发上。

陈超心想,这这,比我还急,好吧!看来今晚我要大展拳脚了。

“咚。”一声,包房的门被重重的推开。

所有的灯光被同时打开,大家依然沉醉在温柔乡里。

“陈超,陈超。”一女孩,站在门口,声嘶力竭的高喊着陈超的名字。

鬼故事吓人的第四篇:食尸族

男主人公:安震

孙大爷

安震是J镇的一位山林护卫员,他天天都要去山林巡逻,防止滥砍乱伐发生。

J镇地处安徽与浙江两省交界处,是座标准的山区小镇,四周环山,山绕着山,一座又一座,形成莲花形的山坳。一年四季绿树葱葱,山上植有六十年以上树龄的针叶松,树大枝茂,安震天天都要往返巡罗,从这座山翻到那座山。

J镇是个比较落后的小镇,镇上的居民死了后,依旧采用旧式的土葬。

山上高高低低筑满了一座座墓穴。

安震天天经过山时,都将心提紧,一有风吹草动更是汗毛直竖。

这日,他与往常一样上山巡逻,不料经过半山腰时,闻声大树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凑近一看,几座墓穴已被扒开,棺木横亘在地,棺盖一一开着,里面的尸体暴露在外。

那些尸体胸膛里空空的,内脏早已被掏了个干净。模样狰狞恐怖,吓得他两腿发软。

这些尸体死了已有多时早已腐烂,此时暴露在外,一股浓浓的尸臭味飘了出来。

安震用手捂住鼻子,赶快离开想找人来清理,不想听到另一座墓穴里依旧有声响。

他步上前一瞧,那是山下王二儿子的墓。

王二那儿子生前他见过,长得白白胖胖,才19岁就得了脑溢血而亡,前天刚下葬,这会墓上的土还没干,不知是谁这么缺德,将王二儿子的墓给扒了。

安震想,会不会是盗尸贼,据说有这么一伙人,专们盗尸去买,尤其是这种年轻的,刚死不久的尸体,一具也能卖个一万多。

他越想心越不安,到底是一个镇的人,他可不想王二儿子就这样被盗了。不由将肩上的猎枪举起。

心里有些怕,举枪的手都在抖。

枪里只有两发子弹,他也不敢真开枪。(哄女朋友睡前故事大全浪漫的)这枪还是去年去县里申请来的,原因他这山里常常有野猪出没,为了安全,上级批了一只猎枪给他,但上头有规定这枪不能用来伤人。

眼下他只是拿出来恐吓下那盗尸贼,装腔作势而已。

“谁在里面?”安震举着枪喊道。

墓穴里的声音停止了,一个头发花甲的老头,领着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从墓穴一前一后钻了出来。

那老头衣上有斑斑血迹,连同嘴角和衣领上也有,血迹发紫,不像是新鲜的,只是还没有干涸。

那孩子身上同样也有血迹,两只小手攥着一根血肉模糊的手指还在嘴里啃着,那模样活像是在啃红烧鸡爪,越啃越上味的。

安震一瞧,那老头是山下的老李,那孩子是老李的孙儿。

老李儿子和媳妇都出门打工了,将孙子留给老孙带,不想老李竟把孙儿带上山来,还干起这勾当。

安震真是生气。

继而又想起,外界传言,老李祖上有人得了食尸症,一旦发起病,就要去墓里扒死尸来食,此时安震见他爷孙俩这副德性,吓得腿都发软,明显的这爷孙俩的食尸症发作了。

老李那孙儿依旧啃食着王二儿子的手指,两只眼溜溜地盯着安震,似乎是在说:“叔,你要不要也来点!”

安震将手里的枪放了下,劝说起老李:“老孙,这次是你发病还是你孙子发了病?要不去医院看看,总这样出来偷食尸体也不好,说不定还会得个啥怪病的!再说你扒了这么多人家的尸体,人家家属要是知道了,也不会放过你的啊!”

老李将手上的血往衣上抹了抹,说:“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这毛病一发起来,就是管不住自己啊!一想起王二这儿子长得这么白白胖胖,就这样被一把土埋了真是可惜!”

老李说着唾液直淌,安震已听不下去,步近墓穴一瞧,王二儿子的尸体已被拖出棺,衣衫扒尽,身上血淋淋一片,除了一个头还能看出原样,其余的能吃的地方都差不多吃光,就连肠子也被吃了,一滩滩黄黄的便便散落在尸体四面,腥臭味满天。

鬼故事吓人的第五篇:打生桩的小鬼

公元1930年,民国18年。

神州大地某个繁华的地区。

一位年轻人跟着一位头发早已苍白的中年人,站在一条宽广的大河岸边上。年轻人注视着不远处一个看去上刚建成一半却已然倒塌了的桥墩,叹了口气说:“师傅,我们真的要那样做吗?太残忍了!”

中年人点头说:“是的。新桥墩三番四次地发生建了就塌的事故,只能用咱们建筑祖师鲁班传下来的办法解决!”年轻人说:“可是……”

中年人打断他的话:“不要说了!仪式开始了!”他刚刚说完,悲惨的叫声响彻大河两岸。

不久,一座大桥傲然挺立在大河上。它默默地为这个地区的人民服务,也默默地掩盖着曾经发生过的悲剧。

光阴迅速,转眼间到了21世纪初,这座大桥在大半个世纪的风雨侵蚀下变得老态龙钟,人走上去都感觉到桥身在发抖。地区政府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拆除它,重新建造一座现代化钢筋大桥。

就是这么一个举动,让后人知道了当初的悲剧。

夕阳西下。

清亮的河水反射落日的霞辉,使横跨在大河的大桥披上一件金黄色的衣裳。

陈忠全带着漂亮的妻子张玉秀散步来到大桥边上,欣赏着这迷人的黄昏景色。他轻轻地问妻子:“秀,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张玉秀深情地望着自己的丈夫说:“我怎么不记得?这是当年你向我求婚的地方。当时也是黄昏时分,你就在大桥边上向我下跪求婚。现在回想起来,就像在昨天发生一样。”

陈忠全说:“是啊!可惜见证那一时刻的旧大桥没了。”

陈忠全一边说,一边朝新大桥望去。(甜甜的追人故事)忽然他发现大桥上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在玩耍。小孩衣衫褴褛,面色灰白,就像那些被人贩子当作赚钱工具的小乞丐。陈忠全对妻子说:“看见那两个小孩吗?”

张玉秀说:“我早就看见了,他们的样子很可怜!”

陈忠全说:“我也有同感。要不我们上去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买点好吃的?”

张玉秀说:“好啊!”二人打定主意后,正要走上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甜到炸的暖心爱情故事长篇)两个小孩发现了他们的存在,睁大双眼看了他们几秒钟,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见了。

陈忠全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一脸茫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张玉秀反应得比较快:“那两个小孩应该是鬼!”

陈忠全“啊”地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拉起妻子想撒腿就跑。张玉秀却阻住他说:“你跑什么?”

陈忠全说:“见鬼了自然就要跑了!”

张玉秀说:“可是它们没有伤害我们呀!这说明它们是善良的鬼。我听我奶奶说过,假如你被鬼发现了而鬼没有伤害你的话,那只鬼都是善良的鬼,最好给它烧点纸钱!”

陈忠全此时已经非常害怕,巴不得立刻逃离现场,可是见到妻子一脸认真的样子,只好硬着皮头允许下来。

他们从纸扎店买来许多纸钱和一些小鬼穿的衣服,拿到大桥脚下烧了,烧完之后陈忠全说:“这里太诡异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来了!”

张玉秀说:“怕什么?它们又不会害我们!”

陈忠全说:“可它们究竟是鬼啊!”

张玉秀见丈夫害怕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你一个大男人还怕这些?好啦好啦,我们以后不来就是了。(哄女朋友睡觉温馨故事)”

陈忠全听完后一把抱起张玉秀,欢呼说:“感谢妻子深明大义!”

陈忠全欢呼得太早了。他有足够的掌握保证妻子不再要求去这个原本布满甜蜜回忆,后来布满诡异气氛的地方,可是他作为报社记者无法拒绝上司要他去这个地方的命令。

就在他遇见鬼后的一个月,社会上突然传出有人在大桥附近的水面下看见龙的传闻,而且越传越神,甚至有人说这条大河原本就镇压着一条蛟龙,镇压的工具就是那座旧大桥。

现在旧大桥被拆了,蛟龙得以逃脱,今后必定兴风作浪。

鬼故事吓人的第六篇:守山人

石鼓名山,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名闻遐迩,西晋尚书郎郭璞于《迁城记》中就有“左旗(山)右鼓(山),全闽二绝”之赞。山中四季常青、苍松滴翠、奇葩流红、岩秀谷幽,相传山颠有一巨石平展如鼓,每当风雨惊雷之际,便会发出隆隆之音,如鼓声绵绵不绝在山间回荡,故人取名曰鼓山。

鼓山历史悠久,各种民间传闻和传说甚多。诚然,传闻和传说都是“传”,乃道听途说、人口相传,可信度、真实度值得推敲,但是,又有谁敢说传闻和传说就是假的呢?没有亲身经历的事,任凭你上九霄云端,下十八层地狱,搬出条条所谓的科学论据,那也是如隔山吹牛,白费功夫!

传闻和传说也总是有一定根据的,这根据或大或小,也不会没来由的会凭空捏造一番。而这些传闻和传说却往往能引人入胜,添上几分神秘色彩,令人无限神往。鼓山也是如此,单说守山人这事,也足以让人惊心动魄。

——最近为感情之事烦恼伤神多时,我不知她怎样看我,对我感觉怎么样,她一次次地拒绝我的要求,我也明白这种事勉强不得,但看她和别的男生在一起时,我心里真的很痛。好了,梅开二度,话分两头,且说十月这天,大雨漂泊之后,空气中一片清新。我便想出去走走散散心,就又来到了鼓山脚下,想借登山排除心中恼气。

雨后的鼓山显得格外地绿,到处生机勃勃,不时有淘气的小鸟在枝头往返欢快地跳跃,抖下连串的水滴,滴落在登山者身上,登山者不怒反笑直向鸟儿吹口哨。我边往上爬,边想着心事,也不知过了多久,不经意间回过神来,往上望了望,又往下看了看,上下空空如也,整条道上只有我一个人,心里顿生迷惑,起先不是有好多人吗,怎的一下子全都跑哪去了?

我不知道爬到了什么地方,以前似乎从来没走过这条道,虽然还是石阶,但却陡峭无比。天也有点昏暗下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心里暗自焦虑。

此时山间居然起雾了,雾气笼罩得奇快,很快,我最多只能看清前方五、六米远的地方,往上迷蒙一片,往下雾气腾腾。不知是起风了还是怎的,白茫茫的雾气中好像夹杂着树叶被风吹动的声响,再细耳听去,不像!似乎是有人在里面窃窃私语,又像有人在咀嚼着什么,而且我的衣服也没动,是没起风。清新的空气瞬间飘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极浓的腐臭味,我被熏得忍不住咳嗽几声,心里顿时慌张起来。

白茫茫的雾气越聚越浓,慢慢向我靠拢过来,雾中声响越发大起来,这次好像有人在自得地偷笑。我上下驱赶着浓雾,但越驱赶却越多,几乎要把我笼罩其中,雾中有不明物不时触碰了我几下,猛地,发出刺耳的嘶叫声,雾气中陡然生出无数只毛茸茸的绿爪,它们争先恐后地抓向我。

我想抬脚踹开它们,怎奈这雾似乎无形的绳索把我牢牢捆住,动弹不得。我心灰意冷,未想今日将丧命于此,索性闭上眼睛,等待那撕心裂肺的时刻。

“哐”!

忽然山中传来一下极响的锣声,锣声大而宽远,许是在山中的缘故,往返久久荡漾不息。锣声中分明透出阵阵祥和之气,我的心灵不禁随之震惊,顷刻之间,满脑无丝毫杂念,唯有这祥和之音不绝于耳,一时间顿觉超凡脱俗。(甜甜的小故事给女友)天有些亮了起来,浓雾受惊似地迅速退出十来米远,雾中声响徐徐平息。

我松了口气,但浓雾虽然退开,却仍旧阻挡住上下通道,我还是脱身不得。

浓雾在远处停留了将近一个时辰,好像在观察,伺机而动。果然不久,浓雾飘动了几下,在原地打转起来,并未冲出,似乎仍犹豫不决,它们害怕,又不愿放弃已到嘴边的肥肉。如此试探几回,它们徐徐移出那片区域,向我靠拢过来,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它们大胆起来,浓雾迅速膨胀起来,大片浓雾白蒙蒙一片罩向我,尖锐的嘶叫声一阵紧一阵,那些毛茸茸的绿爪未等浓雾将我完全笼罩,便迫不及待地全伸出来,贪婪地抓住我每一寸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