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6篇

2022-09-18
本次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给男朋...

本次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一篇:宿舍鬼谈

我的室友姓王,名明强,由于长得和王宝强十分神似,他的外号也叫宝强。

考完试的那天我和宝强都高兴的睡不了觉,总算是可以回家了,对于漂泊他乡求学的学子来说,回家无疑是最美好的事情。

激动的我们选择了以一夜长谈的方式结束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晚上,一开始我们聊着游戏和女生,但慢慢,宝强却转变了话题,我们不知不觉聊到了灵异。

宝强说,他曾经经历过一件很古怪的事。

那是他初三的时候到同学家玩,想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索性便住在同学家,他同学家很偏僻,而且很阴暗,明明是夏季,房子里却透着阴冷,不过他同学说这到省了空调费。

宝强半夜的时候被尿憋醒了,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敢去上厕所,但最后他实在憋得不行,只有下床,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走廊的灯,昏黄的灯光,只能隐隐约约照亮去厕所的路,而中间的厨房里,依旧是一片黑暗,宝强咽了咽口水,试探性的走了两步,当他经过厨房时,他还是好奇的往里面望了一眼,他说他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场景,一个约莫像人的黑影在对他笑,露出了惨白的牙齿和眼睛,没错,白色的眼睛,宝强想都没想,一股脑冲回来被窝,捂着头,憋着尿,等到了天徐徐亮,他也隐晦的问了问昨晚有没有人在厨房,但他同学一家都说没有。(哄女朋友的睡前长篇小故事)

宝强回去之后就大病了一场,他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的奶奶,他奶奶带着他去向大师请了个平安符,大师说那东西叫煞,看见他的人会有灾厄,戴上这道符后还要在寺庙呆上七七四十九天。

宝强在寺庙里的第三天知道了一个消息,他那个同学一家死了,煤气爆炸,据说是没有关好煤气,但宝强不信,他同学和他同学的父母是都很细心的人。

听完宝强的故事我感到有些寒意,正好有些尿急,便下床上了个厕所。

上到一半,电话响了。

“喂,东子。”

“谁啊。”我说道

“我啊(情侣睡前故事长篇公主),宝强,我到家了,给你说一声,你一个人在寝室呆得还习惯吧。”

我感觉我的心脏缩成了一团,对啊,宝强已经回家了,那刚刚我是和谁说话

我不敢转头,但我已经感觉他在那儿了

那张只看得清眼睛和嘴的脸

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二篇:流血泪的布娃娃

王冰是一个比较美丽又活泼的女孩子,在学校许多男孩子都挺喜欢她的,天天一大堆情书在她手里,她几乎都看不上那些男生。

王冰有一个白色布娃娃特殊好看!王冰不管干什么都带着那个布娃娃。她给布娃娃起了个名字,叫:笨笨!王冰的舍友刘柳、张志红和李欢佳,她们三个都比较喜欢王冰的笨笨!然后,她们就商量以后天天晚上四个人轮流抱着笨笨睡觉。只要抱着笨笨睡觉的人都会遇到倒霉、诡异的事。可是没有一个人怀疑是布娃娃笨笨做的怪。

有一天,该刘柳抱着布娃娃笨笨睡觉了。刘柳兴奋的说:“唔!终于轮到我啦!好兴奋哦。呃。反正明天晚上就轮到我抱了!”张志红自得的说。“呵呵”不知道谁说的。空气凝固了。三四秒之后恢复了正常。“咦?谁说的?”胆大的李欢佳说了一句。“不知道。”王冰回答。

然后各自都睡下了。(给女朋友的睡前小故事100字)谁也没有看见布娃娃在流泪,那泪是红色的。那不是泪,是血! 早上大家都起床了,王冰、张志红和李欢佳睁大双眼都看着刘柳的枕头旁边。刘柳说:“看啥嘞?这么入神。”然后刘柳就往她们看的地方去看了。“诶!妈呀,咋会有血?” “不知道,起床之后就看见这里有血了。我还被吓了一跳呢。(甜甜的小短文)”李欢佳说。“咦!你们有没有发现昨天晚上刘柳就把布娃娃笨笨放在了枕头边啊?”张志红说。“呃,没发现,我刚才才发现的。”王冰傻傻说。 “这个布娃娃是不是有问题啊?”刘柳说 “哼!别胡说了,布娃娃没有问题,布娃娃就是布娃娃嘛,还能是什么?”王冰气愤的说“诶!我听说那时候我们的学校有个女学生,叫做贞雪,她也有个跟你长得差不多的布娃娃,那个布娃娃也是有很多人都喜欢的,学校里许多人天天都争着要借那个布娃娃玩会儿,结果贞雪离奇死了!借她布娃娃的同学也都离奇全死了!死的时候都是张着大嘴!明显是被吓死的。布娃娃也没了踪迹。”刘柳严厉的说。“假的!都是骗人的。你还信?”王冰说。还没说完,她们就去晨跑了。晚上,就在她们要睡的时候,布娃娃坐了起来。她们四个人吓了一跳!立马缩成一团了。“哈哈!我终于等到了这天!终于可以把你们杀死了。”这声音听是从布娃娃嘴里发出来的。说着布娃娃走近了她们四个!眼睛里还流着血!

顿时,她们四个吓傻了“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可是布娃娃根本不听她们四个人的话。邪恶的魔爪向她们伸来,布娃娃的笑容徐徐不见了,腐烂的脸,看着都恶心。

早上新闻上播出“××中学有四名女学生被吓死,现场还留下一个眼睛流着血的布娃娃。其实是有一个魂在布娃娃身上附着的,那个魂就是贞雪的,因为贞雪由于那个布娃娃而死的,所以她要让所有接触过布娃娃的人去死。杀她们的那一天正好是贞雪死的那一日。王冰手中的布娃娃就是贞雪以前的布娃娃。杀贞雪的那个布娃娃还不知道是谁!

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三篇:你被卖了

村里一向身形懒散的吴西截最近不知在哪里找了一个新活计,这个工作虽然风险大,但是工资倒是哗啦哗啦的涌了过来,而且还是一本万利,接了这个工作还没有多久,吴西截就出奇意料的发了。

这事可真是个奇迹,没过几天就在这本来就是很小的村里给闹翻了,几乎是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但谁都不知道,吴西截毕竟是干什么工作干发的。

这件事情也传到了村中的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小混混李元阁耳朵里,他天天看着吴西截骑着个名牌车在村里豪迈地游玩就是一阵眼红,非要吴西截把这件工作也给他介绍一下,要他也体会体会发财的感觉。

吴西截也再也承受不了这李元阁的死缠烂打,只好被迫地允许了李元阁。

这天一大清早的,吴西截就拉着李元阁嚷嚷着说去工作,他们来到了县城的长途客运站,看到了一个领着大包小包的长得还算清秀的小姑娘,小姑娘看上去还像是只有十七八岁,人长得可是水灵灵的,正在东张西望的不知找寻这什么。

吴西截投了一个会意的眼神给了李元阁,李元阁也会意,立即向那位小姑娘慢慢地走了过去。

“小姑娘,在这里干什么呢?第一次来这儿吗?”李元阁嬉皮笑容的搭讪道。

“嗯。”小姑娘羞涩的点了点头。

“这是上学呢,还是来找工作的?”李元阁继承问道。

“我找工作的。”小姑娘微微地低着头,有一点点略微的害羞。

“呵呵,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们这里正好有个工作要找人呢,你愿不愿意干啊?”李元阁冷不丁地告诉小姑娘,他新开了一个小饭馆,要找女性服务员,可是因为小饭馆才刚刚开张没有多久,手里资金也有点紧张,所以工资开的有点儿低,没有人愿意到他那里去工作,“虽然我那儿工资轻微有点低,可是包吃包住,假如将来小饭馆的生意徐徐好起来了,肯定会给你涨工资的。”李元阁仗义地拍着胸脯说道。

“是啊是啊,而且我们老板这对人可好了,我就是在那儿打工的。”吴西截不失时机地说道。

“好呀,我还正愁今天在哪儿落脚呢,既然你那里又包吃的又包住,现在就带我过去做服务员吧。”小姑娘笑盈盈地说道。

李元阁和吴西截相互对望一眼,嘴角勾出了邪恶地笑意,今天又钓到了个大鱼。

其实让吴西截他发大财的工作不是什么正当工作,而是拐卖人口,像这种长得好看的小姑娘价值可是很高的,也是最好卖的。

“走吧。”这个小姑娘倒也挺主动,她把手里的几个包裹交给了吴西截和李元阁两个男人:“你们可是男人,刚我拿一下,这个可重了。”

“行。”吴西截爽快地允许了,快活地跟了上去。

小姑娘走到前面,越走越快。

吴西截和李元阁害怕那个小姑娘跟丢了,几乎一路小跑着跟上去。

“唉,小姑娘你跑慢一点啊,不是那边,往左走。”吴西截见小姑娘往右边走去,急的直叫。

“没错啊,就是这里。”没一会儿,小姑娘缓缓地停了下来:“到了。”

等到吴西截和李元阁跟上去的时候,小姑娘的旁边站着两个穿着严厉的黑色西服的壮男人。只见那两个男人拿着一把钞票客气地往小姑娘的手里塞着。李元阁眼睛尖的很,一眼就发现了那不是什么钞票而是一把骇人的死人用的冥钞。

“呵呵,够了。”小姑娘手里拿着钱,眉开眼笑的走了。

“喂,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明就里的吴西截还拿着小姑娘的包裹朝着小姑娘的背影喊道。

“不要再喊了,你们已经被她卖给我们了,知道我们是谁吗?我叫黑无常,这位叫白无常,走吧!”话音刚落,那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两条铁链来,分别向吴西截和李元阁的脖子上套了上去:“绑了这两个人的魂魄,他们的身体又能卖个好价钱了。”

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四篇:徐老师的白猫

徐老师是我们的英语老师,她讲起课来驾轻就熟,在教学上认真负责,批改作业一丝不苟。但学生们都讨厌她,因为她是一个刻薄的人,总是打骂学生。她已经做了很久中学英文教师了,是一个资历很高,经验丰富的老教师,但是没有一个人喜欢她。

徐老师戴着一副精致的眼镜,天天都浓妆艳抹,样貌倒也平平,眼睛斜斜的,鼻子略微向上翻,眉毛被修得很细,她喜欢穿性感的服装,有着一头精心打理过的,卷曲的齐耳短发。她总是带着一只小白猫,每次上课时,她就把那只小白猫放在教室角落的一张椅子上,小白猫就乖乖地呆在上面,一动不动,扒着睡觉,直到下课时徐老师再把它抱走。

徐老师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香水味,但是没有人喜欢,也没有人欣赏她,一切都被对她的恐惊取代了。(哄女朋友睡觉的睡前小故事)当徐老师向我们走来,我们所想的就是又有谁要遭殃。天天在走廊里,总是看到有学生被她训话,她越骂越起劲,没完没了,而那个学生总是低着头,面红耳赤,表情僵硬。 鬼故事

训话时,徐老师总是对男生动手动脚的,扯他们的衣服,还劈头盖脸地打他们。有几个男生的英语成绩很差,总是被她打巴掌。对女生,她的态度轻微要好一些,但也从不放过我们,她什么脏话都骂得出口,歇斯底里地骂我们。有一天早上我迟到了,徐老师就罚我站在办公室,并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很气愤,也记住了这件事。钱颖是我的好朋友,她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一直都是前三名,老师们都很喜欢她,除了徐老师。(女朋友睡前故事3000字超长)一次单词默写没过关,她被叫到讲台前,徐老师当着全班的面骂了她,骂完后还把本子扔到她身上,本子掉落到地上。钱颖恼羞成怒,却只好忍气吞声地把本子捡起往返到座位上。我们都很愤怒,讨厌徐老师和她那不可一世的腔调,污言秽语和那股恶毒劲。

这天,徐老师气冲冲地走进了教室,还是往常那副腔调,一样的气冲冲,但是却不见了那只白猫。徐老师站在讲台上,恶恨恨地望着我们,说道:“是谁干的,趁现在自己承认,等查出来就没那么简朴了。”

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都很害怕。徐老师看上去愤怒极了,面孔扭曲,咬牙切齿。

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五篇:活人灵堂

一、两个顾客

天色渐晚,当冯三驾车来到十字路口时,手机响了,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老婆翠花。冯三嘟囔了声“吃货”,选择了挂断。不到两秒钟,手机又催命般“嗡嗡”地叫个不停。冯三气不打一处来,按下接听键,急咧咧地大嚷:“啥事?有话快说!”

在东北,坊间有这样一句俗话:男人是搂钱的耙子,女人是管钱的匣子。(非常暖心的睡前故事)可翠花这只匣子简直是用钛合金打造的,只进不出,想砸破抠几个子儿花,累死你!为此,冯三几次和翠花吵得脸红脖子粗,他说:“我的工资卡你攥着,只要我回家,你先扫荡、清身,搜刮得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身为大老爷们,没钱就没面子,你还让不让我活?”翠花的脾气向来好得出奇,春风化雨以柔克刚,她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这么做是为你好,防止你走歪路。再说,我攒钱,也没花在我身上。你看看我穿的用的,跟旧社会地主家的丫鬟有啥两样?”面对苦口婆心的翠花,冯三每次都败下阵来。说实话,假如翠花多花点钱妆扮妆扮,冯三也不会如此气愤。可是,她把毕生精力都放在了吃上,以致穿麻袋都能撑裂,又哪能带得出门?既然带不出门,翠花动不动就来查岗,每小时少则两遍,多则四五遍,能烦死人。

此时,听到冯三话中带气,翠花依旧不急不恼,轻声细语地说:“老公,今天生意不错吧?”

“不错个屁!我开车呢,你想让我去见阎王啊?”喊声未落,足以致命的大麻烦从天而降——一个醉鬼手拎酒瓶,脚下拌蒜,踉踉跄跄地晃到了车前!

冯三暗叫“糟糕”,扔了手机,边急踩刹车边打方向盘。万幸的是,在人车相撞的刹那,醉鬼倒也灵巧,往前一扑趴上了车头。

冯三惊出了一身冷汗,推开车门张口就骂:“喂,你眼珠子长后脑勺上了吧?想找死,别拖累我!”不料,那个醉鬼喷出一团熏人的酒气,咧开大嘴巴,嘿嘿直乐:“冯老板,是我。嘿嘿,想找死,不找你找谁?”

稍一愣怔,冯三认出了对方,是前天接待的顾客狗六子。听说狗六子生性极为抠门,活脱脱就是葛朗台再世,并从英国移民到了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平时喝酒,他只买60度散装的烧刀子,然后兑水慢慢享用。而此刻,他手里拎着的却是上百块钱一瓶的好酒。

“狗六子,你发财了?”冯三备感纳闷,问道。狗六子一仰脖,“咕咚咕咚”地灌下两大口酒,美滋滋地说:“发啥财?是想开了。人在世上活一回,又何必难为自己?冯老板,谢谢你开的活人灵堂,谢谢。”

上个月,冯三灵光一现,突发奇想,在城郊租了间平房,开起了死亡体验馆,也就是狗六子说的活人灵堂,让那些想活没勇气、想死没决心的人体验体验死亡的感觉。前天,狗六子蔫头耷脑地找上门,说活得太累,没劲,想死一回。不得不承认,这人是够吝啬的,连死的心都有了,居然还死乞白赖非要冯三给他打五折。体验馆新开张,客源不多,为了做广告,冯三只得勉强同意。万万没想到,在棺材里躺了4个小时后,狗六子竟大彻大悟,活明白了!

目送狗六子摇摇摆晃地走远,冯三刚要启动车子,却又定住了。只见路边的街巷里,一个非常认识的身影一闪而过,快速扎进了洗头房。

那是好哥们儿光头。小时候,光头生过一场怪病,落下了“寸草不生”的病根。他进洗头房,毕竟是洗哪儿不言而喻。一时间,冯三大惑不解,甚至很难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这个光头仁兄堪称鼎鼎有名的怕老婆一族,翠花曾不止一次号召他向光头学习,要坚忍不拔地系紧裤腰带。如今,连光头都晚节不保下了水,这世上还有谁能经得起活色生香的诱惑?

给男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六篇:夏日夜色鬼影

上大学时我们宿舍都是本地人,除了我是从偏远县城来的,她们家景都很好,通常谈论的话题都是什么品牌的化妆品,什么牌子的衣服,我家为供我上大学,父母已负债累累,我不愿在别人面前吐露家庭的困难,因为她们在优越的环境里无法理解,我必须要做兼职打工才能赚得生活费。我每天忙于打工及自习与她们也没共同话题,大家在宿舍也仅限于打声招呼,没有熟到朋友的程度,我也无所谓,只要好好学习,打工赚钱减轻父母的负担,毕业后能到一份好工作,别无所求。

那是一个夏天,我做好家教,坐车往学校赶,在熄灯前赶回宿舍,她们都躺在床上了,正在谈论今天看的电影,原来她们一起到录相厅去看了恐怖片。

叶静是比较胆大的,平时在宿舍也喜欢讲恐怖故事,居然说《午夜凶铃》有多可怕,不敢一个人,所以拉上的宿舍的几个一起去的。

我本身也怕这个,因为回来晚了,没热水了,带好衣服就想冲个冷水澡算了。叶静说,“现在是鬼节你不知道么,晚上也敢一个人这么晚回来,真是胆大。”我没回答,其实我哪是胆大,我是没办法。

我默默的把毛巾,沐浴露,放到盆子里,拿着手电筒就去卫生间了,楼里很安静,我打了水笼头,快速的将全身冲了一下,沐浴露搓出泡泡,周围忽然传来低低的呜咽声,仔细听好象又没有,以为听错了,忽然又大声起来,我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起来了,开水管就冲,总觉得黑暗里有一双眼晴看着,背后好象有东西。我手抖得厉害,衣服半天没套上,越想想怕,裹上衣服就往回跑,跑的时候踩到什么软软的,不会是老鼠吧,吓得拌了一跤,手电筒掉到地上,灯熄的瞬间,有一个白白的东西飘过来,那个东西落到我项后面,滑滑的,好象什么摸了下似的,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鬼啊,我吓得大叫一声,一口气跑到宿舍关上门,跳进被子发抖。

还在宿舍里讲着鬼故事的她们,忙问我怎么了,我说有鬼,她们显然也吓坏了,我上铺说,“听说我们这幢楼以前有个女生考研没考上,跳楼自杀的,也不知道以前是住哪个寝室,不会这时候出来吧”,我大叫,“不要再说了”,小文拿着手电跑过来,抱着我,大家都在呢,不怕了,这世界上哪有鬼啊,要不今天我陪你睡吧,今天就把手电开着睡。忽然电话铃响了,啊,她们都大叫一声,千万不能接,贞子来了贞子来了,小文紧紧的抱着我,也在被子里不敢动了。叶静说,“肯定是班上几个男生,听说我们今天去看这部电影,所以故意吓我们的,看我明天不收拾他们。(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知乎)大家别怕了,要不咱们明天在门口挂一门神,八卦。”

大家开始讨论什么东西辟邪最有用。建议每人买一中国结手绳。小文说,“你明天还这么晚回来吗,大家都很担心你的,我明天帮你提开水吧,晚上洗澡我陪你吧”,“那怎么好意思”,小文说,“没事,咱四级不是还没过吗?拿手电背会单词,要是四级这么考过了,可是一段佳话啊”,大家都笑起来了,叶静说,“你以为是才子与佳人啊,你们俩不会发展成同性恋吧,为了我们509的名誉,还是每个人背一天单词吧,有无异议?”后来天天有人帮我把水打好,每晚有个人陪着我,我洗澡,她背单词。没想到她们将我的困难看在了眼里,怕伤我自尊,一直在默默的关心着我,后来在509的室友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她们也会是我一生的朋友。

那件乌龙事件其实是这样的,晚上水管都关掉,水压高,水管发出呜呜的声音,那天风也配合出了一点那种声音,加上她们之前谈论的恐怖故事,让我进入了情景的想象中,我跑的时候毛巾掉了,拌着脚吓着摔了一跤,不巧同学洗好晾着的一件白裙子拽下来了,刚好手电灯灭了,落到身上,吓得不轻。第二天同学看到现场一下明白了,这件乌龙事件大家笑了好久。但那以后,我经常和她们一起集体活动了,也敢和她们一起去看恐怖片了,那样的日子真是难得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