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给对象讲恐怖故事6篇

2022-09-18
导读: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氛围下讲,希望本文给对象讲恐怖故事,能帮到大家! 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第一篇:绿藤腕...

导读: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氛围下讲,希望本文给对象讲恐怖故事,能帮到大家!

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第一篇:绿藤腕可以打鬼

贵州省、毕节市、**县**村、沙冲路、这是一条通向地狱之路,没有人知道路口在哪儿!

一天,老王向往常一样上山打鸟儿,到了沙冲口,他一边嘘一边扔石头赶小鸟,今儿个天气不是很好,到处都是雾花,还带一丝丝蒙蒙雨,他丢了一块大石头,哐…哐…石头掉进密林就响,他知道这是回音,并没有在意,于是,他又往下走,这时大雾越来越大,老王看不见前面大路了!

慌忙中老王脚一滑,一个跟头,掉进了一洞口,正当他想爬上去的我时候,里面忽然发出了声音,:哎…哟…哎…哟…,打到我了!哎哟!!老王心一酸,糟了!打到人了!

老王赶快往里瞅,他又会想;这一大早的谁就进这洞了?声音也听不出来是谁!

糟了!想起了沙冲口的那些事儿,老王脑海中只有一个恋头,就是希望快点跑出去,自己闯入了不该闯的地方,他一个劲的掉头,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脚,老王低下头,一只干巴巴黑秋秋的手紧紧的拉住他。

老王是村里年龄较大的人了!他阅懂一点这些东西,老王不荒不忙的从洞涯上扯了一条绿色藤腕,(这些绿藤腕可以打鬼)

他一边跳一边打,嘿!嘿!…阳间有阳间路,阴间有阴间路,错在你们不该上来!

老王边打边跑!快到家门口时,老王老伴带着孙女看见一个劲的跑,老太婆骂到,这老头精神真好这么有劲。:奶奶 有人追爷爷,孙女叫到。在哪儿啊?”

在爷爷后面好几个人追爷爷,奶奶它们是不是要打爷爷呀? 奶奶着急的盘问:在哪儿啊?

西西!老王老伴和孙女西西旋盘的时候,老王一个跟头在地,就在也没有起来!

所有人也不知道老王的死是从何而来,最后村里人找到了老王打鸟的工具在沙冲路后,大家都怀疑他惹了不该惹的。

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第二篇:诡异的凉亭

小梅是个大学生,她最近刚转来A学校,与她一同转来A学校的还有小梅从小学就在一个班级里读书的闺蜜小玲。

学校后面有座凉亭,不知道为什么,这座凉亭一直被列为学校的禁地,任何人不得进入。小梅从各位学姐学长中得知原来之前有一名女学生,不知什么原因在这凉亭里自杀了,从此,每一个到这凉亭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死去。学校只好把这座凉亭列为禁地,任何人不得进入。

小梅是个无神论者,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鬼和神。于是,她叫上自己的好闺蜜小玲陪自己晚上一起去凉亭探险,虽然同是大学生,但是小玲对鬼魂确实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所以小玲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撑不住小梅的软磨硬泡。便允许陪小梅一起去了。

因为是晚上,学校里静得吓人。不知道为什么,她们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正窥视着她们,而且离凉亭越近,这种感觉就越强烈。忽然,小玲隐约的从远处看到有个白影,“小梅,小梅,你有没有看到凉亭那边有个白影啊?”小玲问小梅,“没有啊,你应该是出现幻觉了。(女朋友睡前故事超甜的短的)”小梅说到。小玲仔细一看,那白影又消失了,应该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吧!小玲心想。(给女友的睡前爱情故事长篇)到了凉亭,一阵刺骨的寒意让她们心里情不自禁的紧张。她们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仿佛凉亭里有无数只眼睛看着她们。

“啊!”

小玲尖叫了一声。“怎么了,小梅问道。(搞笑小故事讲给女朋友的睡前故事)“我刚才看到有一个穿着白衣服,浑身是血的女人朝我笑着。”“什么都没有啊,你肯定是最近学习太累,出现幻觉了,别自己吓自己了。”小梅虽然这样说,但是心里还是害怕了起来

,究竟这个凉亭给小梅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这时,一种仿佛来自地狱的笑声从凉亭的四周八方传来。这时,小梅和小玲都听得清清晰楚。很明显,这不是人的笑声。这时,在她们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不,正确的说是女鬼。浑身都是鲜血,一双空洞的眼睛望着她们,指甲足足有七寸长。小梅和小玲吓得不知所措,小梅此时的世界观彻底改变了。(超甜的情侣故事)她们想跑,无奈,腿脚像是定住了一样,根本跑不了

,“我死得好惨啊!我要你们来给我偿命。”说完,女鬼便用自己七寸长的指甲,刺向了二人的心脏,小梅和小玲便倒在了血泊中。

“现在是新闻报导,在A校后面的凉亭里,发现了两具女尸

,死法极其诡异,只见她们的内脏全被掏空,警方也查不出什么,因为她们的肚子是用指甲给剖开的。

不久,学校将那座凉亭彻底封了,并且24小时派人看守,生怕哪个人又走进了凉亭。

作者寄语:写的第四篇鬼故事,希望大家喜欢,不知道之前有没有跟自己这篇相像鬼故事,不过绝对没有抄袭。

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第三篇:噬心女

夜凉如霜,少女如水母触角般灵动的发在蓝色的水底里悄悄摇曳,尽管曾经清纯透澈的眼正在徐徐失去生机,身体的温度正在在流失,我依然觉得月光洒在她娇花似玉苍白的脸上是多么漂亮,这是一具快要彻底死亡的尸体,而我只是一个虚空的灵,怎么忍心浪费一个重生的机会呢?

少女缓缓的睁开了双眸,嘴角勾勒出一丝诡异的笑。

绚丽夺目的霓虹灯闪烁着人世间的七情六欲,我漫无目的的行走在闹市区,得到肉身的我感觉并没有比原来有多好,被封在湖底700年,每一天都在痛苦失望的回忆里沉沦,只怪自己当初相信了他,纵容自己执迷不悔,一堕千丈,不错,我的前身正是九霄美狐,小维。

他说他爱我,我相信了,于是心居然痛了,我用千年的修为复活了所有人,还救了他的妻子,臭道士有句话说得好,妖就是妖,邪恶是天性,而我因他却变得妖不像妖,成全了他,我得到了什么,不过是两千多年的冰冷和寂寞,这么多年,我终于修得一个道理,那就是永远都不要去相信。

重新来到人世间,想起当初刚刚修炼成人的天真和好奇,不禁滑出一个凄楚的笑,街上如今和我一样早己是另一番模样,一种别样的繁华,不知道要去哪,但如此徘徊究竟也不是办法,现在我可是拥有了肉体,我招了招手,一辆车停了下来,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我看到了他颗布满污垢的心脏在跳动。

“小妹,要去哪儿啊,”

“给我找个歇息的店”

我上了车,这个男人带我绕了好久,四个轮子的反倒没有几百年前的马儿跑得快,司机在一家酒店停了下来。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钱啊?”

“啊(想吃疯狂星期四的文案),对不起,大哥,我……我没有钱……”

“呵呵,没关系,你一个姑娘家肯定是碰到了什么难处,没事,我不要了,这样吧,我帮你去把房开好,你好好休息,明天再说吧。”

男人给我来了一间房,自己也跟着进来了,他理所当然的坐在我旁边,开始对我欲行不轨,我故意推开他,给了他一巴掌,他对着我骂到,“贱人,我帮了你,你还不知报答,良心被狗吃了吗?”说着粗暴的把我压在了身下。

我微微的笑道:“我的给狗吃了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这颗龌龊的心就要被我吃掉了。”

我的的指甲深深的陷入到了他的心脏,久违的血液汩汩的流出,好香的味道,我已经好久没闻到了,舔舐这鲜美的血液,咀嚼着脆嫩饱满的心脏,腥红的血染红了床单,上面躺着一个赤裸死不瞑目的男人。看着镜子里越发美艳的自己,我仿佛找到了属于我的快乐。

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第四篇:他们死于相片中

“我会让你们死的很难看!”她愤怒的说完,然后直接从楼顶跳了下去…

秦明坐在一间寂静的咖啡厅里,靠着玻璃窗的位置。他俊秀宛如明星的脸上,挂着一抹邪恶的笑脸。

因为手机上的微信,传来附近挚友的添加申请。

他刚站起来,左手猛然捂住胸口,脸上的笑脸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表情!

紧接着,一股鲜血就像注射器里面水,直接从他的指缝里面喷出来,血液立马渲染了干净的玻璃桌。(哄女友讲的睡前小故事)

一道,两道,三道…

似乎他的身体里面有无数个注射器,一个接着一个的从他体内往外喷射着他的血液!

周围的客人已经被这一幕惊吓的停止了一切,他们甚至没有逃跑,所有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正在往外喷血的秦明。

“啊…”

所有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是因为他们看见,秦明的左手,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生生的拧断,然后整个身体瞬间扭曲的不成人形!

血肉模糊的秦明,此刻就像被拧干的,拧断的毛巾,被人丢在红色的水中。他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咖啡厅的门口。

玻璃的推拉门,不停的摇摆着,似乎刚才有个人从这里经过!

我收到秦明的死讯,是在半夜十二点半。

当时正开着车,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的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我在半路碰到的秦明!

电话是一个哥们打给我的!

听他说完,挂了电话以后,我猛然扭头看向副驾驶位置。不由得全身发麻,用力一踩刹车,盯着那空荡的位置瑟瑟发抖。

半个小时前上车的秦明已经不见了!

在他坐过的副驾驶位置上,只留下两个血红的大字‘小心’。

我因为一个月前女友李玲诡异的跳楼自杀,伤心欲绝去外婆家散心,在回来的路上碰到秦明。

他很奇怪,上车后一直没有说话,不到二十分钟,我就接到哥们王鹏打来的电话,得知秦明已经死了!

冰冷阴森的殡仪馆,只是站在门口,就能感受一种无形的恐惊,秦明的家人站在那里哭的死去活来。

王鹏蹲在那里,他左边的赵刚靠着墙,右边的周涛弯着腰,抱着头。三个人的身体在瑟瑟颤动,脸上不是悲伤,而是恐惊!

见我赶来,王鹏猛然站起来。他冲到我的面前,双手抓住我,嘶吼道:“她来了,她回来了,她的鬼魂回来报仇了!”

“谁?谁的鬼魂回来了?”我迷惑的看着王鹏。

他忽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因为他直接后退了两步,抬起手,满面惊恐的指着我!

“鬼啊!”他大叫一声,慌忙飞奔出去。

接着,门口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追到门口的我,亲眼看见王鹏的身体直接被撞的血肉模糊,宛如断线的风筝,飞向天空,落在地上的刹那间,一辆重型火车从他身上碾压而过!

顿觉毛骨悚然的我,就像雕像一样楞在殡仪馆门口,夜风呼啸,宛若怨妇的哭泣,恍惚中,我好像闻声了玲的冷笑声!

我不是害怕这笑声,也不是因为王鹏被那辆重型火车碾压的不成人形,而是我根本就没有看见撞上他的车辆。

也就是说,那个灵媒的办法是真的!

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第五篇:姐姐是凶手

‘小童,你还记得你的姐姐吗’奶奶小心翼翼的问着小童,17岁的小童望了望角落那两个女婴儿被爸爸妈妈抱在一起的全家福,呆了呆,稍微的点了点头。(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甜甜的爱情)‘小童,你姐姐小艾,过几天会回来我们身边’奶奶轻声道。小童不知道,有一个孪生姐姐在一起生活,自己的世界会有什莫变化,心里有点开心,但也有点烦。

姐姐来了,小童初次见到自己的孪生姐姐时,假如不是衣着的不同,一定会认为自己是在照镜子,姐姐刚到的几天,小童总觉得姐姐怪怪的,说不出的感觉,还是自己在排斥姐姐呢。(睡前故事男朋友)

这一天,小童早上起床发现奶奶不见了,走进姐姐的房间把正在睡觉的姐姐叫醒,问了姐姐,姐姐小艾说不知道,昨晚到现在没有出去过,当小童转身离开姐姐的房间时,却发现,姐姐的拖鞋有泥巴,看起来还有水分,看似像踩上不久的,‘明明是出去了,为甚麽说没有出去’小童心里想,觉得很怪异

小童去了报案,但警察说没有24个小时,不受理,小童一路上在想,‘奶奶毕竟怎么呢,去了哪里呢,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还有姐姐为甚麽说谎呢’

回到家,姐姐一如既往,与平时没有甚么不一样,小童就和姐姐小艾说了今天奶奶不见的事,小童仔细观察姐姐,姐姐只说‘哦,是吗’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感情,过了一天后,小童的报案受理了,但警察并查不到甚么,随便应付,小童知道指望警察是不行的,她决定,自己查,要把真相找出来。

‘怎么又堵了’小童看着洗手盆满满的水,不禁气愤起来,奶奶都快失踪一个星期了,还没有任何消息,邻居也问了,大家都看不见奶奶,小童用手把堵住水管的东西勾出来,却摸到一条长长的东西,拿出来一看,小童认得出是奶奶的食指,虽然已经发白但因为那条手指戴着奶奶说给小童做嫁妆的祖传戒指,小童很确信,这是一根人的手指,还是奶奶的,小童没有选择去报案,而是把这件事情隐瞒,她想‘姐姐一定是杀了奶奶,假如现在我去报案,但不知道姐姐的杀人动机,那么也会销案的’小童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多么危险,但为了不然姐姐发觉,小童叫了自己的男朋友回家和她一起睡觉,而且,在客厅安装了视像头,虽然看不见小童和她姐姐小艾的房间,但可以看到客厅到厨房的全画面,并在房间加了两把锁,防止姐姐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杀了自己。

连续几天,都没有事情发现,小童的男朋友都开始怀疑小童有点神经质,对小童说再留多一晚就走了,却在第二天,小童发现男朋友不见了,自己的房间门是开的,小童即刻从客厅取下视像头查看,视像头中,小童看见半夜自己的男朋友走向了厨房,向厕所走去,但当男朋友从厕所回房间的时候,却有一个极像小童的人出现了,一刀插在小童的男朋友心口,然后把他拖到了厨房,还弄干净地面。过了一会儿,画面中的那个人拿着一盆东西出来。来到了客厅放在桌面上,并吃了起来,小童想到,这是自己男朋友的肉,有点想呕的感觉,接着壹段时间,画面中的人似乎吃完了,起身,把餐具收拾好,然而,向小童姐姐的方向走去,小童不顾了那麽多,冲向了姐姐的房间,姐姐还在熟睡中,小童看了看姐姐的鞋底,很明显有血迹。

小童很害怕,想到警察局报警,刚打开家门,警察就在自己的面前,小童有点意外,‘小姐,你的邻居说你家里有异味,我们想...’‘警察,救救我,我的家人都被姐姐杀了,姐姐好可怕’警察走进小童姐姐的房间,翻开了披在小艾身上的被子,一阵恶心味飘起,小童的姐姐小艾,眼珠里还爬着几只虫,全身都腐烂了,估计死了快一个星期了

小童此刻站在门外,幽幽的说‘就说姐姐是凶手了,姐姐是凶手,凶手’

给对象讲恐怖故事第六篇:婴儿花

这是无人走过的街道,陈晓望着路旁的草丛,背后微微发凉,她恍然间她发现在那不远处寸草不生的荒地里,有一朵黑色的花骨朵,在月光的照耀下,显的花十分的漂亮,陈晓低下头,嗅闻起来,那花带着清香的味道,花瓣也十分的柔和。

手,不由控制的摘下了那一朵花,心跳的更加强烈了。一阵阴风吹袭着陈晓的后背,使得她心里更加的发毛,脚步加快的回到家,她急的连鞋都没有脱,就踏进家里,陈晓看着手中的花,不禁的笑了。

陈晓趴在桌子上,正在修剪花骨朵,她把刚不久折下的花骨朵放到花瓶里,鼻端靠近的闻着,深深吸气,脸上浮现出沉醉的表情,更有一股惊心动魄的漂亮。而那花朵在她秀美脸庞前,竟也似更加灿烂,她惊愕了,那花居然在疯狂的生长,花枝生长,不停的生长着,原本的花瓶也被它那根基给破碎了,那花不停的延长着,陈晓像想逃脱这里,而后,转身才发现,花的根基已经蔓延整个房间,门也打不开了。

她张望着花,明明是多妖娆而漂亮的画面,但却是多添了一份血腥的味道,屋子里忽然有一阵阵的腐烂的味道,花骨朵绽放了,每一片花瓣上都有一具腐烂的尸体,很明显,尸体的外形犹如婴儿大小,它们姿势却是睡着的样子,而花心中的死婴却是活生生的婴儿!

“妈妈,天空是灰暗的,我心里空洞洞的,我感觉到似乎全世界都抛弃了我,孤独寂寞失落无助将我压的喘不过气来,我好想逃,逃到另一个世界去。为什么要抛弃我们,我们做好一切,却迎来的是.....一场骗局。”死婴一步一步的靠近陈晓,两眼空洞说着。

陈晓惊愕又恐惊的说不出话,她看着死婴慢慢靠近,不禁的后退好几步,而后再看死婴继承靠近着,她后背一阵冰冷,是的,她被逼近的墙角:“你,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妈妈,为什么抛弃我们,是不是我们不乖还是妈妈讨厌我们?我们好痛苦,好苦痛,天天别人的妈妈都会保护着自己的孩子,哥哥姐姐为了保护我,它们都灰飞烟灭了,为什么?你却残忍的将我们抛弃?”死婴停下脚步,抬起头看着陈晓,微肿的眼睛已经流下眼泪。

陈晓心忽然疼了起来,双膝跪地,抱着死婴,轻轻的拍了拍死婴的后背:“宝贝乖,宝宝不哭,宝宝乖……”她轻哼着歌曲,眼泪也不经意流下来。

以前的她,为了地位与金钱,不惜出卖身体而获得金钱,怀孕之后便去医院做流产手术,她根本没有真正的想过孩子的感受,现在她后悔了,可后悔已经晚了许多年……

“那妈妈喜欢我们吗?”死婴忽然问起陈晓,只见陈晓重重的点了点头,死婴笑了,笑的十分诡异,锋利的獠牙露出,还带着生肉,屋里的藤蔓蠢蠢欲动,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画面,她居然惊呆了。

陈晓随后,淡淡一笑,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嗯哼!”一声闷哼,花的叶子居然刺入了她的大腿,这足以知道着叶子是有多锋利,她心忽然疼痛了,睁眼一看,原来心脏已经……

天微亮,白雾中若隐若现着一个女人与一个孩子,她们正牵着手,幸福的走去天堂……

(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