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6篇

2022-09-16
本文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惊悚,然而却阻止不了我们这群“小怂货”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能帮到大家! 给对象讲什么鬼...

本文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惊悚,然而却阻止不了我们这群“小怂货”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能帮到大家!

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第一篇:行街的菇凉

作品介绍:

售书的晚上忽然冒出了一位女读者,随着与她不断地接触,我发现了她的……

---------正文内容---------

我一生中有两次意外,一次是车祸,一次是熟悉了你。——题记

老天有眼,我写了六年的小说,短篇的共十万字以上,长篇的共百万字以上,如今终于、终于、终于成功啦!

《我的大学没有鬼》由于题材新奇,北京的某家出版商看上并出版了,卖得还不错。本来我也要随大流实习找工作,现在好了,好歹也是作家的人了,就不跟他们一样当小员工看老板眼色了。

这不,为了再度提高销售,要在西单图书大厦搞签售大会。说实话,我有点担心,我的字实在拿不出手,读者看到我的字还不吓一跳?中专时老师让我练字,我没在意,她开玩笑说,以后等你成了作家怎么给人签名?我反驳说,他们要得不是我的字。(哄睡小故事女朋友)

不想一语成谶,好在读者真不是冲着我的字来。一天下来虽然辛劳,但也十分开心,顺带熟悉了几个本地的土豪读者。

晚上与土豪读者、编辑等人快活地吃了饭出来,一个忽然出现的女生拦住了我,农历九月的北京不算冷,但这个女生在夜风却显得单薄和无助。

就在我有些不耐烦,想要绕过她时,她开口了:“吟月。”

弄风吟月是我的笔名。

原来是我的读者,我放下了抬起的脚。

女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理了理被吹风散的发丝,“吟月,我是你最忠实的读者行街的菇凉,白天那么多的人,我都没机会……”

“你等了一天啊?”一个土豪读者吃惊地问。

女生点点头。(给女朋友的睡前故事浪漫)

这让我也吃了一惊,直人感动。

行街的菇凉是《我的大学没有鬼》忠实的粉丝,最为活跃和积极,更重要的是,她是粉丝中为数不多的女生。我曾幻想过她的模样,然而现实中的她没有那么的美丽,她长着一张圆圆的脸,身材有些发胖,与她自封的“猪宝宝”倒很相当。

“可以陪我走走吗?”行街的菇凉问。

我有些为难地看向几个土豪读者,他们识趣地说没关系,反正都在北京,随时可以联系。

…………

我与行街的菇凉走过一个又一个路灯,我们比网上聊得还投入,期间我问她,QQ上显示你的地理位置是广东怎么却在北京。

她无语地看了看我。

…………

夜色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深,我正要与她离别时,她停下指指近处的高楼,“我就在这里,谢谢你送我回家。”

“呃……”我望着亮着灯的窗口,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情侣甜蜜睡前故事)

她带着笑小跑着进了小区,留下原地发愣的我。

…………

好事来了挡都挡不住,《我的大学没有鬼》实体书热卖的同时,一个香港的导演找上了门,说要改编电影。

我那个高兴呀,自不必多说,与此同时,我也忙了起来。小说和电影不一样,有许多地方必须修改,而片方限定了时间,搞得我十分累。

手机响了。

我拿手机正要接电话,来电居然没有号码,以为是手机故障了,没多想就接了电话。

“喂,是我,行街的菇凉,出来散散步吗?”话筒那头传来一个认识的女声。

改了一天稿子,我也累了,既然有女生相约,何乐而不为?我痛痛快快允许了。

等坐车来到约定的地点时,我见一个柔弱的女生立在站台,她在人群中心那么的特殊,似是不食人间的烟火的仙子。

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第二篇:我是你男朋友

光棍节要到了,看着一对对小情侣在街上卿卿我我地笑着,涛子心里越发的阴沉。过几天就是他第24个光棍节了,他急啊,他可不想就这么一直过下去。“不行,我必须得在光棍节来到之前找个女朋友!”涛子在心里告诉自己。可是,去哪找女朋友呢?

涛子皱着眉头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宿舍,似乎很久没回来了,感觉有点生疏。宿舍里没人,周末了,大家都出去嗨了。他突然看到桌子上的电脑,“嘿嘿,天无绝人之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涛子自得的笑道。于是五分钟后,网上的一个招聘网上,就多了一则启示:本人男,28岁,现急招一名女生过光棍节,全天制,工资极高,相貌不限,有意的速与我联系。

涛子登上QQ,不几分钟就有很多人加他为挚友问他价格,涛子笑了。他仔细的看着应聘者们发来的资料,然后和自己比较满足的女孩发起视频,又经过一番筛选(睡前故事女朋友暖长的关于爱情),最后涛子选择了第七个和他视频的女孩。那是一个算不上很美丽的女孩子,有酒窝,笑的时候很好看,像极了自己曾经暗恋过的一个女孩子。女孩问涛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价钱,涛子笑笑,给了一个高价,透过视频,涛子看见女孩笑得很开心,两个酒窝仿佛瞬间开了花,煞是迷人。涛子看的痴了。谈好了价钱,他们开始聊天。女孩叫林雪,23岁,某学校大三女生。林雪问涛子有什么要求,涛子说,你只要说我是你男朋友就行了。

晚上九点多,几个男孩相互搀扶从外面晃悠悠的走了进来。“你们。。你们中间哪个混蛋喝酒时还偷偷回来玩我的电脑了?”“瞎说!我们。。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喝酒吗?这不5个人都在这。。”小臣回头看看门,回来时们是锁着的,没错,是他刚才亲手开的门。。幽幽的蓝光似乎一只庞大的眼睛在盯着他们,他们突然觉得一阵莫名的恐惊。。借着酒劲,哥几个慢慢上前。(适合给女朋友表白的超甜故事)电脑上面挂着QQ,网名是:涛子。。。。

可是,涛子去年自杀了。

第二天新闻上报道,一个叫林雪的大三女生死在电脑旁边,死因不详。死前曾和一个叫涛子的网友聊天,聊天记录只有一句:涛子是我男朋友!红色字体,似乎要流出血来。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钱固然好,但切不能因贪图钱财,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第三篇:恐怖体育社

“呼——”洛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该死的闹钟!我正在做美梦呢。。”,他往闹钟一看,马上懵了。

“MADE!太糟糕了!今天10点要去飞跃体育社第一次练习的,现在9点40了!”

他来不及多想,迅速穿衣服刷牙洗脸,以最快的速度将面包塞入口中,一路狂奔赶上102公交车。他沉住气来,看看表,“呼。。。50分,10分钟足够到了。”

司机转过头来,看着洛克。洛克被这种莫名其妙的目光给弄懵了。“司机师傅,你望着我干什么啊?”

“10分钟足够到。。你不会是在飞跃体育社那站下吧?”

“对啊,师傅你一定开车很久了吧。(甜甜的故事给女朋友)”

司机额头冒汗。颤颤巍巍地对他说,“飞跃体育社闹鬼!”

“呵呵,”这种话对于坚定无神论者的洛克来说,不足以达到恐惊的地步,“师傅,世界上没鬼的,相信我。”

师傅不再说话,微微地叹息了一声,继承用心开车。

路途真的不是很长,别说10分钟,只给8分钟也行,当然,还要得益于这里的红绿灯转换时间比较短。

洛克下了车,“飞跃体育社”五个大字历历在目。门很宽广,完全没有那种紧张练习的气氛在此。进入体育社,他发现许多新生已经聚集在了一起,随便问一个,都说是刚刚到

的。他松了一口气,自己没迟到。

窗外阳光明媚。洛克却感到一种阴森的气息。“哎,我多想了,都是那个师傅说这里有鬼,我才害怕的。(求情侣甜蜜故事6个)。我不用担心,不用担心。。”他在心里小声默念着。

“同学们!现在立刻随意地排成三列,立正站好!”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男老师,他的面容上没有体育老师那种苛刻的感觉,反而令人觉得特殊亲切。“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丹

尼,现在是你们的老师。当然,我要给大家说一下,我们‘飞跃体育社’有一个特色,就是自由选课,选不同的课,有不同的老师,我是你们的总管老师,现在,大家可以到我这里

拿选课表,今天只须要填写选课表,就可以回家了。”

“Oh,Yes!”洛克身旁的一个男生差点没跳起来,“我最喜欢这种方式咯~”

“Hi,熟悉一下好吗?”洛克看他高兴的脸,不禁想跟他交个朋友。”

他非常热情,“我叫莫林,希望我们以后成为好朋友哦!”

“一定会的。”

然后,各自去拿选课表。

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第四篇:宿舍的皮球声

作者注:这个故事是我的大学同学告诉我的,本应该早早的发表,但一想到我在那个学校的小兄弟,又不忍心发表,把再刺激他,也因此拖到现在发表。

有人和我说过,天下有三个地方从古到今就是不干净的——墓地,医院,学校。墓地是死人在人间最后待的地方,因此不干净没人会觉得奇怪。只从有了医院,在那里的死人也多起来了,所以也有点不干净。至于学校为什么不干净,我以前一直弄不明白,因为那里是个教育人的地方,是个高尚的地方,怎么也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呢? 原来本来不明白的东西我现在搞懂了,这也就是我写下这个故事的原因!

先从2003年的2月12日说起吧:那是2003年春节以后开学的事了,当时在上海的郊区有一所新的大学,在此我不便说出它的名字,但它是刚健不久,而且规模也不小,是一个国外华侨投资的一家私人大学。虽然没成立多久,但教育质量却不差,赢得了很多家长的青睐。在2002年就有许多学生不辞千里到此求学。那年校长在上学期末就决定在春节后,全校搞一次校庆,故学生们都提早回学校预备。

在一片树木茂密的林荫小道的尽头是大二年级的男生寝室楼1号楼,在它的不远处是男2楼和男3搂,但只有男1楼的寝室窗户全都朝向北方,在这条林荫道的另一头是女生寝室,但它和男生寝室有一段距离,而且教师寝室就在女生寝室的旁边。 这天,411室聚着8个男生,他们是法律系的该寝室室员秦浩天,秦浩海兄弟,李鹏,许海和隔壁寝室的胡东,海天雁,张志,王崎。这8个人是班里出了名的篮球高手,为了这次的校庆篮球赛,他们在一起商讨战术。这是在410寝室传来了一阵拍球声,所有人被着拍球声吓了一跳。

“是谁在我们寝室拍球啊,不知道被楼下的老头知道要找我们的麻烦的吗?”胡东是个火爆脾气,此时已经大声地骂道。

“奇怪,我出来的时候还锁了门的,怎么还有人会进去的呢?”细心的张志从不忘事,他这长处是一些城里孩子没有的,因此他是这里学习最好的一个。

“会不会是那个人回来了吧?”李鹏说的那个人是410的第5个室员,张春芝,他是一个高官的儿子,凭着父亲的关系进的这个学校,所以在寝室里没人看的起他。

“嗯,是他,一定是他,我要好好地揍他。”说着火爆的胡东站起身来,要离开411室会自己的寝室里好好的修理这个公子爷。(爱情故事睡前故事女朋友短篇)而海天雁他们也不能坐视不管胡东打人,也只好跟了出去。可是当王崎离开411室时,发现他们的篮球都在411室里,而不是在410室里。这时他知道有蹊跷,立刻跑了出去,看到楼下的看门老头黄老头已经怒气冲冲的上来了。

“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啊?谁这么大胆在寝室了打球啊!”黄老头看着410和411室的学生,知道声音从哪里出来的了。

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第五篇:女孩的心思你别猜

林巧巧是汨罗学院的校花,许多女生都嫉妒她和陌可儿,恨不得让她们马上消失。

陌可儿是林巧巧的闺蜜,善解人意,是所有男生的中央,林巧巧也是。

9

点,林巧巧正趴在宿舍床上看教科书,陌可儿说:“巧巧,你怎么这么认真啊?”“无聊看看呗。”林巧巧说。陌可儿见状,马上笑嘻嘻地凑上来:“出去玩会儿吧,秒杀男生,呵呵!”“幼稚,无聊,都9点了还有人在外面么?”林巧巧白了她一眼。“好吧好吧,那我出去喽!”陌可儿走了,“别看我手机哦!”

“呼呼”一阵冷风吹进了宿舍,林巧巧抬起头:“这个陌可儿,门都不关。”可是正当她走到宿舍门口时,却发现门是关着的!“怎么回事?”林巧巧嘟囔着,这时,陌可儿的手机响了,林巧巧接起电话:“呼呼……今夜12……点……”说着就传来了忙音。林巧巧奇怪极了,她连忙回拨,发现这个号根本不存在!!!!!林巧巧心里一惊,12点?!她瞟了一眼钟,呼,10点都没到。“咯咯咯……”一阵女孩的笑声传入林巧巧的耳中……“怎么回事?”林巧巧惊恐地望着徐徐被推开的门。还好,什么事都没发生。就这样,林巧巧缩在被子里,直到11点50分……“啊!11点50了!陌可儿怎么还没回来?”林巧巧从被窝里爬起来,预备去寻找陌可儿,不料宿舍门“砰”地一关,从阳台徐徐爬上来一团怪异的东西。待那团东西徐徐靠近,林巧巧才惊异地发现,那那那那不是陌可儿吗!!!!!!这时的陌可儿,已经拧成一团,脸上的皮肤和身上的皮肤徐徐脱落:“咯咯咯咯,林巧巧……你看看我,看看我吧!”说着,便猛地撕下了一张脸皮,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不!是顺着她的肉流下来!“救命!救命!”林巧巧拼命拍打着宿舍门。“没用的,你还记得9点的时候你和我说过没有人吗?现在也没有人哦!”“你你你,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我叫你别看我手机,你偏偏看,再说了,!每次学校里,你的人气总是比我多,你也知道,我嫉妒心强!”“我就知道,你在别人面前都是装的!”“你知道又怎么样呢?你还是下来陪我吧。”宿舍大楼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地尖叫……“滴答”正好12点……

“瞧,这不是林巧巧吗?怎么死了呢?”“呵,活该哦,谁叫她长的这么好呢?”同学们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句地讨论着。而警察则在出事的宿舍排查,林巧巧的尸体还靠在门上,瞳孔放大,一脸惊恐样。“陌可儿同学,请问你有不在场证实吗?”“有,陌可儿9点到12点'都在和我们在外面玩!”陌可儿身边的几个女生说道。陌可儿脸上显露出不易察觉的诡异笑脸。

给对象讲什么鬼故事第六篇:水杀

淋浴器的水“哗哗”涌出,一个男人轰然倒地,再也没有起来,这已经是本市第七起同样的案件。

张波是生物专业的学生。他站在淋浴器下,想着关于水分子,还有水滴里面微生物的事情,一个电话就这样急匆匆地打了进来:他的好朋友突然去世了。

张波参加了朋友的葬礼,很小型的葬礼,据说是因为尸体有些奇怪,死者家属不想办得大张旗鼓。

张波询问了朋友死时的状态,他的父母伤心地说,当时他浑身都是水,像注水的猪肉一样肿胀着。这种说法令张波心中疑点丛生,难道是谋杀吗?也许那些水分能让他分析出一些线索。

张波想办法搬进了朋友去世前住的地方。那房子他一迈进去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感觉到一股潮气缠绕着他,就像一只潮湿的手将他紧紧抓住。

张波所在的城市很干燥,但这里却出奇的潮湿,家具上附着潮湿的霉斑,屋子里的水分含量绝对赶上潮湿的南方了。可是这里并没有潮湿源,而且水管也没有漏水。

会不会是这种怪异的水分,导致朋友猝死呢?张波开始着手研究,学生物的总是对细胞采样很感爱好。他做了浴室水的切片,做了自己皮肤的切片,除了发现自己的细胞肿胀、里面的水分远远高出正常值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发现了。

晚上,张波躺在潮湿冰凉的被窝里,就像被一双冰冷的大手抓住了一样。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在他的旁边,母亲正打开窗子透气,满满的阳光洒进了有些潮湿的屋子。母亲笑着对他说:“长时间封闭屋子的话,跑不出去的水汽经过长期积累会活化,它们会寄生、扩散,最终杀死宿主,俗称水杀。所以啊,屋子要常常通通气。”

张波惊恐地意识到朋友并不是被谋杀的,他是被这屋子里的水汽杀死的。可是,他却连挣扎都来不及。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似乎正在被水填满,他的呼吸徐徐停止,水,慢慢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