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6篇

2022-09-16
本文内容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惊悚,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大家能够喜欢! 短篇搞...

本文内容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惊悚,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大家能够喜欢!

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第一篇:鬼邻人

戴林,男,今年28岁,家中独子,长期失业在家,只知道玩网络游戏,也不去上班,戴林爸妈退休在家,退休工资也给这个不孝子,啃的差不多了。

戴林住在一个80年代建造的老式公房,一层4户,共6层。

戴林他家在203室,他家上面303和304单元是一家的。

303和304单元这家人姓黄,家中也是独子,叫黄标,年龄和戴林一样,28岁。

不过黄标今年已经升级为一家公司IT部的部门经理,还有个大喜事他明年就要结婚了。

戴林住在黄标楼下,小时候和现在都受到过欺负,最令他不平衡的是黄标的女朋友很美丽立刻要结婚了。

有天戴林去超市买膨化食品,这天父母去外地老家,家里就他一个没人管,可以通宵玩网络游戏打副本升级,想想戴林就高兴起来。

买好东西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前面有个美女,仔细一看原来是黄标的女友,她穿着短裙,高跟鞋,真TM的性感,戴林吞了吞口水,就尾行在她后面。

之后那女的上了楼梯,戴林跟在后面,往上一看,真好看见那女的内裤,戴林高兴的不得了,大概动静太大,被女的发现到了,女的立刻上了4楼。

戴林庆幸自己又看到了风光,又没事刚想上网玩游戏,忽然大门似乎有人敲门。(大白兔的故事睡前故事)

戴林从猫眼一看是楼上黄标的女友。

“这女的不会知道我偷看她内裤,来找我麻烦的吧”戴林心想。

“我来借点酱油,帅哥在吗,帅哥在吗”外面女的说到。

“原来不是找麻烦的,美女上门有好事了”戴林急忙开门。

开了门后刚想和美女说话,就被一个强盛的臂膀掐着脖子了。

戴林一看原来是和黄标。

“妈的变态,敢偷看我的佳佳”黄标骂道手握拳头,像戴林打去。

戴林身体没有黄标高大只能被打,那个黄标的女友佳佳在旁边拍手叫好,那时候戴林已经被打的爬不起来了,黄标一看也差不多了,再打出人命不好。

刚想走,佳佳说到:“亲爱的,这变态看了人家,就这样放过他了啊”。

“那你想如何”黄标说到。

“你按住他,看我收拾他这变态”佳佳说到。

戴林被黄标死死的按住,佳佳走到戴林的电脑前把一杯水倒在上面。

电脑只听砰的一下冒了黑烟不亮了,戴林挣扎喊叫到,又是一顿狂打,戴林晕了过去。

等戴林醒来,发现自己心爱的电脑坏了,他发誓要报复黄标。

他拿起一把西瓜刀,趁黄标送走女友的时候,从背后一刀将黄标捅死,将尸体放在旁边,用无纺布盖住。

然后假装有事,敲着黄标家的门,黄标父母也熟悉戴林没多想就开门了。

他慌称黄标脚扭伤了,黄标父一听立刻下楼,屋里只有黄标母,戴林一看上前一刀捅死了黄标母。

黄标父这时候下去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儿子,返回屋里,看见自己老婆躺在地上,冷不防戴林站在他身后一刀捅下。(超甜睡觉前故事)

戴林这时候已经杀红了眼,他将黄标的尸体背上楼,屋里三具尸体全是他的杰作,这时戴林有莫名其妙的高兴。

戴林和这三具尸体待了一晚上,但仇恨的力量是强盛的,他的电脑之仇还没报。

戴林查阅了黄标的手机,里面有他和他女友佳佳的短信记录,他模拟黄标的语气发了短信给佳佳,把这个女人骗到黄标家里。

佳佳如期而到,发现黄标家门虚开,就小心翼翼的进入黄标家,呼喊着黄标和他爸妈。

戴林故技重施,但这次他没有直接捅刀子,而是打晕了佳佳,然后把她绑了,今天佳佳穿的很美丽,连衣裙,高跟鞋,戴林吞了吞口水,把佳佳给侵犯了。

事后戴林还不解气,用绳子将佳佳活活勒死。

这天夜里,戴林在黄标家,玩着黄标的电脑,吃着膨化食品,舒惬意服,外面厅里4具尸体躺在冰冷的地砖上,忽然4具尸体动了。

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第二篇:和鬼玩游戏

我说妈妈,你怎么搬来这么一个又老又旧的房子,这怎么住嘛,真是的。

女儿,你爸爸自从入狱好多债主来我们家要债,我们能找到这么便宜的房子已经不错了,不要再挑三拣四了,好不好?

真是的莉莉抱着东西走进去,瞪了妈妈一眼,哼,就说你在乎钱算了,我们之前不是很有钱的的么,现在沦落成这样怪谁啊?哼

哎,这孩子真是不体谅我,没办法,东西自己搬吧,

妈妈,妈妈,我们来玩捉迷藏啊,哈哈哈,哈哈哈,快来啊!一个女孩跑过去,后面接着过去一个白衣服的女人。

妈,妈你不是说这房子没有人么,那是谁啊,莉莉大喊。

别闹了,女儿,这房子空着好久了,根本没人,你不要不想住在这里而乱说了。

不信算了。哼

姐姐,我们来玩吧。

啊……低头一个小女孩,梳着双马尾,白色的公主裙,奇怪的是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手上抱着个布娃娃,真是的吓我一跳,小妹妹你从哪里来啊,姐姐在忙你不要吵了好不好。

莉莉你在和谁说话,别整天胡思乱想的,快点搬东西,妈妈走过来。

莉莉说,哦,有个小女孩让我和她玩

在哪里呢?

妈妈你没看见么,就在我旁边,手向旁边摸去,咦怎么没有了,可能是走了吧,妈妈,你看你吓跑她了。

别瞎说这里几公里以外才有人家呢,不可能有人的。

切,好了,你快去搬东西吧,别管我了。

好吧,你也快点选定自己的房间,然后下来帮妈妈搬东西。

好了,别啰嗦了真是的。

姐姐,你怎么不陪我玩呢?

咦,小妹妹你跑到哪里去了?刚才怎么走了呢?

我去找妈妈问我我们要玩什么了,妈妈说我们可以玩3,2,1,请拍手!!!姐姐陪我玩吧。

这个游戏,我们换一个吧好不好?听了游戏的名字身上顿时冷汗大出。

不行,我就想玩这个,姐姐我们玩吧,姐姐谢谢你,陪陪我吧,好多年没人陪我玩了,说着眼泪掉下来。

哎,好吧,不想那么多了,我就撞着胆子陪你玩一次吧。

姐姐,我先藏。

好,那我闭上眼睛,你帮我带眼罩,然后你去藏。

闭上眼睛的一瞬间莉莉在想,会不会还是那样,不要出现别的事情,千万不要,好开始倒计时3,2,1请拍手。

啪,啪啪,啪啪啪,怎么这么多声音,不像是一个人的手,不对这里只有她和她妈妈,停止拍手,声音仍在继承,停止拍手,快停止拍手,莉莉毫无控制的大喊起来,头好痛,快停止拍手,求求你们,快停止。

妈妈听见跑过来,怎么了莉莉,你在干嘛,妈妈扶起蹲在地上的莉莉,她的泪水涌出来喊了声妈妈。

妈妈问,你在干嘛?为什么会有眼罩,你是不是玩3,2,1,请拍手了?

妈妈,刚才有个小女孩非让我和她玩,还说她妈妈让的,所以,我就……我就……呜呜说着哭起来。

好了别哭了,莉莉还记得菲菲么?她怎么失踪的,怎么死的,你不是不知道的,为什么还要玩,妈妈说过了,这里除了我们没别人居住,从现在开始你不准胡说,一切都是你幻想出来的,知道了么。

恩,妈妈,我困了,我去睡觉了。莉莉咧咧锵锵的走到床上,忽然想到小女孩不知道哪去了,哎,不管了还是睡觉吧。

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第三篇:校园怪谈之食忆

第一章、忽变学霸

陈刚刚从自习教室出来,脸色写满了沮丧。原因很简朴,因为他在这次的摸底考试中又一次的考了最后一名。

照着这样下去,他很有可能连一个三流大学都考不上。

“该死。”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智商,却成绩永远都是学渣。为此,他没少挨父母的打骂。

今年已经十八岁的他不再是小孩了,他爸爸也跟他说过,你要是没考上大学,满了十八岁就给我滚出家门。

一想到这里,他的头就开始疼了。

而在昏暗的灯光下,此刻正站在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在不远处凝视着陈刚。陈刚也看到了那个女孩,他仔细的打量了那个女孩一番。

那是个很美丽的女孩,穿着雪白的裙子仿佛是从琼瑶的小说中走出来的一样。虽然没有看过琼瑶的小说,但是陈刚却也曾被别人口中的琼瑶小说里面的女主角迷住过。

他想:难道自己学业失意,自己感情就会自得吗?

那个女孩子的手中还捧着一塌的书,她拿着那些书走近了陈刚,看着陈刚说道:“你是不是又考了倒数第一?”

陈刚不悦,难道自己成绩差的事情已经传遍全校了吗?

“我有办法要你成为学霸!”女孩看着陈刚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脸。

陈刚有点不太相信,究竟这话的确是很玄乎的,“怎么要我成为学霸?”

女孩把嘴巴凑近了陈刚的耳朵,静静的说了几句话…

只是陈刚在离去的时候没有看到,那女孩一脸诡异的笑脸…

第二天,陈刚的班主任惊呆了,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班级成绩最差的学生吗?要知道他平时来的可是很晚的额啊,现在一大早就坐在教室里面自习了。

他带着迷惑的问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老师!”

这番话简直是震动了他的班主任,从前他可是连这样简朴的句子都背不齐全的,而现在说起来却头头是道。

陈刚看了老师一眼,对他报以一个微笑,然后继承埋头苦读了。(哄女朋友睡觉的公主)他背诵英语的口语十分的正确,仿佛是在国外住过几十年的人一样。

他班主任急忙跑回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矿泉水倒在手上就拍打起了自己的脸。随即又冲了出来,死死地看着他。

陈刚仍然在苦读,那么这就证实了一点——这不是梦!

高三是经常考试的,没几天,他们学校又进行了一次统考。而这次陈刚竟然考了全班第一!全年级第三的优异成绩!

顿时所有人都开始崇拜起陈刚来了,他被整个学校誉为天才!的确,他这样的确很像是一个天才。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和他一样,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成为一个学霸!

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第四篇:祸从口出

阴沉的天空飘着霏霏细雨,学生们拿着伞和沉重的行李,零零散散的走出了校门口。还有些学生没拿伞,不过依旧和他们的朋友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这个暑假该怎么过,丝毫不顾这雨有徐徐变大的趋势。

在高二(4)班的教室门口站着一位帅气的男生,他叫安子皓,只见他时不时的站在窗户前,往楼下望去雨越下越大,他浓重的眉毛微蹩,好像每一滴雨都在挑逗着他那紧张的神经。

“来了来了”话音刚落,安子皓急忙回过头去,一个长相甜美,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气质的女生,手里还拿着一把伞正站在安子皓的面前。“白涵,你怎么才来阿,急死我了。(小红书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安子皓语气中带了一点责备,不过依旧掩饰不了眼中浓浓的爱意。

白涵略带撒娇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不是比你小一级么,又不是在一栋楼上,以后你性子不要那么急嘛,好了我们走吧。”安子皓随意的允许了一声便和白涵走了。

到了一楼门口 ,安子皓正预备撑开伞,突然愣住了,随后贱贱地笑着问白涵:“你喜不喜欢我呢?”

白涵显然被他给问住了,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直到安子皓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她才反应过来。白涵捂着脸说:“喜欢你妹啊,要不是我们两个家离的近,才不来给你送伞呢,喜欢你妹都比你好。”

刚说完,安子皓便打着哈哈说道:“我没有妹妹啊。”说着就又去亲了白涵一口,完事就快速的跑开了。

白涵略有气愤的说:“你站住,你就知道占我的便宜。”说着就要去追打安子皓,可是红晕却早已偷偷爬上了她的脸,徐徐的两个人的欢声笑语与雨声融合在了一块……

吃过晚饭后,安子皓回想着他与白涵的点点滴滴,枕着他与白涵的回忆,安子皓进入了梦乡。他梦到一个浑身没有皮的婴儿,像是一个被煮熟了的动物被剥皮一样,全身血红,眼睛大睁着,只有眼白,没有下巴,血红的舌头也突兀的耷拉了下来。安子皓吓得连忙头也不回地跑,身后不停的传来血婴的声音“哥哥,谢谢你。”还有骨骼的摩擦声。

安子皓根本不知道它再说什么,也不敢回头去看。突然安子皓被不知名的东西绊倒了,随即耳畔传来稍微的音乐声,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安子皓一哆嗦就醒了,一摸额头上才知道都是冷汗,一看已经八点了。突然一阵音乐声响起,安子皓只是觉得有点认识,却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刚想下床,开门声响起。原来是妈妈端着一杯牛奶进来了。

安子皓有些不耐烦地问:“妈这到底是什么音乐啊,大清早就响个不停。”安子皓的妈妈有些悲伤地说:“这是哀乐。”

安子皓听后有些震动的问:“哀乐?谁过世了啊。”

妈妈惋惜地说:“是白涵,那孩子我也挺喜欢的,没想到啊,唉!”

安子皓几乎咆哮地问道:“这不可能,昨天她还好好的阿,她怎么...”

“详细我也不清晰,只听到她妈妈说,昨天晚上白涵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嘀咕着不要,不是你之类的话,早晨送到医院就没气了,现在她妈都哭成个泪人了,真可怜阿,唉!”

安子皓听后,声音颤动地问道:“妈,我以前是不是有个妹妹啊?”

妈妈好像有些吃惊,因为这件事从没和他讲过,他又是从何得知?妈妈尽管满脑疑问,但还是点了点头。

“都怪我,害得你妹妹…呜呜…”妈妈话没说出口,竟先失声哭了起来。

安子皓知道这肯定是妈妈的伤心事,也不好再深问。

现在,他终于知道白涵为什么会出事了。(小故事睡前故事哄女朋友)因为横死的血婴是无法正常投胎的,只有当有人对血婴说出喜欢他的时候,血婴才能够索命投胎......

安子皓失去了最爱的人,夜夜被噩梦所缠,终日精神恍惚,唯一不变的是下雨时,他喜欢站在窗户前,悄悄地望着落下的雨点,恍如那天......

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第五篇:谁也逃不了

新学期开始了,辅仁高校迎来了一批批新生,这些新生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地方,对新的学习环境布满了好奇与期待。301寝室就是其中一例。

这个寝室一共有五个成员,按年龄排序依次是:大姐高妍,二姐林慧,三姐杨梅,四姐路野,幺妹齐娟。这五个女孩布满了青春活力,一放下行李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大到学校环境,小到寝室住居,说一阵笑一阵,不多会儿就混熟了。除了齐娟有点儿内向腼腆以外,其他四个人都开朗活泼,彼此认识了以后,大家一致推选成熟稳重的杨梅为寝室长

晚上夜谈会,照例是继承白天未尽的话题。忽然林慧插了一句嘴,说:“你们发现了没有,今天报名的时候有点儿奇怪。我去宿管会领寝室钥匙的时候,所有老师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一个老师还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你确定是住301吗’?似乎不相信我似的。”“你还别说呢”路野接着说:“本来我一进校门就有一个学长帮我拿行李,提到一半他问我‘你住哪个寝室’,我说‘301呀’。他就不走了,又问了一句‘5号楼301?’我挺纳闷的,我说是呀,你怎么知道?结果那个男生就把行李放下了,说学妹对不起,他有事要去接电话,我只好一个人搬行李上楼了。”“为什么呀?”杨梅忍不住问。“那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301风水不好,住进来的都毕不了业吧。”高妍睡觉还嚼口香糖,所以她说话有点儿口吃不清。“高妍是个乌鸦嘴!”林慧嘟囔了一句,赌气转过身去:“要睡觉了。”于是寝室里一下子变的静静静的,不一会儿,便响起了五个女孩均匀的呼吸声……第二天,杨梅分派寝室任务,每个人轮流一个星期打理寝室卫生,第一个礼拜是一号床高妍。林慧打开箱子一件一件整理自己的东西。她家听说很富有,所以她的东西都是些高档用品,让站在一边看的其他女孩羡慕不已。她有意拿出一个唇膏来夸耀:“美丽吧?这可是我大姨从法国带回来的。(小白兔甜甜的故事)”高妍站在一边撇了撇嘴。

晚上路野有起夜的习惯,她模模糊糊揉着眼睛走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完事以后,她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身后水龙头又开始刷刷响了,她挺纳闷的,刚才应该是随手把开关拧上了呀。转过身把开着的水龙头拧紧,摇摇摆晃地返回寝室。打开寝室的门,她打了个呵欠刚要上床睡觉,忽然怔住了。借着走道里昏暗的灯光,她明明看见自己床上躺着个人,看不清样貌,但轮廓上应该是个头发很长的女生。“真糟糕,走错寝室了。”她嘟囔一声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她抬头看了一下门牌号:301!奇怪!刚才的瞌睡一下子跑掉了,直觉得夜晚的凉风嗖嗖地往脖子里灌。她缩着脖子朝旁边看看,这里是走廊的尽头,对门是302,可是自己走出去两分钟不到,床上就有了一个人。那么,这个人是……路野的心砰砰乱跳起来,她鼓足勇气,一点一点把门推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灯打开。一刹那间,寝室亮如白昼,她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床铺,那上面空空如也,除了掀开的被褥。啊!虚惊一场,路野吐出一口冷气,拍拍自己的胸脯。睡在下铺的林慧醒了,她探出头来:“路野,你没事吧?”“没事,没事。”路野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头,轻手轻脚地摸回了自己的床铺。

短篇搞笑鬼故事大全第六篇:怪胎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有一年夏天晚上,天气异常闷热,吃好晚饭后,村里的人们,都三三两两的拿着蒲扇,带着席子,到村口前面有一口古井的地方乘凉,那个地方在以前每个夏天的晚上,基本都是村里唯一乘凉的地方,有的时候人们说着闲话聊到半夜三更,困了就在席子上躺着打会盹,天亮各自回家。故事就是在井口那听一位老太太说起的,故事发生上世纪四十年代,那个时候她还小,家里很穷,父亲给地主家做短工,母亲在家带孩子,上面还有爷爷奶奶,一大家子人就住在两间草房子里,有一年她的母亲怀孕了,也是夏天,天气热的睡不着觉,到了晚上,她奶奶就带着她,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到房子外面无人的地方睡会儿,她的母亲也想到外面睡,奶奶总说,怀孕的人不能再月亮下面睡觉,轻易招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可有一天,天气实在太热了,她的爷爷父亲都到村外面树林里凉快去了,她母亲大概是在草房里热的实在受不了,于是半夜跑了出来和她的奶奶睡在了一起,她的奶奶说你在外面凉快一会回屋子睡吧!千万别再外面睡。她的母亲允许了,可过了一会儿,她母亲也由于长时间的没有休息好,竟然睡著了,睡着睡着在模模糊糊之间竟然听到有什么东西在身后说话,她的母亲就勉强睁眼扭过头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竟然看到了一个矮乎乎,圆溜溜,有鼻子有眼,像个肉瓜一样的东西,连滚带爬的奔她而来,她的母亲吓的大叫了一声,可那个东西爬到她母亲身上就不见了,她奶奶听到声音也醒了过来,问怎么回事,她的母亲没敢说,之后就回屋子了,可自那以后她母亲就有了不好的预兆,每天提心吊胆的。

时间不久的一天夜里,她的母亲临产了,于是她的奶奶就去邻村找来了接生婆,接生婆来到之后把房子里的地面扫干净,在上面撒了些干石灰,叫她的母亲躺在上面,她的奶奶在外面帮着烧了些开水,把接生婆带来的剪刀在火上面烧了烧,擦了擦。提前工作预备好了,她的奶奶就陪着接生婆在屋子里说着闲话,男人在外面等着。(肯德基的文案短句)大概夜里两三点,她的母亲要生了,当接生婆看到生下来的东西的时候倒吸了口凉气,连脐带都没有剪就和她的奶奶跑了出来,他的父亲在外面忙问怎么回事,接生婆哆哆嗦嗦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生下来一个血糊糊,有头有身子,可下面长满了几十条像蛇一样的尾巴的东西,他的父亲一听,大吃一惊,忙的跑到屋子里面去看,竟然发现那个东西已经爬到了他媳妇的怀里吃奶了,孕妇已经吓死了过去。她父亲跑出来拿了把铁线就奔屋子里去,可被她的奶奶拦住了,问他想干什么。(女朋友睡前爱情故事超甜的)他说要到房子里面铲死它,她奶奶说万一铲着孕妇怎么办,她的奶奶想了想,于是到屋子门口对着那个东西像哄小孩子一样说到:你出来有人跟你玩。那个东西咬着**不动,她的奶奶又说:快出来给你洗洗澡,那个东西抬抬头看了看还是不动。

这时接生婆偷偷的扒在她奶奶的耳朵跟前说了什么,于是她的奶奶就到另一间屋子里拿来了一件新的小孩衣服,接生婆又对她父亲说叫他拿着铁锨站在房门外面,她的奶奶站在门口手里拿着衣服喊到:快出来呀,你看给你做了花衣服喽,这时那个东西看到衣服竟然起来了,自己咬断了脐带就奔门口爬来,她的奶奶就拿着衣服慢慢往后退,当那个东西爬到门口的时候,她的父亲拿起铁锨就铲了下去,从中间铲成两半,这时候就听有头的半截咿咿呀呀就像小孩子哭,而下半截似乎几十条蛇缠在一起纠缠一样,翻滚着,挣扎着。这时她的奶奶和接生婆就跑到屋子里去查看孕妇,而他的父亲想用铁锨把这个怪胎弄到外面去丢了,接生婆说不能丢,防止它再祸害人,叫她父亲找来铡刀(以前喂牲口用来铡草料的),将那个尾巴一点点铡碎,连着有头的那半截弄到村口土地庙前用桃木火给烧成了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