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6篇

2022-09-16
文章导读: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害怕又爱看,希望本文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能够帮助到大家!...

文章导读: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害怕又爱看,希望本文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能够帮助到大家!

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第一篇:桂花树下的男子

十月金秋清风送,幽香弥漫伊人魂。

时间飞逝,转眼间。苏千然由一个孩童长大成苗条少女,娇小玲珑的身材,长发系腰,好不漂亮。

苏千然吃力的从出租车上搬下行李箱,一步步的往眼前的房子走去。

一个月前,在上海工作的苏千然收到了居住在千里之远国外母亲的来电,说是家里的桂花树盛开了,回去带几包桂花给她邮寄过去。

反正近日公司正好派她出外办差,恰巧位置就是她的老家附近。也能可以省下一笔费用,何乐而不为?

房子是爷爷奶奶留下来的,60年代的类型,典雅复古,苏千然一直没有来过此地。

从出生后,她一直都是居住在城市里。到她长大成人,依旧如此。

假如不是这次母亲托付她办事,把地址给她,可能到她老去了,都不可能看到老房子一眼。

屋里的装饰很有古典气息,家里全部的装潢,家具,家用器材,没有一样可以跟现代的时尚感链接到一起。

不过,苏千然反而喜欢这种超越时代感的建筑,别有一番风格,她对一些古装戏略为着迷。

读书的时候,同学就笑她前世绝对是个十足的戏子,她并不否认,反正她就是喜欢古代人的装扮。(哄女朋友睡觉甜甜的故事短篇)

眼前二层高的楼层,让苏千然的心里似乎有种故地重游的悸动,详细是什么一个心情,她形容不出来,似悲似喜。

二层摆放的只有一张简朴的茶几,上面没有放任何茶具。

苏千然拖着行李箱进了房里,房里很干净,纤尘不染,好像有人来过,但平摊的被单却不像有人睡过。

苏千然的房间刚好对准后院的桂花树,打开窗户,一阵淡淡的桂花香迎面而来。

瞥眼间,树下似乎坐着一名男子。苏千然揉揉眼睛,却什么都没有,难道是自己走神了。

夕阳西下,周围一副炊烟袅袅的景象,怀旧的稻草香味。

吃过晚饭,苏千然搬来椅子,依赖在床边。

乡下的夜空深蓝深蓝的,星光璀璨夺目,如此这般,想必在城市里泽体会不到,曾几何时,渴望着在城市里闯出一番天地。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当初刚进公司是被同事怎么排挤的。

现在能坐到这个职位,也已经在足够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意朦胧,在晚风轻抚下,苏千然眯着眼睛,再次睁开。

只是一秒的功夫,现场已经不再是她所靠着的窗边。

自己此刻是身着古代衣裳,侧身靠在贵妃椅上。

坐在此处的还有另一个人,他一身白色长袍,十指纤长的拨动着古筝上的琴弦,悠扬悦耳的轻声如秋天里的一缕清风,那美妙的音律好像很远,仿佛遥不可及,又好像尽在咫尺。苏千然听得忘情,音毕。

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转过身来,他轮廓如同分明,俊秀的五官令人为之心动。苏千然此时的心里如小鹿乱撞,迟迟无法平静。

男子起身,并且朝自己走了过来,更是让苏千然心跳加速,眼睛不该放往何处是好。

男子侧身坐在苏千然的贵妃椅上,扬起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的脸颊:“一百年了,我整整等了一百年了,如今我心愿已了,是时候该离去了。”

不知道为何,听到他这么说,苏千然心里似乎空空的。明明跟他第一次见面,可是那感觉就似乎是久别重逢的朋友,不,应该说是恋人。

心里起伏的心跳,她是能感应得到的。到底是自己做梦想太多了,还是?苏千然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一股肿胀的痛感刺激了她的脑神经,原来不是做梦啊!可是自己为什么会穿得着一身衣裳坐在这里呢!

对自己的行为,苏千然也是摸不着头脑。男子心疼的轻抚她的脸颊,他的手掌仿佛被赋予了魔力,她感觉到脸上痛感很快消失。

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第二篇:隔壁哭声

杨春拎着行礼搬进新买的房子里,房子挺合他心意的,窗外景色柔美,空气也不错,杨春心想女朋友何丽肯定会喜欢的。

杨春拨打了何丽的电话让她搬过来一起住,否提何丽多开心了,两人正在为买房子的事而犯愁,如今杨春一声不响把房子给买了并且让她过去住,这无疑是给了她一个惊喜,何丽当然开心了,当天就照着杨春给她的地址搬过去和杨春一起住。

房子果真如何丽的意,她往杨春脸上响亮一吻,杨春心里乐开了花。

两人一起住进新居,有了新家,接下来打算去办结婚手续。

早上杨春吃了点早点去上班,何丽留在家里,她醒来杨春已经走了,桌上杨春给她留了牛奶面包。

何丽洗漱之后吃了一片面包,又喝下一杯牛奶,之后她擦起玻璃来,女人都爱干净,和心爱的人住在一个干净整齐的环境下,心情自然也会好很多。

就在何丽擦着玻璃的时候,她听到隔壁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并且哭了好久都没停下来。

何丽放下毛巾,打开门出去看了看,不见人,她也没多想,关上门看了会电视,睡了会午觉,不知不觉到了傍晚,她起来做了晚饭等杨春回来吃饭。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隔壁家的小女孩又哭了,隔着墙,何丽能听清晰小女孩的哭声,除了小女孩的哭声,还夹杂着一男一女的哭泣,这让何丽感到很奇怪,孩子哭也就算了,怎么大人也跟着哭,莫非隔壁邻居家发生了什么事,让何丽不解。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何丽的思维,原来是杨春回来了。

她把听到隔壁有哭声这事告诉杨春,杨春侧耳仔细听了听,什么也没听到,他说可能是何丽听错了。

何丽也觉得奇怪,怎么声音就没了呢,刚刚明明听到的。

也不去想那么多,两人一起吃了晚饭,看了会电视睡下了,睡到半夜,何丽被一阵哭声给吵醒,仔细一听,哭声是从隔壁传来的,有孩子的哭声,还有男女的哭声,这哭声在夜里听起来格外的吓人。

何丽连忙喊醒身边的杨春,杨春醒后也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哭声,那哭声的确很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那一夜两人睡得很不好,杨春去上班之后何丽也没有睡着,总能听到隔壁时不时传来哭泣声。

还好是在大白天,何丽想弄清情况,她打开门来到隔壁家门口看了看,隔壁的门紧关着,不见有人出入,她趴在门上听了听,却听到有一个带着哭泣的声音跟她说话。

“你听到了吗?”

何丽吓坏了,连忙跑回屋子关上门,不管杨春上班不上班,给他打了电话,杨春接到何丽的电话请假赶回家,正好碰到一个下楼梯的大爷,杨春向大爷打听了关于他们隔壁邻居家的事,老大爷说的话让杨春大吃一惊。

杨春隔壁邻居一家三口因为煤气泄露中毒身亡,等有人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死去多日,死的是一个小女孩,还有她的父母。

杨春赶快回去让何丽收拾东西搬家走人,隔壁有鬼哭声,他们再也不敢在哪里住了。

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第三篇:新年Party

“哎哎哎,小张!今年老板可真大方啊!竟然把一个商业休闲会馆包下来专门为我们业务部办一个新年Party。”刘敏难以置信的说

刘敏这人最大的兴趣就是讲公司里的八卦新闻,剩下的就是负责整理报表给财务什么的主要还是讲八卦….

张林笑着说:“必须的!这得归功于崔哥,要不是崔哥给老板拉来一个三千万的大单子,老板哪能….”说到这里张林似乎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便没再继承说下去。

张林则是个神秘人物,业绩几乎没有,领导也不找他谈话,只是偶然“请他谈谈心”,相传是高层派下来的一双眼睛,至于谁传出来的嘛,八成是从刘敏那里出来的。

旁边的崔洋尴尬的笑了笑说:“话不能这么说啊,这一年又不是光靠我一个人努力,都是大家的功劳啊..”说完便看了看安晓波。

崔洋则是整个公司的都知道的一个人物,详细的后面讲,为人的特点就是唯利是图。

然后刘敏紧张的看着安晓波说道:“小安,你怎么不说话啊?忙啥呢?一起聊会儿啊”

安晓波没有回话,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依旧忙着手头上的事情。

张林打破僵局说:“晓波那边正忙我们就别打搅他了,咱聊咱的。(大兔子和小兔子超甜的睡前小故事)”

刘敏小声的说:“我觉得他是不是把脑袋撞坏了?”

崔洋怕安晓波闻声便把食指放在嘴边小声说:“小点声,想死啊!。”

原来,安晓波曾经是一个涉世未深,非常阳光爱聊天的小伙子,他才来公司不到一年,直到上个月他去外地跑业务,经过一段山路,离奇的发生了一场车祸,搜救人员找到汽车残骸后但是并没有发现安晓波。(睡前故事长篇文字版暖)

神奇的是就在三天后自己安然无恙的回到家并回公司继承上班,他的回来却引起大家的恐惊,回来后的安晓波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爱聊天、不爱笑就跟死人一样,起色苍白,身体冰凉,甚至走路都变得没有了声音…。

今天正好是他回来正常上班的第二天…..

这时部门经理出来了,是个四十岁的女人,她叫王兰,可是这个公司的焦点,因为天天都在传她和崔洋的“地下情”。

她看见刘敏正跟崔洋聊着什么便训斥道:“明天开Party今天就不用工作了吗?崔洋来我办公室一下!”说完便回办公室了。

崔洋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朝她办公室走去,崔洋刚一进去刘敏马上凑到张林旁说:“你看,又亲热去了,一天亲热八次都不腻啊..”边说边一脸坏笑。

张林不耐烦的看着她说:“每天就这点事,你管好你自己吧。”说完便继承忙着手头的工作。

刘敏切了一声说:“假正经!”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崔洋进到办公室后很纯熟的坐到了王兰的对面,然后笑嘻嘻的看着王兰说:“咋了?吃醋了?”

在这里不得不说王兰虽然已经四十岁但是因为长期常常美容保养,所以依旧风韵犹存,假如不说的话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

王兰站起来慢慢的走到崔洋身边,一把抓住崔洋的领带俯下身说:“以后少让我看见你跟她有说有笑的。”

看得出王兰的心里还是有崔洋的,可能是知道自己和他年龄的差距,担心崔洋让别的年前的女人勾搭走。

然后崔洋站起身一把抱住了王兰说:“好好好,你放心,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你吃醋了。”说着便把手举起来。

其实这样的誓言崔洋也已经没少发了,其实崔洋对她也就那么回事,他只是希望自己在公司比别人多挣点、待遇好点、就算请了假也按全勤算仅此而已。

然后王兰往座位上走不禁的叹了口气说:“唉!这次的聚会我可能不能陪你了,老板派我去香港有点事,这次我不在你管好你自己啊。”

其实崔洋等的就是这句话,因为她不去他就可以无拘无束的玩了。

然后王兰低声说:“那小子没提那件事吧?假如提了想办法堵住他的嘴,要不然我跟你都得玩完,因为咱俩的事儿老板没少找我谈话。(睡前故事长篇女朋友)”

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第四篇:矿井惊魂

跟往常一样我跟大头,二葛,留娃仔,老队长一起下井挖煤,留娃仔还是哼着黄调子,带着那个烂帽子,脸上尽是笑,那叫一个开心!大头骂道:“你个炮子打的,婆娘昨晚又生个崽,没在家陪婆娘陪崽,还来挖煤!”

留娃仔嘿嘿一笑:“屋里太嘈了,仔哭个毛停,不做事就没得吃,饿死啊!”

老队长走在最前头忽然回头骂骂咧咧“呸!呸!呸!不要下井说死啊死,快快呸三声,不吉利!”

留娃仔乖乖的呸了三下!二葛笑着说:“就老队长信迷信,说句死就会死,那不晓得死多长人了!”

老队长只是摇摇头,不再说什么!走了一会到了矿区,大家都做自己的事去了,就这样一做就是五个小时,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家高兴奋兴的出矿吃饭。

忽然老队长问我,“你关了机器的没有啊?”

今天是我值日的,我都忘记了,我大拍一下腿,“靠!”就往回跑。

老队长叫二葛,“二葛你陪他去。”因为矿井是不能一个人下井的,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

我们俩一起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二葛忽然回头对我说“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去没事的,反正没多远。”

我正觉得肚子饿了,也没多想,就一个人走了。走到吃饭的地方,吃了一半的时候,忽然听到“大事不好,井里出事了。”

我的心冷不丁的凉了起来,不会是二葛吧。我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果然是我所在的矿井出事了。

我看到二葛倒在矿井那里,一动不动,木桩石块压在他身上,血从石缝中汩汩的流出来。相比他的身体,头还算完好,但也还是被砸伤了。眼睛睁的大大的,还能看到他临死前经历的痛楚,还有那满脸的不甘心。我站在他正前方的远处,那浑浊的眼睛好像在看着我,我全身打了一个冷颤。

没多久,老队长他们就赶到了现场,几人先是一呆,才猛然苏醒过来,手忙脚乱的去搬石块,我也跟上去帮忙。

许久后,几人的手指都已经被磨出血,才把二葛从木桩石块中艰难的弄出来了。

他全身没有一块好肉,四肢软软的,里面的骨头应该被砸碎了。他出事的那个地方,石块木桩上除了血迹,还有肉沫。几人静默在原地,悲伤占据了空气,一群大老爷们也都在偷擦着眼泪。

老板听闻这事后,立马赶了过来,挺着肥的冒油的肚子站在那,指责着老队长几人,老队长他们一声不吭。

大家都结伴回去了,大半夜的开始下起蒙蒙细雨,二葛的尸体就这样随意的被席子裹着,算是他的容身之地了。

我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去了,途径二葛的家门,这个噩耗他的八十岁瞎眼老母还不知道。二葛很小的时候,他父亲也是挖矿为生,因矿塌而死。那时候,挖矿是赚钱的活儿,够养活一家子的了。

我看见他家的门是开着的,就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见二葛正在跟他母亲吃饭。

二葛扭着脖子,像是生锈了的机械,僵硬的转头,一直瞪着突眼在看我。

我被二葛瞪的冒冷汗,但同时也疑问二葛怎么跑回家的?

“有人来了?”

“大大大大…大娘。”我害怕的语无伦次,想告诉葛大娘他儿子的事,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狗子,是你吗?吃饭了没有?过来坐下一起吃点吧!二葛好不轻易回来一趟,你们在一块做事,互相帮助点。”二葛的母亲脸上带笑,看起来挺兴奋。(给女友讲的甜蜜的小故事)

看这情形,葛大娘还不知道这事,眼中发酸,我正想再说点什么时,二葛的眼神忽然变得凶狠,这让我感觉喉咙像是被人掐住,说不开话。腿也跟灌了铅似的,无比沉重,不能挪动分毫,站在原地。

二葛伸出他那血迹趴趴的手对我挥了一下,我竟然鬼使神差的靠近了桌子坐下。看着二葛缓慢的硬塞着食物,而食物又从二葛的喉咙处,粘着血色的肉沫掉了下来,黏乎乎的,恶心至极。

我的胃开始翻滚,想吐吐不出来,眼泪在眶里流转。

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第五篇:另一半尸体1

我毕业没多久,就在一家私企做财务文员,虽说是私企,但规模还挺大,光是生产部就有一期,二期,三期,四期。

据厂里的老员工说,三期以前是坟场,修三期的挖土机挖的时候挖出了不少白骨,那里阴气太重,也没人愿意在三期做事,即使有也是些领导,老员工。

还好我工作的地方是二期,记得有次,因为刚接手,各方面还不了解,把员工的工资都打错了!因此我无常自愿加班。

好不轻易把工资的事处理完了,已经11点多了,伸了个懒腰,预备回家,刚出了办公室,迎面而来一阵风,分明是八月,那股风却吹得格外的清冷,环顾四面,偌大的厂子里路灯如荧荧鬼火,往返的荡漾着,或许是太晚了的原因,虽然这样想着,可心里不免胆寒。

我紧了紧身上的小外套,快速的往车库的方向走去!

终于到了车库,刚一抬头,我的眼球就陷进了不远处的车上。不,正确的说是车子后座上的那个人!

那人悄悄地坐在我车里,我心里一阵生气和紧张,暗骂着谁啊?怎么坐我车里?紧张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从地上捡起几个石头, 带着愤怒和胆怯,我加快了步伐,一手往包里掏着钥匙,在一看,车里根本什么都没有!

真的好一阵郁闷!

“快去看看,三期死人了!”熙熙攘攘的声音穿入耳膜。

我的好奇心又被诱惑了,出于好奇我也跟着屁颠屁颠的去了三期!

当时那场景,现在想起来还是想吐!

几把大电筒穿透墨染过般的夜,照着事发现场,我拨开人群,挤了进去,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捏着鼻子,只见满地的鲜血,一只白的如粉刷过的手,还有正流着脑浆的一半脑袋!

我当场就吐了出来!呕了好久,胃里的苦水都出来了!

再把头伸过去仔细观察如此血腥的场面。那只断手紧握着拳头,折断的地方还流着红的耀眼的鲜血,还有那森森白骨清楚可见,头,可比手来的恶心血腥多了,头的另一半不见了踪影,而这一半脑子上的血管青筋尽收眼底,切口整洁的诡异,就似乎用十分锋利的刀子整洁的切开似的!

大家都在议论着死者身体的其他部分哪去了?怎么只见一只手和一半头?

我问其中一个大叔,“这死的是谁啊?”

大叔惋惜不已,“是张磊,可惜了,才23的小伙!”

顿时我的眉不自觉的宁做一团,张磊?死的怎么会是他?

昨天他还朝我表白来着!怎么今天就出事了呢?我也一阵心堵!

过了一会儿,张磊的家人来了,他妈边把碎尸捡了放在自己脱下来的衣服里边放声大哭。

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张磊妈妈嗓子哑了这才被他爸抱着离开了现场。

人也徐徐离去,我跟着一个大姐搭了顺风车,可是那种大电动车大姐说不敢带人,我便说我来骑车大姐坐后面。(情侣间甜蜜小短文)

三期离二期还是500米左右的距离,我骑着车,倏然,又是一阵寒风,我问大姐“大姐,冷不?”

大姐扯着嗓子,有些不解, “大夏天,怎么会冷哦!”

我一头雾水的哦了一声,那天我总是感觉很冷!

路上,寂静的诡异,就连虫鸣声都没有,大家想想,大夏天的,路两边是齐腰深的野草,到了转弯处,转弯处地灯竟然是坏的,来的时候也没注重,忽然,路两边发出莎莎的声音,“砰——”的一声,车子像是撞到了一堵似的,活生生被撞的弹了回来。

大姐哎哟一声,已经摔倒地上爬不起来了,我忙下车去看撞到了什么,当我走到车前时,不禁又是胆颤,车前根本什么也没有!

我把大姐扶了起来,大姐问我撞着什么了,我只能说是石头!

修车修了我200多,不过还好,大姐的手只蹭破了一点皮!

鬼故事短篇50字内的第六篇:红染衣

那一天,阴雨绵绵.在五月出现这样的天气很怪,但在那一天,它出现了.天空中是黑压压的乌云,低沉沉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凉凉的雨丝忽大忽小,淋湿了我的头发.我站在墓碑前,没有打伞.那一天,是外婆的葬礼.外婆是个嘴硬心软的旧式女子,一辈子过着压抑的生活,到了晚年,精神分裂,经常在半夜撒米驱鬼.如今她安静地躺在墓碑下,对她,或许也是种解脱.冰凉的雨丝落在我的脸颊上.我抹去眼角的泪,转身离去。

和母亲回到外婆的旧居,犹如我记忆中一样阴森.推开厚重的木门,咿呀一声,有木屑掉落.一个只有一人宽的过道,黑黑的,没有光亮.望着尽头浓重的黑,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我们今晚要在这儿过夜

小镇的夜晚很安静,远远地传来一两声狗吠.黑暗中我无法入睡,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尘土味和旧房的腐朽味.我一直不知道为何外婆守着这腐朽的旧居不愿搬离,甚至在这里留下最后的呼吸.母亲的鼾声在我耳边响起,使得我更无法入睡。这时,从隔壁房间传来像是开门的声音。是外婆回来了吗?真的有魂魄存在吗?止不住好奇心,我拿着手电筒来到外婆生前的房间。房门虚掩着,又没有声音了。推开门,首先看到的是外婆的雕花木床,什么也没有。旧居的家具都是清末的旧式家具,古典清雅。转身,看见衣柜的门开着,走近了,里面是外婆的旧衣服,全是蓝色、灰色。

我正要将柜子的门关上,忽然瞥见一抹红色,这让我很好奇。于是我将表层的衣服全拿出来放到一边,躺在柜底的是一件红得刺目的衣服,更正确地说,是一件袍子,宽大的水袖,既像戏服,又像和服。这是一件很诡异的衣服,却又很美,我情不自禁地把它披在身上。忽然,一个画面撞击我的大脑,一把长剑猛地从背后贯穿一个白衣女子的胸膛。(甜甜哄睡故事)同时,我感到我的胸口剧痛,痛到心脏紧缩。眼前一黑,我失去了意识。

猛然惊醒,天已经亮了。外面很热闹,与夜晚的小镇仿佛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小镇的集市已经开始了。母亲在门口和一些老街坊闲嗑牙。是梦吗?可是感觉好真实,我还闻得到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我跑到外婆房间的衣柜旁,衣柜好好的关着,我打开柜门,把衣服翻开。(短超甜小故事)果然,它躺在那里。白天,它的颜色更鲜艳,像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浓重了。胸口穿来一阵刺痛。在镜中,我才发现不知何时,我心口的位置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划痕,红红的,有一点血丝渗出。来不及细想,我只知道自己必须逃。于是,我催促着母亲赶紧离开。

送母亲回家后,我逃难似的回到工作后租的小单间。以前觉得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和隔壁歌城的嘈杂声此时却让我觉得很安心。几年来,第一次觉得人口稠密的城市让我觉得安心。

天已经黑了,倦怠的我松了一口气,安心地入睡。梦里,一个穿着素白衣裙的女子坐在梳妆镜前轻轻地梳理她的黑发,她的头发很长,一直垂到地面。铜镜中的脸虽是素颜,却美得动人心魄,清柔若水。一只大手拿过木梳,继承梳理她的长发,那轻柔的动作与那粗糙的大手极为不符。铜镜中多出一张男人的脸,那是一张疲劳的脸,满脸的落腮胡也掩藏不住他的疲劳与无奈。女人红唇轻启:“霸王。”男人搂住女子,喃喃细语:“虞姬,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女子牵起男人来到桌边,倒了一杯酒放在男人面前。男人盯着眼前的酒杯,久久不语,双拳紧握,挣扎着。忽地,他狂怒地将酒杯扫落在地,质问女子:“为何?为何要毒杀我?我为了你不惜一切,你却为何如此对我?!”女子眼里的惊诧一闪而过,然后变得冷漠:“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用装了。”男人的眼里充满血丝,执意要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