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6篇

2022-09-16
文章导读: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刺激,许多人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给你女朋友讲...

文章导读: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刺激,许多人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第一篇:七夜魂

麻生家二婶死了,我则日夜担惊受怕。

回想起来,有几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恐惊。无怪我啊!是她红杏出墙在先,我无意撞破在后。倘若我不扔那块石头,这一切或许换个局面。

麻生来找我玩,她是个胖嘟嘟的小女孩儿,比我小一岁。我可喜欢她啦。

阿祖面色有点怪,她看麻生,不许她进门。我急了,跨着门槛,一脚在外一脚在内,拉着她手。

阿祖说:“麻妮子,你快啲返屋企,今晚要守灵。”(你快点回家。——注)

麻生说:“十祖祖,么叫守灵呀!”

阿祖说:“你唔得人去人哋屋企。”(你不能去别人家里。——注)

我说:“麻生,我要和你出去玩!”

阿祖说:“唔得!你仲未食饭!”(不行,你还没吃饭。——注)

我倔:“我不,我要和麻生出去!”

阿祖揪着我的耳朵,硬是把我拉进了门,我一边大嚷一边扭动身子,她老人家难道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拉我耳朵吗!

阿祖把我挡到身后,跟麻生说:“麻妮子,你快啲返屋企,你屋企人揾紧你。”(你快点回家,你家里人正找你呢。(甜一点的故事哄睡)——注)

我嚷道:“哪有人,没有,我要出去。”

阿祖一手揪着我,一手把麻生往外推,叫她回去。

但我是个七岁的很倔的小男生,我使劲一跳,她就抓不到我啦。我拉着麻生一溜烟跑了。身后是阿祖的喊声:“起旺、起旺……”,阿祖是个广东人,喜欢讲广东话,声音软软糯糯,然后她的声音像飞得越来越高的风筝,飘到云里去了。

我和麻生去河里抓小鱼。那些鱼儿总长不大,像一颗颗小星星,在河里游来游去,那河就变成了夜空,一群群的小鱼像一条条小小的银河。

麻生说她二婶睡在天井里一动不动,大人们走来走去。她看见小堂弟一直问她叔叔要妈妈呢!叔叔很凶,打了小堂弟一个耳光,她妈妈就把小堂弟抱走了。麻生还说……

阿姐说,我被阿祖抱回来那天像条死鱼,一件衣服也不穿,露着白白的肚皮,怎么叫也不醒。

但过了一夜,我就醒了,饿的厉害,我跟阿祖要吃的,阿祖递给我一个白瓷碗,碗里是装得满满的清水,水面飘着小片小片的黑灰。

我不要吃!

阿爸在身后反剪我的双手,阿祖一口一口把那东西灌给我喝了。我哇哇大叫,一边吐一边哭。

阿祖把一个桃核挂到我脖子上,一边念念有词:“百无禁忌,大吉大利……”

阿姐在旁边嘲笑说:“张起旺,你被鬼跟上啦!”

阿祖瞪了阿姐一眼,拍拍她的脑袋,阿姐就不敢说话了。

我讨厌阿姐!她只会笑我。我胆小,晚上不敢一个人睡。她每晚都笑我,还编了首歌谣:“张起旺,胆不够蚂蚁胖,一看一个熊样!”哼哼,你见过熊吗!?

但我从此更加不敢一个人睡。我只好跟阿祖睡一起。阿祖是个很慈爱的老太太,可她的屋子有一股老人的味道,我不喜欢。但我没办法,阿爸刚回家几天又回工厂去了,阿妈也在那里。

麻生家离我家不远,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天她是怎么回去的,她也像一条死鱼了吗?我问阿祖,麻生家干什么呢,打架吗,这么吵吵嚷嚷的,不让人睡觉么?我说明天我要告诉麻生,叫他们家动静小一点。

阿祖捂住我的嘴巴,不给我往下说。(睡前故事女朋友长篇大全)她说明天不要去找麻生,因为麻生没空理我。还说,要是我去找麻生,就让我自己到隔壁那间小房子去睡觉。我就吓得不敢说话啦。

第二天是星期一,要上学的,寻常我总是和麻生一起走路去学校,今天我等了她很久,也不见她人影。

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第二篇:流血泪的布娃娃

王冰是一个比较美丽又活泼的女孩子,在学校许多男孩子都挺喜欢她的,天天一大堆情书在她手里,她几乎都看不上那些男生。

王冰有一个白色布娃娃特殊好看!王冰不管干什么都带着那个布娃娃。她给布娃娃起了个名字,叫:笨笨!王冰的舍友刘柳、张志红和李欢佳,她们三个都比较喜欢王冰的笨笨!然后,她们就商量以后天天晚上四个人轮流抱着笨笨睡觉。只要抱着笨笨睡觉的人都会遇到倒霉、诡异的事。可是没有一个人怀疑是布娃娃笨笨做的怪。

有一天,该刘柳抱着布娃娃笨笨睡觉了。(讲个女朋友的睡前故事)刘柳兴奋的说:“唔!终于轮到我啦!好兴奋哦。呃。反正明天晚上就轮到我抱了!”张志红自得的说。“呵呵”不知道谁说的。空气凝固了。三四秒之后恢复了正常。“咦?谁说的?”胆大的李欢佳说了一句。“不知道。”王冰回答。

然后各自都睡下了。谁也没有看见布娃娃在流泪,那泪是红色的。那不是泪,是血! 早上大家都起床了,王冰、张志红和李欢佳睁大双眼都看着刘柳的枕头旁边。刘柳说:“看啥嘞?这么入神。”然后刘柳就往她们看的地方去看了。“诶!妈呀,咋会有血?” “不知道,起床之后就看见这里有血了。我还被吓了一跳呢。”李欢佳说。“咦!你们有没有发现昨天晚上刘柳就把布娃娃笨笨放在了枕头边啊?”张志红说。“呃,没发现,我刚才才发现的。”王冰傻傻说。 “这个布娃娃是不是有问题啊?”刘柳说 “哼!别胡说了,布娃娃没有问题,布娃娃就是布娃娃嘛,还能是什么?”王冰气愤的说“诶!我听说那时候我们的学校有个女学生,叫做贞雪,她也有个跟你长得差不多的布娃娃,那个布娃娃也是有很多人都喜欢的,学校里许多人天天都争着要借那个布娃娃玩会儿,结果贞雪离奇死了!借她布娃娃的同学也都离奇全死了!死的时候都是张着大嘴!明显是被吓死的。布娃娃也没了踪迹。”刘柳严厉的说。“假的!都是骗人的。你还信?”王冰说。还没说完,她们就去晨跑了。晚上,就在她们要睡的时候,布娃娃坐了起来。她们四个人吓了一跳!立马缩成一团了。“哈哈!我终于等到了这天!终于可以把你们杀死了。”这声音听是从布娃娃嘴里发出来的。说着布娃娃走近了她们四个!眼睛里还流着血!

顿时,她们四个吓傻了“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可是布娃娃根本不听她们四个人的话。邪恶的魔爪向她们伸来,布娃娃的笑容徐徐不见了,腐烂的脸,看着都恶心。

早上新闻上播出“××中学有四名女学生被吓死,现场还留下一个眼睛流着血的布娃娃。其实是有一个魂在布娃娃身上附着的,那个魂就是贞雪的,因为贞雪由于那个布娃娃而死的,所以她要让所有接触过布娃娃的人去死。杀她们的那一天正好是贞雪死的那一日。王冰手中的布娃娃就是贞雪以前的布娃娃。杀贞雪的那个布娃娃还不知道是谁!

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第三篇:赌钱莫赌命

今天是工地竣工的第三天,龙四儿,是在这工地上的第四个年头,往年在工地打工的时候工头跑路,拿不到钱的事也是有的,可最近一年来还算不错,黑心的老板没碰上,工资在早上都给发放了,龙四儿是有点手艺的,在工地一天下来赚个三四百块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龙四儿这人究竟在外面飘摇惯了,身上也沾了一些不良的嗜好,赌钱,喝酒,睡女人。这就是龙四儿。在工地中其实不乏龙四儿这样的人,怎么说吧十个人中要有六七个这样的。

一来是工地的工作比较繁重,而来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像在家里那样有拘束。所以晚上的工地中,出来寻欢作乐的人大有人在。

不过今天尤其不一样,龙四儿人际关系比较活络,不光活干的好,人也会来事。

这不是他在村里召集的一票兄弟来这干活么。所以上面的头头总会给他些好处。

这次工程收尾,他就又分得两万块钱。

龙四儿就拿着这两万块钱出去溜达买醉按摩去了。

本来舒惬意服的按完摩,揣着钱兴冲冲的又去唱歌喝酒,和几个狐朋狗友多喝了些酒。

烂醉的回去睡觉,走在路边的草丛里,龙四儿解开裤腰带,开始放水了。

这时候,忽然听到后面有声音,龙四儿机灵的系好裤子,仔细听是怎么回事儿。

只闻声路上的两人各自拎着个皮箱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老黑,今儿个咱要玩个痛快,不过咱三个,前几天炸金花什么的玩的太辛劳,输得太多了,今儿个玩儿点小的,斗斗地主,等我那笔钱到了之后咱玩点别的。”

“你瞧,你瞧就你那点出息,好吧,好吧,我跟老邪商量商量,反正也是无聊,那待会儿咱就先斗会儿地主。”

龙四儿在草丛里盘算着,莫非这两个人要去赌钱。

那感情好啊,许久都没有摸过牌了,今儿撞个正着。那就跟他们玩上两把。

借着酒劲的龙四儿,也没管那么多,在后面偷偷的跟上了二人。

可是天色晚,走在前面的两人到了一个岔路口。龙四儿没留神,前面的二人却消失不见了。

龙四儿,这感觉怪怪的,心正痒痒呢,兜里钱也充足,可就这白白的跟丢了,心里稍有点不是滋味。

龙四儿四下看去,这回家的路貌似就是其中一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走着。

心想,反正明天也不用开工了,假如遇到个旅店就暂且睡下。

走着走着,前面一个小房里面却亮着灯,这不酒喝多了就这样,三步两步就得尿尿了。

龙四儿摇摇摆晃的走到小屋旁边,本是想打听打听道儿的。

可是夏天,门窗都是开着的,只瞧见里面的两个男人好像就是刚才的两个男人,而另一个没见过。

只闻声房子里有打牌的声音。

“三个J, 三个K, 炸弹!……”房间三人有说有笑玩的不亦乐乎。

龙四儿一撇嘴,这帮烂赌鬼,玩的这么小,还一人拎个皮箱,说话撇了撇嘴骂了句“靠”。

反正也是没事情做,去看看也无妨,只见那屋子房门是开着的。

龙四儿便开门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呦呦呦!几位哥哥,玩着呢?我能进来待会儿么?”

只瞧见屋里有啤酒香肠,花生之类的,龙四儿一扫心就乐了。

三人看了看龙四儿,四下对望一眼,瞬间三人满脸堆笑。

起初龙四儿坐在一人的后面看着牌,在后面指点江山。可总觉得三人玩的太小,输赢也就是十多块钱,几时块钱。

那人见龙四儿看得无聊让了让位。虽然龙四儿上桌加了点筹码。可是玩儿的还是不过瘾。

四个人,玩斗地主总有个人闲的个身子,凑不上手。

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第四篇:化人坑

某村附近的一座山上有一个“化人坑”,多年以前,村里死去的人都要抬到“化人坑”焚烧燃尽,因得此名。

听说这个“化人坑”焚烧的死人太多,阴气很重,每到夜晚就会闹鬼,从那路过的人会听到化人坑里传出一些死人的声音来,阴森森的恐怖极了,很少有人敢从那过路,关于“化人坑”闹鬼这事,是有人亲身经历过的。

下面就给大家讲述两个“化人坑”鬼事。

先说第一个。

某村里的一对夫妻,丈夫叫大鹏,妻子叫啊枝,那天大鹏干完活收工回家见啊枝还没给他煮晚饭,大鹏又饿又累,就数落了啊枝几句。

谁知啊枝被大鹏说了几句心里很不服气,她又哭又闹,说是大鹏嫌弃她怎样怎样滴,哭闹了一阵跑出家门,那会天都快黑了。

当时大鹏正在气头上,也没拦着啊枝,再说夫妻之间摩摩擦擦也是常有的事,随她去了,啊枝哪次都是在外边待会就回家。(肯德基的文案句子)

眼看天完全黑了,还不见啊枝回家,这下啊鹏可有些担心了。

“这女人,还真气愤了啊。”

啊鹏边说边走出家门去找啊枝,惨淡的月光挥洒在地面上,大鹏把房前屋后都找遍了,就是看不到啊枝人。

这下啊鹏可焦心了,这啊枝跑哪去了,想想有点后悔不该数落她,她在家忙里忙外挺不轻易。

大鹏一边找一边喊着啊枝的名字,找着找着就往山里找去了。

有一个低低的抽泣声从树林里传出来。

大鹏听不清那个声音是不是啊枝的声音,虽说有些害怕,但大鹏还是硬着头皮走进树林深处,他要看个毕竟,若是啊枝就好。

树林深处就是“化人坑”所在地,想到这个名字,大鹏就心底发凉,本想打退堂鼓退出去,可那个哭泣的声音时不时的传进大鹏耳朵,并且声音就在这附近。(睡前小故事长篇小故事)

“啊枝,是你吗?”

大鹏壮着胆子喊了一句。

阴森森的树林没听到啊枝的回应,只有大鹏叫喊的回音。

“嘿嘿……”

“呜呜……”

“啊哈哈……”

“拿命来……”

大鹏听到有很多声音从一个大大的坑里传出来,那些恐怖的声音就像是阴曹地府的召唤,没错,那个坑就是“化人坑”,吓得大鹏扭头就跑。

大鹏从没受到过这种惊吓,等他跑回到家的时候早已是一身冷汗。

“大半夜的你上哪去了。”

啊枝早已气消了从外边回到家煮好饭摆了一桌菜在等大鹏,哪会知道大鹏跑到“化人坑”找她。

“出去找你了呗,你回来就好了。”

大鹏一把将啊枝拽进怀里,他以后不敢跟啊枝吵架了,生怕她哪天又被气跑出去,又关键大鹏这找那找的。

啊枝贴着大鹏的胸脯,不知大鹏的心咋跳得那么快,啊枝偷偷乐了,心想大鹏肯定是害怕失去她才会那样,根本不知道大鹏刚刚经历了什么事。

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大伙都叫他李大伯。

李大伯的老伴去世了,李大伯很是伤心。

李大伯的老伴抬去“化人坑”焚尸那天,李大伯看着老伴的尸体在木柴堆里燃为灰烬,李大伯老泪纵横,燃完尸体后,大伙劝他回去,他就是不回去,他想多呆会,送送老伴。

大伙无奈摇摇头,拗不过李大伯只好先回家。

李大伯回忆着她和老伴的过去,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

李大伯忽然听到从“化人坑”里飘出很多可怕的说话声来,他觉得很害怕,抹抹眼泪回家去了。

以上这些都是“化人坑”鬼事,这个“化人坑”是真实存在的,或许,就在你不经意路过的某个地方。

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第五篇:搞笑鬼故事六则

搞笑鬼故事:形影不离

他死了,她哭了。

她扭头的时候他已经血流一地,她坐在他身旁哭:“你说以后要形影不离地保护我……”

她开始习惯看自己的影子,那个影子好像一直在陪她,像有生命一样,就这样她一个人过了很久,从灯火通明中路过这座城市,和她的影子。

但是,意外总是难免的。

一天晚上,她经过下班必经的小巷,灯坏了,黑暗吞噬了她的影子。她忐忑不安地走着。

“抢劫!”一个人站出来。她惊恐地看着劫匪,不知道怎么办。“快点,值钱的东西都给老子拿出来!”她无助地后退,她想,到有光的地方,至少还有我的影子……

后退……

“我他妈的让你磨蹭!”劫匪不耐烦地举起力朝她划去。她下意识地闭眼,后退,想到有光的地方,刀越来越近……

“啊……”

想象中的红色血液并没有流出来。她慢慢睁开眼,然后吃惊地睁大眼睛:眼前,自己的影子从地上延伸,起来,死死地缠住劫匪,直到劫匪昏迷不醒。

她哭了,那个影子和他那么像。

耳边传来他的声音:“宝贝,我说过,要形影不离地保护你。”

搞笑鬼故事:水

李亚是个魔术师,擅长各种和水有关的魔术,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能让水变成各种外形。每个人都惊羡这种神奇的魔术。

李亚也乐于控制水,用水变魔术和同事开玩笑。

最厉害的一次,李亚在卫生间看见有扒手在偷东西,被偷的人还在没有任何反应地洗手。李亚灵机一动,水管的水马上改变流动的方向,喷到扒手脸上。

这天,他和朋友一起旅游,在敦煌,走到响沙湾的时候,朋友忽然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指着李亚:“你小子,赶快别在这圈儿混了,有你在老子的人气都让你抢了。”

李亚看着他笑笑,没说话。忽然,朋友很不自然地僵硬着手把匕首丢到地上,挖了个很深的坑把匕首埋进去。朋友好像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朋友瘫坐在地上,看着边上依然笑着的李亚。

“笨蛋,”李亚笑着说,“你难道不知道人体百分之七十都是水么?控制你的行动,老子易如反掌!”、

搞笑鬼故事:血腥玛丽

寝室几个姐们都闲着无聊,双休日都不回家,又不知道干什么,大家就提议玩点刺激的。一开始是午夜讲鬼故事,第二天就变了法子。

赵丽丽从外面买回来四根蜡烛,正好每人一根。孙华很好奇地问这是什么意思,赵丽丽阴笑:“不是要玩刺激的吗?咱们来玩‘血腥玛丽’怎么样?”

显然有人不敢,赵丽丽瞥了一眼躲在墙角的李希,也没说话。

“你什么意思啊?”李希很不兴奋地问。

“没什么,就是看你胆小。”赵丽丽说。

“玩就玩……”李希很不兴奋地说了一句,然后拿了一根蜡烛,“晚上十二点都不许和我抢卫生间!”

晚上十二点,李希拿着蜡烛走进卫生间。

李希在自己和镜子中间点上蜡烛,闭上眼睛,集中精神,喃念“Bloody Mary”三次。(睡前给女朋友的暖心故事)

这时,镜子里真的出现了一个不熟悉的女人,满头大汗地冲李希大喊:“你他妈烦不烦啊!老娘一天到晚满世界跑,累死我了!没事干别叫我!”

李希马上向后退,贴在墙上,这时候镜子里已经只剩下自己瞪大眼睛的样子。同一个宿舍的人都跑来,看着李希的样子笑。

这时,镜子那边又传来声音:“别笑了,吵死了!让我歇会儿行不行!信不信以后我让你们替我干这活!”

给你女朋友讲鬼故事第六篇:不是梦的梦

九七年,我中专即将毕业,那会学校正在安排我们去实习。九月,就在我快要去上海实习的时候,家里出事了。

我的叔叔(爸爸的弟弟)因为癌症去世了。那时候没有想到叔叔的去世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命运。所以我经常在想,假如叔叔没有去世,那么我们全家人或许过的会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吧。(kfc超长文案)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亲人的死亡。其实大家早就做好心理预备了,可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却是这样的让人难以接受。

那天已经是夜里二点多了,爷爷打来电话,让我们去医院。爸爸和妈妈估计已经知道是叔叔不行了,于是我们穿好衣服便来到了医院。我只看到病床上叔叔被一张白布盖着,但那种完全没有生命力的感觉让我觉得很害怕。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直接的面对死亡,似乎在那时候我才懂得死亡的意义,或者说是带给活着的人的意义。

叔叔去世以后,奶奶是最伤心的。她没办法接受她最爱的小儿子就这样去了。天天在家里吃饭时,奶奶总会多放一碗饭,叫着叔叔的名字,让他来吃饭。

奶奶的几个姐妹也来了,但是我们并没有通知其他在外地的亲戚,因为想等开追悼会的时候再请他们来,可是叔叔去世的第二天,在外地的几个姨婆全都来了。她们都说头天晚上做梦梦到叔叔站在床前,(亲戚们都知道叔叔生病的事情。)几个姨婆觉得是一种预兆,第二天再一问,都梦到了叔叔,于是感觉到出了事,就全赶来了。

姨婆们来了,家里不大,也没地方住,于是我只有睡到客厅的沙发上。(哄女朋友的睡前童话小故事)叔叔去世的第七天(似乎是第七天,我记不太清晰了),我像往常一样在沙发上睡了,模模糊糊的就听到有人敲门。(应该是我在做梦)我起来穿上鞋,打开灯,问:谁啊?门外传来叔叔的声音:是我。当时我兴奋坏了,心里想,假如奶奶知道叔叔回来了肯定很兴奋。于是我赶快把门打开,就看到叔叔穿着衫衣,两手像平时一样插在兜里。我很开心的拉着叔叔的手让叔叔进来,只感觉他的手很凉,我问叔叔:不冷吗?叔叔回答说:那儿不冷。(请注重,叔叔说的是“那儿”不冷,)就在叔叔要进来的一刹那,我忽然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是死了的,不是我活着的叔叔。我一下子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惊。叔叔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笑着对我说:我是你叔叔,难道你还怕我吗?听了叔叔的话,我一下子平静下来,心里想,是呀,这是我叔叔啊,我干嘛怕他呢?我和叔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问叔叔,要不要去叫奶奶啊,叔叔说不了,我只能见你。我又问叔叔,天天奶奶给他盛的饭他有没有吃,够不够吃,叔叔说,他都回来吃了的,只是现在要走了,让我给奶奶说一声。我全都允许了。这时候叔叔就说,我要走了,天快亮了,你记得告诉奶奶我很好。叔叔站起来就往外走。在走出门的时候,忽然回头问我:假如叔叔以后变成别的样子,你还能认出来吗?我当时就乐了,说:当然能认出来了,你是我叔叔嘛!叔叔听了便笑着关门走掉了。

我一下子笑醒了过来。一看,原来是自己在做梦。客厅的灯亮着,我坐在沙发上,天还没有亮,想着刚才的梦,奇怪的是我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只是觉得好开心、好温馨。

第二天一早,我便把这个梦讲给了全家人听。奶奶当时泪就下来了,说,这是你叔给你托梦呢!可是他为什么不让我梦见他啊!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叔叔去世已经快十年了,这十年里,爷爷去世了,奶奶老了,我父母年纪也越来越大了,时光一天一天的过去,总有一天,我们的亲人都会离我们而去,可是好像也并没有离开,因为他们会一直在我们的心里。

想念离开我的亲人们,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