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6篇

2022-09-16
文章导读: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恐怖惊悚,许多人都很喜欢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大家能...

文章导读: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恐怖惊悚,许多人都很喜欢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第一篇:日全食

小林的女友小芳意外去世,作为小芳生前唯一带有关系的爱人,小林自然则是小芳所有财产的拥有者。

可是,小林却开心不起来,反而整日愁容满面。因为他还记得他当初同小芳约定生死与共。本以为是一个笑话,但他没想到这成了他的噩梦。

小林蜷缩在沙发里瑟瑟发抖,看了看墙上的钟,希望时间能过得快些。房屋门忽然“砰砰”地响了起来,同时剧烈地颤动着。(情侣很甜很甜的睡前长篇故事)

“啊!”小林惊叫一声跌下沙发,摔到地上。他连滚带爬到桌子边,摸到放在桌子上的符咒,大喊:“恶灵退散!”

刚喊三声,门便停止了颤动。(睡前一句话暖心话晚安)小林的心稍稍平定下来,幸好有这张符咒。

这七天里,女友小芳的鬼魂一直想方设法地要带走小林。好在小林找到一位得道高人,他告诉小林,躲在房子里七天不出门,要是女鬼来找他,就拿着符咒大喊,这样她就进不了屋了。只要熬过女鬼的头七,那就安全了,因为鬼魂在阳间最多只能待七天。

今天是最后一晚,只要熬过去,小芳就再也不能缠着自己了。

手紧紧捏着符咒,多日的倦怠袭来,小林支撑不住睡着了。

再次醒来,墙上的时钟指着数字“8”。小林高兴地打开门,冲着天空大喊:“哈哈,今天是第八天,小芳你不走也不行。生死与共,哈哈,骗小孩的也信。”

“我就信了。”冰冷的气息瞬间包裹住小林。小林恐惊地看着四面。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从暗处出现。

“你……你……”小林吓得想要跑回屋子,谁知小芳一掌握住他的手,俏皮地对他一笑:“亲爱的,今天是日食哟,太阳还没升起,所以还相称于黑夜呢。(甜甜的长长的故事)来陪我吧,我们可是要生死与共啊!”

小林这才发现天上没有一丝光芒,阴沉的可怕……

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第二篇:蜡像

黎黎蜡像制作馆开张那天是12月8日,黎黎在店门口竖了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用方正舒体写了一行字,“爱她,就送她蜡像,

汤军是第一个顾客,臃肿的大衣将他裹得像头棕熊。

汤军问:“塑一个真人蜡像多长钱?”

黎黎说:“哪要看多大的?站在巴掌上的也就一二百块,要是跟真人一样高的起码要一万。”

汤军点点头,说:“一万就一万,我要塑个跟真人一样的。”

黎黎问:“给谁塑?”

汤军说:“我女朋友。(给女朋友讲睡前故事短篇)”

黎黎说:“最好带你女朋友来店里,先素描,然后挑个完美的角度塑蜡像。”

汤军一愣,说:“我想给她一个惊喜。”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正笑意盈盈地站在一棵古树旁。(甜小故事睡前)

黎黎拿着照片看了看,心里突然一个略噔,但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异样。

黎黎说:“就一张照片我可没法给她塑蜡像。”

汤军沉吟片刻,从口袋里掏出支笔,给黎黎写了个地址,说:“你按照地址去那里,五点半她会出现,你远远地看看她,不要让她知道,行吗?”

黎黎说:“行,我带摄像机静静给她摄段录像。”

汤军说:“好,就这么定了,我先给你五干预付,等你塑好了,再给五千。”

天气很冷,黎黎坐在滨元小区的木凳上等郭珊时手指陕要冻僵了。五点半到了,郭珊在小区门口出现了,她本人比照片美丽,穿得很单薄,曲线尽显,走路婀娜多姿。黎黎想,怪不得汤军要为她塑蜡像,原来这么有魅力。

黎黎回去后,马上将摄像机连上电脑,但她发现,那段录像里只有滨元小区的景物,却没有郭珊。奇怪了,明明看到她的,怎么会没有呢?黎黎怎么都想不明白,看来只得明天再去了。

第二天,黎黎又去滨元小区。离五点半还有些时间,她坐着看对面的楼房,也就是郭珊住的那栋楼。她发现,有户人家的窗帘有些怪,老是在晃动,似乎有台风扇在对着吹,现在是冬天,谁还会用风扇呢。黎黎觉得好奇,就举起摄像机将那个窗口录了下来。

一会,郭珊出现了,她跟昨天一样,依然婀娜多姿。摄像机的小红点也告诉黎黎,工作正常。黎黎想,今天不会再失误了吧。回到店里,黎黎将摄像机连到电脑上,令她失望的是,那段录像里依然没有郭珊,跟昨天一模一样。

黎黎很心烦,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她突然想到,还有段窗户的录像呢,要是都有问题,说明这sony机子是垃圾。

但是,当黎黎看到那段窗户录像的时候,差点没跌坐到地上。窗帘不见了,能清清晰楚看到室内,郭珊正在走动,这分明是她在小区内走动的样子。

黎黎恐瞑极了,急忙给汤军打电话。可是,汤军留给她的电话已停机。黎黎一转念,赶快看自己的钱包,汤军缴得定金都在,五千,没少一张。

黎黎长叹一口气,心想,我这不是在自己吓自己么,看来这sony机子有问题,但好歹拍到郭珊的模样了了。

黎黎想着,就动手干了。雕塑系毕业可不是盖的,没几天,黎黎就塑好了小样。然后给汤军打电话,想让他来看看,顺便提一下意见。可电话依然停机。黎黎想,这人怎么回事,要不我就开始塑蜡像吧。

黎黎在塑郭珊的时候,生意突然好起来,一些年轻男女来塑卡通蜡像,作为定情物送给对方,因为是小蜡像,他们要求交货时间短,所以黎黎整日忙忙碌碌,等小蜡像塑好之后才能塑大蜡像,这样一来,过了一个月大蜡像才完工。

这天晚上,黎黎在为蜡像做最后的修饰,蜡像逼真得像要开口说话了。这时,汤军来了,他跟上次一样的装束。

汤军递给黎黎五千元,说:‘这是五千元,蜡像我带走啦。”

黎黎突然想起录像的事,说:“我在滨元小区遇到件怪事,眼前明明看到了,摄像机却拍不到。”

汤军说:“虽然有眼见为实这种说法,但是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黎黎说:“可是眼睛看不到的,摄像机却拍下来了。”

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第三篇:藤妖之一【绞杀】

传闻有仙山,

山上有藤仙。

若能食其心,

寿元增万年。

漆黑密林,不见五指,唯有点点萤火为之照明,阴风阵阵,传来声声鬼泣,林中,一对男女相携而行,不知走了多久,火把早已丢弃,脚踩在厚厚落叶上的声音格外渗人。

“阿青,我好怕,我们回去好不好?”女子紧挽着男子的手哆哆嗦嗦道,“你说真的有藤仙吗?那道士该不会是骗我们的吧,藤仙会住这种地方?若真能延年他为何自己不取留给我们?”男子皱眉,强忍不耐道:“莫胡说,道长仙风道骨,怕是早已得道,哪里需要这等东西?实话告诉你,这藤仙心需得有情人感化方有效,不然岂不是人人都能长生了?”女子嘟囔着小嘴,道:“你要长生莫不是不想与我白头偕老?”男子右手环住女子的腰,左手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好笑道:“傻瓜,若我们都得长生,便可以不受轮回苦,做一对神仙眷侣,岂不是比白头偕老更有意思?”女子咯咯娇笑,所有不快与恐惊随着笑声散尽。

密林尽,荆棘生,荆棘刺破了女子的脚,女子忍痛含泪却不吭一声,心中的恐惊无以复加,男子自从进入荆棘丛便有些不对劲,仿佛冥冥之中受到指引一般,脚被刺破了也浑然不觉,只知道往前走,女子唯有紧紧抓住男子的手,尽力跟上男子的步伐,好在荆棘路并不长,不多时便到尽头。

荆棘路尽,幽谷现,双生洞穴分两边,一处白雾笼罩,一处黑雾缭绕,男子眼睛一亮,未经考虑便拽着女子往黑雾处疾走,女子心中不觉一松,想是目的地将到,便无视手腕传来的痛感,小跑着跟着男子,却在到达洞口时倒抽了口凉气,只见洞口附近密密麻麻全是藤蔓,藤蔓上泛着幽幽绿光,借着绿光可以看到洞穴上满满嵌着骷髅,骷髅上还隐隐有着绿色的黏稠液体往下掉,而男子,嘴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邪笑。

女子想要甩开男子跑掉,却发现男子的力气出奇的大,只见男子用力一推,女子便跌到了藤蔓的中心,然后被漫天的藤蔓覆盖,不一会便化为一堆白骨,被藤蔓挂到了洞穴上,而藤蔓在吸食完女子后,自动留出一条可供一人通行的小道直通洞穴。(女朋友让讲睡前故事)

男子顺着小道进入洞穴,只见一身姿曼妙的红衣女子背对着他而立,忙跪下道:“藤仙大人,我已寻来阴女,完成献祭,请赐我永生。”“不急,你看,我可美?”

“藤仙”桀桀怪笑着慢慢转身,一半脸上满是盘虬的树根,另一半脸赫然就是刚被吸食的女子样子,它抚着自己脸,恶狠狠地对男子道:“负心人,都该死!”随着藤妖话音落,男子身体里钻出数条藤蔓,未待他将破体的痛吟呼出,藤蔓已将他死死缠住,整个山洞弥漫着骨头碎裂与藤妖撕心裂肺的声音……

白雾散尽,鸟语花香,洞中,一白衣若仙的女子摇头轻叹:“又一个……”

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第四篇:空荡荡的宿舍里

即将面临毕业了,宿舍里的四个人,回家的回家,搬走的搬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空荡荡的宿舍里忽然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夜色来临的时候,总有挥之不去的压抑感。

不过,好在有一个软趴趴的布丁鼠陪着我,它是我养的宠物,这只贪吃的小耗子,每次能吃下60多克的饼干,闻声它喀嚓喀嚓的啃着东西,好像也不那么寂寞。

我每晚都是定时定点的喂它的,不然,晚上它会钻出笼子,窸窸窣窣的翻东西,我得费尽心思才能将老鼠夜晚出没的习性给改过来,必须得改过来,不然,我肯定睡不着的。

今天夜里两点,睡意正浓,刚刚快要睡着了时候,堆积在桌子下面的塑料袋和箱子就开始窸窸窣窣的响起来了,我翻了个身,撑起疲劳的眼睛,漆黑的夜里,没有其他的一丝声音,只有布丁翻东西的声音,用力拍了拍床板警告那只贪吃的小耗子。

声音停了,我满足的睡过去,刚眯了眼睛,那声音又开始了,我叹了口气,打起手电爬下床,将抽屉里的饼干袋子拿出来,取出一些饼干堆在角落,微声笑道:我不介意将我的饼干丢在暗处分享给你,也不介意我桌子底下是你的天堂,更不介意你将我垃圾袋里的果皮拖到地上,我只想对你说不要半夜发出噪音,扰我的清梦……

布丁闻到香味,自然乖乖的钻出桌子底下,抱起饼干喀嚓喀嚓的吃着,我顺势将它提起来,关进笼子了,打算将锁锁上。

我太困了,不能再让这只耗子打搅到我。

我以为,只要把布丁喂饱就好了,可是我错了,这小东西,永远有办法从笼中中钻出去。

第二天晚上,我被一阵超大的翻动声惊醒,气恼的埋怨了一句,布丁还是在窸窸窣窣的刨着塑料袋。

我气得将手电打开照下去,桌子缝隙有个东西一闪就躲进去了,手电光照在笼子了,布丁正满意的抱着半截饼干睡的正香呢。

我心下迷惑,难道宿舍里有老鼠?

我蹙紧眉头,感觉到一丝嫌恶,布丁虽然也是鼠类,但是它和那些生活在肮脏的下水道的老鼠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布丁是我的宠物。

我不甘心的爬起来,抄起一本书,心想,哼哼,我都看见你了,看你往哪里躲,我趴在冰冷 地面,歪着头往两指宽的桌子底下瞅,用力拍着地面恐吓老鼠。

忽的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滑动,我一愣,手电一射,猛的里面一对苍白的眼睛冷冷的瞪着我!

“啊!!!”

我惊恐的瘫坐在地面,手电跌在一旁,光影中,桌子底下迅猛的爬出一张枯黄的膜,脑袋上一对冰冷的眼白盯着我,猛的扑了上来。

那是一张皮,人皮。

我浑身一凉,再也控制不住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徐徐的恢复了意识,我感觉有东西游走在我的身上,软软的,却有力,应该是很小巧的东西,我却能够感受到那颇为厚实重量,我猛的睁开眼,四面光芒暗淡,像是在一个木板地下,我看见一张扭曲着的皮蜷缩在地上,布丁在上面蹭了蹭,安静的蹲着。

哐当一声门打开了,嘎啦嘎啦的拽着行李箱,我看见一双认识的紫皮鹿靴优雅的踏着步子出去了,接着是钥匙锁门的声音。

我默默的不语,我记得,那双鞋是我今年元旦节买的,是属于我的。

我不着急,有布丁陪着我呢,我在想,下一个住进来的人,会是谁……是你吗?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于昨晚我被耗子翻垃圾的声音吵醒,我极度想打开手电照去,但是我怕会看见一只扁扁的手出现在桌子底下。

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第五篇:迷信扔洋娃娃

玩具娃娃,小女孩的最爱,可是这同时带着些许悲伤,些许无奈,往往有些人认为它有细菌,甚至有的人认为它不吉利。

小薇的妈妈是一名营养师,天天都配营养配餐,小薇的姥姥是一名佛教成员,每周二去教堂礼拜,小薇的奶奶和爸爸最迷信,总是神叨叨的请道士来做法,就冲请道士,花费了不少家当。

今天是小薇爸爸的生日,小薇爸爸给大家切蛋糕的时候,特地多切了一块,摆在空座面前的桌子上,小薇也长大了,13岁了,懂事了,她明白,爸爸是给死去的舅爷留蛋糕。

爸爸在嘴里念叨了一些东西,奶奶也说:“李偦啊!吃吧,这个蛋糕是孙键过生日的蛋糕,甜的很哪!”

小薇依然笑吟吟的,但是她的心里布满了生气,人死不能复活,为什么还要这样神秘兮兮令人无法揣测?

在爸爸吹蜡烛许愿之前,小薇的妹妹小美拽了拽小薇的群角,示意小薇去她的房间里,小美撅个嘴,等着她去到小美的“公主房”的时候,小美的嘴像机关枪,小孩子嘛!当然不会信迷信,她呀,在跟小薇抱怨爸爸和奶奶的无理迷信。

小美道:“姐姐,你说爸爸和奶奶奇奇怪怪的,舅爷明明都死了,还那么庄重,比咱们姥姥更迷信”

我叹了一口气,多亏还有人向着自己,好歹姥姥还是佛教,可奶奶和爸爸信的是无名无白的东西,既不是伊斯兰教也不是宗教,弄那些鬼啊神啊鬼上身的。

小薇道:“美妹,姐姐也是受够了,天天吃饭都到跟舅爷说几句话还乘一碗,几天了也不倒,说是等他吃完了才能收拾碗筷,已经变味了十分难闻,我才偷偷地倒了。

小美像找到知音般,说了一大堆。

小美有一个美丽的大洋娃娃,是一个软软的白裙公主,小美天天晚上都要搂着她睡觉。

直到有一天,小美在给洋娃娃洗澡的时候哼起了隔,哼着哼着,在小美站起来的一瞬间,小美滑倒了,好在头没摔伤。

爸爸一看急了,一见澡盆里的洋娃娃还甜滋滋的笑着,当然,它的表情是不会改变的,爸爸气愤的一把揪起洋娃娃从窗外扔了进去,小美哭了出来,爸爸对小美说:“那个洋娃娃不吉利,你看,你滑倒了娃娃还在那笑呵呵的,分明就是嘲笑你,它就是灾星,不吉利!”

妹妹哭了出来,道:“在生日上我就想说您,舅爷明明就死了,您还神秘叨叨,叨咕几句,平时也是,神秘兮兮的,妈妈在外地工作,没时间管你,你居然把妈妈送给我的洋娃娃给扔了,她本来就是布和棉花做的,又不是人,怎么会改变表情?我摔倒了,你难道还要让她哭不成?假如她不笑,您又该说她的脸死气沉沉不吉利了!”

爸爸更加气愤了,道:“她穿着白裙子,一点也不吉利!”

小美哭的更伤心了:“啊啊啊!裙子不好可以换,再说了,难道我也不吉利?”小美指着自己的白色连衣裙说道

爸爸一看急了:“之前没注重,孙笑美你怎么能穿着白裙子呢?不吉利,赶快脱了,换上过年买的黄裙子,喜庆。(甜到炸的小故事小动物)”

小美死活不换,也许是被伤心与愤怒交加,她拿起剪刀,把那件喜庆的衣服剪的粉碎。

爸爸实在是受不了了,抓狂的跪在地上,仿佛在祈求,仿佛在乞讨。

夜来临了,小美还在那里抽泣,小薇安慰小美:“美妹,别哭了,好了,姐姐给你讲,你心爱的洋娃娃被你爸爸扔了,你也把他最喜欢的红衣服给剪了,你们两个扯平了!”

小美似乎还愤愤不平:“孙键,你会遭报应的!”

深夜,来临了,小美因为悲愤,还是一直没有睡,忽然间,小美闻声了水珠的嘀嗒声,小美记得自己吧水龙头关了。

小美感到脊背发凉,回头一看,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哦不,洋娃娃在小美背后,它轻轻地抚摩了一下小美的头,吻了一下,离开了。

孙键爸爸还在睡梦当中,洋娃娃一把把他掐死了,嘴里说着:“你把我摔得好疼啊!”说罢,把他从楼上扔了下去。

给女朋友讲的贴近校园的鬼故事第六篇:夜深别出门

黑夜,已经降临,寒风“呜呜”的吹拂着,树叶哗哗作响,天气已经开始变冷……

路上,除了偶然路过的车辆,还有一个脚步蹒跚的女人。

一身酒气熏天,口中胡言乱语,不时嘿嘿一笑。

在这晕黄的灯光下,将这个女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犹如一个张牙舞爪的鬼怪一般,这个醉意朦胧的女人,凌乱的步伐,让人为她感到担忧,不知她能否回到家中……

她叫王洁,好像今天和男朋友分手后,心情特殊的不开心,忧郁。

俗话说得好,一醉解千愁,王洁便是以酒消愁罢了。

王洁喝得醉熏熏的,甚至就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晰,一路摇摇摆晃,就连走到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个所以然来。

醉意朦胧的王洁看见前面好像……好像有一辆出租车!

可是刚到眼前,那辆出租车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洁嘿嘿一笑:“今天,今天真是喝多了。”话刚说完,便朝地吐了一滩。

王洁一路上走走停停,一看,就像是一个活脱脱的酒疯子!

可是王洁嘴里闹闹叨叨:“我没醉,我怎么会醉呢?”一路上,王洁自言自语,不得不怀疑她就是一个疯子。

路灯下,王洁踩踏着自己被拉得老长的影子,这时,她猛的回过头:“妈的,是,是谁在跟着我?”

可是身后,空无一人,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此刻,甚至就连过往的车辆,也根本看不见。

王洁浑身一哆嗦,酒劲仿佛被此刻内心的紧张所磨灭。

“这倒底是哪里?”王洁张望这四面。

不知不觉中,竟然不安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而且,而且好像还没有来过这个地方?”王洁微微皱着眉头。

此刻心中显得有几分的焦虑,“怎么这个地方这么的冷清?”

走了许久都不见一个人或者一辆车!“况且这也不是穷乡僻野!”看四处的建筑,王洁心里微微一颤:“不会是来到郊区了吧?”

“先走走看吧!”王洁便往前走去,可是在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似的。

仿佛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给别人,而自己却不知道人在哪里!

王洁走着走着,感觉自己的脚步越走越快,此刻心中焦虑,心里郁闷而且害怕不已:“今天不该喝这么多酒的,现在就连到了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忽然,王洁感觉浑身一颤,前面,前面居然有个人!

在这一段时间里,王洁没有看见一个人,此刻出现一个人,而且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烧什么东西。心里不禁忐忑了起来!

“上去问问路吧?”王洁心里暗想,“不然这样走下去,要得什么时候?”

王洁走到了那个人身边……

“嗯,婆婆,你知道这里到丹阳区往哪里走吗?”往洁微笑的看着这个老太太。

这个老太太微眯着双眼,白色的眉毛也随之而动,一脸的老态。

王洁一时觉得欣慰,还好这里有人!

老人深深的看着王洁,面目显得许些僵硬,手中的冥币不时的往火堆里投。(给女友讲的睡前故事甜)

王洁一时着急,见到这个老人显得有些心悦,可是当老人抬起那张僵硬并且微微发紫的面容,还有那一堆正在燃烧的冥币时,心中徐徐升起一股子的寒意……

可老人那双微眯着的双眼,好像只是垂下来了而已……

老人转头,继承在火堆中扔着冥币,而且口中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王洁心想:“都已经走了这么远,况且不知道回去的路在哪里!”强忍着心中的忐忑不安再次第低下头颅,向着老人轻轻开口道:“婆婆,你知道丹阳区往哪个地方走吗?或者这附近有什么旅馆吗?”

老人忽然抬起头颅,恶狠狠的看着王洁,沙哑的喉咙冒出一种怪异的吼声:“不知道!不知道,快滚,不知道给地下的家人送钱的时候,你在这里说话是对地下人的不尊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