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6篇

2022-09-16
本次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但是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能够帮助到大家! 适合...

本次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但是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能够帮助到大家!

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第一篇:灵魂河流的深处

痛感令人窒息,阿绯觉自得识与身体已经抽离。明知道是梦境,场面仍让人心有余悸。地板上的的血开始冒出绿色的泡泡,那些泡泡越升越高,越升越高,穿过屋顶,穿过云层,“嘭”的一声开出满天冰冷的花。

场景在一瞬间转换。(哄女朋友睡觉的甜甜的短篇故事)没有高楼林立,没有霓虹闪烁。目之所及,尽是山川河流。阿绯置身于大片的彼岸花丛,有一种亲切的认识感。青衫男子丰神俊朗,衣袂翻飞,有着世家子弟的风范;红衣女子眼含秋水,长发如诗,透着大家闺秀的气韵。男子神情温暖,轻折一枝红花别入女子发间。女子低头,含羞不语。假如时间可以倒流,远古的记忆也将清醒。

那对男女相携远去,阿绯想呼唤,喉咙像是上了一道厚厚的枷锁,竟发不出半点声音。那些红得能滴出血的彼岸花一朵接着一朵枯萎,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山峦隐去,眼前只剩一条没有尽头的河。

时间自然不能倒流,然而记忆可以回溯。(睡前小故事短篇女朋友)阿绯心里存在太多疑问。她的影子去哪儿了?为什么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血会变成绿色的?为何这里的一草一木如此认识?那个出现在梦里的人是谁?那个青衫男子是谁?那个红衣女子又是谁?此刻她是否该去寻找河流的尽头?

似乎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吧。所有的一切指引着阿绯来到这里,目的显而易见,不要辜负了他的这番良苦专心才好。最初的恐惊与惊慌失措已不复存在,只遗留下身体上若有似无的痛感。一种强烈的求知欲与好奇心驱使着阿绯的脚步,走向河流的深处。

其实阿绯不会游泳,因为小时候有过溺水的经历,接近死亡边缘的威胁,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可能没什么巨大的作用力,然而时间越久,恐惊俞盛,心里留下的阴影弥久不散,以至于后来怎么样都学不会,只好放弃。

河水徐徐没过头顶,童年的经历又一次回到眼前。那一次也是影子太过淘气,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跑到河面上跳舞。请相信一个小孩子的真挚感情,那时候阿绯没有朋友,也没有大人般小小的私心。

她心急地想要把影子拉离危险的区域,可她忘了那是河面。“扑通”一声,阿绯同影子一起掉进了河里,越是拼命挣扎,越是往下沉。在她即将精疲力尽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好心人将她捞上了河岸。

这一次,也许再不会那么幸运了。

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第二篇:血腥宴席

野生动物是人类的朋友,但现实中有些人为了一己私利和不可告人的目的。却将这些可爱的生灵变成了他们的口中肉,盘中餐。在不断地杀戮和屠宰中寻找着快感。可是,报应是早晚会来的,他们必将为自己的贪婪无耻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王建和李明是偷猎者,同时他们俩也非常爱吃野味。他们常常化妆潜入自然保护区内,猎杀那些珍稀的野生动物,拿他们的皮毛,牙齿去卖钱。把肉留给自己吃。由于他们行踪诡秘,警方一直没有抓到他们,他们的胆子也随之变得更大了。

一天,王建和李明来到了西南边境的一个原始丛林里。这里常年气候潮湿,云雾缭绕,毒虫肆虐。很少有人来。他们在丛林里转悠了好几天,捉到了好几只猴子,穿山甲,还有几条蛇。这可把他们俩给乐坏了,临回去的那一天晚上,他们找到了一个山洞,在里面支起帐篷,预备大吃一顿犒赏自己,好好庆祝一下这次大丰收。

王建从笼子里揪出一只猴子,用锋利的小刀划开猴子的头皮。猴子疼得惨叫了起来。王建却不为所动,他把猴子的头皮用力一撕,白生生的脑壳一下子露了出来。李明冷冷地笑着,举起小锤用力地砸向了猴子的头,“咔擦一声”,随着猴子最后一声凄厉的嚎叫,它的脑壳被砸碎了,淡黄色的脑浆从脑壳里溢了出来。。。。。

王建和李明把猴子的脑浆喝了个精光,然后把猴子的毛皮剥掉。在猴肉上简朴撒上些粗盐和辣椒,架在火堆上炙烤起来。随后,李明又抓出了两条蛇,他纯熟地剁掉蛇头,用刀子把蛇身剖开,取出了暗绿色的蛇胆,他和王建一人吃了一颗。虽然这东西奇苦无比,但他们俩都相信,吃这个能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随后,这两条没了胆的蛇被两人剥皮剔骨,扔进锅里煮成了蛇肉汤。穿山甲比较值钱,暂时侥幸逃过了一劫。王建和李明大嚼着被烤的半生不熟的猴肉,喝着味道鲜美的蛇汤,再配上从家里带来的老白干,吃得非常过瘾。吃饱喝足后,两个人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早早地回到帐篷里躺下来休息,因为第二天,它们还要回城卖掉这些野生动物。

王建和李明打着吨儿睡着了,不知不觉帐篷外燃烧的篝火也徐徐熄灭了。在月光的隐隐照射下,那些被两个人随意丢弃在洞口的猴子和蛇的骨架突然缓缓地动了起来。(男朋友给女友睡前故事)它们的骨头慢慢地凑成了一个整体,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形骷髅。骷髅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那些装着野生动物的麻袋和背篓前,解开了口袋,那些蛇,猴子,和穿山甲马上从里面蜂拥而出,逃出了山洞。

野生动物逃窜的声音惊醒了睡梦中的王建和李明。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快拿着猎枪和刀出了帐篷。一处帐篷,眼前的一幕把两个人惊得目瞪口呆——装着野生动物的麻袋和背篓全都被打开了,里面的野生动物一只没剩,全跑光了。。。。(故事大全睡前给女朋友讲故事)。

两个人气的上蹿下跳,背后却忽然传来了“呵呵”的笑声,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来的笑声?王建和李明缓缓的回过头,只见他们的身后赫然站着一具白森森的骷髅。那骷髅的眼睛散发着诡异的红光,注视着王建和李明。(恋人之间睡前故事)

王建和李明吓了个半死,他们一屁股瘫倒在地上,失声尖叫了起来。哆哆嗦嗦的说:“鬼,鬼,你别过来,别过来!

“呵呵,你们也知道害怕!骷髅突然愤怒的吼道:“我就是你们杀死的那些野生动物集结而成的怨灵,你们这些贪婪无耻的人类,只会惨无人道地虐杀我们动物,剥我们的皮,吃我们的肉,却从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今天,你们还债的日子到了!

骷髅说完,伸出尖利的手爪,同时刺向了王建和李明。瞬间将两个人的心脏掏了出来,吃掉了。王建和李明就这样死了。骷髅把他们身体上的肉啃得干干净净,满足地点了点头,走出了山洞,消失在阴暗的丛林之中。。。。。。

作者寄语:请勿食用野生动物!

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第三篇:真实故事之鬼上身

暑假的时间到了,我很兴奋,终于可以不用上学了,可以出去玩了!哈哈!于是我自己一个人走路去我表姐的家里(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她知道我去她家,也表示很高兴。

我大汗淋漓地走到她家门口,叫她开门。我吃了一支冰棍,之后感觉有点无聊,就骑自行车到处走,载着我表姐。到了晚上7点多,我们才回去吃饭。吃完饭我就要回自己的家了,因为立刻就是旧历7月14了,不可以在别人家里逗留的!

然而奇怪的事发生了!我姨(表姐的妈妈)在一次夜宵的时候告诉我妈妈:“最近阿荷(我表姐)怪怪的,总是跟我说有人叫她,然后又把她自己的毛衣塞在门口。我问她在干什么,她说她的同学在外面叫她,说很冷,给件衣服穿穿吧。我走出去门口又没有看到有人。”我妈妈听了之后说:“不用想啦,肯定是那个脏东西啦。”我姨又接着说:“我也是这么想,就在门口烧香拜神,啊荷就有3天没有说有人叫她了,3天之后又再这样了。而且还半夜在床上叫,有时候半夜还出来客厅自言自语,时而傻笑时而发呆,吓到我都怕!”于是我妈妈就叫我啊姨去找神婆看看,看看是怎么回事!

神婆一看我表姐,就笃定地说:“你女儿是鬼上身了,而且还是一个孕妇,属于游魂野鬼。你女儿眼睛有残疾,双眼无神,轻易让鬼上身,我一会儿写道符给她戴在身上,假如没有必要这7天就不要上夜街。”神婆拿来清单:“买这上面的东西,带上你女儿,在十字路口烧香拜神,用柚子叶帮她从头洗到脚,那就没事的了。”

之后我姨按照神婆的方法照做,果然附在表姐身上的鬼就离开了!后来我问我表姐,是怎么样的。她说:“那段时间总是感觉我同学叫我,说她很冷,给件衣服穿吧,我就给了。到了晚上,我总是做噩梦,梦见自己给别人用皮鞭抽打,用烟头烫,我每次醒来都感觉到自己身体很痛。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坐在客厅里,眼睛发着绿光,自己和自己说话,自己和自己笑。我妈妈有次看到我这样,问我在干什么,我想回答,却发现自己说不了话,然后我妈妈就过来,想拉我进去睡觉,却发现我忽然很沉重,怎么也拉不起来,我还在笑,吓得我妈妈立刻回到房间,晚上都不敢出来了。”

我一听表姐说完,再想象着那个场景,顿时毛骨悚然,害怕极了!她说,晚上不敢再出去了,哪怕出去也要戴着神婆给我的符啊!因为她再也不想这个事发生第二次了!

从此,我由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到我现在相信这个世界是有鬼的了。由于是真实发生的事,实在没有过多的词语形容,简朴叙述出来,希望给大家提个醒,晚上觉得很倦怠的时候,在7月14.这个日子的前后,最后不要夜晚出去!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阳气盛的!

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第四篇:好好活下去

午夜,雪儿还在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道上,璀璨的霓虹灯丝毫没有在意这个女孩的悲伤,任由她的泪水一滴一滴沉没在嘈杂的脚步声中。然而两小时前,她还像个热恋中的公主一样满心欢喜的赶赴她的白马王子的约会。

“我们分手吧。”杨帆面无表情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

雪儿被这突如其来的言语冻住了,就像正值盛夏,太阳还在嬉皮笑容的,没有任何征兆的就下起了一场冰雹。

雪儿什么也没说,她知道再多的言语也只能证实自己的懦弱,该走的怎么也留不住,她现在唯一希望的便是这只是一个玩笑,像帆以前和她开得无数个玩笑中的一个,只是这个太逼真了,她早已模糊分不清晰。只能看着帆头也不回地走了。

雪儿还在等,等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正值寒冬,连她自己都没在意自己那么怕冷的人居然在寒风中一动不动的待了一个小时,除了思想还是自己的,肢体好像都不听话了。然而等来的是泪水,雪儿任由它们灼伤自己冰冷的脸颊。

冷,冷的难以忍受,当雪儿想迈开步子时,便像一个冰雕一样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没有感到太痛,反而有一点温暖的感觉。心已经够冷的了,还有什么能比心更冷的!

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雪儿便一时笑一时哭,不变的只是心痛,痛得只想把自己消灭。

前方一辆轿车驶来,雪儿便疯狂地向它撞去。耳中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刹车声,身体并没有感觉痛,死人怎么会痛呢。当雪儿想再睁眼看最后一眼这个世界时,没想到第一眼看到的竟是那个认识的身影,只见帆双手挡住车子,慢慢地松开手转过头来,温柔的擦掉雪儿脸上的泪水,然后一点点消失在空中

司机赶快下车,问雪儿有没有受伤。好像意识到什么,不顾司机的问候,雪儿跑到路边,拿起手机找到帆的电话打了过去。

手机通了,接电话的是个苍老的声音。

“你找谁?”

“伯母,你好,杨帆在吗?”

“在,不过他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杨帆死了,两天前便死了。看来死人也会说谎,只是再完美的谎言也没能瞒过那个爱他的人。

雪儿不再哭了,看着远方露出一丝笑脸。

她会好好活下去,因为爱从未走远。

作者寄语:我相信世上有鬼,而且大多都很善良

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第五篇:嗜肉

好饿啊……好想吃些什么……什么都好,只要能填饱肚子……

有什么在嘴边?温暖的,柔软的,好像……

疼!为什么,不可以吗?好想吃……再试试看吧……

……嗯……还是有些疼,不过,只要不是一口咬下去,只要能忍住慢慢的吃,就不那么疼了,应该可以吃下去……

嗯……再近些,对,就是这样……牙齿张开,慢一点,再慢一点……含上去,一点一点的……啃噬……蚕食……

有点麻麻痒痒的触觉,温润而且潮湿的是什么?丝滑而又……鲜美……

有一点……铜锈般……是……血腥气?

哦,对的,是肉啊,鲜美的肉,犹如六分半熟的小牛排,细腻的肥美中夹杂一丝血气,于是更加滑嫩,鲜美多汁……

这肉,好像更多层次,先前一点点噬咬的,也许仅仅是表面的一层?如此细致的纹理,假如深入,岂非更多惊喜?

不,疼痛,不要妨碍我!不要打搅我的进食!

啊,是更多的,更多温热滑润的血……快,快滋润我的口腔我的喉咙我的身体我的灵魂!天!这是神赐的美味吧!何其有幸,饥饿的我被赐予如此美味!如干涸的鱼遇见雨水,皴裂的土破冰融化……

哦,那层次分明的嫩肉!只要轻轻交错牙齿,就可以剥下一层细肉,就连咀嚼都会破坏这种进食的快感,只用那舌头敏感的尖端细细品味……

舌尖滑过肉体,上面不明显的条状凹凸沟壑……难以置信,这等鲜活似艺术品的印痕,竟是我的杰作!

如此美好的触觉!这样极品的享受,竟然仅属于我一个人!真是……太棒了……

一丝一丝的剥离,舔舐,吞咽……那种白白胖胖的虫子,也是这样进食的吧?原来世间最顶级的美食大师竟是它们,而时至今日我才悟得进食真谛!

蚕食!蚕食!蚕食万岁!

不,那种贱物也只有啃些树叶苟活,哪比得我这般享受这般美妙!

我才是世间最顶级的美食大师!

温润多汁,细腻柔滑,仅是舌尖舔舐都已是不得了的快感,若是大口……不,那种下等人的吃法又怎得此物精妙之处?粗俗鲁莽而不得法,完全破坏了它的美感……

嗯……好吃……

美味的……肉啊……

到底……是什么肉呢?

……嗯……好满意……

嗯……呼……好像是做了个梦呢,梦中大快朵颐一餐美味,直吃得好饱,满意得不愿醒来……

不过,到底吃了什么肉呢?那种感觉,简直像高00潮一般……

不对!

我,我的手!我的胳膊!身体……怎么了!怎么会……

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啊————!!

我的脸!!!我的脸!!!我的脸!

适合发给挚友的鬼故事第六篇:丢失的链子

找人

早晨起来,奕康就拉起柳一尘跑到校门外,径直向不远处的黎明湖走去。

黎明湖据说是一个天然湖,早在这座城市没建成之前,就已经形成了。水极深,沿着湖的两边修建了很高的防护栏,一座木桥悬浮在水面上。由于天还很早,所以这里几乎还看不到人。

柳一尘伏在桥栏杆上。低头就看见了那个漩涡。漩涡并不是很大,四面的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唯独在漩涡的中间部位,那水略略呈现红色,还有一股淡淡的腥气。他揉揉眼睛再次看去,这一次他看得非常清晰。(吴亦凡肯德基)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长发从水里浮了上来,紧接着一张惨白的女人的脸骤然冒了出来。

女人的年龄应该和他们差不多,大张的嘴里满是淤泥,长长的眼睫毛上挂满水珠。突然,柳一尘发现她的眼睛轻轻一抖,猛地睁开了,她甚至还看见她那一双黑黑的眼珠,在肿胀的眼眶里灵活地转动着,最后,竟死死地盯住了自己。

柳一尘惊叫一声拉起奕康就跑。

“你发现没有。(甜甜小故事月亮)”一直跑到学校的门口,柳一尘才颤动着说:“那个女生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

“我也发现了,”奕康脸色惨白地回答,“似乎是梅新港的女朋友辛琳。”

梅新港是他们同一个寝室的同学。(女朋友睡前小故事长篇)可是已经好几天没有见他回寝室了。

“不会吧。”柳一尘说道,“昨晚辛琳还给我打电话,问有没有看到梅新港呢。”

奕康的表情有些怪异,拉起柳一尘就跑回学校。

晚上的时候,二人得到了确切消息。

警察从湖里打捞出了辛琳的尸体。初步断定,是溺水而亡。奇怪的是,警察在她的背上发现了一些奇形怪状的文字,由于尸体已经肿胀不堪,所以根本就无法辨认。

这一夜,柳一尘怎么也睡不着。天要亮时,他刚刚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

“梅新港在寝室吗,我怎么一直都找不到他啊。”电话那头的人问。

柳一尘呼地一声坐起来。

“你、你是谁?”他好久才问道。

“我是辛琳啊。”电话里突然发出一阵好听的笑声,“我昨天看到你们来湖边看我了,就是没看到梅新港,你能帮我找到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