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6篇

2022-09-16
本次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但是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

本次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但是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第一篇:罪

菜市场东边的那家鸡店,生意红红火火,经过这里的人,都能闻声鸡的惨叫。鸡店老板是一个拥有两个孩子的中年人,他和他的老婆一起经营鸡店,现杀现卖。生意实在忙,无暇照顾孩子,只有等到傍晚顾客散尽,他们才将两个孩子抱回自己的面包车上关门收工。入夜之后熄灯睡觉,很快便鼾声一片。

后院的鸡笼里,日渐减少的数量,却给剩下的公鸡和母鸡提供了自由的活动空间。牢固的铁笼,使它们插翅难飞,长满刀疤的剁板是它们的断头台,操刀的店主是刽子手,而它们的葬身之地是尖锐的牙齿和丰满的胃。

清晨的第一声鸡叫,店老板便带着老婆孩子上路了。(睡前爱情故事)面包车的后备箱里塞满了大呼小叫的鸡,车一停妥,两个孩子便打开车门嘻嘻哈哈的跑下车来。

老板娘将钱包斜挎在腰间也跟着下了车,鸡店的卷帘防盗门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被老板娘推了上去,而店主则将后备箱打开,伸手抓起后腿全部捆绑在一起的鸡,猛的将车门关紧,锁了车然后朝店里走去。周围的各种店铺也陆续敞开店门摆开摊位将货物摆在售货摊上迎接顾客临门,希望能够财源广进。

财神老爷的神像摆在屋内正对着门口的鸡笼,店主连上三柱香口中念念有词,连磕三个响头,祈求生意兴隆。老板娘习以为常,只管刷刀备火将水烧开,招揽客人讨价还价,两个孩子则打闹嬉戏不亦乐乎,唯有鸡笼里面唉声载道急上眉梢。

顾客临门老板娘笑容相迎,“我要这只!”老板娘立刻将一只红冠大公鸡抓在手里,无视公鸡嘶哑的哀嚎,店主连忙左手接过鸡右手操起刀,脖子上一抹,将鸡头朝下拽直,顿时鸡嘴里便没有了动静,只见自来水样的血柱从割开的鸡脖子里冒着热气腾腾的水蒸汽淌进洁白的碗里。

待鸡血倒尽,公鸡已是全身抽筋颤动不已,还不等它完全死去,便将其扔进脱毛器的铁桶里用开水里快速搅动,鸡在滚烫的开水里跳来跳去,扑腾着翅膀做着最后的挣扎,头胸腹,足脾胃,肝脏承受着瞬间的烫熟,好不轻易挣扎到铁桶的出口,却再次被无情捣入开水里继承快速的旋转快速的脱毛,直到脱的一干二净!这过程让旁人看得浑身发毛,那困在开水中的若不是一只鸡,而是你自己的亲生骨肉你还会这么残忍无情吗?

傍晚的时候老板娘拍了拍鼓鼓囊囊的钱包,打扫了满地的鸡毛,店老板清点着剩余的活鸡,并将它们的脚捆在一起。打开面包车的后备箱,将它们扔了进去,老板娘将两个玩累了的孩子抱上车关门坐好,店老板抬着脚后跟用铁钩将卷帘门拉下来关紧锁上。回到车上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向着太阳落山的地方开去。

入夜之后的餐桌上,两个孩子吃饱饭早早的上床睡觉,老板娘今天吃的特殊撑,将锅里剩余的米饭盛到老公的碗里。吃饱喝足之后都懒得收拾碗筷,店老板揉着隆起的肚皮顺手摸了本书,靠着沙发翘起二郎腿全神贯注的研究胆量是怎样练成的,老板娘只得随便收拾了碗筷连桌子都没擦,便摆弄起钱包里红红绿绿的钞票,店老板斜眼看了一看,心满足足的微微一笑便继承他的研究课题。

“哎?我说!今天的利润比昨天少了点啊(睡前故事长篇温馨)!”“什么?”店老板终于将他的生存秘籍暂且放到一边,三步并作一步的快速走来,“你看啊!我再挨着数一遍!一张两张……!”“确实少了!”店老板赶快披上大衣,拿了夜照灯朝门口走去,老板娘会意,赶快披上棉袄跟了上去,“嘘……轻一点,别把孩子们吵醒了!”店老板轻轻地推开门,老板娘轻轻地关上门,二人一前一后朝着鸡笼的方向快速的走去。

后院笼罩在漆黑的夜色中静的可怕,“老公,要不咱们先回去吧!明天早晨咱们早起来看!”“怕什么!你也得好好研究研究那本胆量是怎样练成的了!”“我又不杀鸡,你让我看那个干么?”“你瞧你每次抖的那个样,要不是我赶快把鸡接过来,你非得让鸡给跑了!”

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第二篇:谁在你身边

三七那天回来看你

上课无聊,魏思豪登录手机QQ,想利用搜索周围用户的功能找一个人聊聊天。

他搜到了很多人,其中昵称为“三七那天回来看你”的人引起了他的爱好。

魏思豪添加了那个人为挚友,对方设置了验证问答:我死了多久?

魏思豪不屑地笑笑,这估计是个看恐怖小说痴迷的小丫头吧!看了看对方的网名,他回了“21天”,没想到答案竟然对了。

魏思豪给对方发去了信息:哈喽!

对方在线,马上回复了他:你好!

魏思豪问:你也是商大的学生吗?

对方回答:曾经是。

魏思豪纳闷了:曾经?

对方竟然回复:嗯,活着的时候。

她还很喜欢玩儿!魏思豪心里有些好笑,这个小丫头从名字到验证再到说话都把她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啊!

啊,原来你是个死人啊?魏思豪逗她说。

是啊,你不知道吗?

哦哦,你死了多久了,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啊?

你想知道这些吗?

想,想死了!魏思豪玩心大起。

邪我们见面说吧。正好今天我会回去。(情侣之间超级甜的小故事)记得,今晚十一点,校西槐树荫,我等你。对方说。

好的,一言为定!魏思豪毫不犹豫。

他已经认定了对方就是个想玩但是玩不好的小丫头了,因为学校西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槐树。

他等着对方继承说话,但是“三七那天回来看你”的头像已经黑了,她竟然下线了。

无聊!魏思豪郁闷地想着,他本来想继承搜索挚友,但是下课时间到了,他揣起手机走出了教室。

学校的寝室是十一点熄灯。这晚熄灯之后,魏思豪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了白天自己逗着玩的那个小丫头。他登录了手机QQ,竟然马上收到了“三七那天回来看你”的信息。

我在等你。

我在槐树下啊,你在哪儿?魏思豪偷笑着发了一条信息给对方:既然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玩儿。

你当这是个玩笑啊?对方发来的话里好像有些失望。

没有啊!我真的在槐树下,但是没有看到你啊,你是不是在槐树上啊?魏思豪几乎要笑出来了。(高甜小故事)

食言的人,是会死的。今天是我的三七,我本来就是要带走一个食言的人,那么我就多带一个人走吧。对方竟然还在煞有介事地恐吓他。(好甜故事)

嘿嘿,小妹,你比我还喜欢玩儿啊?大半夜的,你可不要真把哥哥吓到了,我可是会尿床的啊!魏思豪发了一个阴险的表情。

等着我。对方回完这句话,头像又黑了。

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第三篇:恐怖房间

他叫苏阳,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装修工。他装修的技术不错,收费很高,但是还有很多熟悉或者一些经他人介绍过来的人请他去家里装修,苏阳最近精神状态一直很好,因为一户家住神仙苑有钱的人家请他装修,并且同意装修完毕是给他很多钱,苏阳本来就爱钱如爱命,现在钱那么多等着他,自然兴奋了。第二天下午,他到了他家楼下,“哇,这里的房子都这么美丽,人也个个都有钱,我来这里真是幸运啊!”苏阳坏毛病又来了,他满脑子就在想怎么赚钱。然后他乘着电梯上楼,一下子就到了他家门口,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年轻的女性,长的很美丽,穿着血红的睡衣,手指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染着红色的头发,给人种压抑感“你来啦!你去我的卧室吧,那门的后面墙重新粉刷上红色的油漆吧!”苏阳心想:“真是个怪人,那么喜欢红色阿,不过拿到钱才是真目的,我管她啥。”“我先到楼下办些事,等下有人来给他开下门。”那个女的冷冷地说上一句,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果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那声音很不紧不慢,苏阳快步上前去开门,刚一打开,一股风扑过来,扇得苏阳直打哆嗦,但是门外除了空气外还是空气,“谁啊?恶作剧!”彭,苏阳关上了门。可是没等他转过身,敲门声又想起来了。还是像刚才一样,不紧不慢没规律的敲门声,这下苏阳怕了,头上流下的冷汗直往心里钻,苏阳紧盯着门,好想怕看丢了什么似的,门外还是不紧不慢无规律的敲门声,苏阳往边上一摸,抓住了靠在墙边的扫把,蹑手蹑脚得踩过期去,突然,敲门声停了,苏阳一屏气,快步上前来了门。但是还是没有人,苏阳有些忍不住了,往外大叫“是谁,出来。”忽然,他的脚下似乎提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天哪!居然是刚才那个女人的脚苏阳吓得瘫倒在地上,那双眼睛死大死大,然后朝着瘫在地上害怕地乱叫的苏阳滚去…啊!原来这是一个梦,被惊醒的苏阳抬头一看表,是凌晨一点钟了,这时床边响起了电话声。“喂,苏阳啊,明天你到神仙苑装修下来吗?钱由你说,哦,就这么办了阿!“嘟嘟嘟嘟…”

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第四篇:诡异的妈妈与大姨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瑕疵,敬请谅解。]

(壹)

“贝诺,吃完饭快点收拾一下,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你大姨家。”

午饭过后,贝诺看着报纸上的头条“花季女孩李雪,诡异失踪后死亡”事件,便被妈妈打来的电话扰了兴致。

贝诺有些不耐烦:“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应付几句以后,贝诺便挂了电话。贝诺是很喜欢大姨,不过好不轻易放了假,还要去别人家串门,任谁也不兴奋。可是贝诺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左等右等却不见妈妈回来。

下午五点多,妈妈才回来。

“妈妈嘞!不是说去大姨家么?怎么来的那么晚?”妈妈没有回答她,只是说了一句:“下楼吧,我们走。”

贝诺觉得妈妈很反常,一改往日的唠叨,反而沉默了。

(贰)

一路感觉很漫长。

终于到了大姨家,摁了许久门铃门才开了一条缝,看清是贝诺和贝诺妈妈后才开了门。

“诺诺啊,快进来吧。”大姨说,声音苍老而无力。

贝诺觉得大姨似乎是生病了,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大姨,正欲询问,大姨却好似看透了她要说什么,道:“我没事。”贝诺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但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厕所门口,不知怎的,她觉得厕所怪怪的,透漏着一种诡异气息,好像有一个人影飘来飘去。

“瞧瞧,都快到饭点了,我赶快去做饭,你们先坐。”大姨转身进入厨房。

贝诺扯扯妈妈的衣袖道:“妈妈,我觉得怪怪的,我们赶快走吧。”妈妈瞥了一眼贝诺:“你这孩子脑子坏了吧,你大姨家有什么好害怕的。”贝诺无言以对。

傍晚七点,饭菜准时上了桌,偌大的餐厅却只有三个人——妈妈、大姨和贝诺。

贝诺拿起筷子,想要吃点蔬菜,却发现桌上没有一道菜是素的,全都是肉类,这些肉像没有煮熟一样,红色的血丝隐隐可见。贝诺一阵反胃。

草草吃了一些米饭,贝诺便直道“吃饱了。”——并不是吃饱了,而是贝诺不敢吃了。

一切都太诡异了!

(叁)

时间有些晚了,在大姨的挽留下,贝诺和妈妈留在大姨家住了。可是贝诺却不愿意睡在床上,贝诺曾经看过许多鬼故事,都是鬼或尸体藏在床下,贝诺可不想命丧黄泉。

夤夜,贝诺忽然醒了,她却再次下意识的看向厕所门口。一看吓一跳——一个和大姨身材一样、着装一样,眼角留着血,却看不清脸的女子正站在厕所门口,掐着腰看着自己!贝诺赶快闭上眼睛默默祈求这人赶快消失,果然,再度睁开眼睛时,那人已经不见。

不知怎么,贝诺模模糊糊的睡着了,不,不是睡着,是晕了过去……

(肆)

贝诺的尸体被人发现,是在一个拆迁房屋的废墟里,那时候贝诺已经失踪七十二小时了。(小白兔睡前故事暖心)

记者采访贝诺妈妈时得知,贝诺失踪那天,妈妈还兴高采烈的打电话叫贝诺去大姨家玩,却不想大姨在得知她们要去而出去买菜时被车撞身亡!妈妈见完了贝诺大姨的最后一面,便飞也似的回家,想带贝诺去参加葬礼,却发现贝诺不知去哪了——那时候,是下午六点。

(伍)

记者采访完贝诺妈妈的第二天,报纸上的头条是“花季女孩贝诺,诡异失踪后死亡”,午饭后,一个名叫孟欣的女孩,正看着这份报纸,便被妈妈打来的电话扰了兴致——

“孟欣,吃完饭快点收拾一下,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你大姨家。”

…………

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第五篇:梦里的血衣

我做了个梦。是一个清楚的梦,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

我梦见自己的出租车行驶在路上,挡风玻璃不知道为什么碎了,寒风刺骨。路过一个开满梅花的村庄的时候,车头一声闷响。坏了,下车一看,果然,一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孩躺在了车下。女孩的面容姣好,眉间有一颗朱砂痣,点上去的一般,暗红。她的表情没有什么痛苦,反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鲜红的血正从羽绒服下汩汩地流出……

我从梦中猛地惊醒,瑟瑟发抖,梦中的寒风似乎还不时地灌到身体里来。细看,原来是被子掉到地上去了。看了看表,凌晨四点,就没有再睡,洗漱一番,开着出租车出了门。

这年头,钱是越来越不好挣了,天天起早贪黑也只能混个肚子圆。天未亮,灰蒙蒙的一片。一个人招手。上车的是个女孩,我回头看到了她的脸,傻了。她的眉间有一颗朱砂痣,点上去的一般,暗红。

就是梦中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很白,白得耀眼。

随着女孩进来的是一阵清晨的寒气,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硬着头皮问,去哪儿?美人坡。

美人坡在郊区,那里是公墓。

我的心乱了,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调转了方向。一路上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要疑神疑鬼。行进中,汗从我的脸上流下来。我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依稀闻见了一股芬芳,抬头一看,前面的一个村子,两边的路上正开满了梅花,幽香四溢。

梦境再一次成为现实。我几近崩溃,在那个通往村口的岔道口之前,将车强行停了下来,粗重地呼吸。小姐,前面我不去了,麻烦你下车好吗?车钱我不要了。行吗?忽然,我想起之前所说的消灾之法。便说,小姐,能求你一件事吗?你能把你的羽绒服卖给我吗?我给你钱!我的口气是可怜的,甚至是请求的。面对这奇怪的要求,女孩竟然点了点头,但是她没要我的钱,而是提出一个条件交换:你必须在后天夜里的9点到这儿来。说罢,脱下羽绒服,丢在了后座上消失了。看来,真的撞邪了。我拿起那件轻得若有若无的羽绒服,小心地铺在了车轮的前方。车子再次被发动起来,轰鸣声伴着狂乱的心跳。车缓缓轧过了那件羽绒服十米的距离,犹如驶了半个世纪那么漫长。我虚脱地靠在了车座上,哆嗦着点燃了烟,一口一口地猛吸。不知过了多久,阳光温温和煦地照在了车窗上,我才醒过神来,那件羽绒服已经不见了。一切都是一场梦?

两天后,我略略平静的心情又一次忐忑起来。因为那个女孩让我9点再去那个地方,9点,不是午夜,还好。美人坡。我在黑夜中感受梅花扑鼻的香。蓦地,我看见了村口的岔道口上一个白衣女孩的身影,还是那身雪白的羽绒衣。身后开过来一辆车,白衣女孩在车身的前面轻飘飘地飞了起来,羽毛一般。那辆车的车速根本没有减缓,轰鸣而去。我惊呆了,肇事逃逸!我明白了那个女孩为什么要我到这里来。

一定是因为她不甘心被不明不白地撞死!我立即发动了车,追了过去。我知道,假如不能追上这辆车,给那女孩一个交代,那场血淋淋的梦将永远不会结束。两辆车,在午夜里追逐。

我本预备一直跟随到天亮。可是油箱的警报响了,车快没油了。怎么办?前方急转,那辆车的车速慢了下来。我仅仅犹豫了一秒钟,就将油门踩到了底,箭一样向那辆车的车身撞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病床上,隔壁有一个长相凶残的人也伤得不轻。只是,他的胳膊上还多了一副手铐。我问警察,那个女孩怎么样了?警察奇怪地问,哪个女孩?虽然你帮助我们抓了一个杀人犯,但也不能逃脱你交通肇事的罪责。事情就像是一起巧合,撞上去的那个司机竟是个杀人犯。而路过美人坡,正是他仓皇出逃的路径。随后,我才真正地明白,杀人犯那晚根本就没撞到什么女孩,他的车上载着杀死女孩的罪证──一件白色血衣。可是为什么梦境中有个女孩不停提醒我?难道真是冤灵托梦?哎,说不清晰……

晚上给女朋友讲鬼故事哄睡觉的故事第六篇:食尸者

夜晚,世哲一人走在路上,最近食尸者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听人家说,,被食尸者盯上的人会被抓住,然后一点一点吃掉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最后只剩下一堆白骨。这样思想的驱使下,本就胆小的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世哲突然感到后面好像有个黑影跟着他,在神经的刺激下,他使出全身的力气飞跑。接着听到后面的黑影传出鬼魅般的声音:“你跑不掉的……”

“啊……”兴城北郊的“哲会大学”男寝室中传出世哲那受到惊吓的声音。

“世哲,你搞什么神经啊,一大早就乱喊乱叫,让不让人睡觉了?”说话的是世哲所在寝室的老大,连蹲好几级了。(睡前小故事爱情故事)岁数被他们大所以寝室老大的位置毫不意外的被他占去。

“世……世哲,是不是做噩梦了?”寝室中年龄最小的老四说道:老四的名字叫邢钢,这和他的性格很是不同,因为他似乎心理有点问题,说起话来总是很腼腆,还带有些许自卑,在学校总是受别人欺负。虽然说世哲胆子小(女朋友睡前暖心小故事),不过有时也会护着他,所以这个看起来坚强,实际上很弱的小四,是有些粘着世哲的。对了,世哲寝室里的人喜欢叫他小四。

“嗯,刚刚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到我被食尸者。。”

“算了算了,别说了,哪里有什么食尸者,别自己吓自己了。”不待世哲说完,老大便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题。

悻悻的点了点头,世哲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小四却是问道:“咦?怎么不见二哥呢?”听着小四那犹如蛇信吐出的阴森的声音,老大受不得颤了颤,然后吼道:“别他妈说了,听你说话都得丟半条命,赶快睡觉!”

看着老大欺负小四,世哲也是没办法,只得钻进杯子中,看着窗外还没有亮起来的夜空,再回想起梦中的情景,睁大眼睛看着床头微弱的灯光,是再不敢睡觉了。

看着天上的晴空,再看看完好的自己,世哲自嘲的笑了笑,是啊,哪里有什么食尸者,是自己胆子小罢了。

摸了摸饥饿的肚子,世哲向饭堂走去。点了一碗汤和一碗饭,世哲打算好好补补身体。不一会儿饭端上桌子,世哲闻了闻,“啊,好香啊。”说着便拿起勺子吃起来了。学校的饭堂还不是那么坑人,至少世哲只吃到一半,就已经有点饱了。正在他预备有勺子把剩下的半碗干掉时,世哲似乎舀到什么东西,拿起来一看,刚刚吃下去的饭全部从胃里跑了出来,还带有些许血丝,胃里如翻江倒海般。

再看看桌上,勺子里躺这一根断指,看那样子好像是尾指。发现自己竟然吃了用手指煮的汤,世哲疯了一般跑出食堂,冲回寝室,躲在被子中瑟瑟发抖。口中还呢喃着:“别过来……别过来……”时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世哲就这样模模糊糊睡着了。周围黑呼呼的,好像有个黑影向他招手,并轻声说:“你跑不掉的……”

被小四喊醒的时候,世哲揉了揉眼睛,问道:“小四,几点了?”小四看了看手表说:“已经晚上八点了。”想了想自己竟然睡了十二个小时,世哲不禁拍了拍脑袋。抬起头,又发现不对,“老大去哪了?还有老二还没回来?”世哲问。小四也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随后把头深深低下去,沉默了。

“啊……啊……”一声尖叫从食堂方向传遍整个校园。辨别出声音是从食堂发出的,世哲的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

世哲赶到现场时,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实在挤不进去。无奈之下,世哲沿着旁边的树干爬了上去,才看清里面的情况。

周校长在一具尸体旁看来看去,旁边还有一位十八九岁的女生做在地上,看着那因为惊吓而过度苍白的面庞,可以肯定,刚才那声尖叫就是她发出的。世哲又凑近了些观察,因为白布将尸体盖住了,所以不知道那死去的是谁。周校长把白布掀起,露出了死者的双臂,世哲一声惊呼,从树上掉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死者的两只手都不完整,正确的来说是……都缺少一枚尾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