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6篇

2022-09-16
本文内容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能够帮助到大家!...

本文内容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刺激,然而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能够帮助到大家!

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第一篇:凶宅探险

对于我们这个世界,人类的熟悉是肤浅的。我们永远无法真正看清这个世界,就好象我们不能隔着活人的皮肉去看清他的骨骼一样。

所以,在你我无法感知的四面,总会发生一些灵异难解的事情,犹如在烛火尽头黑暗处的眼睛,无声注视着我们。

平坝区小区有一栋居民楼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了,寻常就连路过这里都是远远的躲开,因为他们知道接近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张天劲是小区里出名了的傻大胆,从小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每次偷别人家的鸡蛋,偷同学家的钱都是他带头的。

这一天张天劲来到五号楼站在楼下的楼梯口看着里面,虽然是白天,但是里面还是黑漆漆的,依稀可以看到扶手上面满是干涸的血迹。

从小生活在这个小区里的张天劲也听说过五号楼的传说,虽然自己曾经也进去过,但是只是走到一楼的位置就回去了。

如今他和朋友打赌,只要能够从一楼走到顶楼的位置再下来,他们没人就给张天劲一百块钱,当时张天劲就允许了下来。

并不是张天劲差这几百块钱,而是他想向别人证实自己的胆大的称号不是白来的,当天吃完午饭后就来到了五号楼下。

张天劲犹豫了再三,虽然传说非常的恐怖,但是传说就是传说,不见得是真的。

刚开始张天劲走到一楼的时候还是有些胆怯的,可是随着楼层越走越高他徐徐的发现并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因为这里空无一人。

走到顶楼以后张天劲拿出手机拍了一个照片发给他们以后就朝着楼下走去,下楼就非常的快了,一来心中没有想其他的,更多的则是心理暗示觉得这栋楼是安全的。

在张天劲一路小跑下很快就来到了七楼的位置,马不停蹄的爬了这么多楼层的张天劲走就气喘吁吁了,在七楼转弯的位置蹲了下来预备歇息一下,可是一阵脚步踩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啪嗒啪嗒啪嗒。”类似平底鞋走动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对啊,这里应该没有人啊,对,肯定是他们想要恐吓我。张天劲忽然想到了什么捡起地上的一小块瓷砖静静的朝着楼下走去。

声音越来越近了,等到张天劲走到五楼转弯处的时候觉得那阵声音越来越像,走下去才发现声音是从一间房子里发出来的。

当时张天劲也没有想太多,静静的推开了房门就跳进去大叫了一声,可是当他看清眼前的状况以后呆住了。

这哪里是自己的朋友,这是一个奇怪的女人,只见她的肚子对着自己大张着,里面也不知道有多长的人脸,密密麻麻的看着自己。

张天劲抓着手里的瓷砖块呆着一下都不敢动,直到女人咻咻咻的笑了一声才回过来神,转身就朝着门外跑去,刚出门没多远就被一个东西给绊倒了。

张天劲爬起来后才发现绊倒自己的是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怪叫了一声就朝着前面跑去,仓皇的下楼,可是楼下的尸体越来越多,到一楼的时候整个楼梯口都被堵得慢慢的都是尸体。(肯德基35周年段子)

张天劲怕极了,早知道他就不来这里,奋力的朝着尸堆撞着,可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啪嗒啪嗒啪嗒,一阵脚步声从二楼传了下来,随后张天劲就看到了走下来的那个女人,握紧了手中的瓷片紧张的盯着她,因为用力过度手都被划破了,献血顺着手腕低落在了地上。

女人走了过来,伸手抓着他的头按向自己的肚子,他只觉得面前一团团的黑气,黑气之中是无尽的人脸,他们正在狰狞的笑着,随后狠狠的咬在了他的头上。

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第二篇:苗蛊

我在湘潭医学院读书的时候,潘老师常常对我们说起一句话:智造之物,必以智解。大概的意思是,别人用智慧才智做出来的东西,你必须也要用聪明来应对。换一句话来理解,只要不是天才的设计,总有办法可以解破,只要你专心。

六十年代初,潘老师一家被划为“右派”,下放到湖南的农村劳动,他们的医术被认为是“服务资产阶级”的东西,禁止他们继承行医。虽然如此,出于对医学的热爱,他们从来也没有放弃对医术的钻研。湖南一带植物繁茂,种类繁多,每到农闲时节,潘老师就和他父亲一起,背上草筐,往湘西偏远山区寻找草药。

有一天,他们在山上迷失了方向,竟然不知不觉地跨过了贵州边界。天色渐晚,他们找到了山间的一座苗寨,向一对老夫妻借宿一晚。

这户苗家好像只有此两位老人居住,他们话语不多,吃过晚饭就进屋睡觉了。第二天一大早,潘老师父子给了他们一些布票和两角钱作为答谢,背上药筐就往家的方向走了。

没想到刚离开村头,潘老师的腹中就开始实行疼痛起来,起初还能忍,越走远越剧烈,最后疼得满地打滚、肠胃欲裂,再也走不动半步了。他父亲仔细检查了他的眼睛,看到眼中充满紫色的血丝,惊愕地说:“糟了,中了苗蛊了!”

于是他父亲背起他,开始往回走。说也奇怪,越往回走,腹痛越轻,看得到那户苗家时,已经安然无事了。两个老人正在屋前劈柴,看见他们回来,也不诧异,只自顾自低头干活。这时屋门一开,一个肤色黝黑的粗壮姑娘走了出来。

各位读者,假如此时换做笔者本人,哪怕出来的是罗玉凤这样的凶神恶煞也没办法了,乖乖地跟她拜堂成亲,夜晚受她蹂躏,白天下地干活吧,究竟性命要紧。可是,潘老师出身医学世家,几代人就是研究人体、药性的,岂能束手就擒?

这家人也不捅破这层纸,对此只字不提,吃饭时自动为他们摆上碗筷,但是他们坐在那里,嘴里不敢再进半点食物。

晚上睡下来,潘老师父亲轻声为他讲解了“蛊”的来历:蛊是苗族人自古以来就研制出来的邪术,相称于人体内定时化学炸弹。它的制做方法,主要是利用了某些动物的雌雄相依性。例如天鹅、狼、蜥蜴、蛇等动物的某些种类,感情极为专一,自幼便雌雄相伴,其一死而另一半哀守终生,甚至徇情而亡。苗家人将这些动物作为蛊种,将其从小就喂以各种毒物,毒量由少及多,使其产生耐毒性且身具巨毒。使用蛊毒时,须将蛊种的雄性杀死,取血偷偷施加于食物当中。

潘老师听得入神,问:“那怎么解呢?”

老潘回答:“必须将那条母性蛊种找到、杀死,使其无法感应牵制你体内的蛊毒,回到家便可用普通解毒药排出毒物了。找不到母蛊,那便别无它法。(疯狂星期四发病语录英语)”

午夜,两人看到那家人都已经睡去,静静地爬了起来。(感动到哭的异地恋故事)老潘捉过潘老师的手,用针刺破手指,顿时血溅满地。然后两人默不作声地躲在门后。

几分钟后,门外传来低声的响动,一条七、八寸长的蜥蜴从门缝下钻了进来,一直爬行到那滩血前,好象知道伴侣已死,仰首鸣哀。(长篇睡前故事给女朋友)说时迟那时快,潘老师从斜里冲出来,一脚重重地向它踩去,顿时成血肉模糊一团。

次日清晨,两人又给了这户人家一些布票和两角钱,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的走了。

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第三篇:撞鬼之等等我

在某山村里,前段时间发生了一次车祸,连人带车掉下了山,当时做了好大一场法事,连做法的法师也说:死得冤,怕是流连在这边,不愿走啊。

所以那一段路,这夜晚很少(基本上说没人敢走)在那走动,有天晚上,有个人为了赶路,走了那条出过事的道,你们也知道山村地方大多都没街灯,所以那边只要入黑了,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

那人用慢跑的速度小跑着,怕是那么幸运碰到“它”,跑着的时候,听到后头有人叫着:伙计,伙计,等等我……那人一听,心想,难道也有人跟我一样也是赶夜路,有多一个人陪走也没那么害怕,所以就说:你快点啊。

那人小跑着,又听到后头又说:伙计,等等我…

那人就奇怪了,怎么不上来,只听到声音在身后呢,那人好奇心来了,就一转身看看,不转过去还好,一转就看到,一个二三米高的“人”。

转过去的时候还遇到“它”的肚子,一下反应不过来,摔下地,只见那个东西肚子的肠都掉了出来,一看它的头,舌头伸得老长,那人一下了就晕…

那人家里怎么左等右等也等不到人,心急了,立马找了好多人到山路找人,结果在那出事的地方找到人。

第二天那人就发高烧,还模模糊糊地把那晚的事说了出来,大家吓到了,立马找那些法师的问问怎么办好,法师见到那人,摇摇头:他惹上那东西,帮他备好后事吧。结果那人在高烧几天后,就走了。

当时那人家里哭得很伤心呢。之后,没人再敢单独走那里。

假如你在走夜路时,后面有人叫:等等我,那么你会怎么做?

作者寄语:这是真实的事情,确实发生过

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第四篇:车祸刚发生

傍晚,缘接到姑姑打来的电话,祖母生病了,是下午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瞌睡中做了一个噩梦。

被惊醒后的祖母,就念叨着要见孙女,躺在床上水米不进。

缘担心祖母,决定连夜赶回老家探望。

将自己饲养的爱猫送去了宠物店寄养后,她开着车出了城,在夜幕降临后的公路上行驶,想在午夜前赶到小镇上的祖母家。

途中,她停车在一家有便利店的加油站,买了一杯热咖啡坐进车内,一边喝着,一边等着工人帮她加满了汽油。

一杯热咖啡喝进胃中,驱除了长时间开车产生的疲惫感。

缘继承驾车前行,车上收音机里播放的电台音乐被插播的一条新闻打断。

前方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

三辆车连环追尾,越野车追尾了忽然刹停的小轿车,顶着它撞上了停在前面的大货车。

姑姑又打来了电话。

缘一手握着方向盘,减缓了一点车速,一手握着手机接听电话。

姑姑是看到电视播放的新闻后,担心正在赶路中的缘,得知侄女并没有遭碰到车祸,放了心,在挂电话前又嘱咐了一句开车注重安全。

一辆大货车从后方超了上来,塞着满满一车厢的家猪。

大货车的司机把车速开到最快,赶着投胎一样,超越了缘的轿车,很快就甩开她长长的一段距离,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忽然,一头家猪站在路中间,出现在车前灯的光柱中。

缘猛的踩下急刹车,车头距离家猪只有半米的距离,很险的刹住了。

缘下了车,刚想走到车前把家猪赶到路边,一声砰的巨响,前一秒还在身边的轿车,已经冲了出去,车尾还顶着一辆越野车。

突发的状况,让缘呆在了原地,直到几秒钟后又是一声砰的巨响,才把她飞出去的魂魄拉了回来。

车灯的光柱中,她的小轿车已经被挤压的严峻变了形,一只家猪的尸体被卡在了破损的挡风玻璃中,喷溅出大片的血迹。(睡前故事哄女友)

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第五篇:木偶傀

◎开端

天降大雨,四野灰黑。(公主与龙的暖心睡前故事)

张芷冉手里握着发出微光的手电疯也似的往楼下跑。阵阵凉风拍在张芷冉的脸上,让她不停地打着寒噤。

到了楼下,张芷冉来不及思索便躲到浓密的草垛丛中,希望可以逃过一劫。然而老天总是让人事与愿违,没多久,连续不断的脚步声便和着风与草垛的摩擦音接踵而至。

张芷冉的精神边缘彻底崩溃了。她绝望地在自己手臂上写着遗言。在写下这遗言的同时,她忧苦地回想着近来发生的一切。

◎木偶舞

三天前,她和三个同学陈秋颖、李诗洋、范超在校文化节上表演了一段木偶舞,引得全场沸腾。然而,怪事也自此展开。

第二每天刚蒙蒙亮,张芷冉就醒了,醒后便再也睡不着。于是她起身坐到电脑前,迅速开机,然后登陆了自己的QQ。登陆完成后,提示音一阵接着一阵,全是群友们的“劳动成果”!她嘟哝着点了取消闪烁,妄图获取暂时的宁静。然而,上帝总不能如人所愿,没多久,又一阵滴滴声从音响迸发而出。张芷冉愤愤地盯向屏幕右下方,原来是邮件!

她不耐烦地进入了邮件页面,发信人是一个生疏的邮箱。当她看完信件的内容后,更是一股无明火直窜眉头:

超哥木偶断手脚,欲带秋颖无完好。后置嘉鹏斩诗洋,芷冉入水洗尸澡。

“该死!谁这么大胆竟敢拿这首诗来咒我们,要让我逮到,有你丫好看的!”张芷冉骂骂咧咧的删了邮件。没想到这一骂竟把陈秋颖惊醒了。陈秋颖醒后睡眼惺忪地问:“怎么了?一大早这么吵。”

“没什么,就是刚才……”张芷冉欲言又止。

“哦!看你怪怪的,要是不想说就算了!”陈秋颖边说边趴在床上就衣。

场面霎时变得尴尬起来。张芷冉无趣地跑进厕所,缓了一会心情后才出来。出来时,正巧碰见陈秋颖卧坐在电脑前弄着什么。

“陈秋颖,你在干嘛?”

“没,没干嘛。”陈秋颖显然被吓了一遭。

张芷冉缓缓走近电脑,看见屏幕上赫然是一首诗:超哥木偶断手脚,欲带秋颖无完好。后置嘉鹏斩诗洋,芷冉入水洗尸澡。

“TMD又是这首诗!”张芷冉再也按耐不住,“你也收到了这封邮件?”

“是啊,刚才看你上厕所去了,闲得无聊就登了一下自己的QQ,刚一登,这封邮件的提示框就弹了出来。我很好奇信件的内容,便点击查看,没曾想竟是这个东东!”

“我猜,这一定是某个我们都熟悉的人干的。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QQ呢?”

“那会是谁呢?”

◎第一者

两人思忱半天,仍是没有头绪。就在这时,张芷冉的电话响了。张芷冉先是一惊,接着从容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张芷冉吗?”电话那头传来急切的男声。

“是啊,怎么了,你是谁?”

“你先别问那么多了,赶紧来第一食堂,范超出事了!”

还没等张芷冉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挂了。张芷冉将信将疑地拉着陈秋颖出了宿舍。到了食堂门口,张芷冉心头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食堂门口围满了学生老师,还有警察!她疯狂地拨开人潮,钻到了最前面。当她看到自己男朋友范超的尸体后,痛不欲生,顿时晕了过去:

范超面部完全扭曲,因失血过多变得异常紫青。他的四肢则被折了下来,断裂的骨头扎破附着的血管,血液沸腾着流了一地,令人不寒而栗。

“你醒啦。”张芷冉醒后发现自己躺在医务室的床上,一个认识的面庞展现在她的眼前。

“醒了就好。”陈秋颖补充道。

“我怎么会在这啊?”张芷冉脸上写满了迷惑。

恐怖长篇鬼故事超吓人第六篇:死前惊颤,出窍

好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我滑过一条黝黑深远的甬道,然后掉跌下虚无的空间。我惊醒过来,一头的冷汗。看了看窗外,已是漆黑一片。

打开电脑连接上线——这就是标准的网虫生活,就算半夜起来上个厕所也要顺带去网上瞅瞅。

信箱里有几封邮件,两封那个叫云烟的MM,问我怎么几天没来上网。(讲故事睡前故事女朋友短篇)我对着电脑呵呵一笑:这个MM大概对我动了心了,我不过睡了一觉么?就说几天,夸张!

登录了QQ,意外地看到她仍在线,不等我站稳,她的话就潮水般涌过来了:“好久不见!去哪了?出差了?还是戒网?亦或受了什么刺激了?”

我嘻皮笑容地回她:“想我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

她不客气地骂:“是呀,报纸上说有个男子撞车撞成了植物人,现在还躺在医院,我以为那个就是你呢!”

“你这MM真是黑心肠!不过还真叫你这乌鸦嘴给说中了,我今天还真撞了车。”

“伤哪了?严峻么?怎么那么不小心呀你?”

伤哪了?我看了看自己,“好象也没伤哪,就是撞车后总觉得脑筋有些不苏醒,好象失忆了似的,走路也头重脚轻轻飘飘的。”

这不,撞车时我记得好象头痛得利害,模糊中好象他们把我送进了医院,后来怎么治疗我又怎么回的家,我都想不起来了,而且现在好象什么事都没有。

“孤身一人在外,凡事要小心点。”

看着她快速的回话,心有隐约的快乐,也有丝丝感动:知道她是真的关心,可是还是捉弄她:“呵呵,好兆头,开始知道关心我了。”“你真是——非要逼我骂你开心是不是?我是担心你死了都没人知道!”“放心,知道你这样关心我,我就算死了也会缠着你的。”我就爱在网上把她气得一愣一愣的。

投桃报李,我也关心她一回:“这么晚还不下?明天上班吓着同事就不好了。”

“今天星期五呀!明天不用上班。你撞车撞糊涂了吧?”

什么?星期五?!不是星期一么?我把鼠标移到右下角,电脑显示出日期:2001年11月1日。“咦?我是10月26日星期一在上班的路上出的车祸,怎么……”中间丢失的几天时间我哪去了?又做了些什么?

我有一时的失神,QQ发出的声音把我拉了回来,云烟在说:“可能你真是太累了吧?不要再玩了,下去睡觉。”

“下去睡觉也行,你要先允许我件事。”

“?”她打了几个问号过来。

“我要见你,”我想了想,加了几个字:“以前每天与你聊天,不觉得什么,几天没来上网,才发现自己实在挂念你。”自己是在说谎,我连这几天自己哪去了都回忆不起来,哪来想念她?可是说这话时心里又好象真的很想很想她。

她迟疑了一会,允许了。(小红书睡前故事)约好在明晚——哦不,应该是说今晚,现在都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八点半在“清心咖啡屋”见面。

莫非我撞坏了脑了?下了线我努力回忆了半天,仍不得其解。迷迷糊糊间又再睡着了。再醒来,一看,坏了,又是天黑,我还约了云烟呢!

连忙起床换衣服,刮胡子,凑近镜子看,咦?镜子什么时候坏掉了?竟然照不出我来?一看手表,没时间了!急急忙忙地往“清心咖啡屋”赶去。站在路旁拦“的士”,那些可恶的司机竟然个个都象没看到似的理都不理地飞驶过去。坐公共汽车又得兜个大圈,我只好抄小路赶过去。

气喘吁吁地奔进咖啡屋,大概是跑得太急带起一阵风,把前面的男子骇得猛地回过头来,摸了摸后脑勺,对身边的女子说:“怎么凉嗖嗖的?”

我四下张望寻找云烟,忽然在杂乱中听到——又好象不是听到,是接受到的一段思维:哪个会是“沧海”呢?

凝神一看,临窗处有个红衣少女正瞪着一双剪水秋瞳盯着门口。云烟!一定是她!我几乎立刻就断定下来。

“嗨!云烟!”我走到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