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睡前故事恐怖故事6篇

2022-09-16
文章导读:睡前故事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恐怖刺激,许多人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睡前故事恐怖故事,能够帮助到大家! 睡前故事恐怖故事...

文章导读:睡前故事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恐怖刺激,许多人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睡前故事恐怖故事,能够帮助到大家!

睡前故事恐怖故事第一篇:短小故事四篇

玩手机

作者/发条橙

别人都说长时间玩手机不好,可小军却总吹嘘长时间玩手机是一件好事。他还举例子说:有一次晚上在路上走,结果忽然肚子疼,他便找了个公共厕所走了进去。

他上厕所的时候一直玩手机,又是聊天,又是刷微博,还看了十几章小说。这么东一弄西一弄,没想到竟然玩了一个多小时。他赶快解决好,一抬头,竞发现一个女鬼趴在那隔间的门上,脚钩在门板上,头下垂着。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好不恐怖。

小军正想大叫,夺门而出,哪想那女鬼哀怨地来了一句: “喂!你别走,扶我一下。这姿势弄一个多小时了,脑充血了,有点儿晕……”

小军无语,便帮了女鬼一把。

周围的鬼纷纷都接着预测道: “然后那个女鬼就把你杀了?”

因为小军是以鬼魂的形态在这儿讲的。

“不不不。”小军摆摆手, “那女鬼本来是想害我的,可是我厕所上了一个多小时,人家也趴累了,我帮了她一把,她还答谢了呢!”

“那你是怎么死的”众鬼问。

“唉,说起来都是眼泪啊!我在马路上一边走一边玩手机,结果没看红绿灯,被车撞死了。(疯狂星期四王者文案图片)”小军哀怨道。

“哈哈!那你还说玩手机好?”众鬼取笑他道。

“这还真没说错。”小军神秘地一笑,忽然大喊一声, “老婆,快出来。”

不一会儿,一个红衣女鬼飘了过来,对小军亲热地笑道: “相公,”

小军自豪地道: “要不是玩手机,我能娶到这么好的鬼老婆吗?”

等到最后

作者/念衡

这是一间昏暗的屋子,蔡林发现周围还有好几个人也像他一样被绑在柱子上,垂着头,虚弱无力。

一声清脆的铁门声响起,几个青面獠牙的高大恶鬼走了进来,说: “你们几个跟我走,我们是阴间派来的刑罚官,负责来上面研究新式的地狱刑罚。你们就先做个实验品吧!但是放心,会留你们一条命的。”

几个高大的恶鬼分别牵着一个人,在一条狭窄的通道里走着。

第一个房间,里面有两个大木桶,一个装着冰水,另一个装着沸腾的开水。一个恶鬼提着一个人,先浸入冰水中,再浸入开水中,出来后用力撕下了那个人身上的皮。

“这个是为生前骗过别人的钱,让别人去过水深火热生活的人预备的。谁去试试?”其中一个恶鬼开口说道。

蔡林看得头皮发麻,静静躲在了后面,殷勤地说: “鬼大哥,我不急,我等到最后就行。”

一个男人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

第二个房间,里面坐着一个女鬼和一个男人,女鬼正拿着一根针在男人的皮肉上缝着。

“这个是为生前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预备的。生前说过多长句坏话,死后都会用多长针线一一缝在身体上,让他永远承受那些恶毒语言的煎熬。谁去试?”恶鬼严厉地说。

蔡林认为鬼差一定是把最有可能成功的刑罚摆在前面让人去试,后面的刑罚一定是成功率比较低的,承受的痛苦相对也会小一些。

又走过了好多个房间,最后只剩下蔡林自己了。恶鬼带着蔡林来到一个房间前,房间里面有一个人正在吃着大块大块的腐肉,周围还有苍蝇围绕,那个人吃了几口后就恶心得吐了。

“你是最后一个了,就这个吧!”恶鬼把蔡林推了进去。

“谢谢鬼大哥,吃点儿烂肉我还承受得住,嘿嘿!”蔡林笑着走了进去。

“这些肉不是给你吃的。”一个声音突然从蔡林身后响起,只见一个拿着大菜刀的恶鬼正站在他身后。

“你要做这些烂肉。把你剁碎后放到腐烂,再给那些生前不珍惜食物的人吃。这是新式的双重刑罚,你这种什么事情都往后躲,想要等到最后捞点儿好处的人,最适合做烂肉,放到散发恶臭后才有价值。”拿着大菜刀的恶鬼补充道。

睡前故事恐怖故事第二篇:见鬼之雨天室内打伞

我叫吴浩天,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整天都在接触不的人群,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礼拜日晚上和老同事去电影院看了一部恐部片,名叫《见鬼八绝》,内容介绍了如何见鬼和驱鬼的办法,相比几年前的旧片子《见鬼十法》,有了一定的看点,但始终是人为拍摄的,傻子都知道是假的,可依然对我和我同事的心灵产生了重大的震撼。

回家的路上,天空不作美,偏偏下起大雨,我跟同事急忙去便利店买了把雨伞,在店内我把雨伞打开试了下,谁知我的同事燕南锋开玩笑说:“我去,你小子是不是想见鬼,雨天室内开伞(超甜小白兔故事长篇),会见鬼的,刚才电影就这样说的。”

“呵呵!电影看多了,成毛病了,恐吓谁,电影是人拍的,你还当真?”

“开玩笑了,回去吧,现在还不晚。”燕南锋笑着说道,同时递给我一瓶可乐。

出了便利店,走上500米就到了地铁口了,因为下雨天,路上没见到几个行人,只是地铁出口处滞留了许多等雨停的人。

我和燕南锋上了地铁,同坐一路线,只是他比较近,4个站之后就下车了。我开始无聊的玩起手机电竞游戏,正对面坐着一个妇女和一个九岁左右小男孩,应该是对母子,男孩双手靠在大腿捧着一个篮球,安静的坐着。

也许是出于地铁行车稍微震惊的关系,篮球从男孩手中脱落,滚到了我的脚下,我随手捡起篮球,起身递给了小男孩,小男孩接过篮球,面无表情的看望我,好像在心里打量着眼前这个生疏人,妇女叫他说谢谢哥哥,可是小男孩依旧没说话。

到达一个站点,车内陆陆续续的有人下车,小男孩和妇女也下了车,我看着小男孩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某种莫名奇妙的感觉,直到地铁关闭车门的那一刻,小男转过头凝视着我,表情有点神游魂离,这种神情让我这辈子至今都无法忘记,每次回想起都心有余悸。

地铁上其他车厢还有几个人,只有我那节就剩下我一个人悄悄的坐在那。

出于无聊,我拿出手机看起了视频,时不时抬头看下地铁路线站点,生怕坐过头了。我还有三个站才到目的地,我低下头看我的手机视频,余光中隐约看到一个篮球在我对面,我仔细向前瞧了一瞧,并没有发现篮球,当我视线又回到手机时,忽然间手机屏幕闪了几闪,并在屏幕里出现了一个篮球在滚动,从左滚到右,然后离开了手机屏幕,我向前方一看,篮球像有人推它一样,一直滚了过去。

我望了望了四面,并没发现有人丢了篮球,心想这篮球到底是谁的,反正不是我的,我也不管了,可是令我不解的是,我手机怎么进入摄像模式了,我并没有触摸屏幕,难道失灵,我当然也没考虑太多,继承点开了视频。

不知不觉,那篮球又倒印在我的瞳孔里,慢慢的滚到我裤裆下,进入了我坐的铁凳子下面,出于好奇心的作祟,我下意识的低下头去看那篮球,视野距离只有20厘米,那哪是篮球,分明是个小孩的头颅,一张惨白的脸正对着我冷冷的发笑……

我被吓得浑身没力,滚落到地上,双手支撑着退后了几步,再低头看看那凳子下面,什么都没有。

当时矇逼的我,大脑闪过那张惨白的脸,正是当时捧着篮球,回头凝视着我的小男孩……

PS:见鬼之雨天室内打伞,看看你的凳子下面是否有个篮球…

睡前故事恐怖故事第三篇:鬼影血卷

《鬼影血卷》-----校园

学校里最近正在流传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考试之前拿着蜡烛在楼顶许愿就可以考一个好成绩,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人知道。

立刻面临高考了,施恩濹由于常常外逃上网所以有很多的课落下了,如今面临考试了却倍感压力,没办法只能试试学校的传说。

施恩濹晚上的时候等到室友们都睡下后就拿着早已经预备好的东西偷偷摸摸的走出了寝室,静静的把门给拉上就上了楼梯。

来到楼顶的时候施恩濹发现有一个女孩正蹲在楼顶的边缘看着下面,施恩濹走过去后才发现那个女孩子原来也是偷偷摸摸的点蜡烛的!

施恩濹没有和女孩说话,来到北边的楼顶边缘就从袋子中拿出了白天预备的蜡烛点燃了,施恩濹跪在楼顶的边缘口中念念叨叨的说道。

“烛仙,烛仙,如今我在这里求你一件事情,明天我就要考试了,希望你能保佑我考一个好的成绩,他日我必定有所报答,烛仙,烛仙,求你帮我吧!”

施恩濹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到蜡烛噗的一下子灭了,施恩濹看到这种情况心中非常的兴奋,听别人说请烛仙的时候假如蜡烛熄灭的话那就是烛仙允许了!

施恩濹兴奋极了,后天的考试就有着落了,满怀着对大学的憧憬就回到了寝室,可是还没等走到寝室的时候只听到“啊……”的一声从楼上传来,紧接着吧唧的一声响起,施恩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趴在走廊的位置上朝着楼下望去,这时他发现原来是有人从楼上掉了下来。

来人啊,有人跳楼啦!施恩濹一边喊一边朝着楼下跑去,一间间的寝室灯亮了起来,慢慢的走廊上聚满了人都伸头朝着楼下看着。

施恩濹来到楼下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不少人聚在尸体的旁边了,他们纷纷指着地上的女孩说着什么,施恩濹走过去后这不就是刚才站在楼顶的那个女孩么,这么掉下楼了么。

还不等施恩濹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后就见到从校门口过来了一大群人,其中还有校长和主人,他们遣散了众人后就拨打了电话,一二零来了以后就把尸体给拉走了,这时站在走廊的学生们也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这件事情就仿佛过眼云烟一般,很快就没有人提及这件事情了,可是这件事情却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我实在想不明白她在楼上请烛仙怎么可能掉下来呢。

时间过得很快,没有给我太多的时间想这件事情,考试临近了,没几天就开始考试了,当天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就进了考场。

考试开始了,不出所料那些我不会的题在这一天竟然一看就懂,一张卷子唰唰唰的就做完了,坐在位置上有些无聊的看了看旁边的人,他们还在为一道题在伤脑筋,我拿起桌子上面的水拧开喝了一口。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我从瓶子中的水中看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那就是在瓶子的倒映中我看到自己的背上趴着一个人,当我猛地回头却发现后面空无一物。

暗叹了一身可能最近太紧张了把,趴下休息了一会就到了休息的时间,我出去洗了把脸放松了紧绷着的心,可是这时候我忽然又从水中看到了在考场考的那一幕!

我这一刻清晰的看到了我后面的那个人,不,并不能说他是人,因为我从水中看到他的皮肤似乎被水煮过一般的皮开肉绽,他那狰狞的脸还在对着我笑。

我被这忽然出现的东西吓得跑回了考场,来到人多的地方我才放心起来,监考老师拿着卷子来到教室后就关上门发起卷子,考试开始了,可是这一刻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难道都是后面的那个人在帮我,我拿这笔的手怎么也提不起来,就在这一刻我忽然看到刚才的那个人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的样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恶心,我忍不住的朝着后面退去,这一刻我忽然发现偌大的考场内只剩下我一个人,之间他狰狞的笑着朝着我走来,下一刻一支笔直勾勾的插入了我的脑袋中,鲜血沾满了桌子,试卷也变成了血红色,奇特的是原本空空的试卷此刻却写满了答案!

睡前故事恐怖故事第四篇:另一个自己

你相信吗?这世界有着另一个你。做着你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你们互不干扰,可是或许某一天,他也会取代你。

李哲是一个小小的业务员,他天天的生活就是不停的找可以发展的客户,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他取得的成绩总是那么不尽人意。

他有些怨天尤人,凭什么没有给自己一个好的家世,那样自己也不用天天为这样一点工资奔波,可是抱怨之后,还是得收拾自己疲劳的心继承昨天的生活,日复一日的生活。

“李哲,你看你,一个月了,还是一个大客户都没有拉到,你觉得公司就应该养着你这个闲人吗?下个月还是这样你就回家吃自己吧!”一回公司,经理就冲着李哲大声吼着。

李哲有苦难言,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得到的结果是这样。

“嗯,我下个月一定会争取到大客户的。(哄睡女朋友很甜的长篇故事)”李哲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让他们刮目相看。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到了,李哲很沮丧,自己还是没有争取到一个大客户,每次都被人赶出来,要么就是谈得很好,可是最后还是敷衍了事,自己是要收拾东西回家了吗?

李哲漫不经心的来到公司,可是一进公司,就看到经理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怎么回事?经理是转性了吗?

“哎呀,我们的大功臣回来了,来来来,快坐下。”经理还笑嘻嘻的给自己拖出了凳子,一副谄媚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

“经理,你这是?”李哲有些诧异,自己不是还是没有拉到客户吗?可是经理怎么这样对自己。

“李哲,你看你,真是真人不露相啊!给公司拉到这么多大客户,各个都点名要你啊!”经理哈哈的笑着,只要能给自己提升业绩,管他谁呢?自己都能把他当爷一样的供着。

“可是我……”话还没出口,就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响起。

“可是什么?你想说那些不是你吗?你想继承被人瞧不起?既然他都说那是你,那就是你的功劳。”

李哲只听到声音,可是却不知道说这话的人到底是谁?

这个声音很认识,是谁呢?自己怎么想不起来了。

“可是什么?”经理奇怪的看着李哲,他是想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小甜的故事精选)”

回到家的李哲,一直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做了那些事,而那个出现的声音又是谁?

“你是想知道那些客户是谁拉的吗?而为什么说出的名字却是你。”又是那时候的声音,到底是谁?他怎么会在自己家。

这个声音,我想起来了,和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

“你是谁?快出来!为什么会在我家?”李哲有些害怕,这个人为什么出现在了自己的公司,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

“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我的出现不就证实了一切吗?”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出来,你出来。”尽管心里很害怕,可是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很不好,自己一定要见到他。

“你确定让我出来。”

“嗯,你出来,出来让我知道你是谁?”自己不相信这么邪乎的事,自己是独生子女,自己也不相信什么有着另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本来想让你多活几天,可是没想到你这么沉不住气。”一个身影出来,他真的和自己一模一样。

“你说什么?”只顾着惊讶他的长相,惊讶过后才意识到他出口的话。

“我出现,就意味着我会取代你。”

“不可能,不可能。”嘴里说着不可能,可是心里却忽然清晰着,他说的会是真的,就犹如他会出现,这才是不可能,可是他出现了,就这样凭空出现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一个全新的李哲,可是又有谁知道这个李哲只是一个替代品呢?大家在乎的只是他存在的价值,而他是谁,都不重要。

睡前故事恐怖故事第五篇:来自地狱的名字

我叫安有新,失业将近半年的我,终于找到了工作。在一家私企里做文员。(很甜的睡前小故事给女友的)公司的人事经理很人性,帮我在公司附近找到一套租金很便宜的房子。那是在长延街48号的芳庭公寓。这个公寓像是用了别人的名字,因为它一点也不香,只有股发霉的潮味儿,像是卫生间里的一把放久了的拖把。最大的好处就是便宜。我住在四楼,最北面的一间。整整一层,似乎只有我一个。天天下班回来,真安静,躺在床上就可以闻声水龙头的水滴声,或是蟑螂在垃圾筒翻找我的硬面包。

在我搬进来的第二个月,天气骤然冷了。加班回来的时候,下了大雪。我冻得浑身发抖,一把钥匙半天插不进锁孔。就在这时,隔壁402的门开了,一个女人探出头对我说:“哎呀,恩泰回来了。咱们家在这边儿,你去哪儿啊?”

我摸不着头脑地回头看了看,确定她是在和我说话。可是,我根本不熟悉她。

那个女人见我不动,就从房间里走出来,挽起我的胳膊说:“恩泰,你今天怎么了?怪怪的。我是你老婆明珠啊。你不记得了?”

没想到,我就这样成了已婚人士。可是我真的不记得。我讷讷地被她拉进402,里面暖洋洋的,飘着股粥香。我说:“你搞错了,我叫安有新,不是恩泰。”

但是那个自称是明珠的女人却像根本没闻声一样,自顾自地盛了一碗粥放在桌上说:“我煮了皮蛋瘦肉粥,快来吃吧。”

这样严寒的夜晚,我被一碗微烫的粥打败了。那碗粥熬得很糯,肉丝切得很细。(睡前哄男朋友的爱情暖心故事)我坐在桌旁慢慢地吃,明珠笑盈盈地看着我,一言不发。我被她看得心里发毛,不知道她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忽然,她脸色一变,拿起手边的不锈钢汤勺,凶恶地向我砸了过来。我当她闻声了我的心里独白,惊慌失措地躲在一旁。而她勺子的落点,却是桌子上一只过路的蟑螂。

她捂着嘴,咯咯地笑了:“一个蟑螂就把你吓成这样,快坐下吃粥吧。”

桌上的蟑螂被砸穿了肚子,半死不活地蹬着纤细的脚。我哪里还有吃粥的胃口,装作恍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今天加班,我忘了,你别等我了,先睡吧。”

“那你快去吧。公事重要。”

没想到这个疯女人这么识大体。我慌手慌脚地逃出了门外。

第二天,我起晚了。路过楼门前治理处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昨晚遇见的那个女人,于是敲了敲窗子,对里面的保安魏志说:“老魏,我新搬来的邻居是干什么的?”

老魏看着我,怔了一下说:“什么邻居,四楼除了你,还没人搬来呢!”

“怎么会没有人呢?我昨天晚上还喝了她的粥。”

老魏一听,不耐烦地摆摆手说:“去,去一边胡闹去。”

我被他的态度惹恼了。我推开他的房门,拉着他的胳膊说:“走,咱们上四楼,你当我骗你啊。”

老魏脾气向来不好,像他的身材一样五大三粗。他“哗”地拿起钥匙,只说了一个字,走。

第一次觉得四楼这么空旷,老魏手中的钥匙,哗哗地泛着回声。看老魏的样子,似乎真不知道新搬来的这个女人。站在402的门前,老魏用眼角瞥了我一眼,拿起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我抄着手站在一旁,摆出看戏的样子。老魏用鼻子“哼”了一声,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确实和我昨天看到的一样,干净、整齐,井井有条。只是那个女人不在。老魏皱着眉,一脸的迷惑,不知小声地嘟囔些什么。

“怎么样?有人来住了吧?”我问。

这时,门外响起一缕认识的声音:“恩泰,你加班回来了?有朋友来,怎么也不告诉我?”

听到声音,老魏显然比我还惊讶,他直直地看着那女人,脸上忽然露出异样的惊恐。他结结巴巴地大叫着:“别……别过来。”跌跌撞撞地冲到了门外。

这太让我意外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让老魏害怕的事。明珠拉着我的手说:“老公,你的朋友好奇怪哦。”

我触电似的抽回手,说:“我……要去上班了。”

睡前故事恐怖故事第六篇:凶夜

一、奇怪的保安

冯十是横川XX大学的保安。他负责夜班,由于长时间睡眠不足,他的脸上透着不健康的绿黄。

这天夜里,冯十一个人坐在警卫室里。他的前面是一台显示器,上面是学校四个大门的监控画面。

这让冯十很有安全感。(女友睡前故事超甜)

夜越来越深。冯十笔直地坐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监控屏幕。

他没开灯,整间房黑乎乎的。

时间一过零点,冯十伸手扭亮桌上的台灯,拿出杂志翻看着。

一本杂志翻完,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屏幕,眼睛顿时瞪大了。

一件白晃晃的睡衣孤零零地飘在学校门外,一动不动。(甜到炸的暖心故事)冯十平静了一下,壮着胆子静静站起身,透过窗户向外看。

那是一个女孩,穿着件白睡衣。奇怪的是,女孩子始终背对着大门。

他打开门走出去,问:“同学,你是哪个系的,怎么站在外面?”

那个女孩没说话,仍僵僵地望着黑黑的远处。而后,她慢慢转过身,说了一句:“刚才有人叫我的名字。”说完,她低着头走进大门。

冯十看着她的背影,感觉她的鬼体很轻,那件睡衣显得空荡荡的。

他锁上门回到警卫室,接着心不在焉翻看那本发志。他一边看着杂志上面不靠谱的花边新闻,一边想那个女孩,越想越觉得刚才有哪里不对劲。

忽然,他猛地想起,刚才那个女孩走路时好像一直踮着脚尖。而且,他始终没看见她的脸……

早上,冯十的同事朱玉来接班。他是个腼腆的小伙子,比冯十大一岁。

临走的时候,冯十发现朱玉的头发好像一夜之间长了许多。

冯十和朱玉一起租了间房子,离XX大学很近。冯十的白天是黑夜,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冯十感觉学校附近隐藏着一个秘密,他决定把这个秘密给挖出来。

到了学校门口,冯十看到警卫室里的灯亮着,却不见朱玉的影子。

忽然,冯十感觉身后有人,扭头一看,竟是朱玉,他猛地一哆嗦。

眼前的朱玉好像是在梦游,直直地站着,一动不动。他看了冯十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就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

冯十不敢去追,因为朱玉走的方向是一片野林子。

那是一片槐树林,三年前发生一起凶杀案,案子至今未破。

曾有一个学生背着相机走进那片林子后,却怎么也转不出来了。

据这个学生回忆说,他在林子里边走边玩,突然看见一个男人领着一个小孩在前面放风筝。那天一丝风都没有,但风筝却飞得很高。更诡异的是,风筝在林子上空不断地往返飞旋却从未缠上树枝。

他跟着这对父女往前走,不知不觉走进了林子深处。慢慢地,越走林子越密,男人和小孩都不见了,只有那个红红的风筝孤零零地飘着。风筝的高度很低,他几乎可以与它平视。这时,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往前走了。他看了看脚下,差点尿了裤子,自己竟不知什么时候走上了树。

原来,根本不是风筝飞得低,而是他的高度提升了。

这么说来,那两个人也根本不是在走,而是在飘。

以上是关于那起凶杀案后传播最广的—个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