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6篇

2022-09-15
本文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刺激,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给对象...

本文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刺激,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怂又爱看,希望本文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第一篇:冥婚礼炮

军训结束后,正赶上十一黄金周,大一新生于晴跟着老乡会的学长、学姐们来了一次湘西神秘旅行。旅行回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见邓琪琪和田乐都已熟睡,于晴扫了一眼3号床,见床上空空荡荡,看来那个叫郑雨萌的室友还没来呢。

新郎来访

于晴简朴地洗漱后,便轻手轻脚地躺到了床上。刚要睡着,对面上铺的邓琪琪突然一骨碌从床上翻下来,一把将于晴拽了起来,大声质问她是不是有病,居然大半夜放鞭炮?

于晴感到莫名其妙,说自己什么都没做,但邓琪琪一口咬定刚刚明明闻声了爆竹声。

被吵醒的田乐上来劝阻两人,也说没有听到爆竹声。(睡前故事哄男朋友长篇小兔子)

就在这时,邓琪琪忽然捂着耳朵大喊道:“又放炮,啊……快停下来,我快死了……”

空气里静得都能闻声针落地的声音,哪里有什么爆竹声?邓琪琪这是怎么了?

邓琪琪脸色煞白,突然捂着耳朵跑到了阳台:“我就要看看,是哪个混蛋在放炮!”

田乐和于晴怕她不小心掉下楼去,赶快跑过来抱住了她。

邓琪琪的右手斜斜地指向阳台外宿舍楼下路灯的光圈里,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她们。邓琪琪紧张得声音发抖:“是老保安……”

田乐好不轻易才把邓琪琪哄睡着,这才有空给于晴讲起了前天夜里发生的事情:

前天夜里十二点多,邓琪琪睡得正香,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手。她吓得一哆嗦,马上睁开眼睛,离她的鼻尖不到一公分的地方,有一张人脸正悬空与她对视着。

她吓得尖叫出声,那人脸也吓了一跳,突然松开她的手,从二楼阳台跳了下去。

邓琪琪说,虽然当时很害怕,但还是看清那是一个男人,像是学校看大门的老保安。

后来,邓琪琪将这件事报告给了学校。学校调查老保安,虽然老保安死不承认,但是他突然跛了的右脚就是疑点。(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短)

因为没造成实际后果,学校也就没把老保安送公安局,只是给了他开除处分。

“我看邓琪琪是被吓坏了,要不咱们俩明天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吧?”田乐提议道。

于晴点头同意,然后二人相继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于晴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邓琪琪又要闹了?

于晴强忍着睡意,努力睁开眼睛,结果看到一个身穿大红袍子、头戴红色帽子的人正笔直地站在邓琪琪的床前。

于晴浑身一激灵,顿时睡意全无。她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的背影,大气都不敢出。

那个人突然凭空掏出一沓什么东西,双手捧着,小心翼翼地放到邓琪琪的床头,然后低下了头。于晴从后面看不清他的动作,但是觉得他似乎吻了邓琪琪。

“亲爱的,这是彩礼,明天我就来娶你进门。”那个男人轻轻地在邓琪琪的耳边说道,那声音嘶哑得犹如从棺材里挤出来的一样。

于晴这才明白,他那一身红装,原来是古代新郎的装束。

那个“新郎”含情脉脉地看了邓琪琪一会儿,突然一回头,冲于晴阴森森地说道:“你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

这一刻,于晴才看清晰,那是一张高度腐烂的脸:鼻子已经烂成两个窟窿,眼窝里连眼球都没有,嘴角正慢慢地爬出一条蛆虫……

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第二篇:路灯

午夜,我走出网吧。奋战了一天一夜我感到脑子发木,只想早点回家舒惬意服的睡一觉。

街边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我还沉浸在网络里,满脑子的OICQ,聊天室,论坛和鬼故事,并没有注重到四面的情况。回家的路很近,我又走了不知多长遍了,闭着眼睛也能直奔我那可爱的小床。

路边的霓虹灯好像有点短路,发出滋滋的声音,平添一种诡异的气氛。

怎么?我走错路了?这里怎么这么生疏啊?

前面的路灯下支着一张方桌,三个人围坐桌旁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我虽然感到有点奇怪还是决定去问问。走到跟前我才发现桌上摆着麻将牌,原来他们是在等牌友打牌,我心想:“套套近乎再问吧”。就走过去笑道:“几位,最近可严打呢啊!”坐在北面背对着我的那个人回头看着我,我突然打了个寒战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惬意。

南面的那个脸色苍白的人嘴一咧露出一种扭曲的笑脸:“是不会管我们的。小朋友,和我们凑把手儿,打八圈儿怎么样啊?”他的声音十分压抑,却带着一种近乎催眠般的力量,让人不想拒绝。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可是我没钱了啊。”

“我们玩筹码,不动钱的。”在我左面的人说道。

“那好啊。”我说。

我一看只有西面的位子还空着就问道:“我们还打不打风头啊?”

我上家答道:“不用了吧。”

其余两家也同意,于是就开始码牌。

我一看就知道他们都是老手了,但他们码的都很慢,动作也很僵硬。

开始前庄家说:“先讲好啊,筹码一样多,谁输了也不准跑。”

对家对我说:“小朋友,你输了就永远也不能走了啊。”

第一局开始,我把牌一抓到手就笑了:四暗刻,天听,单吊东风。

抓了几圈牌居然没人发出来,我想道:“是不是在最后啊,换一张好了。”正好我抓了一张九筒,伸手把东风打了出去。

庄家伸手推牌:“七小对,你输四倍。(给女朋友讲的超甜睡前故事)”

没办法,我只好拉开抽屉数出了四倍的筹码。

连续几圈打下来我居然一把也没有胡过。筹码也输去了一半。

我望着他们僵硬的动作、苍白的脸、充血的眼睛,突然明白刚才我为什么感到心里不惬意:北面那个人回头看我时他的头竟然转了180度!

我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想起对家的话我更是无心再玩,他们好像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同时对我露出了那种扭曲的笑脸:“小朋友,你只有赢了我们才能走啊!”

这种情形下我当然不能集中精神打牌,连续又输了十几把,筹码已经不多了。

他们都笑了起来:“兄弟,你就留下来陪我们永远玩下去吧。”

我当然不肯,还好筹码还够玩几把的。

一天一夜没睡的我终于犯困了,模模糊糊的和他们打牌当然输的更惨,抽屉里的筹码只剩下一枚了,我暗暗叫苦:“天啊,难道真让我永远和他们玩下去啊。”

这把牌是清一色、一条龙打出“幺鸡”我就上听了,我把牌一把扣在了桌上,伸手把幺鸡打了出去嘴里叫道:“幺鸡!”

他们三个居然同时推牌:“一炮三响,你输给每人十倍。小朋友,你注定要和我们玩下去了啊!嘿嘿......"

我彻底失去了希望,慢慢把捂着牌的手收了回来:“啊?”

四个人八只眼同时瞪的大大的,桌子中间我打出去的那张牌竟然不是幺鸡是二条!我打错了,呵呵!

“哈哈,你们每人输我十倍!我赢了!”我狂笑着拿起那张二条狂亲了起来。

他们站起来就要走,我高兴的忘了刚才的事:“嗨,怎么回事啊?输不起呀?给钱啊。”

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第三篇:地板下的声音

小时候跟着爸妈到大城市生活,几年之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读初中。说真的我不信什么鬼啊神啊之类的,同学们谈论的鬼故事我都不屑的一笑,班里胆小的几个女生却怕的要死,连晚上上个厕所也要结两三个伴。可是那一次之后,却让我半信半疑鬼这个东西是否存在。

记不起是寒假还是暑假,我回到了老家。哎!不禁感叹还是家里好,依山傍水,无论站在哪里都能闻到翠竹的清香,不像大城市里尾气漫天,沟渠里流淌着污水。随着时代的发展,山村也有了一点改进,有公园、娱乐设施、马路畅通无阻。在乡间漫无目的的走着,时间也随着我的脚步慢慢消逝,夜幕降临,白天孩子们玩乐的身影以及长辈们的耕作如同一个电影的序幕消失在眼前。

我拿着手机开启手电筒功能踩着石阶不一会儿就到了家,外公外婆早已入睡,我也赶快做完睡前洗漱倒头就睡。不知吃坏了还是本身胃不好,半夜我辗转反侧就是合不拢自己的眼,剧烈的痛只好吵醒了已经睡熟的外婆,外婆泡了一包胃药痛楚才轻微缓解,之后我又安心的睡下了。外公外婆因为要帮村里的人筹办丧事天还没亮就起身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被胃痛折磨了半个晚上的我,一看手机刚好3点,外公外婆也是很拼的呀!我起身去把门关好,因为这是老房子,所以门锁不同于现在锁,是那种一根木板推过去就可以锁的木门。关上门,我归心似箭地回到床上,农村后半夜特殊的冷不得不把全身裹好,免得刺激到我的胃,让我痛不欲生啊!我模模糊糊地不知是睡了还是没睡,总之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我呆望着漆黑的天花板,不知道是脑子瓦特了还是受到同学的影响,竟然想起了不干净的东西,我的眼珠往四面移动,这么黑的也看不到什么,这时,不知道是哪里发出的声音,“砰噔砰噔”十分强烈,我心想:肯定是二楼的老鼠又不听话在偷吃米库的东西了。结果总是出人意料,这声音说是楼上老鼠发出的恐怕有点勉强,因为这声音根本没有老鼠那“吱吱”的声音。而是抨击的声音。这声音断断续续,时强时弱,我忍无可忍开了灯声音徐徐消失,此时外面安静的只有一些不眠小动物在发出叫声,偌大的房子,而现在我只听到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止,我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根不相信“这种事”,关了灯继承躺下,奇怪的是这声音又由弱到强强烈起来,而且更是来势汹汹,天哪!我顿时懵了,“保持...冷...静保...持冷静”我语无伦次对自己说道。假如这不是二楼传来的声音,那就是地下的声音了,我轻轻穿上拖鞋,不敢做太大的动作,我慢慢蹲下来,把左耳悄悄往地面靠去,我勒了个擦还真是地板下发出的声音,现在近距离的听着更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爬上来所以顽固地敲打着,我当时就被吓傻了,刚忙跑上床开了灯让灯光驱赶我心中的恐惊,后半夜就这样与灯光共度,彻夜无眠。

第二天第三天晚上都是如此,这声音总在后半夜出现,奇怪的是我问外公外婆以前有没有听到地板下的声音,他们都直摇头,说我太迷信,出现幻觉,可是本来以前我也不信这个东西的,可是这个事情困扰了我很久。将要离开老家的最后一个晚上,我心有余悸,跑到了二楼睡,后半夜又模模糊糊的醒了过来,那声音还是很有规律的敲打着,如同近在耳旁......

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第四篇:脑浆面包

“哎,你听说了吗?最近有人在学校附近的小巷里发现了一聚干尸呢?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

“啊?干尸?怎么会啊,谁会那么残忍啊!假的吧?”

“真的,就是最近才发生的,警方都在调查了!”

两个抱着书的女孩子边走边议论着近期发生的事件,脸上时不时的夹杂着些许难以置信的灵异色彩。

路过的林雪悦听到两人的谈话很是感爱好,“死人了?还是干尸?”似乎很灵异的感觉哎。

林雪悦的心里虽抱着很大的求知欲,但从来没见过有人杀人会把尸体搞成干尸的,杀人者怎么会干出那么无聊繁琐的杀人事件,可能是假的吧。

正当林雪悦不屑一顾时,鼻间隐隐约约的气味就像摄入心扉一般,不知何处传来的几抹香气勾引住了她吃货的魂魄。

“哇塞好香呀!”

林雪悦闻着这香味,是哪家店里传来的?”好好闻!”

“咕咕咕……”

这诱人的香气顿时让林雪悦的肚子因为饿而提醒起来,禁不住嘴馋,林雪悦立马“跟”着这香气寻找散发气味的店。

且这气味就似乎一条线般的在替林雪悦指引着店面的方向,林雪悦感觉自己就好想要不由自主的想跟着这香气。

走了一些路,这香气好似悠长悠长般的飘落在这寂静,不停止般的散发着带领着林雪悦来到了一个极少有人的死胡同里。

只见胡同里有一家装修挺华丽时尚的面包店开在那里。

“好奇怪啊,谁会把面包店不开在市中央而开在这样的死胡同里啊?”

迷惑的林雪悦细细打量了般这荒僻少人的面包店。

虽然奇怪,但诱人的香味还是牵引着林雪悦走了进去。

门外淡雅好闻的香气一到店里后立马就换了种味道的感觉,闻着闻着,就有种飘飘然,似乎自己是躺在白云端上一样的漂浮安闲,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沉醉。

店内的装潢也很有种诗情画意的感觉,其中还带有点少女的粉色系,给人感觉又仿佛身在童话般的世界里一样。

“欢迎光临哦!”

美丽的两位女服务员站在门口,白皙的皮肤,粉嫩的红腮,穿着制服的她们看起来就像俏皮的青春少女,她们脸上和善的笑脸让林雪悦感到无比的温暖。

店里的生意似乎很不错,几乎每个位子上都做了人,他们也是一脸沉醉般的享受着自己正在吃的面包。

原本还感到有丝怪异的林雪悦看到也有人坐在那里吃面包,心里也顿时轻松了些。

“请问是在这里吃还是带走?”

女服务员温馨的一笑将沉溺在香味中的林雪悦拉了出来。

“哦哦,在这里吃!”

林雪悦很喜欢这个店里的装潢,服务员和善的态度也让她感到很是满足。

林雪悦舒畅的看了看单上的报价,价格也好是便宜。

诱人的新颖名字一个个的引诱着林雪悦的心,林雪悦迫不及待就点了几个面包。

很快点好的面包就拿来了,一股股扑鼻的香味让原本沉溺在淡雅香气里的林雪悦这下更加的迷恋了,她感觉此刻自己的心情也特殊的美好了,似乎世间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眼前,服务员还是那么和蔼可亲的温馨笑脸,看的林雪悦真是觉得顿时布满了开心感,眼前的面包也是特殊的让人食欲大开,做工精美,上面的夹带“小人”的面容也雕刻的精致如真,淡幻炫雅又不失娇艳的色彩,柔柔软软,在形态上也是别具一格,与众不同。

林雪悦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做法不同平常的面包,心急火燎的尝了尝,简直是比入口即滑的那种轻妙还要美味的多,说不出来的稍微体验,吃着就有种在蓝天自由飞翔的恬静感。

咸甜夹杂着的奇妙,外加其它不同的味道爽闷在口中。

这个味道真的是好特殊,林雪悦从来没有这种休闲美妙的体验,好是独特的面包,味道又好价格又便宜,林雪悦真是胃口大开。

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第五篇:七十三僵尸的故事

杨勇宏来到了一座生疏的城市打工,他在这无亲无友,刚落脚就在网上报纸上到处找出租的房屋。

谈了几家,杨勇宏都不满足,他是来打工租屋子的,不是租豪华房间吸引女人的。市区的房屋租价实在太高了,杨勇宏根本承受不起。他把目标转向了城郊。(肯德基疯狂星期四文案最新)

这个小区的房子都是70年前建立的,每栋楼的外墙斑斑驳驳的,楼道里更是漆黑一团,女主人是一个高瘦的老太太,又着一身黑色连衣裙,杨勇宏有一种压抑窒息的感觉。他所看的房间在四楼,朝北走向,两室一厅,实用面积82。63平方米,房间家具一应俱全。女主人开价只要500元一个月,假如一次交半年以上400元每月,要交一个月押金,假如退房时家具没有损坏押金退还。(超甜给女朋友的睡觉故事)虽然杨勇宏不喜欢这里的气氛,但想想自己身上仅有的那点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个安身之所然后联系工作,这样便宜的房租很难再找到了,他便决定交半年的房租。可是女主人说半年房租本身便宜了很多所以杨勇宏假如提前退房,只退押金不退租金。杨勇宏预备在这里常住(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甜甜的故事),就同意了这一条。(格林童话睡前故事大全)他把半年租金和押金直接交给女主人,女主人记下他的身份证和手机号码,双方拟定了租赁合同并各签上名字,一人一份,女主人把房门钥匙交给杨勇宏便走了。杨勇宏终于松口气,赶快到附近商店买了吃的和洗漱用品,就开始寻找工作。其实当他在找房时注重了一些招工广告,当时没安定下来就没有联系,现在他找出手机里存储的号码,一个一个的拨打。。。。。。()

杨勇宏已经工作一周了,他所在的建筑队刚承包一个新型小区建房合同,这一周杨勇宏忙得不可开交。但他还是发现了自己住处的一个特别情形,他所见到的周围邻居都是老人,而且只有几个,到了夜晚,仅有10来户人家亮着灯光。一个小区才10来户人家,而且当邻居们刚见到他这个年轻人,直接就猜出他是外地人。杨勇宏心中布满忐忑,他知道这小区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便打电话给那个女主人询问。

当天晚上女主人就来了,她点燃了一支女士香烟,(这让杨勇宏很反感,他从不吸烟。)坐在沙发上,向阳继辉讲起了这个小区的历史:这里以前是一片坟地,后来搞城市建设时有人看中这的地理位置,便盖起了一片小区。当初建设小区时连续发生3起施工事故,死了十几人,后来房子盖好了,但自杀的人却不断,现在年轻人都被吓走了,留下一些孤苦老人,绝症患者在这等死。最后女主人大哭着告诉他,其实她的丈夫就是这小区的投资者,本来这对夫妇不信邪,结果她丈夫在一个月前跳楼自杀了,死时只留下一张纸:以前我的生活是问号,现在我要做一个叹号,以后的事情是省略号,不知道何时能画上句号。这段留言看起来可笑,但联系到小区发生的种种事情,真是让人不寒而栗。杨勇宏听得浑身打起哆嗦,他强烈要求退房并拿回租金。女主人却说合同已经签订了,不能反悔。看杨勇宏还是要退房,她突然换成了鄙视的眼光:“你一个小伙子难道怕这些东西,这只是巧合,钱你别想要了,房子你爱住不住。”说完转身便走。杨勇宏看着那黑色连衣裙消失在楼梯口,他顿觉腿一软,就瘫倒在地上。。。。。。

看着手里可怜巴巴的几张纸票,这时候找房子是不可能了。杨勇宏打算拿到第一笔工资时马上搬家,现在他真的感觉像在地狱里煎熬。。。。。。这一天,杨勇宏又是忙到月亮爬上枝头才回到家,他冲好凉,泡了碗面,边看电视边吃起来。吃完面一会儿就感觉到睡意,杨勇宏便顺手用遥控器关掉电视,合眼躺在沙发上。。。。。。

给对象讲恐怖的小故事第六篇:前任的婚礼

张灵是一个非常花心的人,他花心的程度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基本上不超过十天,他就会看上另一个女人。他油嘴滑舌,总是能骗得那些他看上的女人跟他上床,然后隔天就会被甩掉,令人意外的是,跟他上床的女人很多都怀孕了,足足有二三十人都怀孕了。

过了大概有一年,张灵又看上了另外一个女人,李静,一个家产过亿的富家千金。张灵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得到过这么多钱,于是他想大捞一笔,然后再找个借口逃离。

? 不久后张灵成功勾上了李静,并选在农历7月15日开办婚礼,他从来不信邪,所以挑在鬼门大开的日子结婚,所谓大凶大喜之日,肯定能让他以后的计划顺顺利利的实行。

? 到了7月14日那天,张灵竟然丧心病狂的给他的所有的前任发了请帖并亲自让人派了一辆大巴在他婚礼那天把她们全部接到他的婚礼上。不幸的是在他的前任们通往他的婚礼的途中发生车祸,全车包括司机都死了。

? 过了一会儿,一辆载着张灵的前任的大巴驶向了张灵的婚礼酒店。

? 不久后,这辆大巴停在了张灵的婚礼的酒店钱,一群女人飘下了大巴,她们脸色惨白,浑身跟刚刚出车祸时是一模一样的情况,有浑身沾满玻璃碎片的,有缺胳膊断腿的,有脑袋凹陷的等等。酒店的接待员一看到这个景象全都惊吓着跑光了,但是楼上却各种喜庆的音乐,各种人声鼎沸,对楼下发生的事情却浑然不知。

? 不一会儿,不知从哪刮开一阵阴风,婚礼现场的气温骤降,音乐人声忽然停了,现场死一般的寂静,一直陪在张灵身边的李静忽然消失了,这个大堂只剩下张灵一人。忽然,大巴的司机出现在张灵面前,“张先生,您吩咐我带来的人来了。”“哦。”张灵抬起头来看到司机满脸都是玻璃渣子,浑身是血,赶快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司机。

? 张灵跑到了一楼大门前,忽然面前站满了被他糟践过的那些前任,那些怀孕的前任,全部都化作厉鬼来向张灵复仇。一阵强烈的腐臭味不停的刺激着张灵,

张灵瞬时哭着跪在地上“我求求你们,是我不对,不该甩了你们,你们放过我吧,我以后在也不敢了。”可惜没有用,那些他的前任们肚子忽然裂开,爬出了一个个的鬼婴,将张灵分尸,张灵的鬼魂脱离躯体想要逃离,却被那些鬼婴抓回吞噬掉。由于那些鬼婴弑父而无法进入轮回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徘徊在这座酒店里,久而久之,这座酒店便荒废下来。

? 过了20年,一座叫做菩提观的道观中,一位叫做张无树的道士向他的师傅离别后离开道观前往了那座荒废的酒店。

?“弟弟妹妹们,哥哥来帮你们转世轮回了,你们再也不用痛苦的徘徊了。”说到,张无树念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回归六道,转世轮回……”这座酒店不再有鬼魂徘徊,所有的鬼婴终于转世轮回。

? 后记:张无树是张灵的第一任女友所生下的儿子,他的母亲因为难产去世,身边没有一个人,于是他的接生婆将他送到道观,观长把他取名无树并抚养长大。在无树年满20时,观长告诉了无树他的父亲和那些鬼婴的事,只有至亲之人才能超度他们并让他们轮回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