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6篇

2022-09-15
本文内容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很喜欢但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恐怖哄人睡觉...

本文内容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很喜欢但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第一篇:鬼小偷

哇勒……有鬼?

鬼也干起小偷来啦?

鬼偷出事地点∶凤山,卫武营区。

发生年代∶一九七一年四月。

见证人∶张宏达;陈金龙。

相关记事∶根据报导,世界各国的军营里军火武器,时常发生失窃情事,查的结果也显示出绝大多数是内或“内神通外鬼”所为。不过,却有某些失窃现场非但查不出人为蛛丝马迹,甚至那失窃现场还满布地球科学已知的辐射现象。

喔!没错,前面提到的相关记事是带点科幻意味,好事者可能会推测是“外星人”所为,带回去研究咱们地球科学还落後它们多长年吧?

嘿!我也是这么个想法哩!

当然,本篇故事里要谈的虽还不至於涉及如此严峻、攸关人类祸福的大事件,但可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偷窃事儿。

谁都知道小偷儿、三只手到处都有。军中本就是个大社会的缩影,难免也会有禁不住一时手痒,而暗中“拿”走公家物或同僚弟兄私人财物的阿兵哥;在军中犯了这种毛病,抓到了可是要重重受罚的。

然而,有些失窃事件却硬是离奇古怪,查起来无头无序、毫无线索可循,搞了半天,甚至查了几个月后,给列为“存档备查”其实不了了之的,简直多如牛毛、不胜枚举。我在军中就见多了这类被上面视为“无头公案”的失窃事件,其中更有不少是在发生所谓撞鬼、撞邪等灵异现象之后,著实值得探讨研究。

民国六十年四月初,我在进士官队受训之前,奉派至高雄凤山卫武营区接受五O机枪之练习,期间就曾发生这么一件叫人啧啧称奇的怪事,如今想来仍怀疑是外星人搞的“鬼”!不信?您再往下看看……

那晚,熄灯号还没有响,一向自诩大众情人的张宏达,正趴在床铺上恋恋不舍地翻阅他那本寻常守得很紧,绝不让别人分享的烫金的相簿《爱情之旅》了!相簿里尽是标致女孩的相片,只见黛咪、赫本、香菇、清汤挂面式各种发型,半身的、全身的各种撩人姿态应有尽有,数十位美少女争妍斗艳,任凭张宏达欣赏评鉴。

“哇赛!赞啊(给男朋友讲的甜甜小故事)!”躺在他两旁的秋仔和陈金龙眯得津津有味地大叫。

“嘿!这个更正点耶!”陈金龙指著一张长发美女相片想抽出来看,却被张宏达挡了回去。

“我靠!达仔你果真是一个花心大萝,相片借看一下又不会跑掉,这么小气干嘛?”秋仔在旁有点不服气。

“咳!”张宏达不甩他的揶揄,故意假咳一声后笑道∶“别萝菜头乱说的,她们都是我入伍前结交的笔友和在纺织厂里的同事,我们之间可都保持纯纯的情谊哩!”

“别假惺惺啦!”陈金龙很吃味的说∶“谁都知道你在半个月里就弄来这么多的相片,居然还敢自吹是纯洁的乖宝宝哇?”

“嘿嘿!你们要胡思乱想,我也管不著罗!”张宏达露出老奸式的怪笑,一面从相簿里抽出四张相片放进衣袋里。

“我今晚站十一点的,每半小时拿一张出来放在岗亭里做伴,你们说棒不棒?”

“花心大萝果然花招多,那该借我几张同享吧?”陈金龙边说边又想去抽相片。(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童话故事长篇)

“不行!君子不夺人之所好!”张宏达忙用手压住相簿,“他们都是我“马子”,谁知你整晚盯著相片,脑袋瓜里在乱想些什么?”

“我靠!不借就不借,哪来这大道理?似乎世上就只你最正经……”陈金龙憋著一肚子气,脑里一转却反笑说∶“哈!别忘了咱俩今晚同是站侧门卫兵的,你若要想摸鱼或抽菸时,可休想我帮你把风啦!”

他这么一说倒让张宏达怔了一怔,“好小子,居然搔到我的痒处了!”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抽出两张相片给他。

“只有两张?小气鬼……”陈金龙本还想多数落张宏达两句,不料熄灯号响起,轮值星的刘班长已没好脸色地走过来,“都要就寝了,你们还在叽叽喳喳个什么劲?”

“没有哇!我们只是在看相片嘛……”张宏达忙掩起相簿。

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第二篇:鬼棋友

小公务员罗佳煌原来在县公安局里做宣传。他脑子来得快,文笔又好,很得领导们的赏识。一位副局长很喜欢他,想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他,罗佳煌听说这女孩子很刁蛮,就婉言谢绝了。于是那位副局长找了个茬口,就把他给调到了横山派出所。

横山派出所坐落在横山镇上,是本县最荒僻的一个所,大家私下里都说,这是县局的流放地。所里一共才四个人,都属于那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儿。罗佳煌一看这情形,心就凉了半截儿。

跟罗佳煌住在一个屋的是刘文强,邻县人,早就想调回老家去,但局里一直不批,他也是牢骚满腹,不爱干活儿,得着个工夫就溜到街边跟人下棋,是个超级棋迷。但凡碰到了刮风下雨,街上没人了,他也下不得棋了,就难受得要死,一个劲儿地跟屋里溜。

罗佳煌来了以后,也是心灰意冷,懒得看书学习了,而且这里也上不了网,更让他百无聊赖。刘文强就拉着他坐到棋盘前,跟他码上了。罗佳煌不会玩儿,刘文强就一步一步地教给他,卧槽、飞象、拱卒。罗佳煌慢慢就喜欢上了下棋,俩人经常奋战到深夜,当然是罗佳煌输,刘文强赢。

罗佳煌老是输,输了就被刘文强挤兑,他那一根筋的毛病就犯了,一门心思研究起象棋来。他先在一旁看别人下棋,看看门道、琢磨路数、找找章法,慢慢地他就悟出了一些,棋艺提高了不少。后来休假,他回到城里,啥都不干,就是从书店买回几本棋谱,生生坐在家里研究了一个假期。假期休完,他觉得眼前豁然开朗,感觉自己把握了下棋的要领。等到他再回到横山镇,就横扫刘文强了。

接连下了几盘,刘文强都没赢,刘文强不觉暗暗纳罕,赌气地说:“你那文棋,不见得能赢过土棋。民间可有许多高手呢。不信你就找他们下下去。”

罗佳煌就按照他的指点,来到镇子的西北角儿,那里有个杂货铺,铺子门外有片空地,常年有几个棋摊子支在那里。

罗佳煌去的时候,有个棋摊子,一个老人正独自坐在那里看着棋盘。他见罗佳煌走过来,就笑呵呵地问道:“怎么,想来一盘?”

罗佳煌就说:“跟您请教一盘吧。”

两个人就坐下来,开始下棋。罗佳煌下了两盘,竟然都输了。没见老人水平多高,怎么会赢了他呢?罗佳煌暗暗纳罕。他留心观察,终于发现了一个奥秘:老人那边的棋盘上,会平空多出一个马来。(睡前故事哄女朋友言情)他明明记得,他已经吃掉了对方的两个马,可棋盘上却还有一个,顿时让他转为劣势。可他根本就没看到老人动手出老千啊。

他长了个心眼儿,静静把吃掉的棋子都放到自己这边。但下着下着,他又发现,棋盘上多出了一个马。他静静看了看自己手下的棋盒,里面有两个马呀。他不兴奋地说:“老伯呀,下棋不能这么下。你这两个马已经被我吃掉了,怎么又来了一个?”说着,他抓起那两个棋子来给老伯看。老伯却笑着问他:“那明明是两个象,你怎么说是马呢?”他转过手来一看,手里捏着两个象。再低头一看,棋盒里只有一个马。真是怪了。老伯一推棋盘说:“你赢了。我回去琢磨琢磨你的棋道,咱们明天再下,怎么样啊?”

罗佳煌点头应了。

老人就收起棋子,夹着棋盘走了。

罗佳煌也起身要走。这时,却忽然下起雨来。他忙着跑进了杂货铺里。杂货铺的老板娘忙着递给他一条干毛巾让他擦脸,然后就嗔怪地说:“多大的瘾啊,非要在雨里下棋,也不怕淋病了啊?”罗佳煌惶惑地问道:“不是才下的雨吗?”老板娘这才告诉他说,已经下了好半天了。

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第三篇:鬼步舞

王林是一个舞蹈兴趣者,天天晚上,都要到附近的广场和一些舞友进行舞蹈交流。

晚上的时候王林刚刚吃掉饭便迫不及待的往外面跑去。

来到广场的那个时候,他们的朋友已经在等着他了,张玮琪看到王林走了过来,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们都等了你半天了。

今天吃了饭晚一些了,我没有外人来吧,咱们进行舞蹈训练。之后两个人便站在广场的中心裂地最近学习的舞蹈,这是一个名叫什么什么的舞蹈?我们简称它叫鬼步舞吧!

两个人在广场中间放着音乐之后训练着舞蹈。直到很晚的时候两个人才结伴回去走到桥上面的时候,由于张玮琪的家在东面而王林的家却在西边。

所以两个人只能分开。本来走大路是非常的平淡,而且到处都有路灯,但是由于此刻已经很晚了王林只能走小道了,那就是走桥头,那里离他的家非常的近。

走在桥头上面的王林心中有一些小害怕究竟周围都是黑黑的,而且自己还是孤独一人。周围,不经意了一声响声都能把王林吓个半死。

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处下坡路。下坡路中需要经过一处坟地那里有一座非常大的股份这也许就是王林为什么不愿意走这条路的原因。

但是由于此时已经很晚了,所以只能尽快的回去,王林壮着胆子冲飞你身边省立旁边绕了过去,但是这时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小伙子帮帮我。

谁谁呀谁在说话?王林被这个声音猛的吓了一跳之后惊恐的问着。

是我小伙子我在你的西边。

我聆听着那个声音传来的放眼看去,这时才发现原来那是一处水利也就是那座孤坟很大孤坟的地方。

王琳这时才看到那个老人站在身旁边,他有些不敢,小心的问道,大爷这么晚了你站在那座坟边干什么。

小伙子你先过来一下帮我把这个洞给填着。

动什么动啊老大爷你说清晰啊!王林有些害怕地在远处吼道后到希望老大也能够大声告诉他。

小伙子,我这里有一根棍拔不出来,你帮我把它给拔出来。那个老大爷对着王林说着。(甜到炸的小故事第一篇)

好好允许你等着我,我来了,我这就过来帮你。(高考疯狂星期四文案)王林看到老大爷好像并不是什么歹人。

老大爷看到王丽走了过来,便对他说的小伙子,帮我把这根木棍拔出来,王林走到他的身边之后便对老大爷指着木棍,使劲的把热,结果很轻松了就拔了出来。

王琳心生迷惑为什么这根棍就差得这么钱老大也还拔不出来。但是当他转身之后却发现自己哪里还有老大爷的身影。

这一个个都吓得再也不敢回头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直到跑到了家里之后才停下来,想到刚才的事情还一阵后怕。

咳咳,关于这篇鬼故事我在这里说一下。

虽然我知道写的不是怎么样,但是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经历,直到碰见了那件事情之后我再也没有出去跳过舞了,一般都是在家里边。

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第四篇:床头灯

“嗯……不错。”沐天轻轻点了点头,这里是他的新家,这里的家具环境都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人来买。

房东笑了笑:“那什么时候付款?”沐天递给他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100万,够了么?”房东使劲点头,“够了够了!”

时间似水,转眼就到了夜晚。

沐天去附近的餐馆吃了点东西就回来了。

他拿着浴巾走进了浴室,“哗哗哗”的流水声顿响起。(给女朋友讲的睡前故事甜甜的长一点)

沐天洗澡一向很快,10分钟就ok了。

一阵阴风刮过,让一向胆大的沐天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抬眼忘了一下窗子,明明是关好的,哪来的风?

他也没多想,看来一会电视就躺倒床上了。

刚关了灯,一个小女孩进入了沐天的视线。(睡前故事暖心治愈系列下载)

因为关了灯,沐天看不清晰那个小女孩的模样,他冲着小女孩叫了生:“喂,你谁家的孩子啊,赶紧回家睡觉去!”

小女孩没有说话,缓缓向沐天走来。越来越近,一步,两步,三步……小女孩离沐天越来越近,沐天终于看清了小女孩的脸!微弯的嘴角流淌着条条血丝,眼球爆突,直溜溜地盯着沐天。

沐天惊慌中不小心按到了床头灯的按钮,灯开了。

沐天再次向小女孩的方向看去,仔细看了一眼之后,他以为是自己太累了,就没有在意。

夜里,凉风习习,风刮在窗户上,引出一道鬼哭的声音……

凌晨4点,小女孩的出现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爸爸,妈妈,不要吵了,不要吵了……” “啊!——”

第二天,新闻报道:s市欧花小区一男眼睛爆突,手腕青筋被挑断……

原来,在2年前,一个父母带着一个小女孩来到了这家公寓,可以有一天,父母吵架而失手用床头灯砸死小女孩,小女孩死后,魂魄一直在床头灯里……

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第五篇:妖树

每个人都有爱美之心,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相貌出众,长是丑不是自己的错误,不应该接受别人的嘲笑……

小冰在一个纸团上画了一个人的脸,确切点说她画的是同桌圆圆的脸,她画的十分相像,她从小就对画画有一种天赋,没有学过,却画什么像什么,只是画的那脸蛋邪邪地对着她笑,让人不寒而栗。小冰画好后把那团纸重新放回原处,那纸团脸正对着小冰身旁的圆圆坏坏地笑着。圆圆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后,厌恶的抛下一句“你别那么无聊好不好丑八怪”就又用心听起了她的课。

“哼!”小冰的两眼冒出了火花,为什么都叫她丑八怪,为什么所有的女同学都排斥她,她恨恨的用笔尖狠狠地划着纸团上的脸,嘴里叨咕着仿佛是咒语一样的话,看着纸团上被扎烂的脸,她的嘴角洋溢出邪邪的微笑。(给女朋友讲故事超甜的)

第二天圆圆没有来上学,***妈说她得了怪病,满脸红肿。

小冰的座位上新来了一位男同学,一个非常帅的男孩,他坐下时,友好地对小冰笑了笑。那笑脸好像具备着某种魔力,令小冰一节课的时间,都在痴痴地看着他。男孩只看了她一眼,就不敢再看她了,这个长得怪异的女孩,令他害怕,更可怕的是她带着一脸怪怪的笑脸,直直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发毛,

他无奈地对自己叹了一声气。他必须忍耐一节课的时间,才能和老师说换桌的事情。

下课后,男孩如愿地换了桌,小冰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画了一张男孩的脸,“现在就只有你能陪我了。”小冰对着那纸团上的脸自言自语,虽然这是在课堂上,但是小冰知道老师是不会注重到她,所有的老师都不会注重角落里的她,没有老师愿意提问这个满嘴胡言的长相怪异女孩。

自言自语的小冰,看着纸团上的小人微微一笑,集中她的所有精神死死盯着他看。坐在前面的男孩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心悸,仿佛自己正沐浴在死神的目光下,他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了一眼小冰,就看见小冰呲着满嘴的黄牙在冲他笑,他打了一个冷颤,赶快回过头去。

恐怖哄人睡觉的故事第六篇:红齿

疑云

冷枫下课后回到寝室,把手中的书本像废弃的卫生纸一样随手甩在了墙角。环视了一下宿舍,冷枫发现整个宿舍中只有李涛一个人,他正在电脑桌前坐得笔直,双眼出神地望着窗外的什么东西。

“就你一个人啊,周成和张伟呢?”冷枫问。

等了一会儿,不见李涛回答,冷枫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走到李涛身后,拍了拍李涛的肩膀问道:“又在看哪个美眉?看得像丢了魂似的!”

李涛却依然呆滞地望着窗外,身上的肌肉绷得很紧,冷枫甚至能感觉得到从他的肩膀上传来的微微颤动。

冷枫有些迷惑地望向了窗外,冷枫他们的宿舍位于学校偏僻的西南角,除了一大片茂密的树林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建筑与之相连,此时的窗外,夜幕笼罩下的树林在晚风的吹动下仿佛一只只张牙舞爪的魔怪,随时欲扑人而噬,透发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李涛,你到底在看什么?”冷枫迷惑地问道。

“他的牙齿是红色的!”李涛缓缓地说道,或许是由于巨大的恐惊,他的声音听起来竟有些发颤。

“你说什么,什么红色的?”

“他的牙齿是红色的……”李涛依旧神情呆滞地机械重复着。

一瞬间,冷枫感觉一股寒意爬上了脊背,他摸了摸李涛的脑门,手上传来的感觉就像是摸上了一块冰!

“李涛你是不是病了?你等等,我去给你买点药!”冷枫转身向寝室外跑去。

当冷枫手中拿着药再次回到宿舍中的时候,发现周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躺在床上看书。而李涛之前所在的地方却只剩下了一张空空如也的木椅子。

“周成,看见李涛了没有?”冷枫望着那张空椅子,有些迷惑地问周成。

周成放下手中的书,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冷枫说:“他不是今天一早接到家里的电话,已经坐火车回老家了吗?”

“不可能,我刚刚明明还……”

“我正想问你呢,刚刚你一回来就不停地对着那张空椅子说话,我叫你也不理,就和中邪了似的,怎么了,见鬼了?”周成没心没肺地调侃着。

冷枫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周成,眼睛几乎瞪到了极限,足足呆了半分多钟,一条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才将冷枫游离的意识拉回了身体。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眉毛瞬间拧成了一团。

手机屏幕上只有一句很简朴的话,却看得冷枫毛骨悚然:他的牙齿是红色的!

冷枫看了一下发件人,竟是自己的室友张伟。毕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张伟也会和李涛一样说着这些不明所以的话,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冷枫毫不犹豫地回拨了张伟的电话,却被告知对方已关机。冷枫不死心,又按下了李涛的号码,却同样得到已关机的提示,一股不祥的预感慢慢涌上了冷枫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