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惊悚恐怖鬼故事6篇

2022-09-15
文章导读:惊悚恐怖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惊悚,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害怕又爱看,希望本文惊悚恐怖鬼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惊悚恐怖鬼...

文章导读:惊悚恐怖鬼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吓人惊悚,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害怕又爱看,希望本文惊悚恐怖鬼故事,大家能够喜欢!

惊悚恐怖鬼故事第一篇:K大鬼话之签合同

200X年三月,又一届K大的学生即将毕业了。

K大校内各种横幅让人眼花缭乱,各色的彩球把校园点缀得如同过节一般。大小公司一齐涌入K大,其势颇为壮观。

不到一星期,和公司签和约的同学就达到了毕业生的70%。签到合同的同学都很开心,当然,还有30%的人不太兴奋,因为他们没有签到合同。小川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天晚上,小川漫步在K大的林荫下。他的心情十分烦躁,一边走着一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

“兄弟,碰到了什么烦心的事?”一个声音从旁边一棵树后传来,差点把小川吓得跳了起来。

小川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男人,这才放下心来。这个人穿一件黑色风衣,领竖了起来,遮住了大半个脸。但可以看出,他的脸非常白,像一种死亡的白。

“唉,还不是签合同的事。”小川叹了一口气,停了下来,用鞋在地上摩擦着。

“兄弟,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上你的忙。”穿风衣的男人幽幽地说着。

小川于是一五一十地把这几天来签合同的事情告诉了这个风衣男子。其实,小川看中了一家公司。那家公司效益不错,薪酬也挺高的。小川想进入这家公司,但公司招聘的负责人却看不上小川。另外一个负责人倒是有意招纳小川,但可惜他做不了主。

“这件事情好办。”穿风衣的男子听完后,平静地说道。

“大哥,你一定要帮我。”小川说话都有点激动了,他情不自禁地握住了风衣男子的手。风衣男子的手冰凉,但小川却根本没注重到这一点。

“帮是可以帮,但你得按照我说的来做。”风衣男子说。

“可以,大哥,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小川握着风衣男子的手激动地抖了起来。

“好!”风衣男子道,他拉过小川,神秘地道:“不过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说完,把嘴附到小川耳边,小声地吩咐了一些话。

小川听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无力地说了一句:“这能行吗?”

风衣男子肯定地道:“行!只要你这样做了,我保准你能签到那个合同。”

小川低下头,思索了起来。(给熄妇的睡前故事甜的)

惊悚恐怖鬼故事第二篇:血色青花瓷

小张在古玩摊上,以低廉的价格淘到一件青花瓷盘,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小张高兴的一夜无眠,似乎着了魔一般一遍遍的看着青花瓷盘,

说来也奇怪,对瓷器颇有见地的小张,也感到一丝迷茫,这个青花瓷的确是古代的东西,但是画中的图案却有些怪异,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舒适的坐在竹椅上,桌子上摆着三支白色的蜡烛,似乎刚刚熄灭,还有一丝余烟,红色的盖头遮住了容颜,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假如能掀开看一下该多好呀。

正当小张浮想联翩的时候 ,自己身上的一块玉佩,忽然间碎成了两半,这到底是怎没回事,看着破碎的玉佩,一丝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这块玉佩自己带了十多年了,今天无缘无端的碎掉了。

‘叮咚……’门铃的忽然想起,把小张吓了一跳‘老胡,这麽晚了,你是不是又喝多了,走错门了’‘我是酒神千杯不醉,喝点酒,出来醒醒酒’

‘别装了,假如没猜错,肯定喝多了,被嫂子赶出来了’‘还是你了解我,你说谁没点应酬,喝点酒被河东狮轰出来了,只好到你这里借宿一晚’

‘哥们,你这件青花瓷盘,可是好东西’同样热爱收藏的老胡,一眼看中了桌子上的青花瓷盘,爱不释手。(讲女朋友听的睡前故事)

英雄所见略同,小张自得的笑着,走进厨房想拿点水果招待客人,可适当小张出来的时候,老胡却不见了,青花瓷盘,掉到了地上,‘这家伙,竟敢把我的宝贝扔到地上,幸好没碎,要不然我没的把你活吞了,’小张不满的嘟囔着,老胡干什么去了,连外套都没拿,真奇怪,这小子,难道发酒疯了。

忙了一天,小张也累了,将青花瓷盘放到了自己的床头柜上,夜静静静的,诡异的气息徐徐地弥散开了,谁也没注重到的是,青花瓷盘中白色的蜡烛竟然出现了一丝火光,青色的火焰,犹如地狱的鬼火,徐徐的吞噬着生命的气息。

第二天一早,小张觉得头昏脑涨,身上毫无一丝力气,脸色也苍老了许多,难道自己病了,手机的铃声打断了小张的思绪,是老胡打来的电话神秘兮兮的,说有事让小张出来一下。

拖着虚弱的身体,好不轻易来到了咖啡厅‘老胡,你发神魔神经,昨天连招呼也不大,人间蒸发了一样’老胡警觉的看了看周围,满脸恐惊的说道‘小张,你的青花瓷盘不干净,赶快丢了它,昨天晚上,我看都青花瓷盘里的女人,忽然间把红盖头掀开了,竟然,竟然是一个恐怖的女鬼,她阴阴的对着我笑’

夜幕再次降临,无故破碎的玉佩,还有老胡的诡异经历,难道这青花瓷盘真的有鬼吗,忽然间,小张惊异的发现青花瓷盘中的景象竟然发生了变化,原本是熄灭的蜡烛,竟然又点燃了,青绿色的火焰,蜡烛徐徐地烧完了,小张感到有些恍惚,当他醒来的时候,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黑暗的屋子了,青绿色的烛光摇曳着,一个身穿嫁衣的女人,舒适的坐在竹椅上,红色的盖头下的容颜让人无尽遐想。‘你不是想掀开我的红盖头吗,’飘忽诡异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顿时间屋里阴风阵阵,红盖头被缓缓的摘了下来,天哪,竟然是一张流血的面孔,‘还记得我吗,你抢了我祖传的佛像,将我抛入冰冷的河水,你的贪念已将你身上的三把阳活熄灭了,善恶有报,岂能逃脱,纳命来吧’

一阵哀嚎声,打破了夜空的沉静,小张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青花瓷盘上多了一个人形玩偶。天天在另一个世界中,重复着死亡之前的恐惊。

作者寄语:文明评论是一种道德的体现,你可以不喜欢我的鬼故事,但是最起码要尊重我的劳动。

惊悚恐怖鬼故事第三篇:鬼债难偿

“痛苦是黑暗的根源,黑暗是无尽的深渊,我今日坠入深渊,他日必让你遭受痛苦的摧残!”一口舌尖血喷出,那人犹如断线风筝般在楼顶坠落,一声闷响,脑浆崩裂,尸体周围停着的几辆轿车警报声骤然响起,给这个宁静的黑夜平添了几许凄厉…

警察很快就到了,但经过数日调查走访,居然没有人知道这个午夜跳楼的男人毕竟是谁,他的身上没有任何能证实他身份的线索,整个城市近期也没有任何失踪人口符合此人的体貌特征…

市郊的某个豪华别墅里灯火通明,别墅楼顶的游泳池里几个身材火辣的比基尼美女正在搔首弄姿的戏水,泳池旁边的人造沙滩上随意的摆放一张躺椅,一个赤裸上身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正慵懒的躺在那里

“张少,快下来呀…”

“张少,她们欺负我…”

“张少,快来帮帮我呀…”

一声声莺莺燕燕的娇呼让张少的雄性荷尔蒙忽然爆发,一纵身便跃进了泳池,潜到池底,女孩们知道张少又想在水下捣鬼了,一个个尖叫浪笑着躲避张少一次次的袭击…

那张少水性极好,憋一口气潜入水底五七分钟都不用换气,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就是那梁山好汉浪里白条

别墅一楼的客厅里,一个头发花白五十多岁的男人靠在沙发上,川字眉头紧皱,不怒自威“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整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鬼混,公司的事一点都帮不上我,我这辈子辛劳挣下的家业早晚得被他败了!”

“小豪才二十七岁,正是贪玩的时候,过两年长大了就好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妇女端了杯浓茶放在男人面前“你当年和他这么大的时候,还不是整天在外面鬼混?”

“哼!我那时候在外面都是跟官员的子女一块玩,为的是拉关系包工程,你再看这个败家子,整天声色犬马,和一些不三不四的混混在一起,哪有一点正形!”

“行了,你可别说了,小豪不是还小呢吗,等成了家就知道过日子了”中年妇女娇嗔了一句

忽然,楼顶上传来歇斯底里的尖叫声,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张总!出事了!少爷他…”

靠在沙发的中年男人面色难看的转过头去“这败家子又惹什么事了?”

“少爷他…他…他在游泳池淹死了…”

“什么!”听到这个晴天霹雳般的噩耗,中年妇女脸色一白便晕倒在地,张总一边慌忙的叫人拨打120,一边起身飞奔上楼顶天台…

楼顶的比基尼女孩们一个个花容失色,惊魂未定的讲述着事情的经过,原来张豪在下水前吸食过大量毒品,在和女孩们戏水的过程中潜入水底去扒女孩们的泳裤,忽然仿佛被什么东西套住身体,开始拼命在水底挣扎,女孩们以为张豪是故意在戏耍她们,因为这是张豪平时惯用的伎俩,所以只是躲在远处观看张豪的表演,没想到几分钟后张豪忽然浮出水面,女孩们走过去看,发现张豪早已断气…

“是谁给他的毒品!”张总像一头怒极的雄狮般拼命嘶吼,没有人回答他,那几个女孩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不幸的消息接踵而至,张总的夫人在120急救车送去医院的途中便停止了呼吸,原来在收到爱子溺亡的消息后,张总的夫人急火攻心,血压急速上升,导致脑干血管破裂,医生抢救无效最终死亡…

商场打拼多年,经历过无数次失败打击的张总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一夜之间失去了发妻爱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都离开了人世

张总颓废了…彻底颓废了…

花白的头发变成了苍白,之后开始大把大把的脱落…

直到一个月以后,别墅的窗帘遮挡住外面的光芒,张总蜷缩在沙发上,他的头发早已掉光,身体也瘦的皮包骨头,双眼黯淡的看着茶几上的相框,那是他家里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拍照片的那天是自己五十岁生日,但自己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只有习惯性的威严…

妻子笑的很灿烂,虽说年近五十,却依然很美…

儿子高大帅气,脸上洋溢着幸福,自己从来没见过儿子的那种表情…

惊悚恐怖鬼故事第四篇:揭开鬼影之谜

世上毕竟有没有“鬼”?乍看之下,这个问题未免提得有点荒唐,“鬼”是肯定不存在的。然而,有的人却能有根有据地说出目击“鬼”的情景,对此又该做出什么样的科学解释呢?

卡特琳家的幽灵

话说1973年10月的一个晚上,颇有才气的美国女摄影家卡特琳在屋里突然闻声“口平”的一声有谁用力关上了大门,她想这该是妹妹参加完晚会归来了。当她迎出去走到外面时,看见一个隐隐约约的物体。“这是一个穿着肥大长袍的佝偻身形。”卡特琳事后回忆,“我开始怀疑这是小偷,但身形上看上去显得老迈病态。我急忙开灯,只见身形正潜向浴室。我大声叫喊妈妈,问她是谁进屋来了。妈妈在她卧房里也大声回答说没见有人。我感觉进屋的这个身形好像会吸收光,而不会反射光,因为没有影子。但当时我并没有联想到鬼,因为从没有见过嘛!”

第二天夜里,卡特琳的妈妈在睡梦中被来自前厅的咝咝声惊醒,隐约看见一个透明的身形在书柜那里一晃,穿过了通道进了浴室。她虽然感到阵阵恐惊,仍尖叫着“卡特琳”,并尾随身形追了上去,但结果却什么也没有见到。

卡特琳家的挚友、纽约市立专科大学的心理学家米舍琳·马赫尔听到这些怪事后,立即带上助手和红外线胶卷赶到卡特琳家,以极大的爱好对整幢住宅的里里外外查了个遍。(甜甜睡前故事哄女朋友)

金球探“鬼”热

其实,米舍琳并非孤立的研究者,今天仅仅在美国利用各种手段和方法试图揭开“鬼”影之秘的已不乏其人。因为近年来的调查表明,证明见到“鬼”的美国人的比例相称高,从13-42%不等。而在寡妇与鳏夫中,声称与已故配偶重逢者占总数的三分之二。

实际上,不仅美国如此,其他各国的“鬼”闻也源远流长,涉及面甚广。比如据不久前统计,苏联有11%的人信“鬼”;罗马人相信死者的灵魂会返归并追逐生者;德国15世纪的一幅木刻表现出一个淹死者吓坏其妻的情景;英国早在1665年就成立了第一个专门探“鬼”俱乐部,当时有名的物理学家罗伯特·博伊利先生曾是该俱乐部的核心成员之一。1882年,英国成立了“心理研究协会”,专门对见“鬼”者寻根刨底,至本世纪30年代这类协会又转而研究与“鬼”事相关的心灵感应术。

综观研究“鬼”的队伍大致可分为两派,一派或多或少带有迷信色彩,请扶乩卜相者参与研究工作,而另一派则果断主张采用先进的科学仪器破谜。(浪漫女朋友睡前小故事)可惜米舍琳在独立勘查无望的情况下,也请了扶乩者,结果是糊涂了之——这恐怕也只能是前一派的必然研究结果。相比之下,后一派倒颇有些耐人寻味的根据。这里,让我们来个管中窥豹,看看卡勒尔顿市专科大学教授威廉·罗尔的探索。

罗尔初探赫尔曼家

1958年3月的一天,住在纽约州西福尔德的赫尔曼家听到一阵类似于爆炸的响声。(长篇甜蜜故事)家里人查看屋子,发现分别灌有圣水、肥皂水、浆糊和药水的几只瓶子中,原先盖紧的塞子不翼而飞,瓶内的液体溢了出来。家里人同时又联想到其它类似的怪事,仿佛有一个神秘的身形还启动过陶瓷洋娃娃和船模。这下惊动了当地的侦察,当这位侦察与罗尔研究小组的成员相熟。罗尔是个不信鬼的人,他闻讯后亲自着手研究此事的正常成因。他假设赫尔曼家的某个成员偷偷地往瓶中液体内掺入了某种能释放出大量气体的化学品,结果气体膨胀顶飞了瓶塞。

经过细致的调查,罗尔发现赫尔曼家发生怪事时,家中一个叫吉米的12岁男孩大多在场。罗尔当即邀请一些精神病专家对吉米进行专项精神测试,确诊这个孩子患了一种叫精神致动的病症,他会将普通的墨迹看作是火箭爆炸、火山喷发或其他“非常事件”。病因是由于男孩精神处于高度紧张、压抑和敌对状态,他情不自禁地将过度的心理压力宣泄到扰乱和损坏各种物品上,乃至干出一些类似恶作剧的事。

这样,罗尔教授排除了赫尔曼家的“鬼祟”。

惊悚恐怖鬼故事第五篇:危险校花

1 奇怪的提醒

这几天学校发生了奇怪的事,有些同学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警察查了很久都没查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学校里冒出了许多奇怪的传闻。由于这些没有科学依据的传闻,学生们都不敢独自上学放学。

今天该徐海打扫楼道,所以天刚蒙蒙亮他就来的了学校。一路上他心惊胆颤地,生害怕有什么东西窜出来将他捉走。还好他平安地来到学校门口,但此时的学校在浓浓的雾下显得像一座鬼堡。

忽然徐海感觉自己身后有人,当他僵硬地转过身才发现原来是学校以前小卖部的王奶奶。

“我说小伙子,这么早你就来学校,不怕路上出事吗?最近这附近可不太平啊。”王奶奶拖着沉重的语气说道。

“我也不想啊,可这也没办法,我今天负责打扫楼道。”徐海挤出一点笑脸,“学校规定,必须要在上课前打扫干净。”

王奶奶提心吊胆地朝四面看了看,然后小声地对徐海说:“小伙子我提醒你,假如你前面有雾一定要绕道而行,千万不要走进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还没等徐海问为什么,王奶奶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看着王奶奶消失的背影,徐海不禁打了个冷颤,然后便走进了学校。

2 人到哪去了

学校里空无一人,甚至连徐海走路都有回声。当他到教室时,却发现有人比他更早的到了。那人是个女生,叫刘琴。由于她的美貌和成绩,所以成为了班上乃至全校的骄傲,很多男生都想和她交朋友,除了徐海,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

“太好了,终于有人来了。”刘琴见徐海,脸上便出现轻松地笑脸。

“呃……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面对这样美的女生,徐海有点脸红。

“今天我负责打扫楼道啊。”刘琴说。

“你打扫?不是说我打扫吗?”

“唉!看来班长又安排错了。”

徐海没多说什么,而是走到墙角拿了把扫把。(小猪猪睡前故事哄女友)面对这种情况,当然不能让人家女孩子去扫地。而让他惊讶的是,刘琴居然会说:“不如我们一起去扫吧。”

许久,徐海才反应过来,吞吞吐吐地说:“那……好吧。”

徐海是个十足的宅男,平时很少和女生在一起,他很难想象自己能与校花一起扫地。

“关于学校学生失踪的事你怎看?”刘琴边扫边说。

“这个嘛…… ·我想可能是某个绑架团伙。”

“假如真是这样,你愿意保护我吗?”刘琴胆怯地说。

徐海一阵脸红,但还是点头允许了,他好奇为什么她会这么说,难道这是女生害怕时的表现?

当徐海抬起头时,看见学校门口冒出了浓雾。而此时一个学生正走进了那团雾里。徐海目不转睛地看着校门口,过来许久也不见那位学生出来,最后等到雾慢慢散去却不见一人。奇怪了人去那里去了?徐海的脊梁骨一凉,他想起了王奶奶的话,难道是真的?

徐海马上三下五除二地扫完,就叫上刘琴回到了教室。

3 午夜食堂

事还是发生了,警察在经过一天的搜查后,确定高二的学生郑庆元失踪了。

徐海心里极其恐惊,他想一定像王奶奶所说的,雾里一定有什么名堂。

“徐海,今天放学后先别走。”刘琴走到徐海面前小声地说,“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什么东西?”

刘琴没有回答他便急忙离去。

“搞什么,校花也爱玩悬疑?”徐海自语道。

放学后刘琴带着徐海来到一楼的储存室,见刘琴一脸惶恐不安,徐海说:“怎么了,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他靠近了点,发现刘琴的瞳孔变成了蓝色。

谁知刘琴突然将徐海抱住,颤动着说:“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让你看看。我真的很好害怕。(睡前小故事哄女朋友的甜甜的)”

“不……不怕,有我在呢。”徐海像木头一样站在哪,“你让我看什么?”

惊悚恐怖鬼故事第六篇:娃娃,你为啥哭呀?

爱尔丽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家景一般,无算太富裕,也说不上贫穷,她整天孤孤单单的,老爸老妈关系一直不太好,但是天天都下地干活,她整天自己在家里,一点意思都没有,她就在网上听恐怖歌曲:妹妹背着洋娃娃,他十分爱这首歌。

妹妹背着洋娃娃

走到花园来看花

......

那天晚上,它的妈妈先回到了家,她妈妈抱着她在床上坐着,不一会,她的爸爸醉醺醺的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斧头。

“爸爸!你要干什么?”

爱尔丽琪很害怕,往她妈妈怀里钻。

她妈妈紧紧地抱住了爱尔丽琪,一双看东西已经朦胧胧的眼睛望着她爸爸,她爸爸的眼里只有仇恨。

“你为什么不给我生个男娃?”

“我,我......”

她爸爸举起了斧头,冲着她妈妈砍过去,她妈妈的眼睛里滴下了泪水。

爱尔丽琪忽然觉得,自己似乎那个妹妹背着洋娃娃里的洋娃娃,自己的爸爸最后会杀了他,把它做成娃娃。

这时候,一个长得十分像她的“人”出现了、时间仿佛都定格了。

“你是我亲妹妹,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残忍的把我弄了堕胎,我要你们血债,血还!”

十八年前,爱尔丽琪的爸爸和妈妈去医院检查,一检查一看,是个女孩子,就堕了胎,当怀爱尔丽琪的时候,她怀的是龙凤胎,但是当生的时候,“龙”不小心死了,“凤”却活着。

“我嫉妒你,我要毁灭这一切!”

时间的暂停只持续了几秒钟,又继承了,爱尔丽琪的爸爸拿着斧子砍了她的妈妈很多下,她妈妈的头滚到了床底下,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墙壁,染红了,三个人之前幸福的照片,全部溅上了血,她妈妈的眼睛还望着爱尔丽琪,好像有着对爱尔丽琪不舍。

“爸爸!醒醒吧!妈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啊!你说过,你到一百岁都不会死啊!你骗我,爸爸,你醒醒吧!爸爸......”

爱尔丽琪哭了。

他的爸爸好像醒悟了似的,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跪了下来。

“不!我亲手杀了他!”

第二天,他的爸爸叫她。

“我们把妈妈给埋了吧,以后爸爸会好好对你的。”

爱尔丽琪相信了他爸爸的话,和他一起埋了妈妈,他的爸爸却忽然举起了斧子,把他的皮剥下,做成了洋娃娃,卖给了一个有两位千金的家里。

一天,二千金背着洋娃娃,来到花园里,爱尔丽琪不停地流泪叫着妈妈,姐姐问了.

“娃娃娃娃,你为啥哭呀?是不是想妈妈了?娃娃娃娃,不要再哭了,你有啥事,你跟我诉诉苦吧!”

从前我也有一个家,家里还有亲爱的爸爸和妈妈,他们很爱我,但因为我的姐姐,他杀了我现在的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