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6篇

2022-09-15
本文内容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惊悚,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能给网友...

本文内容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虽然恐怖惊悚,不过总是打消不了我们这些“胆小鬼”的好奇心,又菜又爱看,希望本文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第一篇:我瞎了眼才爱上了你

穆可可是A大学的一年级学生,林志是A大学二年级学生,可可喜欢志,志却不喜欢可可。(哄女孩用的超甜的晚安小故事)

某一天,可可来到志的面前,“我喜欢你,请你接受我,好吗?”志却冷冷地回答:“是的,我不喜欢你。”“哦,知道了,但我不会放弃,你给我一年时间,我保证让你看到我光荣的一面。”说完,可可大步大步地离开,志却冷笑了一下。

两个月后,可可的成绩大有提升,学校都有她的光荣事迹,刚赶走一只“蜜蜂,”又来了一只“蝴蝶”,可可虽然心里很满意,但同时也很担心志会不会接受自己,正当自己暗暗兴奋时,一个不该出现的场面还是出现了:志和一个女生,亲亲我我,搂搂抱抱,志还对那个女生有说有笑,女生还当面给志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可可什么都不顾就冲上去,“你这个狐狸精,真不要脸。”那个女生捂住脸,志急忙把她扶起来,“你干嘛?这是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我跪了下来,志搂住那个女生的腰,向前头也不回就走了。

从此以后,可可的学习大大下降,作业拖堂,上课不用心,开小差等,再也没有男生来找她了,志也每天和那女生在一起,终于有一天,可可觉得这世上没有意思,就服毒自杀,并写下了这么一封血字:我瞎了眼才爱上了你。

这个事情很快传遍了学习,传遍了城市,有的人说这是骗人的,有的人说这女生的怨气这么强,肯定有人遭殃,很多流言非语,连志和那女生都有些动摇,但他们相信科学,不相信这个。

大学四年一晃就过去了,那个女生的身世再后来才知道,她叫范儿,是范氏家族的继续人,也是世界前十位排名第五的FAN集团的董事,其实范儿一开始并不爱志,只是志迷上她以后,把她灌醉,和她有了一夜之后,才慢慢接受他。哎,可是,爱情总会变得平淡!

志和范儿结婚以后,志就每天用范儿的钱去找女人,这次,他又骗范儿说他今天要加班,其实是去见一个自己特殊喜欢的女孩,他来到她所在的学校,而这个女孩就是珂珂,珂珂身材火辣,十分苗条,让人有一种暧昧的感觉,志开着车来到他面前,鞠了一弓,说道:“亲爱的公主,请上车。”说完,便打开车门,珂珂笑了笑,走进了车里。

她们玩到天黑,住进了旅馆。珂珂假装把胸前衣服往下拉,还边喊着:“好热,热,热——。”志抓住她的手,便说:“亲爱的,我来了。”说完,压在了珂珂的身上,珂珂扭了起来,志抚摩着她胸前那块柔软处,舌头在珂珂嘴里私掠着。半夜,志醒来,发现身边躺的不是珂珂,而是可可,她用舌头舔了舔他的脸,笑道:“亲爱的,能做你的女人,真的好幸福,可可我爱了你这么久,你终于爱上我了,我在地狱好孤独,你来陪我,陪我。”志一下子滚下床,吓得心惊胆战。(甜到炸的暖心爱情故事)“可可,你,你,对不起,你别杀了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可可的身体,慢慢的变化着,身体的白色变为惨败,脸慢慢腐烂,蛆虫在她的眼里钻着,头发也散了,她走到志的面前,吻了吻他,在耳边说道:“我不可能——放过你。”

某某市凌晨4点4分4秒亿万富翁林志在半夜服毒自杀,范儿伤心极了,也一命呜呼了,在地狱,志和可可正在床上缠绵着,幸福着,一旁的范儿挂在那,一动不动,志和可可玩够了,就来喝范儿的血,吃范儿的肉,血腥极了………

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第二篇:天方夜谭

1,徐颖跳楼的事情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校园里关于徐颖的版本无非分为以下几种:第一,徐颖是自杀,因为其男友韦亮移情别恋;第二,徐颖是被韦亮推下楼的,为了挣脱旧麻烦,铲除新恋情的阻碍;第三,徐颖是被韦亮的新女友程苏推下楼的,因为徐颖威胁她远离韦亮。

但是三种可能性都被警方——否决,第一,据徐颖的室友们说徐颖刚刚买了回家的火车票,打算趁周末回家看望生病的爷爷,不可能自杀;第二,案发时韦亮有确切的不在场证实;第三,韦亮的新欢程苏患有很严峻的恐高症,不可能登上顶楼。所以,徐颖的死至今已有一个月,仍未破案。

类似的谜案在S大一年内发生了两起,在徐颖之前还有一名女生摔断了双腿,一名男生至今下落不明。这些事情看似没有任何联系,但是却让我们的S大成了个多事的不祥之地,而今,徐颖的死一下子把我们S大又推到了风口浪尖。晚上九点以后,校园空旷得像座空城,人人自危。

我多么希望死的人是方媛,假如她也能从楼上跳下来,那么我就能从痛苦中解脱了。只可惜,假如方媛死了,我将会是第一嫌疑。

大学女生之间假如有什么恩怨情仇的话,原因八成就是一个男生。

2,我在S大的论坛上看到了置顶的徐颖案件的评论,徐颖死前置顶的还是上一件谜案——体育系男生莫名失踪事件,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徐颖顶替了焦点的位置。

留言的多是些裸奔的家伙,所以也就有胆量出言不逊。有人咒骂徐颖死得好,有人感叹徐颖死得惨,有人信誓旦旦地说知道凶手是谁,有人开着无聊的玩笑说凶手就是自己,有人以此为线索,描述出一个变态的S大杀人狂的故事。只有一个人,他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杀死徐颖的是黑衣人。在这个人之后,大家又开始新的调侃,有的说杀死徐颖的是红衣蜘蛛人,是白衣女鬼,是内裤外穿的超人诸如此类。

黑衣人?我脑子里似乎有什么画面被这三个字点亮了一样,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什么,一直到十几分钟后我才终于恍然大悟——徐颖出事的那天晚上,我在学校图书馆透过窗子看见了一个飘逸的黑影,从夜色中徐徐淡出,斜穿过操场。难道那就是所谓的黑衣人凶手?看来八成是有人目睹了那个黑影杀害徐颖的过程。

把这些线索告诉警察?他们信我才怪呢。我不能轻举妄动,万一显露了身份,可能会成为那个目击者的替死鬼,我可不想成为下一个谜案。

我也想把自己的担忧告诉男友费楠,可是他这阵子又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知道他又在陪方媛。那个女人又用苦肉计威胁费楠了。先是感冒,然后是胸口痛,接着是发烧要去急诊,最后实在没有理由的时候居然说自己见鬼了,她只要说一句“费楠,你再不来我就要死了!”费楠就会乖乖跑去为她排忧解难,还说什么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之类,真是让我恨得牙痒痒。方媛,你怎么不真的死了呢?还有费楠,这个曾经名声不好的花花公子是不是真的不值得我付出真心?

室友关婷婷最明白我的心思,她说每次别人一提到方媛,我的表情就恶毒得像个女鬼,就差做个布偶诅咒她了。我苦笑,关婷婷啊,你怎么知道我没做过布偶呢?

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第三篇:疯世界之孤岛时代

头上一架飞机飞过,硕大的国航标志在我眼前划过。国航还没有坠过机呢,我想,这真是信心保障。其实也不一定,坠机是一定有的事情,未来已经安排好,只是还没有发生,所以每一批坐国航飞机的人只是在无限期地逼近这个时刻而已。

很早以前,看韩寒写的这段话,当时类比想到的是:人类已经在地球上演化繁衍了好几百万年,至今还没有遭受过灭顶之灾,其实也不一定,毁灭性的大灾害早已安排好,只是一切还没有发生……

——引子

阿嬷说,我们现在所处的时间应该是公元2160年,距离地球毁灭已经过去了整整62年。

我对时间并没有太多概念,我只知道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有段时间你会觉得很温暖,然后天气炙热难当,后来风又变得凉爽,最后天上会下雪,小岛上冰冻三尺。(甜甜的短篇现言)

这样的感觉周而复始,反复循环。

阿嬷把这样的一个循环叫做"年"。

其实,阿嬷算的数字也不一定正确。这种纪年法是外太婆教给阿嬷的。灾害之前,外太婆是这个城镇的一名教师,阿嬷说外太婆很有学问,也很幸运,因为她是当时为数不多的能在那次灾害中存活下来的人中的一个。

而现在,阿嬷已经是这座岛上为数不多地经历过那次灾害的人了,虽然那个时候阿嬷还在外太婆的肚子里尚未出生。我之所以说,阿嬷算得这个纪年数字不一定正确,主要是因为阿嬷已经年过花甲,很多事情她都已经开始犯糊涂了。

以前还小的时候,我很喜欢听阿嬷讲知识,她跟我讲我们居住的这个星球六十多年前是什么样子,有什么地貌,居住着多长人口,她讲人类的演化过程,讲大自然是如何的"优胜略汰"……

阿嬷告诉我,懂得这些是为了弄明白:我们从哪里来,将要到哪里去。

我喜欢听阿嬷讲这些。每个日夜潮汐,我望着无边无涯的大海,我总在天马行空地想像,大海的另一端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当然也有可能是阿嬷说的那样——大海的另一端绕了一圈还是会回到这座岛屿。

62年前的那场灾害,太阳活动的异常导致地球内部的能量平衡系统崩溃,地震,海啸,火山爆发,龙卷风,灾害频频而至,地球的七大洲在短短三天里彻底沦陷崩塌。我们居住的这座岛屿在当时还不是岛,它只是一小片高原,假如要问它为什么能在灾害中被保留下来,唯一能讲通的解释应该就只能是"上帝眷顾"了。但即使上帝眷顾,听阿嬷讲,现在的岛屿也只保留了以前高原的五分之一。假如现在你下到海里去,还能海里随处可见当时没落的建筑房屋和堆积如山的森森白骨。

但这并不影响知识给我插上想象的翅膀,尽管"知识'这个东西在巴胡朗他们一干人眼里并没有什么卵用。

巴胡朗算是这座岛屿上的最高统治者,因他天生虎背熊腰,力大如牛,能徒手打死一头野狼,而且为人处事心狠手辣,暴力残虐,所以岛屿上的人都怕他。在巴胡朗这里没有规则和制度可言,他就是'规则",他就是"制度"。

我曾经亲眼见过巴胡朗处置一个侵犯了他规则的男人,那个男人强。奸了一个女人,在这样的一个乱世孤岛中,强。奸一个女人并不能算的上多大的事,但不幸的是,他强。奸的是巴胡朗的人。

巴图朗把这个男人横吊在半空,为了让他领略极至的痛苦,他不惜把岛屿上仅剩的半桶汽油全部用在了这个男人身上,我看见,这个男人被汽油浇的每一根汗毛都湿透。

当汽油打着火的那一刻,我看见火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蹿遍了他的全身,一瞬间里,他的身体被包裹在熊熊的火焰中,他的两个眼珠也同时"蹭"地喷射出两撮儿火苗来……

这个男人在极度的痛苦中被活活烧死,巴图朗让人把火焰灭掉之时,这个男人刚好被烘烤到外焦里嫩,酥脆可口。

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第四篇:午夜灵音

几年前,有一个名叫张晓的人在XX公司做上了高级白领,但因为一次奇怪的事情,让她的生命就此凋谢。

一天,张晓下班回到家,匆匆地吃了晚饭,便开始忙于工作。一小时......两小时......终于,她赶在十二点前做完了所有工作,为的就是观看她最喜欢的节目“午夜灵音”,是一个关于聊斋的节目。她打开电视,可是,这时忽然停电了,黑压压的一片令她十分害怕,于是她赶紧卧倒在沙发上,不敢露面。她害怕极了现在的情景。忽然,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图片---一个浑身是血的尸体,眼睛里流着血,空洞洞的!从电视里爬了出来,拿着一把血红的刀,嘴角还流着血,正向她一步步走近。“啊!”她大叫了一声。顿时,灯亮了,电视又回到了那个频道,一片宁静。她浑身冒冷汗,吃惊地望着电视,不一会儿,正好开始播节目了。她捂紧了被子......一个小时的节目播完了。最后来了一句话:“七天之后我来找你!”一句天籁般的声音出现在她耳边,她顺着那个声音望过去,竟然是收音机里发出的声音!她忘记把她关掉了!她害怕到了极点,忽然,她被吓晕了!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张晓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看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尸体,拿着一把血红的刀,唯一改变的是它的身体上爬满了蛆虫,张着血盆大口,预备腐蚀她的肌肤!“不要!不要过来!”张晓反抗着说道,可是她越反抗,这个尸体越要向她靠近,又用死寂般的声音说道:“七天之后我来找你!”“啊!”她又大声吼了出来,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并带着哭腔说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又没做坏事,呜呜~~”而这具腐烂的尸体正散发着臭味。“啊!”梦到这,她被惊醒了,结果,眼前则出现了那血淋淋的尸体,正站在她床边,两只空洞洞的眼睛看着她。她实在不敢正眼直视,已经被吓得泣不成声了!这具尸体向后退了几步,发出阴笑说道:“哈哈!下周五是你上天堂的日子了!因为你喜欢看“午夜灵音”,所以我要你的命,而且所有喜欢看这个节目的人都得死!哈哈......”她顿时昏了过去,一觉醒来,已是大中午了,她慌慌张张地把此事告诉了她的好朋友小艾,小艾一开始并不相信,因为她觉得这世上根本没有鬼,但是又拗不过张晓,只好允许她在小艾家借住一晚。第三天,张晓回到家,已经忘却了之前所发生的事,

现在已安然无恙。一直到了第六天,一样没事。

到了第七天,她忽然想起今天她可能会碰到不祥之事,赶快叫来小艾陪她一起看节目,生怕自己会出事。晚上十二点,她们正看着节目,张晓十分害怕,于是和小艾边聊边看。一个小时快过去了,节目接近尾声,她长叹了一口气,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正预备去关电视,可是那个声音又若隐若现:“七天之后我来找你!”不知何时收音机又打开了,她吓了一跳,又哭了起来,她几近崩溃。

忽然,门铃响了。

小艾去开门,张晓则在旁边躲着。打开门,小艾接过了鲜花,这是张晓的男朋友拖人帮她送的。而这个送花的人不是人,是鬼!小艾并没有注重到,这个鬼的眼睛里流着血,空洞洞的,并且,它没有脚,一直处于漂浮状态!张晓看见了!等小艾回头看时,张晓靠在墙边,已经断了气,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在那一瞬间被挖掉了,

空洞洞的,脸色十分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就这样,她被活活吓死了,小艾被吓得目瞪口呆,结果,她也像张晓那样,被活活吓死了!原因是她也看了那个节目!邻居们都难以置信,后来,好多人都死了,原因是只要看过这个节目的人都会被活活吓死!

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第五篇:妈妈请爱我一次

我坐在沙发上,摸摸狂跳的心。这个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了,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而弟弟小杰,则回了他的四川老家。

说是弟弟,其实和我没有一点血缘关系。那个时候,妈妈和大娘都没有生儿子。可是奶奶一直都盼孙子,担心项家绝后担心大伯爸爸老无所依。不管大爷和爸爸怎么反对,不管妈妈和大娘怎么吵闹,不管堂姐婷婷怎么哭,都改变不了奶奶要孙子的决心。我们两家父母都在事业单位,生二胎就面临开除公职,所以奶奶没有坚持让儿媳妇做违背计划生育的事。生儿子难度太大,领养一个凭爷爷的本事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我十一岁那年,这两个比我小六岁的小男孩儿就来到了我家。在婷婷姐的绝食抗议下,小鹏就住在了奶奶家。(超甜小故事动物短篇)但是我没有反对小杰到我家来,看着他小脸蜡黄怯怯地站在奶奶背后,我就不忍心把他拒之门外。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家,难道连这个家也容不下他吗?

虽然生养我的母亲应该得到我的尊重,可是平心而论,我母亲做事是任性刻薄了些。我最喜欢的是小狗,但是妈妈一直反对家里出现带毛的东西。在我七岁生日那天,邻居武爷爷送了我一只毛茸茸的小哈巴狗。在爸爸的答应下,我把小狗抱回了家,但是我太兴奋了以至于忘记了家里还有妈妈。回到家的时候,妈妈正做好了饭开开心心等着,一看到小狗脸就沉了下去。

“家里不答应养狗,”妈妈吊起眼睛看着我,“你不记得了吗?”

“这是武爷爷给的……”我都能感觉到自己有多么没底气。(情侣很甜很甜的睡前短篇故事)

“它是哪里来的我不管,我只知道妈妈不答应养狗,可是你却把它抱了回家。我数一二三,你把它送出去!否则,后果自负!一!”

“不要……”我抱紧小狗,摇着头,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二!”

“玲玲,你干嘛?究竟孩子……”爸爸拍拍妈妈的肩。

“三!”妈妈甩开爸爸的受,走向我,“把狗给我,我给你抱出门去!快点,要不然你就不要进家门了!”

我求援似的看看爸爸,但是爸爸露出了爱莫能助的表情。我知道,我只能妥协。我把小狗交给妈妈,然后在心里为那只小狗默默祈祷。可是出乎我的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妈妈抱着小狗,走到窗边一扬手扔了下去(我们家那时候在三楼)。(女友睡前暖心长篇故事)小狗哀嚎一声消失了,而我就愣在了那里。

之后一连几天我都在发低烧,昏昏沉沉吃不下饭,只感觉耳朵边有小狗的哀嚎。不久我好一些了,只是还有点头晕,躺床上模模糊糊里听到爸爸妈妈在讲话。

“玲玲,你不该那么做,孩子都伤心坏了。”

我竖起耳朵,然后就听到了妈妈坚定的声音:

“小孩子发低烧没有关系,让她长长记性也好,挑战妈妈的权威就该得到惩罚!”

回家的路上,我看着小杰低头紧跟着妈妈的脚步。妈妈个子高走路快,小杰跟的趔趔趄趄的。但是他不能不跟,因为妈妈在训话。

“脏兮兮的时候不许进门,洗澡后肥皂不许看出来明显变小了。坐沙发不许坐出深坑,不许打坏勺子碗盘。……还有其他的很多,回去慢慢和你说,要不然我一定修理你。”

小杰低着头,不时就要略带川音地回答“知道了”,要不然一定会挨骂。

“你耳朵聋了吗?我说了那么多,回答一声啊!放个屁也该有个响儿啊!”

小杰不可能都记住这么多,而且妈妈的规定总是细致的吓人,所以他就常常被修理。刚开始用的是皮带,但是我一看到他小小黑黑的胳膊上一下子淤血然后肿了起来,我心里就受不了了。

“你不能再打了!”我护在面前。

“你别当白眼狼,让开!你不要以为我不会这么打你!”

“他太小了,妈妈!”我没有让开的意思。

“你!我真是白疼你了!!”

我觉得妈妈眼里都要喷出火来了,我很怕妈妈会失去理智。但是还好,爸爸即时拽住了妈妈。

“别这样玲玲,你真的要用皮带打女儿吗?再说,搞得别人说你虐待养子,单位里传出去也不好啊!”

适合给对象讲的恐怖小故事第六篇:懒鬼现身

1懒

大学寝室有两个懒人,一个是李智,一个是付猛。

李智从来不洗袜子,一打袜子换着穿,穿后晾一下,几天后继承再穿;付猛也差不多,他从来不洗内裤,一开学他就买了六条内裤,一条连穿一个月,穿脏之后换一条,六条内裤都穿脏了,一个学期也就过去了。

寝室的地板绝对不扫,烟头、啤酒瓶、瓜子壳满地都是。之前寝室还有另外四个室友,后来被寝室环境所迫,全搬走了,只留下了他俩。

这天下了早自习,李智从教室回来预备睡回笼觉,回来后发现寝室变了个样儿!

落满灰尘的窗子被擦的光可照人,地上堆积如山的垃圾也不见了,就连被他两扔的满地都是的书本也收拾整洁,洗完的衣服晾在寝室的晾衣绳上,风一吹还有一股洗衣粉的香味儿。

李智吃了一惊,忙去找付猛。

付猛更是大吃一惊,忙对他解释:“可不是我打扫的,骗你我是鬼!”

他两十分不解,既然不是他两,那么又会是谁呢?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走了进来,语气阴冷地对他俩说:“你们不用猜了,是我!”

看这个人他俩不熟悉,李智愣头愣脑地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们打扫卫生?”

“我是懒鬼,路过你们寝室,实在看不过去才帮你们打扫了。”穿黑色衣服的人显得有些不兴奋。

李智和付猛要笑得背过气了,付猛十分好奇地问:“你骗人的吧,既然都是懒鬼了,还能打扫卫生?”

“骗你们干什么,我真的是阴间的懒鬼!”他怒气冲冲地说,“你俩比懒鬼还懒,我都看不过眼了,所以帮你们打扫了。假如你们以后还这么懒,我再也无颜当懒鬼了,只能让你们下去代替我!”

说完,他一下子就消失了,李智和付猛这时才惊出一身冷汗。

那次以后,他俩再也不敢懒惰了,不仅自己的个人卫生合格,还时常地帮助别人。

打麻将

他是个家庭妇男,不过和一般人不同的是,他为自己的职业感到自豪。(哄对象睡觉故事甜甜短文个性)

她下班做好饭之后好说歹说才把他从麻将桌旁拽了回来。他一顿狼吞虎咽,她沉默在一旁给孩子喂奶。

“我跟你说,你可别小瞧我,”他扒拉了一口米饭,“今天我搓麻将赢了86块钱呢!”

她叹了口气,小心地试探着说道:“今天单位的同事说她婆婆家有一个工厂,现在缺人,正在招保安……”

他愤愤地把碗摔在了地上,抱过孩子夺门而出。她绝望了,跪在地上捡起了碎瓷片,狠狠地朝自己手腕上割了下去……

她下葬的时候,他还在打麻将。麻将室里烟雾缭绕,孩子张了张嘴,吐出了一个不太清楚的词语:“九、九饼。”他兴奋极了,孩子正是咿呀学语的时候,竟然学会了说九饼。

他抱着孩子回到家,年迈的母亲从厨房端出一盘刚烙好的饼,他数了数,刚好九张。

“儿子了不起啊,居然会预言了!”他举起孩子亲了一口,儿子被他的络腮胡扎得哭了起来。

第二天,他从麻将室回来的时候,儿子又学会了一个词:“一万。”晚上他在小区散步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捡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叠人民币,他数了数,刚好一万。

他盯着儿子震动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的几天,儿子又在麻将室里学会了说“五万”。果然,接下来他的母亲去世,留给他一个存折,他打开一看,不多不少,刚好五万。

他坚决地带着孩子去了麻将室,麻将室里灯光昏暗,人声嘈杂。他努力教了儿子半天“九万”,无奈儿子就是不张嘴。他有些丧气,就用心打麻将去了。他今天手气不错,和了好几把。(甜甜的短篇故事)

就在他打得入神的时候,脚却忽然疼了起来。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脚居然冒起了烟!手忙脚乱的他连忙找来凉水浇了下去,但是没有用,他全身都开始剧烈疼痛起来了。

他的儿子呆呆地待在一边,嘴里不停的地说:“和(糊)了、 和(糊)了…… ”

他倒了下去,全身是黑的,冒着白烟,似乎一截烧得焦糊的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