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鬼故事民间传说短篇6篇

2022-09-20
文章导读: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恐怖惊悚,许多人很喜欢听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大家能够喜欢! 鬼故事 民间...

文章导读: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恐怖惊悚,许多人很喜欢听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大家能够喜欢!

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第一篇:穿红戴绿

男扮女装

夜色沉沉之下,一个男生拎着一只黑色塑料袋,从学校后围墙翻了出去,来到一块空无一人的荒地上。

这个男生打开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一套红衣服和一条绿丝巾,从红衣服和绿丝巾发出的清脆响声来判定,这些衣服全是冥纸做的。

一分钟不到,这个男生就把红衣服穿在了身上,绿丝巾系在了头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唇笔,把嘴唇涂抹得一片血红,俨然一副女生的妆扮,给周围的黑暗平添了一份诡异之气。最后这个男生掏出一支黑色蜡烛,点燃后放在了头顶上,在微风吹动下,烛火忽明忽暗地闪烁着,映出了这个男生一张高兴的脸。

静静趴在围墙上的段小文,目睹这一幕,心里布满了恐惊。这个男扮女装的男生,名叫刘凯,和段小文是室友,在学校里被一些同学尊称为“大师”,常常做出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事来。十几分钟前,段小文在宿舍楼门口发现刘凯鬼鬼祟祟的,一时好奇,就静静跟踪刘凯来到了这里。

就在段小文看得出神之时,周围温度突然降了下来,紧接着,两个鬼魂从不同方向飘了过来。这两个鬼魂,一个满脸都是脓血,另一个脸上的烂肉东一块西一块地挂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瘆人极了。

段小文吓坏了,圆睁着双眼继承观察着。这两个鬼魂径直不打弯地飞到刘凯面前,如飞蛾扑火一样,忽然扑向了刘凯。瞬间,刘凯头顶上的烛火熄灭了。

借着暗淡的月光,段小文发现刘凯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不知是段小文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这时候段小文看刘凯,看的是一个模糊的刘凯,就像有三个刘凯挤在一起似的。

刘凯看了看四面,一转身,朝前面一片荒草地走去。荒草地既偏僻又阴森,白天都很少有人来,更不用说夜里了。段小文更好奇了,他深吸一口气,爬下围墙,壮着胆子继承跟踪着刘凯。

就在这时,齐膝深的荒草地,响起一阵“沙沙”声。紧接着,一个无头鬼从荒草中站了起来,紧跟在刘凯的身后。刘凯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背后有一个无头鬼在跟着他,仍然不快不慢地走着。(给女朋友睡觉前讲一些甜甜的小故事)

这个鬼莫不是关键刘凯?这么一想,段小文吓得一个激灵,他管不了那么多了,捡起地上的一块烂木头,就朝刘凯掷去。谁知,烂木头没扔到刘凯身上,反而扔到了那个无头鬼的脖子上。诡异的是,这块烂木头就像长在这个无头鬼的脖子上似的,固定不动了。

这个鬼一转身,竖起食指,食指上长着尖尖的指甲,它在这块光滑的烂木头上,用尖指甲迅速刻上一对眼睛、一个鼻子和一张嘴巴。骇人的是,这一双眼睛、一个鼻子和一张嘴巴瞬间就活了。

段小文吓傻了,眼睁睁看着这个鬼朝他眨了几下眼睛,一晃,瞬间就不见了。这时,刘凯意识到了什么,一回头,正好看到吓呆了的段小文,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无缘无端跟踪别人,你会被鬼缠上的。”刘凯走到段小文面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段小文吓得一个激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转身,朝学校跑去了。

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第二篇:头骨

我是上学期期末才进入这所艺校学习的,与我们一同入校的新生中有姗姗,还有一个很美丽的女生,叫乐宁,说起来,还真是缘分,我们寝室的六个女生,都选了同一个素描班——人体写生。

这所学校规模虽然不大,设备却完善得让人吃惊。人体写生的教室里甚至有一根骨头都不少的整副人体骨骼,以及一些零碎的真人骨骼标本。老师说要画好人体首先就要了解人体的构造,还要我们仔仔细细好好观察。可惜,我们对那些冷冰冰的家伙实在没多大爱好。

乐宁与我们不一样,她特殊擅长画那种瘦得皮包骨似的人,她把人体骨骼琢磨得非常透彻。教室里的这些真人骨骼标本里,乐宁最喜欢一个头骨。刚入校的那天,乐宁就抱着那个头骨摸了又摸。(可爱的故事大全哄女朋友)之后的许多天里乐宁不停地画这个头骨,画得和真的丝毫不走样。

刚开始我有点怕那个头骨,但看乐宁天天都摸它,有一次我也走过去,轻轻地摸了摸。乐宁看着我温柔地笑,我说这个东西好怕人的哦,乐宁说你轻轻地摸它,感觉不好吗?这句话让我忽然浑身发凉。调皮的姗姗忽然走上前来,抢了那个头骨就走,她和同寝的其他几个女生像抛球似的将它抛来抛去,姗姗还把临班的水粉给拿了过来,挤了许多深红色的水粉放进头骨的眼轮咂肌内,于是整个头骨的眼眶处红红地发光,看上去那么的阴森恐怖。乐宁不兴奋了,她黑着脸抢过头骨放在架子上,喝令我们通通去作画,结果那天大家不欢而散。

有天放假,同学们都跑出去玩。只有我和乐宁在空空的画室里。傍晚时,乐宁兴冲冲地说她们快回来了吧,咱们逗逗她们玩。算准了寝室其他女生进来的时间,乐宁把头骨放在门框上,卡住,然后我们俩坐在第一排等着看她们的反应。第一个进来的是姗姗,她一推门,头骨从门框上就掉进了她怀里,姗姗没有一点防御,吓得“哇”地大叫一声,下意识地往外就扔,乐宁手疾眼快,一把接住头骨它才没掉到地上。我大笑起来,说姗姗想不到你也有怕的时候。可乐宁没笑,她对姗姗说,这个头骨是会报复的。乐宁的话没头没脑,姗姗被这么一吓,索性不理我们了。

那天晚上姗姗最后一个回寝室,睡觉前她坐在桌子那对着镜子往脸上涂面膜,乐宁把灯关了,她也不介意,还是在那起劲地涂。(小白兔睡前故事大全)我说姗姗你是不是有情况了,看上哪个帅哥了。姗姗不理我,乐宁让我闭上眼睛赶快睡觉,我说“哦”。可就在我要睡着的时候,我感觉姗姗仍旧坐在那,起码都20分钟了,她怎么还没涂完呢,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姗姗,她还在机械地涂面膜,只是面膜已经干掉了,擦下来的是粉末。我有些不寒而栗,可当我的目光落到那面镜子上时呼吸几乎都停止了。姗姗哪是在往自己的脸上涂啊,镜子里,那个涂面膜的人分明是那个眼眶通红的头骨!!

我想叫,我在心里拼命拼命地喊,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对面的乐宁显然没睡,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镜子的背面,我刚想叫她也过来看看,却意外地发现,乐宁正做着同一个动作,和镜子里那个头骨的动作一模一样,顺着眼轮咂肌滑下来,一下,一下……

我想我一定是晕了,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同寝的女生都在呜呜咽咽地抹眼泪,我猛地坐起来往姗姗的床上看去,姗姗不见踪影,我的心一下子就沉了。后来她们告诉我姗姗昨天晚上不知怎么忽然神志不清,在镜子面前一直哭,谁都不熟悉,早晨她爸爸把她接走了。还有我,她们推我起床,要我送送姗姗,可怎么推我都不醒。我听了之后也哭了,可我还是安慰大家,一定是这个学校的恐怖故事太多了,导致人心惶惶,大家别多想。这时乐宁冷冷地说,可能姗姗昨天晚上看到了什么吧。忽然之间大家都不敢出声了。

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第三篇:等爸爸的小冤魂

小凡一家三口,刚刚搬到这个古老的镇子上。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生疏的,生疏的房子,生疏的街道,生疏的建筑,以及生疏的学校。

新到一个生疏的学校,一个人也不熟悉,他不免感到孤独寂寞,一放学就冲冲收拾好课本往外走。回家的路上,不免对周围的事物感到新鲜好奇,他边走边到处看。

走着走着,他发现在这虽然不繁华,却也算干净的小镇上,却有一栋烂尾楼。这其实只是一栋普通的烂尾楼,十层多高,但在向来爱看小说,爱幻想的小凡眼里,好像也有它神秘之处,不知不觉,他就走了进去。

楼里面很宽敞,除了废弃的木板啊,水泥啊,塑料板啊,并没有其他东西。小凡边打量四面,边往里走,一直走到了最顶里头,那里有个没门的小房间。

走进小房间一看,竟然有个小女孩在玩耍。(女朋友睡前故事甜甜的长篇)那小女孩顶多三岁,穿一身白色娃娃裙,扎着两条小羊角辫,背上还背着一个粉色小书包,正蹲在地上津津有味地玩泥沙呢。

闻声有人进来,她转过头看看小凡,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真是个惹人喜爱的小人儿。“小妹妹,就你一个人在这里玩吗?”小凡走过去友好地问她。

“爸爸让我在这里等。”小女孩眨了眨眼睛,甜甜地说。

“你爸爸去哪里了呀?”

“等爸爸。”小女孩究竟还太小,回答问题有点费劲。听到她的答非所问,小凡不免觉得好笑。

小女孩看看她手中的泥巴,又转头看看小凡,“大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嗯,好吧。”看到那么可爱的小孩,小凡不由自主就想带着她玩,于是蹲下来和她一起玩起了泥巴。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双双。”

“噢。你爸爸怎么还没来呀?天都快黑了。”

小女孩听他这么一说,很懂事地问:“大哥哥,你要回家了?”

小凡看看手表,快7点了,妈妈应该已经做好饭了,“嗯,我得先回去了,你一个人在这里行吗?”

“那拜拜,明天还来找我吧?”小女孩冲小凡摇摇手,又答非所问了。

“行,明天我还来找你玩。拜拜。”

果然,一回到家,妈妈就叫小凡洗手吃饭,妈妈问他怎么回来得那么晚?小凡告诉他们碰到小女孩的事,谁知一向淡定的爸爸,忽然嚯地站了起来。小凡奇怪地看着爸爸,再看看妈妈。爸爸回过神来说:“我……吃饱了。”说着便进了书房。

“来多吃菜。”妈妈夹一块肉放小凡碗里。小凡虽然不解,但也没多问,接着吃饭。

第二天醒来,小凡觉得不太惬意,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惬意,或许是没睡够吧,所以他也没多想,照常洗漱上学。

下午一放学,他又冲冲收拾好课本,出了学校。经过烂尾楼时,想起了那个小女孩,这会儿她还在不在呢?于是,他又走了进去。

果然,双双又在那里玩着,一见到小凡,就兴奋地跑叫他:“大哥哥,你来啦?”

小凡摸摸她的头,奇怪地问:“怎么又是你一个人在这里玩呀?”

“爸爸还没来,我不能走掉。”双双说。

小凡听得有点糊涂,心想该不会是她爸妈不要她了,故意把她放在这里的吧?那可怎么办?究竟小凡也不过是十岁多的小孩,他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找自己爸妈帮忙。于是,小凡想把双双先带回自己家,然后让爸妈帮她找爸妈。(睡前小故事)

但双双主意挺大,并不愿意跟他走,她说,她走了,爸爸就找不到她了,所以她要在这里等。

正当小凡犯难时,双双又提议:“大哥哥,我们来玩写字吧?”说着脱下背上的小书包,从里面掏出纸笔来。

于是,这一玩,天又快黑了,小凡又得回家了。

“大哥哥,我们一直都一起玩,好吗?”双双满眼期待地问。

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第四篇:老骨头风铃

老骨头风铃是这片街区比较有名的东西。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制作这个风铃的人绰号就叫“老骨头”。他做的风铃非常精致,很多人都会买一个放在家里。

他总爱和别人说起他以前的故事,最伤感的一段就是关于他老伴儿的。老伴儿去世的时候,因为没钱只好随便埋了,现在连埋哪儿都找不到。老伴儿唯一留下的就是一张照片,被老骨头珍藏着。

老骨头有一个心愿,就是和老伴儿葬在一起。因此他想存个棺材本儿,至少能让老伴儿的照片和自己永远在一起。

“说了多长遍了,再不给钱就砸了你的烂店!”刘洋又一次来到老骨头的店收高利贷。其实早就还清了,可地痞流氓就是地痞流氓。

“我已经没钱了。”老骨头匆忙地收起装棺材本儿的盒子。

“你当我瞎啊!”刘洋猛踹了老骨头一脚。就这样,最后的一点希望也被夺走了。

夜晚,老骨头一个人躺在屋里抱着老伴儿的照片哭泣。那一脚很重,他的胸口一直隐隐作痛。

“咳咳,老伴儿……看来还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咳咳……”

眼泪滑过充满皱纹苍老的脸,老骨头的双眼慢慢闭合起来,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嗯?什么……”微弱的声音从老骨头口中传出,“是吗?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吗?好……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行……”

很久之后店里终于安静了下来,黑暗隐藏了一切。

过了几天,刘洋再一次闯进了老骨头的店。

“这老家伙还玩失踪?要是没有值钱的留下,看我不弄死他!”他嘟囔着狠话,搜寻起屋内可能存在的钱财。

什么也没发现,刘洋狠踹了一下房门,“还真什么都没有,倒霉。”

“铃铃铃……”

他发现一个新的风铃吊在他的正上方。尽管这店里到处挂着风铃,但这一个尤其与众不同。

“又是风铃。(女朋友睡前小故事大全)不值钱的玩意儿……”

刘洋忽然站住,他感觉有什么不对,这风铃让他瘆得慌。他定睛一看,这风铃中心吊挂着一个女人的照片,而风铃的材料,看起来就像……人的骨头。

“这是……用老骨头做的?”刘洋被自己的想法吓倒在地。

一瞬间,房门合起,骨风铃伴随着狂响,猛然伸长,将刘洋吊了起来。

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第五篇:大话血噬

说实话,我没想到我会泡到那么美丽的妞,尽管我长得不是那么帅,可我就是可以吸引异性。我是宅男一枚,常常在家上网,网上没美女我是知道的,不过要是能钓到个帅哥给我换张脸就好了。咳咳,言归正传,说说我刚刚泡到的那个美女吧,她叫古紫翼,标准的大美女,我都有点舍不得吃她了。不过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颜值越高的,营养成分就越高。

她和我约好九点见面,我已经预备好了刀叉,打算大补一下营养,说不定还能借她的皮弄点帅哥尝尝鲜。(不要想到画皮中去,不要想到其他鬼故事中去,想我血噬一族还是名门望族,怎能和其他无名族类相比。)

看到对面来的古紫翼,心想着只要再吃几个,我文克就能成为文族血噬中的佼佼者了。不过我也要小心些,据说文族和冉族因为要不要灭了人类而弄得关系紧张,我可不想让冉族抓去再净化。话说要不是文上雨被人杀了,我也不至于吃点东西都要小心翼翼。

在我发愣的一会,古紫翼已经走了过来,一声甜甜的文克,把我拉回了现实,这丫头片子声音真甜呐。我几句话就把她搞定,预备把她带到好朋友家去,究竟那么大的个人我也吃不完啊.当然要和朋友有福同享咯。(超短睡前小故事女朋友)我顺利的把她忽悠到了朋友家,一下子把她打晕了。

我再看好朋友文玄,已经没有人样了,看来他已经被饿回原型了。现在我先形容一下文玄的样子,两只獠牙突出,全身血红,头发散乱,就像恐怖电影里的鬼的形象。我要为血噬正名,那僵尸电影,鬼电影,全是盗用的我们血噬的形象。鬼,人是看不见的。就算人可以看见,那也没机会啊。黑白无常也是跑业务的,谁的业务好谁的工资高。鬼人还没看见,就被黑白无常勾走了。人烧的纸钱都没用,地府用的是统一货币,有阎王府的盖章呢。不扯那么远了,开吃先,可恶的文玄竟然抢先下口!

我吃的正香,门被打开了,不,是被踹开了。一个有拖地银发,眼眸赤红的人,不对,应该是血噬进来了。还没等我喊美女,她的长指甲已经挑到了我的脖子上了。

再看文玄,他好像在抖.他颤颤的对我说:“冉族血噬,就是她把我打回原型的。”oh my

god!我的点儿怎么那么背啊,我可不想早早的被黑白勾魂使带走,血噬死了是要去十九层地狱被扒皮抽筋的。

哇啊啊 我不想死啊!谁来救救我!

——未完

作者寄语:写的不好,批评指正。纯属搞笑文风,就当看了笑话。

鬼故事 民间传说短篇第六篇:回然

“又加班,少加一天会死吗?该死的周扒皮!”晓挠挠头发,满肚的牢骚。

“别说了,做事吧,早做完早回家。”同事年打着键盘,面无表情的说。晓认命的拿起放在桌上的文件开始埋头苦干。

“回然回然,陪我去看看回然好吗?陪我去看看回然好吗?”诡异空灵的女声在晓耳畔响起。

“谁!”猛地抬头,晓的额头上都是冷汗。

“什么谁?”年扶扶脸上的眼镜,肃冷的目光挡在厚厚的眼镜片下。

“没,没,我幻听了。”晓抹掉冷汗,尴尬的对年笑笑。

“不要大惊小怪的。”年不屑的说完,又把精力投到工作里去。

“知道了。”

晓迷惑的看看四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团把白布似的东西,难道自己真的产生幻觉了?无奈的摇摇头,晓继承手中的工作。

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得,晓的手顿了顿,白布?工作室里怎么会有白布?紧张的拉拉年的袖子,晓惊恐的指向角落头那团白布,“年,你看,角落里多了一团白布。”

年不屑的拔掉晓得手,“那团白布是白天的时候老板拿来的,说是晚上加班的员工要是冷了,可以用那个盖一下,真是没用。”

晓气红了脸,这家伙,就不能对女生有礼貌一点吗?“我去上厕所,你先干。”晓没好气的对年说。

“懒人屎尿多。(睡前故事女朋友暖长的)”

“哼!”晓拍拍裙子上的灰尘,往厕所走去。昏黄的灯光照在惨白的墙壁上,显得有点渗人。晓忽然有点后悔自己要来上厕所了,“不就是渗人了点吗,这世上又没有鬼。”

上完厕所,晓呼了口气,还好没事。打开水龙头,所有的水挤在一起,在通水孔上旋转,形成一个漩涡。

“你带我来看回然了,我好兴奋,可是,你为什么以前不带我来,为什么,为什么呀,我好冷,你陪陪我好不好?”女声再次在晓的耳边响起,惊恐的看向四面,没有。

刚要呼口气,那女声又响起,“不要找了,我在你上面呢。”

晓看向上面,眼睛一闭,昏了过去。天花板上的风扇上,一个女人的头挂在其中一个扇叶上,风扇旋转着,人头上还未干涸的血甩的墙壁上到处都是,诡异而又恐怖。

晓疯了,嘴里一直说着人头什么的,听起来好不渗人。晓所在的那公司倒闭了,年也转走了。

一列火车上,一个年轻的男子怀里捧着一个人头,正是年!年扯掉脸上的面具,竟露出了另一个人的脸,是晓得老板。

只见男子抚摩着怀里的人头,呢喃道:“我带你去找更多的人陪你看回然,好不好?”

那人头转动了一下,带着血迹的嘴角勾起,“我要看回然,找人带我去看回然,正在看着的你,带我去看回然好不好,带我去。”(注:回然是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