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甜甜的恐怖故事6篇

2022-09-19
本文内容甜甜的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都很喜欢看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甜甜的恐怖故事,能帮到大家! 甜甜的恐怖故事第一篇:...

本文内容甜甜的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惊悚,许多人都很喜欢看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甜甜的恐怖故事,能帮到大家!

甜甜的恐怖故事第一篇:清朝鬼娃娃

瑶和同学在休息日的下午结伴逛街,逛了半条街的各种商店后,决定停在一家饮品店喝些热饮,休息一会儿再继承逛街。

她点了杯奶茶,同学点的是果汁。

刚端上桌的热饮有点烫口,暂时喝不进口,同学就先去了趟厕所,留下瑶一个人,一手托着腮帮,一手捏着搅拌棒,顺时针的转动着热奶茶,看着窗外的街景,等着同学的归来。

下午的街道上人来车往,这个时间西斜的阳光被建筑物挡住,在饮品店的窗外投下一片阴影。一个女孩子,盘着发,插着簪子,坠着一截珠串,歪在后脑勺一边,另一边,垂下一根编成麻花的独辫,发尾缠着红绳。

她穿着高领的旗装,双手捧着一只红苹果,站在窗外的阴影中,看着一层玻璃相隔着的瑶。这个穿着妆扮复古了清朝的女孩子,在人来车往的街景中成了特殊的一抹颜色。

瑶抓起放在桌上的手机,举在半空,将摄象头对准了窗外那个捧着红苹果的女孩。

同学从厕所回来,桌边的座位只剩下瑶的皮包,人却不见了。

四处的环顾,搜寻着瑶的身影,目光扫过落地窗户,定住了,瑶就站在窗外,正在用手机的摄象头聚焦着一处,看着屏幕一动不动。

她被同学拉着坐回到饮品店内,一口气将仍然有点烫口的热奶茶喝去了一半后,慌乱的心被平复,将刚才的诡异遭遇说了出来。

手机的摄象头对准了窗外的旗装少女,屏幕上却看不到她,只有街景,但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回到窗外,那个少女还站在原地,依旧是双手捧着红苹果,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三个月后就毕业了,但工作还没有着落,压力大产生了幻觉。(睡前故事哄男朋友长篇动物)”

“也许吧。”

听了同学的分析,不管是有几分道理,瑶就当是这样的原因,给自己刚才的诡异遭遇一个表面上的解释。

瑶的母亲打来电话,她接听了,听筒里的环境音很吵,许多人在用老家的方言说话,语速太快,让从未在老家生活过的她听不懂。

“老宅的地砖下挖出来一口小棺材,撬开来看里面满满的水,沉着一具女孩的尸体。”

瑶的母亲用她听的懂的语言描述了经过。

老宅的主人是祖母的姐姐,按辈分,瑶要尊称她一声祖姨母。(甜甜的晚安故事小兔子)

祖姨母出嫁后就一直住在夫家的老宅中,十年前,她的丈夫因病去世,没有子女的她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寡居在老宅中。。

今年初,祖母接了姐姐和自己住在一起,空出来的老宅就在亲戚们商量过后,决定拆除了,在宅基地上翻盖新居。

事情就出在这里。

拆去墙砖,掀去地砖,破土挖地基的时候,一铲子挖下去,竟挖到了坚硬物,起初以为是挖到了树根,等切着边缘挖出来一角后,在场的人才看出来是棺材的一角。

完全挖出来后,是一口小棺材,就成人棺材的一半长度。

棺材虽小,但识货的人看出来,木料不差,是有钱的商人或是有钱的官员才会舍得砸上一大把银子购买的楠木棺材。

四面挖了一圈,不见墓碑,也不见墓砖。

“半路上死掉的孩子,不能运走,只能埋在当地。”

人群中有几个上了年岁,多长了解一点旧俗的老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解说着。

半路死掉的孩子,穷人家的或一口杉木棺材,或一张芦席卷起,挖个浅坑填进去,用土覆盖住就算了。

经商的,做官的,舍得花钱,就砸一口楠木的棺材,将孩子装殓,埋进深坑,也是不起坟,不立墓碑。

有人将棺材撬了开来,里面装着满满的水,估计是在有房子盖在上面之前渗进去的雨水。(哄异地女票睡前故事)

水清,一眼就能看见沉在棺底的尸体,是个穿着高领旗装的女孩子,双手捧着一只红苹果,犹如睡着了一般。

“有用手机拍摄下来吗?”

瑶心存一丝希望,可母亲的回答却让她失望。

长期封闭在棺材中的尸体,在接触到空气后不到一分钟就化没了,只剩一口楠木棺材,清空了雨水后在棺底找到一支簪子,坠着一截珠串。

甜甜的恐怖故事第二篇:校园诅咒

这是一个关于校园诅咒的故事,凡是对女孩子有调戏行为的人,都得死!!!

云志是枫叶中学高一三班的一名普通学生。他刚来到学校的时候就有学长对他说过不要谈恋爱,不要跟女孩子有肢体接触,不要离女孩太近。云志曾问过他为什么,他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仍是什么都没有解释的离开了。所以云志并没有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今天是礼拜六,因为放假很多人都回去了,只剩下少数的几个人待在学校里,他就是其中一个。

夜里,下起了白雪,第二天,雪便已经没过了脚面。云志一个人沿着校园的小路走到了操场。雪没有偏心的铺满了偌大的操场。初生的太阳照射在这银装素裹的大地上散发出微微的红光。

“哈……哈……哈……”女孩子的嬉笑声传了过来,两个女孩子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正在这散发着银白与微红的雪地上玩雪。其中一个女孩舒适柔和的笑脸深深吸引了云志的眼球。假如说另外一个女孩像玫瑰一样的热情奔放的话,那这个女孩就是兰花一样的优雅清新。

“喂,你小子在干嘛呢”一个大大咧咧的男孩搂住了云志的肩膀。他是云志的哥们李青。

云志看见女孩冲他看了过来不禁脸红了。这一个表情清楚的入了李青的眼。

“嗨,交个朋友吧!我叫李青,他叫云志”李青大方的冲两人招手。

“好啊”活泼的女孩说到,同样伸手回应。却被女孩伸手打掉拉着她离开了。

“我叫明雅,她叫白雪”女孩不甘心的冲身后的人喊去。

白雪。这个名字被云志专心记住了,以至于再次见面只说出了白雪的名字而不记得明雅的名字被明雅笑话了好久

一个月过去了,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大大咧咧的李青和热情似火的明雅很快擦出了爱的火花。而不太会说话的云志和同样沉默的白雪却只局限于短暂的谈话上面。

他们四个总是待在一起引起了学长的注重,学长每次看到他们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

“哎,今天晚上我要去操场见明雅,到时给我留个门。”晚自习,李青偷偷的趴在云志耳朵边说。

“你这样好吗”云志有点不惬意的说,他总觉得晚上约女孩子出去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就这样说好了我走了”李青说完就去找明雅去了。

第二天

云志看着李青铺的干干净净的床铺,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心底冒起。

“不好啦,死人啦!”一句爆炸性的话传到了云志的耳朵里。云志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果然,死掉的人就是李青。他的手被齐根切断,断截处流出大量的鲜血。面容扭曲,仿佛受了很大的惊吓。明雅倒在了离李青不远的地方。身上并无伤痕。云志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亲眼目睹了自己兄弟的惨状,让他感到难以接受。除了难过他更想知道的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尸体被警察拖走了,明雅被送上了救护车。人群也徐徐的散了。但云志依旧站在流着血迹的旁边。

“还好吗?”白雪不知何时来到了云志的旁边。

“昨天晚上毕竟,发生了什么?”云志仿佛失了魂一样的自言自语。

“去问明雅吧,她也许知道。”

“对,找明雅,她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云志如醍醐灌顶一般向医院冲去。身后紧紧的跟着白雪。

当云志到了医院的时候刚好看到明雅醒过来。

“明雅,明雅你怎么样了?”白雪扶着明雅的肩膀焦虑的问,她发现明雅的表情不太平常,像是失了魂一样。

“明雅,昨晚发生了什么,李青是怎么死的?”云志也跑到明雅的床前焦虑的问。

“李青?死了,他死了,呵呵,他死了。”明雅傻呆呆的笑着说。

“明雅你怎么了,别吓我”白雪有点胆怯的看着异常反应的明雅。

“不要靠近男人,会死掉的,嘿嘿,都会死掉的。”明雅傻笑着说,她已经疯了。

“走吧,她疯了”云志无奈的说,伸手去拉白雪的手。这一幕刚好被明雅看见。

甜甜的恐怖故事第三篇:讨债鬼

记得我十岁那年,我家隔壁邻居家有个四岁的小男孩,小名叫乐乐,长的白白胖胖,大眼睛水汪汪的,虽然年纪小,但小家伙伶牙俐齿的,十分惹人爱,院子里不论是小孩子都喜欢跟他玩。

有一天下午,乐乐妈妈骑车从幼儿园接他回家,走了一半正好赶上下大暴雨,雨衣也没带,他母亲就加快了骑车的速度。自行车到了十字路口,乐乐也不知是怎么了,忽然在自行车后的小筐里很不安分地扭动起来,他妈妈急着赶路也没理会孩子,这时正好一辆小型运货车与母子两的自行车擦身而过,车上的挂钩挂住了乐乐的衣角,竟然把他从自行车上带下来甩到了马路上,他粗心的妈妈居然没反应,等她回过神调转车头回去看时,乐乐的身体已经被侧面来的渣土车碾了过去,惨不忍睹,乐乐的死相非常恐怖,脑浆和血流了一地……

中国人讲究小孩子死了不举办葬礼,本想乐乐的爸爸妈妈在家伤心几天,事就算过去了,但是就在乐乐死的第七天早晨,乐乐的奶奶,一个长着三角眼的小个子老太太,风尘仆仆的从农村老家赶来,说村东头大仙告诉她,乐乐前世与他家先人有仇,托生到他们家是讨债来的,必须把乐乐用过的所有东西在头七之前烧了,还要狠狠地骂,把他的魂骂走,不然今后托生到家里的孩子还是他,他的目的就是要要闹得这一家断子绝孙。(哄女朋友超甜的睡前故事)乐乐的父母不信这些,也舍不得,不肯烧掉孩子的东西,就与奶奶僵持到那天下午,到了七点左右,新闻联播开始的时候,乐乐爸妈终于没扭过强势的奶奶,把孩子的穿过的衣服、用过的东西整理了几个大麻袋拖到院子门口,乐乐的奶奶自顾安闲院子门口架了个火盆,开始一件件地烧东西,边烧边破口大骂,整个院子都听得十分清晰,骂的内容大概是:“滚!你这害人精,滚回去,再祸害我们家就让大仙收了你……”。看大门的王叔叔起先不让烧,被老太太骂了两句,见这老太太不好惹,就躲到一边抽烟去了。我们小孩子都被大人叫回家了,不许在外面看热闹了,我就趴在窗户上看,记得当时天快黑了,乐乐奶奶的骂声和乐乐父母的哭声混在一起,火光影影绰绰的,场面十分诡异……

烧东西持续了一会儿,怪事就发生了。当时院子门口停着几辆小轿车,车早已熄火了,司机也回家了。这时停在最外面的黑色小轿车警报器无缘无端响了起来,过一会儿还居然自己发动了,车上的喇叭还叫了几声。车主是个好脾气的胖叔叔,我们院子的小孩子都喜欢他,因为他平时没事总爱带着我们小孩子去他车上摁喇叭玩,当然乐乐也是常常跟着去的。后来据胖叔叔说,当时他正在家看电视,闻声车有动静还以为谁偷他的车,急忙在窗户上冲看大门的喊了一声:“王师傅,帮我看着车。”就急匆匆从三楼跑下楼了。到了楼下,他边跑边按车钥匙,但是接连试了多次,车子依旧发出发动的声音,喇叭偶然还响两声,完全不受车钥匙控制,急得胖叔叔直打转,嘴里不停地说:“怪了,怪了”!

乐乐奶奶见状,忽然脸色一变,指着车大喊一句:“乐乐,你都死了,还来恐吓人!快滚”。说罢拉着胖叔叔,示意胖叔叔跟着她一起骂。胖叔叔还没搞清晰状况,傻傻的站在一边。那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左右了(新闻联播结束的时间),有些人出来乘凉,见状也一起骂。楼下的小婴儿可能被大人的骂声吵到了,吓得大哭,记得当时车声、哭声、骂声一片,当时我不懂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好玩,还被妈妈呵斥不许看热闹了。长大后想起那天的场景,脊背一阵阵发冷,真佩服我当年的胆量。过了好一阵,车子不响了,骂声也平息了,大概是大家齐心合力把“鬼”骂走了吧……

自从那次以后,胖叔叔的车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我想那天大概真的是中邪了吧!几天后,乐乐的奶奶把出事那天骑的自行车也处理掉后,满足的回了农村老家。我总是觉得有些惋惜,那么可爱的小孩子就这么走了,甚至连一件东西也留下。假如大仙说得是真的,我希望他能够放下仇恨,在天堂好好生活。

甜甜的恐怖故事第四篇:艳鬼故事之女鬼诱惑

曼丽是当代最当红、最惹火的钢管舞娘,她一旦化上妆,穿上性感的舞衣,她就是一个妖艳而妩媚的舞娘。

可是一旦卸下妆,换上寻常的衣服,她又成了一个清纯无比的女人。

曼丽有着火辣辣的身材,甜美的声音,白皙的皮肤,姣好的容颜,时而妩媚,时而清纯的气质,更有着一双让人看不懂的深邃的眼睛。

对于男人来说,曼丽就是个人间尤物。

许多熟悉,或不熟悉曼丽的男人都喜欢她,都想要得到她的青睐,可是却没有一个男人提出要娶她。

而用曼丽的话来说,当红的钢管舞娘最不缺的就是大把大把的金钱与那些想要得到她们身体的低俗的男人们,最缺的就是一个能用真心来爱她,用一生来珍惜她的男人。

不过曼丽需要的不是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而是需要一群庸俗的男人们来成为她的美食,来维持她漂亮的容颜。

虽然有传言说,凡是和曼丽一起出去过夜的男人全部都离奇失踪了,无一幸免。

可是那些喜欢曼丽的男人,依旧像是喜欢叮着臭肉的苍蝇一样叮着曼丽。

有的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有的甚至大言不惭的说:他会成为曼丽一生中最爱的男人。

天天夜里,曼丽表演完钢管舞之后,酒吧经理都会在那些喜欢曼丽的男人们之间,为曼丽选一个到后台给她献花。

说的是献花,其实也就是给曼丽选择的美食。

这一天,曼丽跳完舞,正在化妆室里卸妆。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捧着一大束艳丽的玫瑰花来到化妆间找曼丽。

男人把手中的玫瑰献给了曼丽,满脸堆着微笑的对曼丽说道:“曼丽小姐,我叫钱万,今晚可以有幸的邀请您和一起共用宵夜吗?”

曼丽当然知道钱万所说的共用宵夜,不是单纯的吃一顿宵夜那么的简朴。

曼丽轻视的笑了一下,对于她来说,对方叫什么根本就不重要,她只要知道对方是她的宵夜就好了。

曼丽觉得这些男人过于愚蠢了,竟然会为了美色,而不顾自己的生命。

曼丽没有回头,她坐在大大的化妆镜前,眼睛看着镜子里的男人,抬头对着镜子里的男人甜甜的一笑,温柔的说道:“好啊,这样吧,你先开车到门口等我吧,我卸完妆,换好衣服就出来找你。”

钱万根本就没有想到看上去妖艳而暗含着冷漠的曼丽,会这么轻易的允许自己哀求,他甚至做好了被曼丽拒绝的预备。

钱万知道天天都有很多比自己优秀,比自己年轻的男人会来找曼丽,自己可以被选中已经是一种万幸了。(睡前故事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长篇)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曼丽会接受自己的邀请,所以在他听了曼丽干脆的允许了自己之后,他先是愣了愣,然后就立即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在车里满心高兴的等着漂亮而迷人的曼丽。

看到钱万离开了化妆间的曼丽,脸上竟浮起了诡异的笑脸,那笑脸一闪而逝,就像是一个阴谋者,在得知了自己的阴谋即将得逞了之后的微笑。

虽然那诡异的笑脸一闪而逝,可是依旧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没有人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发出这种诡异的微笑,除了她自己。

曼丽从化妆镜前站了起来,就像是变魔术一样,闭着眼睛,一个转身,她身上性感的舞衣,就成了一件简朴而时尚的女装了。

曼丽优雅的向门口走去。

钱万一看到曼丽走出酒吧,就高兴的向曼丽挥着手。

并立即下了车,绅士的帮曼丽打开了车门。

一坐到车上,钱万就满脸讨好的对曼丽说道:“曼丽小姐,你喜欢去哪里吃宵夜呢?”

“去我家吧!”曼丽勾魂而妩媚的笑着。

钱万转头看了一眼曼丽的笑脸,他觉得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

甜甜的恐怖故事第五篇:不见佳人魂归来

(引子)

民国十七年,白色恐怖如火如荼,蔓延整个上海滩。

“佳人,你快走,快走!越远越好。别管我,我去引开他们。”在上海某个不起眼的胡同里,一男一女正在逃亡,眼见后面的一大群国民党反动派紧追不舍,男人一把推开女人。

“不,要走我们一起走,要死我们一起死。”女人嘶哑着大吼,扯下了蓝色碎花头巾,任凭长发倾斜直下,不愿服从男人的话独自离去。

“唐佳人,你必须离开,你还有你妹妹。”男人也吼回去,“你要是死了,你妹妹怎么办?”

女人想起了才十岁的亲妹妹唐怜人,有些犹豫不决,一边是她的男人,一边是她的妹妹。

“走啊。”男人再次吼道。

“友明,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等你。”女人含泪一望,最后狠下心来,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男人望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安然一笑:“佳人,我会的,你也要等我。”

(一)

七年后,桃源镇,一座立着墓碑的坟前,跪着一个悲痛欲绝的男人。

“佳人,为什么你没有等我回来?为什么啊?佳人,我的佳人。”男人大喊着,捧起一些黄土洒在坟前。

“姐夫,你不要这样子,姐姐在九泉之下看到你这样子会难过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女人,头发挽在脑后,斜插了一支碧玉簪子。五官奇丽,化着淡妆,一身白色碎花紧身旗袍衬得她身材凹凸有致,白色镶钻高跟鞋也很搭配这身旗袍。

“怜妹,怎么会这样子?这七年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姐怎么会离开?”男人没有回头,只是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墓碑,上面刻着:唐佳人之墓。

唐怜人看向墓碑,好像在回忆着什么,许久才缓缓道:“姐姐和你分离后,带着我离开了上海回桃源镇来躲避动乱,谁知那年这里也正遇上慕军攻城,姐姐被慕军统帅慕容澈瑞看上了。姐姐心里爱着你,念着你,被强推上花轿的那天咬舌自尽了。我被邻居收养,一直留在了这里。”

“对不起,佳人,我现在才回来。”男人重重磕头,猛地抱住墓碑,涕泗横流。

(二)

唐怜人褪去旗袍,换上一身休闲睡裙,将自己甩在法兰西大床上。

突然之间一阵阴风飘起,床前凭空出现一位白发老妪,一手搭在床沿,身体近乎透明。

“鬼婆婆,你怎么了?”唐怜人吓了一跳,随即一蹦而起扶住老妪,关心道。

“咳咳,如意,冥王一直在等你,你到底还要任性多久?我这次是来告诉你,还有七天就是月圆之夜,若你再错过,可就要灰飞烟灭了。(睡前长篇故事给女朋友)如意,你都已经在唐怜人身体里七年,若是为那唐佳人魂散之时的哀求,如今也已达成,冥王月圆之夜来接你回冥界。”鬼婆婆咳嗽着吐出一口鲜血,严厉地看着唐怜人。

“鬼婆婆,如意知道了。”唐怜人愣了一会儿,挤出一抹苦涩的笑脸。

鬼婆婆满足地点点头,手一挥,化作一缕白烟散去。

唐怜人终于支撑不住,一下子瘫软在铺着绒地毯的地上,回忆起七年前。

其实她不是唐怜人,而是方如意,冥王的冥婚妻。因为嫌冥界沉闷,跑来人界化为一缕在灯红酒绿的上海飘着的孤魂。真正的唐怜人早已在七年前被人误杀,命丧上海,魂魄不堪磁场的冲击,散了。

“如意,我求你继承附在我妹妹怜人身上,等我男人许友明回来告诉他,我不能等你了,对不起。”被逼上花轿的前一天,唐佳人穿着嫁衣坐在梳妆台面前,透过镜子看向身后的女人嫣然一笑。

“如意啊,你能被爱着也是一种幸福,更何况爱着你的是冥王,一个统领着冥界的霸主宠你爱你,那得多不轻易。(哄女朋友超甜的短篇故事)”

那时的唐佳人真的好迷人,嫣然一笑百媚生,连她这个女人都心醉了。

唐佳人咬舌自尽后,魂魄不知去了哪里。

甜甜的恐怖故事第六篇:大地的孩子

春妮转学到我们班的时候天气还没有完全回暖。虽然衣服穿得比较厚,但依然能够看出是个身材很好的女生。我抬起头来,看到坐在前排的几个男生眼睛都看直了。春妮作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埋着头在看课外书。同桌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我扭头看着她。

“这个人可真搞笑,她说自己是大地的孩子。”

“啊?”我莫名地笑了笑,再一次抬头看着讲台上的转学生春妮。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春妮一本正经地念完这句诗,接着说道,“所以我刚才说,我是大地的孩子,终有一天会回到大地的怀抱。”

同学们哄笑起来,连站在一旁的班主任也忍不住捂住嘴巴。

“死的时候才会回到大地的怀抱吧?!”同桌低声在我耳边说道。

“对啊。”我点了点头。

自我介绍完之后,班主任要给春妮安排座位。大概是怕被笑话,很多男生即使心里很想但又不愿意主动说出来。春妮盯着讲台上贴着的一份座次表看,然后指着某个地方对班主任说:“老师,我想坐这个位置。”

班主任抬头扫了一眼,目光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

“巧子,以后你和春妮就是同桌了,你要多多帮助她哦!”

“啊?”我环顾四面,真是莫名其妙。春妮看着我笑,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班主任偏过头,好像在向我的同桌确认。同桌最开始也是一脸惊讶,但大概是想到终于可以挣脱我这个沉闷的同桌,所以她很爽快地允许了,并且开始收拾书桌。

春妮坐到我身边,我这才注重到她的皮肤很白,气质也不错,看样子家景很好。男生们看到春妮和我同桌,惋惜之余却也庆幸,至少不是跟男生同桌,以后机会还多得是。虽然我这个人比较慢热,也不太喜欢交朋友,但还是礼貌性地对春妮简朴介绍了自己。

“我知道你。”春妮这样回应我。

我诧异地看着她,觉得有些奇怪。我的生活一向规规矩矩,学习成绩也很寻常,作为转学生的她怎么可能知道我呢,真是个怪人。因为想着大概不会有太多交集,说不定很快就会觉得我无趣而要求调换座位,所以我并没有太在意她的话。

放学后我到三班找雪珊一起回家。她最近因为失恋的关系情绪很低落,总是吵吵不想活啦,真是个感情用事的家伙。她喜欢的男生叫谷云龙,我们三个人在同一个院子长大,小学和初中也是同班,常常形影不离。升入高中后,雪珊分到了三班,而我和谷云龙分在一班。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谷云龙忽然提出和雪珊分手,给出的理由是学习太紧张,不想为此分心。雪珊是个认死理的人,才不会接受这样的说法,所以局面闹得很僵。而我作为两个人的朋友,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今天谷云龙有跟你提起我吗?”回家的路上,雪珊不死心地问道。

“没有,我最近都没跟他说过话。”

“果然巧子是站在我这边的啊。”雪珊紧锁的眉头伸展开来。

“当然啊,我们是好姐妹嘛。”我笑道。

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回过头去就看到春妮。她坐在一辆小轿车中,把头从车窗探出来,用力朝我挥手。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小熊故事大全睡前故事女友)

“你们最好靠着墙根骑车,这样假如有人跳楼的话就不会砸着你们了。”和我更靠近一些的时候春妮一脸担忧地说道。

“什么嘛,哪有这么巧的事情。”雪珊悻悻道。

“就是啊,这样说太杞人忧天了。”我也说出了自己的不快。

“还是小心一点好啊,不只是跳楼的人,那些楼房也可能会忽然倒塌呢。”春妮继承说着话,但轿车很快就把她带到前方去了。我放慢骑车的速度,跟雪珊大致介绍了这个冒失的新同学。

“不要跟她玩就好了。”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说话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高楼大厦,好像感觉它们真的在风中摇摇欲坠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