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鬼故事哄睡小故事6篇

2022-09-19
本文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刺激,许多人很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鬼故事哄睡小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第...

本文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理提供!鬼故事吓人刺激,许多人很喜欢看但又害怕,很适合在人多的时候活跃气氛,希望本文鬼故事哄睡小故事,能给网友带来帮助!

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第一篇:冤鬼报警杀人

angel原名李芸,是个漂亮而迷人的女作家。

炎热的夏天,让angel觉得厌烦,她觉得自己最近头脑堵塞,毫无灵感,在电脑面前坐了半天,别说是个撰写出一篇完整的小说了,就连一个字,她都无法写得出来。

她闭着眼睛,双手不停的揉搓着太阳穴,她失落的睁开眼睛,结果却在电脑桌上看到了一串钥匙。这串钥匙是angel外婆去世时,留给她唯一的遗物,是angel外婆在时光小镇上住所的钥匙。

angel看到钥匙,忽然眼睛一亮,她想起外婆生前总是嫌弃城里太喧哗,太吵了,经常说时光小镇是多么多么的安逸。

不过angel从小在都市里长大,她觉得时光小镇地处偏远,而且交通不便利,所以从来都不去。

为了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创作之中,angel决定要自己驾车去时光小镇。

angel开着豪车才一走进时光小镇,就成了小镇上一道既靓丽而耀眼的风景。

她绰约的身材,高雅的气质,漂亮的脸蛋,自然而然的吸引了小镇上许多人的注重和妄念。

angel闲适恬淡的心情并未持续多久,她一走到小镇的街上,就觉得周围的人好像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她。无论在做什么事,angel都能敏锐的感觉得到自己身后有着无数双眼睛,在紧紧的凝视着自己。

虽然这一切让她觉得是那么的不惬意,可是她却实实在在的喜欢上了时光小镇上的这份宁静。

在城里,她日日夜夜听到的最多的就是来来往往的车声,尤其是夜里的时候,车声更加的刺耳。

在时光小镇上,白天虽然偶然可以听到一些稀稀疏疏的人声,可是却极少可以听得到车声,到了晚上,除了听到蛙叫声和蝉鸣,就只有自己电脑哔哔啪啪的打字声了。

刚开始的时候,angel觉得四面太安静了,她还有点不习惯,可是后来慢慢的,她就喜欢上了这份宁静。

这一天晚上,angel和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撰写着小说。

angel外婆的房子就只有两层楼,当她听到了一楼传来了撬门的声响,她就立即害怕跑向一楼,她把耳朵贴在大门上,听到了外面还有几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于是她拿出了家里所有可以拿得动的东西都拿来挡住了大门。

听到门外没有声音了,angel就跑回二楼自己的房间去,她打算回房拿手机报警,可是才走到房间,她就被躲在门后的人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一只手抱着自己。

她不停的挣扎着,一个高兴的声音从身后穿了出来。

“你们快进来啊,我抓住她了。”

身后的男人不停的在angel身上嗅着,angel不停的挣扎着,她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男人从窗户里爬了进来。

抱着angel的男人,是时光小镇上有名的小混混韦彪,就是他带领着伙伴们闯入她的房间,他们一个个饿狼似虎的扑向了angel。

angel的两只眼睛早都哭肿了,她的嘴巴被死死的捂着,她奋力的反抗,可是几个男人早就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脚。

她根本就无法逃脱被这些禽兽般的男人欺侮和虐待。

angel痛恨的看着这些男人满脸的淫笑,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她要报仇,可是她却在这些男人的折腾下慢慢的死去了。

angel的灵魂飘向了空中,她不停的流着眼泪,看着自己被强奸的尸体,她想要伸手去阻止那些男人,可是她的手却从那些男人的身上穿过,她拼命的喊叫着,可是却没有人能听得见她的声音。

angel流着眼泪坐到了电脑前,她想要伸手想要打字,可是她的手却触摸不到电脑的键盘,她不停的流着眼泪,内心非常的痛苦和纠结。

她听到那些男人说了声晦气,就把她的尸体光秃秃的扔在床上了。

angel日日夜夜盯着电脑不停的看着,有一天,她高兴的发现只要她心无杂念的盯着电脑想着什么字的话,电脑就会自动的打出字来。

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第二篇:死亡车站

天徐徐黑了,小岳一行五人终于到达了车站。虽然车站是很破旧,但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种奢侈了。本来说好的徒步旅行,却因为有人打退堂鼓,只好走很多山路来到这里。

“张龙你看不到林雪现在有多虚弱,你不能帮他多拿些行李吗”小岳压抑着怒火说道。

“我没事,我可以的,立刻就到了”林雪说着将背包又背在肩上。

“我来吧”陈欣一把把林雪的包拎在手里。

“就进站了就别计较这么多了,我去买车票”王翠翠知道小岳和张龙心里都窝着火便去买车票去了。

售票庭里黑漆漆的,只有售票窗口有光散出来。一进门一股腐臭的味道迎面扑来,王翠翠呛到的差点晕过去了。这种味道她从来没闻过,像死猫死狗腐烂后发出的味道,不过这味道比那能烈不知多长倍。

王翠翠是农村里的孩子,乡村间的死猫死狗多了,这种味道真是让人无法忍受。她捂着口鼻来到售票窗口,透过窗口看进去里面空荡荡的,脱落的墙壁像时间的字迹让耿直的王翠翠不寒而栗。“有人吗”没有如何反映像话掉落在另一个空间里。

“有人吗”王翠翠有气无力的又喊了一声。

“吱……”,她急忙向门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的妇人,双眼无光表情呆滞的从黑暗里走出来。

“你……你好,我买回家的车票”王翠翠害怕的说道。

“家?”售票人说话语气像临死前的叹息。

“是……是的,麻烦你了”王翠翠哆嗦着将钱和身份证递过去。

“滋……滋”车票像不愿离开似的。

“家”,在拿车票时,售票人抓着车票不放手,在挣扎几秒钟后王翠翠一着急,车票险些抢烂了。

小岳他们站在车站门前等了好久不见她回来。“这车站怎么这样冷清啊”林雪恢复些体力说道。

“就是这一路走上来不见有车向这里来过,自从这个方向有车站的标志时,像是徐徐离开我们认识的生活似的,心里总感觉不安”陈欣无奈的说道。

“在走向这条路的岔口旁边有一户人家,一个老伯直盯着我们看像是有什么话说”小岳看了眼周围只有几盏泛黄的灯,好像在证实它能给你光明。“怎么王翠翠还不回来”说完就见她急匆匆的赶回来。

“我们快走吧”王翠翠说着就要离开。

“怎么了”他们跟上来问道。

“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我们快点走吧”。

“怎么了,你快说说啊”张龙着急的问。

“我刚才买车票,感觉害怕死了。(女朋友睡前故事短篇)继承留在这里会出事的”王翠翠焦虑的说道。

“可天已经黑了,山里路不好走,我看不如就在这里等到车进站就离开吧,期间我们都在一起不离不弃好吗”林雪提着身体说道。

众人相互看看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一同走进了车站。候车厅不大两排的座椅就几个人等车。除了前排的座椅有灯光外,其他地方都黑呼呼。他们来到前排坐下,小岳扶着林雪坐坐在身边。王翠翠小心翼翼的坐在林雪旁边,陈欣挨着小岳坐着,后面坐的是张龙。小岳用手贴在林雪的额上并说道:“你不会发烧了吧”。

“我没事,就是有点渴”。小岳拿背包里的一瓶水递给了她。

“我们吃些东西吧,陈欣你把背包里的食物发给大家”。

“嗯”陈欣应声道。

看看时间已经八点了,这里更安静了,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王翠翠心里更觉得隐隐不安起来,她非常焦虑的等待时间的流逝。先前的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的直直的看着前方。突然王翠翠后面的一个人,用手在脸上挠了几下,只见皮肤都烂掉了,而且撕下的烂皮肤还在手指家撮着。王翠翠看在眼里反在胃里,刚吃的东西差点就给吐了出来。她急忙碰下林雪,林雪一转脸看到那个人正在咀嚼自己的烂皮肤。

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第三篇:讲鬼故事的女主播

相信大家对与YY并不生疏,YY上土豪炫富,土鳖干看着,接下来我要为大家讲的呢,也是发生在YY上的一个故事。

小丽是YY上的一个女主播,天天晚上都会来为大家直播讲鬼故事,为了更好的有气氛来为大家讲鬼故事,她把自己房间买了很多装饰品,再配合上灯光,和鬼屋很像,小丽本人也把脸上擦了很白的粉,眼角和嘴角也擦上了红色的颜色。

天天直播都会收到很多游客所送的礼物,这天小丽还是和往常一样为大家讲鬼故事,等到故事讲完了,有一个名叫 残年 的游客为她刷了很多礼物,小丽看到所刷的礼物心里面想着,这个人真好,一个人都给自己刷了快一千块钱,她就和残年发私聊说:谢谢帅哥你这么支持我,残年回复说:没事,感觉你讲的故事挺好的,但是你一个女孩为什么要把自己脸上化妆成这样呢?难道是因为你本人太美丽了。

小丽就回复说:因为这样比较有气氛,游客们也喜欢。残年说:呵呵,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真实面目呢?小丽心想,这个人也刷了这么多礼物,就让她看看吧。

两个人打开视频后,残年发现小丽真的很美丽,就回复到:你这么美丽有没有男朋友,要是没有的话,我做你男朋友吧。(搞笑故事长篇600字)小丽心里面想到,这个男孩这么有钱说:我没有男朋友,但是我现在让你做我男朋友也不可能,因为我们彼此都不了解。

残年看到这些后就感觉有戏,就对小丽说:没事不着急我们慢慢来,天天都会陪着你直播。就这样小丽天天开直播残年都会陪着她,天天都会为她刷礼物,等小丽下了直播他也都是陪小丽聊一会天,然后就让小丽早点休息。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几个月,小丽也允许做残年女朋友,有一天,小丽开直播快一个小时了,都没有看到残年的出现,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公会发的有一个刷礼物任务,但是今天晚上根本没多长游客来为她刷礼物,心里面非常着急就假装和游客说去厕所,打通了残年的电话问他在哪里为什么不陪她直播,残年说:我在外面今天有一个朋友生日,所以有点忙真的不是故意没去陪你,小丽就非常气愤的对残年说: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必须赶快来我直播间,要不然我就和你分手。

一直到凌晨12点直播结束,小丽也没有看到残年的出现,就对着电脑说算了,明天再重新找一个男朋友,这个家伙肯定是没钱了,不好意思来,所以才不好意思来,明天直接和他装非常气愤说分手,再重新找一个有钱的游客当男朋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就在小丽说完了这些话之后,她感觉房间里面有一阵冷风吹进来,抬头一看,发现是窗户忘了关了,等小丽关上窗户转身之后看到她房间里面站了一个人,等到那个人慢慢的靠近的时候,她发现这个人就是她的网络男朋友残年,小丽心里面非常害怕的就问:你为什么会忽然出现我的房间,我似乎没告诉过我家地址。

残年就和小丽说:本来我在外面吃饭,跟朋友好好的吃饭,你却打电话因为我今天没陪你,你就直接拿分手威胁我。我心里面也是真的喜欢你,不想失去了就开始回去陪你,在回去的路上没想到碰到一个醉酒驾驶的司机,直接开车从我身体上开过去,等我醒了,我发现我已经死了,我心里面放不下你,所以就过来陪你和你离别,但是没想到,你却把我当成了一个玩具,既然这样,你也就下来陪我吧。

小丽看来残年恐怖的样子向自己慢慢的走来,嘴里面大喊着:不要,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过来,放过我吧!但是一切都晚了……

第二天小丽的家人来叫小丽吃饭,叫了半天也没人允许,等走进去一看,发现自己的闺女躺在地上,已经死去,尸体已经冰凉,法医来到也检查不出来死因是什么,只能把尸体拉出去解剖进行仔细检查。

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第四篇:赌钱莫赌命

今天是工地竣工的第三天,龙四儿,是在这工地上的第四个年头,往年在工地打工的时候工头跑路,拿不到钱的事也是有的,可最近一年来还算不错,黑心的老板没碰上,工资在早上都给发放了,龙四儿是有点手艺的,在工地一天下来赚个三四百块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龙四儿这人究竟在外面飘摇惯了,身上也沾了一些不良的嗜好,赌钱,喝酒,睡女人。这就是龙四儿。在工地中其实不乏龙四儿这样的人,怎么说吧十个人中要有六七个这样的。

一来是工地的工作比较繁重,而来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像在家里那样有拘束。所以晚上的工地中,出来寻欢作乐的人大有人在。

不过今天尤其不一样,龙四儿人际关系比较活络,不光活干的好,人也会来事。

这不是他在村里召集的一票兄弟来这干活么。(超级超级甜的睡前故事)所以上面的头头总会给他些好处。

这次工程收尾,他就又分得两万块钱。

龙四儿就拿着这两万块钱出去溜达买醉按摩去了。

本来舒惬意服的按完摩,揣着钱兴冲冲的又去唱歌喝酒,和几个狐朋狗友多喝了些酒。

烂醉的回去睡觉,走在路边的草丛里,龙四儿解开裤腰带,开始放水了。

这时候,忽然听到后面有声音,龙四儿机灵的系好裤子,仔细听是怎么回事儿。

只闻声路上的两人各自拎着个皮箱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老黑,今儿个咱要玩个痛快,不过咱三个,前几天炸金花什么的玩的太辛劳,输得太多了,今儿个玩儿点小的,斗斗地主,等我那笔钱到了之后咱玩点别的。”

“你瞧,你瞧就你那点出息,好吧,好吧,我跟老邪商量商量,反正也是无聊,那待会儿咱就先斗会儿地主。”

龙四儿在草丛里盘算着,莫非这两个人要去赌钱。

那感情好啊,许久都没有摸过牌了,今儿撞个正着。那就跟他们玩上两把。

借着酒劲的龙四儿,也没管那么多,在后面偷偷的跟上了二人。

可是天色晚,走在前面的两人到了一个岔路口。龙四儿没留神,前面的二人却消失不见了。

龙四儿,这感觉怪怪的,心正痒痒呢,兜里钱也充足,可就这白白的跟丢了,心里稍有点不是滋味。

龙四儿四下看去,这回家的路貌似就是其中一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走着。

心想,反正明天也不用开工了,假如遇到个旅店就暂且睡下。

走着走着,前面一个小房里面却亮着灯,这不酒喝多了就这样,三步两步就得尿尿了。

龙四儿摇摇摆晃的走到小屋旁边,本是想打听打听道儿的。

可是夏天,门窗都是开着的,只瞧见里面的两个男人好像就是刚才的两个男人,而另一个没见过。

只闻声房子里有打牌的声音。

“三个J, 三个K, 炸弹!……”房间三人有说有笑玩的不亦乐乎。

龙四儿一撇嘴,这帮烂赌鬼,玩的这么小,还一人拎个皮箱,说话撇了撇嘴骂了句“靠”。

反正也是没事情做,去看看也无妨,只见那屋子房门是开着的。

龙四儿便开门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呦呦呦!几位哥哥,玩着呢?我能进来待会儿么?”

只瞧见屋里有啤酒香肠,花生之类的,龙四儿一扫心就乐了。

三人看了看龙四儿,四下对望一眼,瞬间三人满脸堆笑。

起初龙四儿坐在一人的后面看着牌,在后面指点江山。可总觉得三人玩的太小,输赢也就是十多块钱,几时块钱。

那人见龙四儿看得无聊让了让位。(哄女生睡觉的暖心故事)虽然龙四儿上桌加了点筹码。可是玩儿的还是不过瘾。

四个人,玩斗地主总有个人闲的个身子,凑不上手。

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第五篇:犬牙

晖儿是个平凡的高中女生,不出众,但她爱笑,而且一笑起来不带一点夸张和做作,而且唯一不同的是,她有四只犬牙,很尖锐,就像僵尸那种,不过牙齿没那么长罢了。每次笑起,大家也被她逗乐。

但自从发生那件事后,晖儿总是沉默不语,更不会笑。几个星期前,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而她撞伤了腿,躺了好几个星期。自从伤好了后,她也变了个人,一天到晚听不见爽朗的笑声,像个幽魂一样躲在寝室中,除非上课,否则从不出现,寝室中的人一见她这样,也慢慢疏远了她。

一晚半夜,其中一人叫金娜,水喝太多起来了,当她从厕所出来时,看见一瘦弱的黑影起身,唉!叹了口气,那声音有股彻寒之气,又有些许无奈。是晖儿,金娜听出来了,但这感觉似乎不太一样,她的心莫名打了个寒战,是怎么了?那黑影出了门,步伐有些僵硬。

金娜又睡下了,但她睡得并不安稳,唯一一晚整夜做着噩梦。

第二天的清晨,学校的某一栋宿舍中爆发出一声恐慌的叫喊,一名男生死了,死状极其怪异,全身血液被抽干了,学校立马封锁了这个消息,警方怀疑是有野兽出没,但搜遍整座学校也没发现不妥。

金娜正在寝室中出神,忽然看见晖儿走进来,步伐僵硬,一股微风飘了过来,金娜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在晖儿身上。“你知道学校死人了吗?死状很怪异”金娜故做寻常的语气说,只见晖儿微微一笑,“放心,死的都是些该死的人。”“你说什么?”金娜察觉到这种语气中的冷漠,“没有,只是随便说的。”说完这句,晖儿再也不说话了。她很努力地扯出一个微笑,但金娜好像看见,在她那犬牙中,有点点腥红的东西。

那晚,金娜又是无眠,因为她看见晖儿又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也静静跟着,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但她目睹了不敢想象的事实,晖儿在拜月光,那动作,就像是僵尸拜月。她被吓蒙了,这时,一只老鼠跑了过去,被晖儿抓住直接咬了下去,她被吓晕了,在意识还未模糊的一刻,看见晖儿走了过来,“本来不关你的事,你却偏偏要来赴死,算了,为了别让别人知道哦,我只能让你当我的晚餐。”

那四只犬牙,沾满老鼠的毛皮和血,金娜彻底昏了过去。

第二天,又有一位女生的尸体发现在过道上,全身血液不在了,这下子,在没人敢半夜出去了。

“学校又死人,什么时候轮到你啊?”寝室中另两位女生在嬉闹,她们不觉,晖儿僵硬的步伐走了进来。原先死的那个男生,是学校出了名的问题学生,所以才会死,而金娜却被好奇害死。

晖儿不再是晖儿,其实在她出车祸那时,已经死了。

作者寄语:很多时候,都是好奇害死猫

鬼故事哄睡小故事第六篇:那年夏天我落水了

那年夏天,天落暴雨,引发了山洪突发,灾祸也就不幸降临到阿措的身上。黎明时阿措住的房屋被洪水摧毁,老母也被砸死。这个噩耗在附近三村五寨传开,人人扼腕叹息。

学校里也开展了献爱心活动,老师带头捐款,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也纷纷捐出自己的零花钱,一上午时间,就凑了四十块钱。因为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平时表现积极,老校长就把四十块钱郑重交到我手上,要我代表学校到阿措家慰问。(女朋友睡前小故事短篇)

我把钱装在一个皮夹里,紧紧地握在手里,就往阿措家奔去。一人有难大家帮助,想到老师同学们的一番心意全系在我的身上,心里不禁感觉责任重大。

到阿措家要经过一座石桥。由于暴雨冲刷,石桥已经摇摇欲坠。我急步走上石桥,却不料一个趔趄,恰巧一阵风来,竟然把我一下吹落桥下。桥下河水漫涨,河水很快就沉没了我的头顶。我挣扎了一会呛了几口水,感觉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胸腔不再憋闷双眼也能在水里睁开,能够清清晰楚地看见水里的东西。

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黑色物件在随水漂流,那是我落桥时被甩出的钱包。那钱包里的钱是全校师生对阿措的一番心意,不能就这么白白流走了。我疾跑几步,只感身形飘忽,不禁一怔:我突然发现自己就像有了超能量,能够在水里行走自如。我紧走几步,正确地把钱包抓在手里。

身边河水哗哗地落下,我这才发现在往前几步远就是一个断崖,河水到了断崖就成了瀑布,我差一点跌入断崖,万劫不复!我浑身打着颤,用手一摸额头,竟然抹了一把汗。(睡前小故事给女友的很甜的)我这是在水里啊,这么会有汗?

我突然有点想不明白。

钱包没有丢失,那就得快点给阿措送去。就在这时,我闻声身后一阵轰隆隆响,是那座石桥塌了。(睡前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石块被水冲着,在水里像一只只怪物,面目狰狞地朝我奔来。我一急之下,脚底使劲往上一窜,身子竟然轻飘飘地不受河水束缚,一下就跃出了水面。再空中一拧身,就到了河边岸上。我什么时候练成的这等超人工夫?我不禁暗暗称异。

这会儿,我闻声岸边有很多人在喊在叫。我看见这些人当中有我的小伙伴有老校长,还有阿措和他老爹。他们有的朝河里喊,有的顺河水朝前跑。我清晰地听到他们在喊我的名字。我不禁感到好笑:我都从水里出来了,站在岸边了。我这么大个人,他们就没看见?还喊什么?

我过去拍了一下阿措的头,他好像傻了,只顾着哭,没有理我;我又到老校长面前,冲他笑了笑,老校长也没有理我,也只顾着默默喊着我的名字。(睡前小故事给女友的超甜的短篇)老校长是在心里喊的,可是我却清清晰楚地听得见:能够深入别人内心倾听他们灵魂的声音,这种本事我以前可是从来没有。

看来好人有好报,是不是因为我平时积极学雷锋做好事,河神就突然开恩,赋予了我这以前从来想都不敢想的奇特本领?

我到了阿措的老爹面前,把还湿漉漉的的钱包放在他的手里,老人深陷的眼窝里流出了两行浑浊的泪水:我虽然看不见你,但我能感觉到你。大侄,是你吗?是你吗?老爹眼睛一向无疾,他却说看不见我,真是奇事:难道我已经隐形了?

很多年过去了,我还一直为做好人好事奔波。有时我感觉自己飘在天上,有时又感觉行走在地下;有时还躲在人间的孤独处写稿,并把稿子投给人间杂志。其实,我知道自己早已经死了,就在那年落水后我就死了。

在阿措住的山坡上,有我的一座坟。每逢春季到来草青花红的时候,阿措和同学们都到坟前来祭祀我,读一段我写的稿给我听。他们说我还活着,永远活在他们心中。

我就很感动,呜呜咽咽地哭。声音夹在他们的哭声里,有人听出来了,就四处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