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亭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大全

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6篇

2022-09-18
导读: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恐怖惊悚,很多人喜欢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氛围下讲,希望本文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能帮到大家! 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第...

导读: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精选6篇」由故事亭睡前故事网整合提供!鬼故事恐怖惊悚,很多人喜欢但是又害怕,很适合在聚餐氛围下讲,希望本文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能帮到大家!

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第一篇:贪财的后果

小付是个大学学生,他一直很贪财,总把钱财放在第一位。他的父母不给他钱他就又哭又闹的。

有一天,他学校转来了一个女孩,叫王丹。他的家里很有钱,有上几十亿。从第一天来了就说:‘各位,以后请多关照。本人的家景很好,如哪位同学需要,尽情给我说。’小付可最爱听了,于是每天都缠着王丹要钱。可小付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孩是个女鬼。

第三天,小付还是像前两天一样缠着他。这时王丹开口了‘小付,你很想要钱是吗,好,只要你把你的最疼爱你的人杀掉并把他的尸体带过来。那我就给你10万元,好吗?’小付很惊讶心想着这王丹为什么要我杀人。可是小付听到10万元的时候。(睡前小故事哄男朋友的)他的心又一惊。说‘真的吗,只要我杀了最疼爱我的人,你就给我10万元?’

‘对,就看你下不下的去手了,最多在后天下午,不然就算了’说完王丹就走了。

到了晚上,小付就睡不着觉,心想着:’我是要那10万元呢,还是不要呢,要的话就得杀人,还是最疼爱自己的人’。小付知道最疼爱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到了半夜,小付终于忍不住了,拿起了菜刀,冲着自己的母亲砍了下去,母亲一声‘嗷’就死了。小付很悲伤,因为最疼爱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到了第二天下午,小付把王丹约到了一个胡同里。小付说‘王丹,这是我的母亲,他就是生前最疼爱我的人。现在我杀了,钱呢?;’此时,小付两眼直放光。王丹走了过去,抱起了小付的母亲。忽然,王丹的全身都变了。此时的她哪里还是一个漂美丽亮的姑娘啊。她的眼里留着血,头的脑浆也从头上出来了,头发乱糟糟的。小付吓坏了。还王丹却贪婪的吃着他母亲。吃完后。小付支支吾吾的说:‘你。。(很暖很甜的故事狗粮)你是鬼啊’‘哼,才知道啊,哈哈哈,你死定了’说完王丹猛地扑上去,掐断了小付的喉咙,一边吃一边说‘这个混蛋,连最疼爱你的母亲都敢杀,不是东西啊。死了也活该。哈哈’

记住(公主与龙的暖心睡前故事),做人不要太贪财,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假如你因为钱财连自己的亲人都杀的话,那你就只有...............死

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第二篇:落花浮影

“既然他们如此果断,那我们就在这一起离别吧!”

阳光的一个微笑,带着多长无奈,在这个落花的桥上,他们纷纷跳入了水中。水中溅起了决绝的水花,随即,恢复平静。

又一个轮回转世,挟着彼此不分开的双手,踏入轮回漩涡。

这一世,他们会经历什么呢?

罗府。

“孩儿啊,转眼你也大了,我寻思着,张家的女娃和你差不多年纪,你。。。。。。”

“母亲,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罗文笙此生只爱舒莹一个人。”

罗夫人显然有些恼怒,她握紧拳头,用不客气的语气说道:“你再给我想想,张府如此有权有势,假如你娶了张府千金,对你的未来,甚至整个罗府上下。。。。。。”

罗文笙毫不客气的打断,“我先回去了。”

“你!存心气死我的吧!”罗夫人气的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夫人!”丫鬟们通通上前扶起罗夫人。

罗文笙头也不回的走了。

罗文笙和舒莹从小就熟悉。遇见舒莹,还得从出府说起。那时罗文笙只有十四岁,一次出府,他在大街上的一条巷子里见到舒莹。舒莹浑身脏兮兮的,穿着一件破破的衣服。见到罗文笙,她也不慌张,傻傻的笑了笑。

“你一定是大户人家的孩子。”舒莹指了指罗文笙的衣服。

罗文笙点了点头,“应该是吧!”

经过这次的遇见,罗文笙就对这个女孩有了好感。知道她是个孤儿,没有家,就用自己手头上的钱为她买了一间小房子,见她没有衣服,就叫人给她定制了一堆。罗文笙把舒莹看作最重要的人,发誓长大后要娶她为妻,让他过上幸福的日子。

可童话般的生活终究只是泡影,身为罗家长子,继续家业是应该的,因此少不了利益的婚姻。张府的富强被罗府看得死死的,为确保合作的长久,联姻是常见手段。巧在张府千金张玉芩对罗文笙产生了爱慕之心,事情本可以解决可就在于罗文笙不愿意娶张玉芩。

罗夫人怎么能眼看事情发生,由于这个舒莹而破坏两家和睦,没有丝毫的犹豫,罗夫人命人围堵了舒莹的草房。

罗夫人亲自过去,打算和舒莹好好谈谈,免得闹不舒畅。

“罗夫人好,今日来所谓何事?”舒莹有礼貌的问候。

罗夫人笑笑,“你也知道,我儿不肯离开你和张家联姻,使张罗两家闹不舒畅的事情吧?”

“你假如愿意离开我儿。。。。。。”

“不,我不会离开文笙的!”舒莹叫到。

“我儿曾经也算救过你,你就不愿为他的未来考虑吗?你拿什么和他相配?不要不时好歹!”

舒莹听闻罗夫人的话,泪流满面,可是她真的爱他,她真的不想放手,但是为了他。。。。。。

罗夫人见舒莹有一丝动容,微微一笑,起身走了。

可是当夜,舒莹死了,中毒而死的。

罗文笙痛苦不已,盲目的,他接受了这场利益的婚姻。

洞房花烛之晚,罗夫人意外死了,原本红色的一片,现在更红了,被血腥染遍的。罗夫人死相异常凄惨,血流如注,一时全府惊愕不已。

舒莹的死,注定了罗府的不得安生,接连的家丁死亡,导致罗府被冠上“死亡府”的称号。没有人知道那些家丁都是围堵舒莹草房的那些人。

这事殃及了张府。张府一夜之间被血洗,死相不是被活活挖眼珠就是被割断手臂血流而亡,而嫁至罗府的张玉芩受打击,疯了。

罗文笙终知是她来了,不说一句话,从桥上跳下,他知道她一定是在桥下等他。

行至奈何桥,舒莹把她那破碎的面容呈现了出来。在她死后,张玉芩名人挖出了她的眼珠割断她的手臂,划上她的脸。就因为罗文笙爱舒莹。

舒莹,输赢,最后,还是输了。(女朋友睡前故事猪猪)

舒莹罪恶滔天,灰飞烟灭,一缕孤魂,凝结多长泪。

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第三篇:校园怪谈之女生宿舍

诡秘档案之蚊帐下的男人脸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亲历者:殷月锋

事件过程:

话说四川一座大学,位于城市郊外,平时就流传着不少令人奇怪的不可思议的故事。有一个女生寝室,住着7个女生,平日里相安无事,但是有一晚,住在下铺的一个女生(我们暂且叫她小萍吧)怎么也睡不着。

这晚又出奇地安静,静得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室友们都唾了,只有小萍在床上翻来覆去,睁大眼睛。她看了看表,2点了,“哦,快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她喃喃地对自己说着。仰着脸,忽然,她发现床上挂的蚊帐在慢慢往下沉。住过宿舍上下铺的朋友都知道,挂在床上的蚊帐从上铺吊下来的样子。

她有点奇怪,开始还以为是风,但徐徐地发现似乎有个东西从蚊帐上面印下来,小萍仔细看看,是一个人脸的样子从蚊帐上浮现出来,慢慢清楚起来,就像一个石膏的人脸,而且是个男人的脸,还在对她笑。

小萍浑身发冷,一跃而起,大叫一声,全寝室的人都醒了,大家纷纷询问什么事,小萍瑟瑟发抖,指着床,“有鬼,有鬼。”

全寝室的女生吓了一跳,但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你在做梦吧?”

“别开玩笑啊!”大家都有点害怕。

“可能。”小萍也搞不清咋回事。

“算了,睡吧,你一定做噩梦了。”

就这样,大家又回到床上,这一晚,相安无事。但是,从此以后,这个石膏一样的男人脸,就缠上了小萍,每晚都出现,这个寝室的人也再没睡好觉。

不可能天天都做同一个梦吧,大家决定向学校反映这事,但有谁相信呢?教务处的一个主任,想了想,告诉小萍和她的室友:“你们今晚回去睡,我带几个保卫人员守在寝室外,一旦有事,你们就叫我们。”

夜晚来临,小萍和室友们早早上了床。教务主任和五、六个保安,十几个自告奋勇的男学生守在门外。

“这么多人,那鬼还会出来吗,”不知谁嘀咕着。

2点,小萍死死地盯着上面的蚊帐,那石膏一样的男人脸会出来吗’

一切都安安悄悄的,慢慢地,蚊帐往下沉,又来啦!那个白色的男人脸准时出现了,照样盯着小萍笑,今天还笑得特殊明显。

“来啦!……”小萍大叫一声。(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刹那间,门外的人一涌而入,“哪里?哪里?”

“他没走,他没走,在那儿,还在笑。”奇怪的是,只有小萍能看到,其它人却看不到。

“在哪儿啊?”大家都搞不清晰,在房间里左顾右盼。

“在窗户那儿……在那儿……到门口了,他要出去……”大家随着小萍的手指方向看,但什么也看不见。

“他的意思可能是要我跟他走。”小萍指着门口。

“那就跟着他。”教务主任说。

于是,一大帮人拥簇着小萍出了寝室。小萍跟着那张脸,大家跟着小萍。一会儿,走出校门,来到校外的一个烂水塘边。那张脸对着小萍笑笑,一跃而入。

“他跳进去了,跳进去了,不见了。”小萍叫着。

“立刻叫人抽干水塘。”教务主任吩咐。

第二天,有关部门前来抽干了水塘,猜猜发现了什么?一具男尸。

原来,几个星期前,这所大学失踪了一个男生,学校、公安人员四处寻找无果,想不到淹死在这里。(给老婆讲的睡前甜故事)

后来,证明了男尸正是那个失踪学生,他是失足掉入烂水塘的。

人们把这男生生前照片给小萍看,小萍认出那张白色的脸正是此人。也许是这男生尸骨未寒想有人发现吧,但他为什么找上小萍就不得而知了。(情侣之间甜到腻的故事)

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第四篇:我的阴阳眼

我是一个怪胎,那是因为我的眼睛和别人不同,我的眼睛可以看见鬼。

面对不一样的我,我只有逃避,可是逃避不能躲避我要面临的事情,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我在一所学校上学,那里很平静,作为新生,要面临所有不同的眼光,一天下课了,我回宿舍一个人看书,但是我发现我的房间和别人的似乎不太一样。

我房间里有一个柜子,那个柜子的颜色很像血,而我从来也没打开过那个柜子,由于我的好奇心,我打开了,可是柜子里什么也没有。

当我正要转身继承看书的时候,一个女鬼出现在我面前,她的脸部全是血,有的肢体还不完整。

我当时很害怕,我是我第一次面对鬼,她瞪着我,我想躲避她,可是却发现身体动不了。

那个女鬼开口对我说,小姑娘,你的眼睛有点不同啊,你的眼睛很美丽,我想要,给我吧。

说完她的手向我伸去,这是忽然有个女生进来了,那个女鬼消失了,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

我的头上全是汗,晓雪问我怎么了,我只好说没什么,事情过去很久了,可是我还是忘不了。

那个柜子我再也不敢碰,可就当我以为没什么的时候,传来了一个消息,我的同学晓雪死了。

据说是她的眼睛被人挖了下来,这件事又让我想起了那个女鬼,我盯着那个柜子,我只好再次打开那个柜子,可是我看见了柜子里面有一个尸体,就是那个女鬼。

她的眼睛很认识,那就是晓雪的,这是,那个尸体起来了,她向我说,你不给我,那就让她给吧,只是这个眼睛用这不太惬意啊,你的应该会更好吧,她血淋淋的手向我伸来……

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第五篇:倩女网魂

凌晨一点半,一酒吧之中,放着劲爆之音乐,舞池之中,年轻之男男女女摇着头,晃着双手,随着音乐节奏脚步整洁的踩着鼓点,尽情欢畅沉醉于其中,嘴里时不时的呼喊几声歌词,轻松无比,让人不仅感叹:年轻真好,青春无敌啊!

酒吧内灯光忽明忽暗,颜色也是五光十色,晃着众人双眼,可人们并不觉得难受,反而对此相称享受,若不是如此,才会觉得奇怪。

在一个角落,只见一头发有些凌乱,衣服有几处破损之美貌女子坐于沙发之上,其手里提着一瓶红酒,只剩下了小半,而其面前茶几之上竟还有三个空瓶子,可见其已经喝了很多酒。

但观其双眼,并无浑浑噩噩之感,仍旧保持着苏醒,而近看就会发现其脖子上竟然有几处瘀伤之痕迹,她一个人安静的喝着酒,时不时的就会有几个年轻小伙过来搭讪,但皆碰得一鼻子灰,扫兴离去!

一个小时之后,此女起身走出酒吧,突然放声狂笑起来,口里嘶吼着:

“你们很爽吧,很爽吧,哈哈哈哈!”

“你们以为拍了我的裸照就能让我放弃找你们报仇吗?”

“你们毕竟还是人吗?你们比魔鬼更可怕!”

女子折腾了二十几分钟,附近居然有十几人围观,有几人看着眼前好像发疯之人,口里有些发干,身体有些燥热!

此女发泄完毕之后,冷眼盯着那几人看着,让这几个本来燥热之人感觉到了严寒,纷纷后退几步,之后无奈摇头而离去,其余之人也随之离去。

此女伸手一挥,一辆红色的士靠边而停,她开门上车,一口酒气吐出,说道:

“去福田王府!”

的士司机从车镜当中看到此女之景象,并未多语,遂开车而去!十几分钟之后,来到目的地,计价器显示三十六,的士司机等待着此女付钱,心中略有担忧,看此女之景象,估计会没钱吧!

“美女,假如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吧,记得以后少喝点酒,免得再出意外!”

的士司机预测此女定是喝醉之后,遭到别人欺负,而其自己反抗才会衣服破损,头发凌乱的,故而说出此话相劝一二!

“哼,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小看我吗?”

此女丢下几张百元大钞开门离去,的士司机看着此女背影,又盯着座位之上的几张百元大钞,他脑子短路竟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暗叹一声:今天居然碰到如此奇怪之人实乃其的士生涯之罕见!

十三楼之一房门被打开,此女进入其中,放下手中一切事物,直奔浴室而去。

随着哗啦之水流声音,半个小时过去,坐在柔软的沙发之上,眼里泪水如泉涌,奔流不止,遂后放声大哭起来,嘴里呜咽着吐出不清楚话语:

“王倩倩,你该怎么办呀,昨日还完美纯净,今日却已全身布满污垢,就算跳入黄河也洗不干净,跳入大海也洗不干净了!洗不干净了啊!”

片刻之后,王倩倩停止了哭声,嘴角露出冷笑,眼里闪着诡异且凶狠之色,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我王倩倩将会化作厉鬼来找你们三人报仇!”

“既然起因乃是网络交友所起,那我就化作网络厉鬼来找你们!”

王倩倩穿了一身红色衣服,将自己妆扮美丽,遂后将网线绑于左手,又将电线撕破露出其内铜线绑于其右手,她眼里露出果断之色,没有任何犹豫,看着地上插座开关,一只脚猛的踩了上去。

强烈的电流流入了王倩倩的身体,有着焦糊味道散发出来,可王倩倩竟发出了冷笑,丝毫不在意疼痛,她觉得没有任何疼痛能比的上自己完美之身被三个男人轮流强奸蹂躏糟践之痛。

王倩倩之执着好像得到了回报,她能感觉到自己灵魂离开身体,顺着电流进入到了网线之中……

……

在一个三星级宾馆其中一间房里,三个年轻男子在一起说着话。

“强子,今天你选的目标可比不上昨日那位美人啊!”

给恋人的睡前恐怖故事第六篇:谁动了我的皮肤?

阿英一个高中的好朋友在医学院校上大学,阿英宿舍的六个女孩都很感爱好,老是追问一些有关人体解剖之类的问题,一边吓得尖叫,一边又好奇地还想听。有一天,阿英的好朋友干脆在实验课上切下了一块标本上的皮肤,给阿英寄了过来,算是满意一下几个女孩的好奇心。

阿英倒不像她们那样,新颖得不得了,就把信和那块人皮放在了桌子上,让她们看个够,然后最好是扔掉。

这时候,事情就发生了,收到那封信后的第二天夜里,一个女孩半夜里突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但是又太困,勉强睁了一下眼睛,看到一个黑影似乎在翻东西,也没在意,以为是谁半夜起来。

早上起来,她问:“昨天晚上谁夜里还起来,都把我吵醒了。”

“我没有。”“我也没有。(甜甜的故事短)”

没有人起来。

“你看错了吧,肯定又是困得连眼睛都没睁开,把做梦当真了。”

“哦,可能是吧。”

这天晚上,又有一个女孩看到,一个黑影,就在阿英的床头,阿英一向睡觉比较沉,什么也不知道。

一连两三天都有人看到,大家心里有点发毛了,到底怎么回事?又没有人丢东西。

这个周末,大家于是决定不睡觉,一起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熄灯后女孩们点起了蜡烛,看小说的,聊天的,嗑瓜子的,慢慢地熬到了12点、1点,女孩们开始困了,不过不能睡着,于是又强打精神聊天。

2点……2点半……3点……

不行了,所有的人都开始东倒西歪,昏昏欲睡了。

突然,从窗口刮过一阵风,把蜡烛吹灭了,大家都快睡着了,都不愿去动。

一个黑影不知道从哪里进来的,忽然就在屋里出现了。“他”走到桌子前开始翻,不知道在找什么,阿英以为是谁起来点蜡烛,就模模糊糊地说:“火柴在中间抽屉里。”

半天蜡烛没亮。阿英又问:“还没找到啊?”

“我的皮肤呢?”

“嗯?你说什么?那块皮肤?就在桌子上,你要它做什么?”阿英模模糊糊的眼睛也没睁开说。

忽然,“啪”的一声,大家全都惊醒过来,小惠忙拿起手边的电筒,一个黑影在窗边一晃,不见了,桌上的花瓶被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女朋友要听故事怎么讲要甜甜的6个)

大家都呆呆的,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阿英问了:“刚才是谁要点蜡烛呀?似乎还问我要那块人皮,还没看够啊。”

问了一遍,没有人起来,没有人要点蜡烛,桌子上那封信开着,人皮已经不见了。

女孩子们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难道是那个“人”来找自己的皮肤?

过了几天阿英的那位学医的同学给阿英打电话时,聊起实验室里丢了一具尸体,似乎就是被他割去一块皮肤的那具。